Moonsun—氣味。


不太會寫的我不對劇情負責、不為設定負責,我只是負責寫而已。(逃)

這邊借用了傻隊替星星取的綽號。(因為不常用,好像是在官咖裡頭出現的綽號)

話說我google moonpie出現的是巧克力派XDDDD
就是那種外面包覆著看起來很硬的巧克力外殼,但是裡面是軟綿綿的棉花糖那種WWWWWWW
不知道是不是傻隊說moonpie……
不過我以前吃的時候,真心覺得這種巧克力派吃起來外表和真實不相符XDDDDDD

如果真的是這種巧克力派的話,突然覺得文星伊是真•虛勢XDDDD

這裡設定這兩個是情侶,沒有對成員公開的地下情侶關係。

不過明明說了要寫各種配對,一直寫Moonsun我可真的是……

 


她一直都覺得容仙歐尼的身上有著甜蜜的香氣,甜甜的、卻又不是讓不喜歡甜食的自己討厭的味道,卻不適合在自己身上出現的香味。

她有時候覺得容仙歐尼是桃子口味的、有時候又像是香醇的黑咖啡,有時候甜甜的、有時候又苦澀的讓人難以下嚥。

星伊的舌尖舔過了薄薄的唇瓣,用舌頭舔去了唇上沾到的檸檬水、那種帶著檸檬的清香卻又有著檸檬皮的微澀酸口總能讓星伊不喜的皺起眉頭。

雖然她不喜歡甜食、但是,很稀少、幾乎沒有的時候,她會想要和輝人或是惠真去嚐嚐那種生澀又甜味十足的奶油蛋糕,然後就過很久很久的時間才會因為心念一動而再一次去嘗試。

但是她最近像是浸染在甜食當中,香甜的氣息總圍繞在身邊。

當容仙歐尼對自己燦爛笑開的時候、當容仙歐尼對自己撒嬌的時候、當容仙歐尼回頭對著遲了幾步而伸出手握住自己的時候、當她的身邊有著容仙歐尼的時候,全部的空氣像是被塞進了甜味濃重的食物,讓她難以呼吸,卻又不可自拔。

她像是在胃裡頭塞滿了她承受不住的甜膩食物,欲吐卻又拼命的抿住了嘴,飽脹的感覺盈滿了胃,但是看見容仙歐尼的時候,卻又充滿了飢餓。

想要更多、想要,她想要金容仙這個人。

 


容仙靠在星伊的身上,毫不保留的體重壓在星伊的身上,來自容仙的極度信任感讓星伊對於容仙抱有佔有慾的心情泛起了罪惡感,這種感覺又讓星伊泛起了嘔吐感。

臉色很差的星伊最後在猶豫了一下後,還是伸手攬住了容仙的肩膀,小心的把身體調了一個角度讓容仙能夠靠得更輕鬆、更舒服。

星伊的體貼,容仙一直都看在眼裏也能夠感受的到,同時、也隨著星伊的溫柔,容仙也越發的沉淪了下來。

雖然和星伊的口味相似,但是她卻比星伊還要更喜歡甜食一點,香甜輕盈的蛋糕和柔軟易碎的幸福有著某種程度的相似,在一眨眼就能破滅的這種東西,容仙能做的只是在易碎物消失前,用力的抓在手中又或者好好品嚐。

她喜歡星伊在身邊、安靜又沉穩的她身上有著容仙喜歡的稀薄甜味,很淡、很輕,卻讓人難以自拔的沉淪,宛如有著清爽甜蜜、但是有著濃厚韻味的可口甜品,卻與自己不相符的她的味道。

越是待在星伊的身邊、越是想要將這個人占為己有。

結果對方因為發現自己的唇瓣有些乾澀,而體貼遞來的礦泉水中,容仙更加心安理得的享受起對方的好,含了一口水就把水瓶推給星伊時,她也能看見對方眼底的那抹寵溺。

 


後來的她們發展成那種關係、也不是她們的錯吧?

畢竟都對彼此、擁有著想將對方據有的想法。

 

 

彼此都沉默的夜晚中,在容仙的默許下,星伊來到了容仙的房裡、接受了容仙的無聲邀約、而她在那之前便以親吻作為了回應。

「……抬高妳的腰,容仙歐尼」

星伊喘著氣的模樣、以及因為彼此體溫升高時,從唇舌間交換熱纏的吐息,讓她渾身發燙而從額上落下的汗滴讓她格外性感。

抬手摀住眼的容仙聽話的抬起了腰、讓星伊從她裙底探來的靈活手指能夠輕易的將她的內褲褪下,只對星伊敞開膝蓋內側的容仙夾緊了星伊勁瘦的腰側、隨著星伊壓進她雙腿間的身體,而發出了甜蜜的嗚咽聲。

溫柔的落在她頸間的吻有著讓人心頭發顫的高熱、原先在她裙底的手指,很快的便攀上了她挺立的胸口、即便躺在星伊的身下、她的胸口依然是有著漂亮高聳的圓柔。

柔軟的胸口有著讓人驚艷的漂亮、星伊有時候真的覺得容仙的身材真的是絕佳的好,和自己的完全不一樣,伸手撥開容仙遮在眼前的手臂,勾起笑的星伊有著絕對的驕傲、能夠讓容仙屬於自己的得意。

