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1。


回到韓國內已經一個禮拜的星伊抱著一疊的資料在某個抱著手機溫柔笑容四處放送戀愛氣息不停的惠真面前,沒好氣的敲了敲惠真的桌面,「我們要談談後續的放映問題」

「嗯……我知道」被打斷了的惠真依依不捨的放下了手機,望向星伊的眼眸底滿滿都是耀眼的星光,看見這樣的星伊也能對原因猜出一二,「和輝人和好了?」

「更正確來說,是以戀人的身份在一起了」

星伊望著惠真難掩愉悅的表情,溫柔的勾起了嘴角微笑,「恭喜妳,還有輝人」

「嗯,今天晚上見個面吧,輝人說的」惠真朝著星伊搖了搖手機,朝著星伊露出的笑容裏頭滿滿的都是溫柔,「還有容仙歐尼也是,我們兩個過幾天請妳們吃飯,在日本的時候沒有少擔心過吧?」

「……實際上也沒怎麼擔心過」星伊倒是直率的讓人感覺欠揍,星伊的指尖落在了惠真的肩膀上,展開笑時,都是對著妹妹才有的信任,「一定會做得很好、不論是妳還是輝人都比我還要堅強又有自信,鐵定會比我做得還要好,每次都是這麼想的」

惠真抬手握上了星伊的手,緊握住的微涼溫度、在用力緊握時,像是給予了極大的力氣,要她極度滿的鼓勵,那雙細長的眼眸裏頭、那種強勁的信任,「星伊歐尼也會有的,不論是愛情還是什麼,歐尼明明這麼優秀對吧?」

在朋友中,唯一知道星伊喜歡女孩子的人只有惠真一個、同時她也是唯一一個星伊差點喜歡上的人。

比起戀人、朋友似乎走的更加長久,而在內心裏頭因為忍耐而撐不下去的她也只向惠真說了一點、卻被惠真給予溫暖的解答,得到了除了愧疚感之外的、舒緩。

那個時候星伊的問題、以及惠真的回答也有著符合她性格的回答,自信不容他人左右的強勢,想起這樣的惠真,星伊低笑了一聲。

「妳們會很好的」星伊搖了搖自己的手機,「我還有幾場戲要去拍,這些資料就麻煩妳看完了」

「我討厭看資料……」惠真皺著眉頭,表情很是厭煩的模樣讓星伊勾起了嘴角笑,「我得負責戲外邀約,我想想、輝人現在應該還在妳家吧,把她挖過來吧,最近有點忙,晚點告訴妳時間吧」

「妳要走了?」

「不會是捨不得我吧?下下禮拜要開首映說明會,記得別忘記借場地開記者會了」星伊揮了揮手,倒是很帥氣的閃人了,被一堆資料遮住視線的惠真撈過了手機,思考著要不要把那個在家裡頭敲電腦的傢伙叫來公司陪自己加班。

反正在家裡也是開自己的暖氣,還不如在公司裏頭吹暖氣順道談一下戀愛。

 


迎著有些冷的陽光,星伊的身上穿著深色的服飾、緊身的線條讓她看起來格外的纖細瘦弱,但是當那雙瞳孔望著人時,卻能感受到她的強烈氣勢,讓人不禁思考起是不是那個藝人在休假時偷溜出門逛街。

星伊壓低了帽沿,她有些害怕其他人的目光、本來就不是一個能夠備受關注的人。

站在拍戲的現場、星伊是導演,也沒能享有什麼特權,要待在片場裏頭和其他人一起吃著拍攝過久而冷掉的便當、也不能縮在車裏頭抵抗寒冷,也得曬著太陽,有時候在她們休息的時候,她還得和剪輯師討論著插曲、影片走向的剪輯,這些忙碌也讓星伊本來就纖細的身形,看起來更加易折不少。

