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容與黑道星(下)。

 

隨著兩人的合作,容仙一開始的建議讓緝毒組的組長並不太相信,但在兩三次的成功經驗後,緝毒組的組長也對容仙提供的地點逐漸加深的信任,不是沒有追問過,但是容仙卻總是能用三言兩語就搪塞過去,久而久之讓業績提升的同時,緝毒組的組長也隨之升遷,為了感謝容仙的幫忙,只能在外頭跑來跑去的容仙也一步步的從危險,轉變成了比較安逸的工作。

說來也有趣,每次星伊約容仙見面的時候,都是在各種不同的辣炒年糕店裡頭,在與她碰面過無數次的容仙也相當的驚訝她能夠找到那麼多間、還不重複的辣炒年糕店。

「這個真的好吃,星啊、妳到底是怎麼找到這麼好吃的小店,除了幾家之外,我在首爾這麼多年了,都沒有找到過」

星伊笑了笑,只是在當她把手抬起來、想利用撥動頭髮好藏住不太自在的心思的時候,容仙霎時間瞪圓了眼,「妳的手受傷了?!」

全身上下最像女生的地方大概就是她有著一雙纖細修長的手指、只是在此時被白色的繃帶給緊緊纏繞,原本坐在她對面的容仙立刻移到了星伊的身旁,雙手捧著她的手,很是心疼又難過的模樣。

從容仙的手中抽回手,星伊則是在對方的光潔額頭上留下一個安撫性的親吻,「我沒事的,妳的炒年糕要涼了,快吃吧」

「文星伊、妳不能對女孩子老是用親的,妳是不是對其他女孩子也用這招?!如果妳只是喜歡捉弄我的話,可以用別的方式,不要老是隨隨便便亂親人」

星伊笑了,微微的、可以窺見上升的鼻肌笑有著稚氣似的柔軟可愛,似乎是對容仙的反應很感興趣,但她說出來的話,卻讓容仙感覺到深深的無奈,「畢竟容仙XI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妳既然不喜歡我,就不要亂親」容仙無奈的捏了捏星伊的臉頰,瞅著她沒幾兩肉的瘦瘦臉頰,「如果被妳喜歡的女孩子看到會誤會的」

星伊知道這個話題持續下去,會是很長一段時間的說教,她很聰明的轉移了話題,拿出了另一個牛皮紙袋,「這個是下一次的交易場地,這次是最大的一次交易盛會」

「會有很多藥頭的,所以別喪失了這次的機會」

抬起手,星伊勾好容仙的頭髮,她沒有說出自己在給予交易場所時、她也是冒著可能會被查出來的危險,一次次的與容仙出來見面。

她不願讓容仙成為她的弱點,在這段時間與她的相處,是在冷涼的黑夜中,最為明亮的光束。

「妳不要出現在現場,在那之前有人會保護好妳所以我不擔心,但是、這是前所未有的、最大一次的聚會,他們最近都被警察的行動給弄得有些怒火,所以為了確保這次的交易成功,會有強大的火力守著,妳不要出現在現場,就這次,妳能答應我不要出現」

「……妳會在嗎?在那個前所未有的交易聚會」容仙的問題、卻被星伊的沉默給肯定了答案,星伊的眼眸垂了下來,撫摸容仙頭髮的手指沒有停,「別讓我破壞我的承諾,在我沒辦法百分之百的確認妳安危的情況下」

「……好,我答應妳」

星伊聽見了容仙的回答、初次的在容仙的面前露出了溫柔的笑,被容仙深深的印在了心裡頭。

正如星伊所說的,就連緝毒組的線人也給予了認同的答案,所以緝毒組的組長更對這件事有著深刻的重視。

警力的募集也比其他之前還要擴大不少,甚至在警界中,有著隱隱的肅殺氣息。

「容仙啊,這次一定能夠把那些無惡不作的藥頭給一次抓起來,一起去吧?」

容仙看著男人的端正五官、看似正直的眼眸裏頭,閃爍的卻是不是想要遏止罪惡,而是想要看著那些有可能是被社會遺棄的人進監牢的樣子、或許如此,她才會在這個時候想起星伊當初要求自己和她合作時,深陷於無奈的果決神色,那樣的她如果成為警察是什麼樣的模樣、曾經站在她的身邊過後,她總是這樣忍不住的想像。

站在黑暗裏頭的文星伊有著比站在光明的他們還要耀眼的微光。

只是、逃過一時的容仙卻沒能逃過被升遷為緝毒組的小隊長,強硬的要帶她一起去那個場面看看,或許是升遷後的榮耀讓他沖昏了頭,警力的部署在敲定後出現了很大的漏洞、然後,讓正好在那邊的容仙受到了危害,然後、對她或者是那個時候看見容仙出現的星伊都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害。

 

 

該死、那個女人為什麼現在在這裡?!

護在自家老大的身旁、星伊擰著平時極少有起伏的眉頭,在一眼看見站在最高處的容仙、那樣的位置不是第一時間讓她變成槍靶嗎?

到底是哪個白癡制定了這樣的部署?!