「歐尼、妳不看我嗎?妳不親我嗎?」

被生理性的淚水佔滿眼眶的容仙羞怯的瞪了星伊一眼,最後也在星伊的等待中,抬起了手掌,大力的在星伊的薄薄唇瓣上頭落下了親吻,「呀、妳平常欺負我就算了,妳在這種時候也要欺負我?」

星伊每次眨動眼睫時,容仙都誤以為星辰就藏在她的眼裡,隨著她眼睛的眨闔,夜空的明亮都隨著文星伊這個人而改動。

「因為歐尼太可愛了」笑嘻嘻的攬住了容仙的腰,星伊的鼻間在低頭時,盈滿的是屬於容仙的柔軟香甜的氣味,唇上過於甜膩的吻、及隨著在胸口上頭漫開氣音的撒嬌都讓容仙很受不了的皺眉。

星伊笑嘻嘻的皺鼻笑讓容仙很是無奈、卻又在下一秒擰起了眉頭,因為星伊細長的指尖在她被褪去上半身所有衣物時,宛如帶著絲絲電流、正緩緩撫摸著她的背脊,咬緊唇瓣的容仙有時候真的覺得星伊每一次的撫摸都像是折磨,充滿耐心的緩慢更惹得人心跳不已。

看見容仙那種綿軟神色,星伊笑瞇瞇的把唇貼上了容仙的胸口、伴隨著牙齒的輕啃,讓容仙難耐的蹙起了眉頭,星伊露出了孩子氣的笑、隨著指尖與唇舌的下滑,挺直強硬的脊骨、線條硬實的小腹、緊實豐潤的柔軟臀瓣都讓星伊愛不釋手的揉撫。

即便身體與星伊交疊了這麼多次,容仙還是沒能習慣星伊撫摸自己身體的節奏、與深度,一次次都會為了星伊的撫觸興奮難抑。

她比誰都還要期待星伊的到來、容仙很明白自己身體在微弓時,對著星伊發出的無聲邀請,每一次的前戲、和自己爽快性格相似的星伊其實更加有耐心,全都要保證她的身體不會因為任何的侵入性動作而受傷、保證自己的身體足夠濕潤,足以容納星伊的進入。

她不要她受傷,這是有一次被星伊攬在懷裏頭時,容仙提出問題的答案。

但是、她不想要星伊去忍。

「……快、快一點」

急躁的容仙揪緊了星伊的襯衫衣領,用力催促著她,因為她渴望著星伊、因為她想要她,她要想在星伊輕盈乾淨的氣息染上了她過於甜膩的氣味。

在她的指尖進入自己體內的時候,容仙在蹙著眉頭、接受了星伊時,隨著她指尖的進出、容仙從喉嚨裡頭發出了悅耳的喘息。

和平時的巨大音量不同,垂著眼眸、手指握住了星伊手臂的容仙有著性感到不行的嫵媚,和平時的傻呼呼模樣有著絕對不同的柔魅,星伊用力的擰起了眉頭、金容仙這個女人現在的模樣絕對是性感到破表。

低低喘息的嗓音、在她咬緊的唇瓣中輕洩,虛弱又無助、整個人被籠罩在了星伊的身下,在外頭總是保護說話笨拙的星伊、現在在星伊的面前是這樣的毫無防備。

「嗯……星啊、星」

喊著她的聲音也是,帶著泣音的柔弱只是讓星伊憐愛的親吻著她的唇,隨著容仙的手臂攀上了星伊的頸後、性感柔媚的吐息聲在她的耳畔旁落下。

能夠感受到容仙指節裡頭的無措力道,星伊跪在床鋪上、單臂將容仙的上身抱在了自己的懷裏頭,指尖上頭的箍緊力道也能讓星伊明白容仙現在的情況、越發安靜的容仙在往後縮去的同時,星伊只是用力的攬住了容仙。

被指甲用力抓過的背後因為還有著衣物包覆,所以並沒有帶來疼痛感,還蜷縮在星伊懷裏頭的容仙有些發顫的身軀隨著星伊在額際落下的吻漸漸止住了發抖,但是還在星伊的懷裏頭一動也不動的她想要來自星伊更多的安慰。

能夠理解容仙情況的星伊在抽出手後,把容仙抱在了腿上,溫柔耐心的親吻著容仙頭頂上頭的小小髮旋,還順道把一旁被兩人的劇烈動作弄掉的薄被裹在容仙的身上。

「容仙歐尼要去泡澡嗎?明天沒行程,可以舒服的泡澡了」

「嗯、好」

即便這麼說也很是懶散不肯移動身體的容仙在嗅到星伊身上的味道後,倒是很愉快的笑了出來,伸手捏了捏星伊瘦瘦的臉頰肉,「星啊、我喜歡妳現在身上的味道」

然後沒解釋就跑了容仙沒能看見的是,突然漲紅臉的星伊。

「這個歐尼亂說什麼啊、容仙歐尼果然是王變態」

星伊即便只是吸了吸鼻子、她也能聞到染上容仙身上的那股過於香甜的甜味。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