即便心裡頭再心焦,星伊也不能亂了大局、現在的她與老大都被困在了最危險的地方、被藥頭以及警方的火力互相夾擊的狹小位置,即便眼下情況暫時是安全的、但星伊可沒有辦法在一隻手臂受傷的情況下,保護自家老大全身而退。

星伊坐在地板上,看著與自己身形相似的老大,無奈的勾起了笑,「我覺得、我沒辦法再陪您走下去了」

即便在這種時候,也能夠相當鎮定的人、果然是有著屬於老大才有的架勢,高傲而且唯我獨尊,「如果妳能在這次活下來,我會原諒妳之前洩密的罪」

「……原來您都知道、啊,請把衣服脫下來吧」

星伊看著眼前的人難得捨棄了嚴肅、勾起的笑中有著相當濃厚的無奈,一邊套上了星伊的衣服、一邊輕斥著,「能用這麼笨的方法去追女朋友、看來妳的情商也頗低的,反正這次也是來看看情況,不經手這種交易錢是賺了少一點,但是也餓不死」

「這次走後就不要再回來了,為了一些無聊的事情,就捨棄夢想真的是一個笨蛋,我這裡不接受腦袋不聰明的笨蛋,我覺得在上頭看著我們的腦熱笨蛋組成的團體比較適合妳」

聽見老大的評價,星伊只是無奈的牽開了微笑,在換上了老大的衣服後,星伊站起身、利用身材纖細輕盈的優勢,小心的在別處引開了注意力,替自家老大爭取到了逃離的時間。

只是、在星伊來不及避開攻擊的時候,來自容仙的呼喊,卻讓星伊是容仙隱藏在暗處的線人的事實在太陽底下攤開了光。

容仙的呼喊、讓她在霎時間成為了黑道的目標,許多槍口的對準讓本來可以逃跑成功的星伊又再一次跑了回去、在用身體擋住了曾是同伴的槍口,同時也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容仙。

在星伊替容仙擋住一槍後,便被隨之趕到的緝毒組小隊長狙擊掉朝著容仙開槍的人,之後的事情容仙就不太清楚了、因為從星伊身上流出了的溫熱血液染紅了容仙的手掌、她的衣服、以及那紅甚至染紅了她的眼眶。

咬緊牙根努力撐著的星伊有著很疲倦的神色、卻一再的在容仙的要求下,用力的睜著眼睛,「容仙啊、妳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嗎?」

用力的咬緊唇瓣才忍住眼淚不哭出來的容仙渾身發抖的圈緊了星伊的細窄肩膀,聽著星伊幾乎無聲的氣音,用力的搖著頭。

「糟糕,我老是讓我喜歡的人難過」眼前已經一片黑的星伊想起了自己捨棄夢想,去成為老大身旁的護衛時,她父母難過的表情,她說不出口的安慰、夢想的延續大概要在容仙的身上延續下去了,星伊扯住了容仙的衣袖,印在容仙額上的吻有著濃重的血腥味,濃厚而慘忍的冰冷,「…如果能在更好的時間相遇就好了」

在星伊被送上救護車後、那是容仙耳畔裏頭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容仙每天都會去醫院看星伊、即便再忙,還是每天都會去,在星伊父母的口中,她聽見的是乖巧懂事的星伊有著警察的夢想、在為了報答她所追隨的老大在他們家被高利貸追著跑的時候,毅然決然的放棄了考上的警察職位,在根本不需要她的老大身邊當著小嘍嘍然後一步步往上爬,成為了她口中老大的左右臂膀,然後一天天、無聲的喜歡上了保護了她的星伊。

閉上眼睛、她所想起的是每次碰面都會帶著她去吃炒年糕的星伊、陪著她到處去遊戲廳玩的星伊、帶著她去看夜景,還在容仙的要求下,養了一隻柯基的星伊,她所想的全都是她。

直到有一天,星伊的父母告訴了容仙,他們要將星伊送去國外治療的時候,容仙只是態度恭敬鞠躬後,她一轉身、卻將淚都流了滿面,當初和星伊相處有多快樂、她才發現她有多喜歡。

 

 

在文家父母帶著星伊出國後,容仙的生活看上去是恢復到過去的樣子、但是容仙卻很明白,又有哪裡不一樣了。

心裡頭宛如被冷風吹過的空洞、因為那個人的不在而有著難以忍受的空虛,找不到任何東西可以填補、也找不到任何的事物可以取代,只有不去觸碰,容仙才不會想起、那邊曾經有一個只是站在黑暗中就相當亮眼的人存在過。

在容仙被通知有一個統領黑幫的老大被抓住後,走去看才發現是被星伊親暱稱為老大的那個人。

「啊、妳是和星伊有關係的那個巡警」

粗劣的氣息、以及凌亂的衣衫都顯示了星伊所跟隨的老大有著足夠的強悍,「那個傢伙沒跟在妳的身邊?」

「她……去了國外、去療養了」

「我認識的那個傢伙才不會乖乖的躺在床上呢、妳等著看吧,她一定會回來韓國的」

容仙看著咧開嘴笑的甚是狡黠的人,卻是用力的抿起了唇瓣,悲傷的、用力的皺起了眉頭,沒有人能夠理解的難受卻被這個老大在第一時間就看穿了。

即便如此,容仙還是依然沒能抱持著期待。

直到了、需要有新血注入的新舊交替時,聽見了來自那人的柔雅嗓音。

「我是分配到首爾地區、新到任的巡警、我叫文星伊」

微微皺起的鼻肌笑、是那個人相當特殊的標記,容仙從文件夾中抬起頭,望見星伊的燦爛的笑容時、她胸口的那個總是透著冷風的洞、隨著星伊的到來,重新填補了起來。

 

 

 

我稍微爬了一下文,翻看看韓國與台灣的警察設定有甚麼不一樣,結果真的有不一樣的地方、但是我爬了文還是沒能感覺出來哈哈哈哈

原諒我(跪

希望這篇大家會喜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