靠在欄杆上,正在享受休息時間的星伊的眼睛眯起時,有著微彎的線條,看起來讓她更加稚齡可愛,只是在她還在確認情況的時候,她的背後就伸來一雙手,擋住了她的眼睛。

睫毛眨動時,在細嫩掌心中眨動時帶來的搔癢感、讓惡作劇的人心裡頭有些異樣情緒,容仙怪聲怪氣的壓低了嗓音,但是帶著笑音的嗓音更讓她透漏出了身份。

「猜猜我是誰?」

「我們的Solar xi,妳今天沒有別的行程要跑?」拉下對方手掌的星伊可沒有忘記眼前這個傢伙可是向自己請了三天的假,說有一個重要行程要跑,結果回國後就一溜煙的不見了。

星伊抬頭看了看陽光,即便天氣已經變涼爽不少,但是陽光還是依然有些熱度,星伊想了想,還是把她自己頭上的帽子戴在了容仙的腦袋上,還順手幫忙調整好戴帽子的角度。

乖巧的站著給她幫忙整理的容仙朝著星伊露出大大的笑容,就連休息期她的雙頰都有了可愛的臉頰肉,「有啊!這不是中間休息過來找我們的文導演打招呼嗎?我可是一個有禮貌的歌手」

星伊笑了下,像是應了下來,望著在容仙背後的機組,「妳是來參加什麼節目的?要參加很長一段時間嗎?」

「是還沒正式播出的節目,要幫忙宣傳公司裡頭的小師妹團才出演的」容仙皺著眉頭想著節目內容,語氣有些抱怨似的撒嬌,「算是陪襯師妹的節目,類似相親節目,不過已經有私下配對的那種,說是有問過其他人的意見,但是、還是比較喜歡搞笑的人」

「為什麼?頌樂妳很有趣啊?」

「才沒有呢!我是一個無趣的人,所以想要一個搞笑的節目夥伴嘛!這樣鏡頭說不定還多了一點」因為公司主推新女團,垂著八字眉的容仙微扁著嘴,可憐兮兮的樣子讓星伊忍不住想笑,星伊伸手揉了揉容仙因為扁嘴就更加圓嘟嘟的臉頰,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嗓音變得多麼柔軟親和,「別鬧脾氣了,既然有節目就好好做吧,這是對妳人氣的認可不是嗎?不是打歌期也能得到上節目的機會」

「嗯……算是前後輩的關照而已」很明白公司是為了營造出一種前後關係良好的氛圍,對於非圈內人的星伊,容仙也沒有對做解釋,只點了點頭,只是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什麼,她的肚子就發出了咕嚕嚕的叫聲,還不等星伊開口,容仙就率先搶著開口,用一種相當過份的語氣說著,「是妳的肚子叫吧?」

「什、什麼啊、明明就是妳的」星伊被容仙這麼一次攻擊弄得措手不及,只得反駁著雙眼泛著狡猾光芒的容仙,只是鐵壁防禦的容仙才不會承認剛剛喊捉賊的小賊就是自己,親密的一把勾住了星伊的臂彎,拖著她往前,「妳肚子餓了吧?妳午餐要吃什麼?」

強力的嗓門鎮壓倒是讓星伊無可奈何的被人拖著走,星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倒也沒有忽略了容仙肚子餓的事情,「要不要吃炒年糕?我記得妳很喜歡吧?」

閃閃發亮望來的眼眸只是簡單的說明了答案,靠近一旁的路邊小攤販,星伊瞇了瞇眼睛,要了兩份,漫步走回去的路上,容仙便解決了她的那份,然後順便很眼饞兼嘴饞的盯著星伊看。

「妳的經紀人是偷偷扣妳食物嗎?」星伊的抱怨有著很舒服的低音,無奈的把自己吃不到兩口的炒年糕放在已經連湯汁都不剩的空紙碗裏頭,「吃吧,之後工作的時候可要賣力一點」

「我一直都很努力工作努!」

這是星伊從她被塞滿年糕的嘴裡頭模糊聽出的話語,微微瞇起眼睛的星伊在看向容仙時,充滿了挑釁,「既然是歌手的話,要不要唱歌?」

「……可以嗎?我能唱歌嗎?」

「簽約內容沒看過吧?要好好看過簽約內容才能簽啊、Pabo」星伊揉了揉額頭,朝著容仙無奈的笑著,手指還敲了敲她的腦袋,對於總是展露出在小地方的傻氣與孩子氣讓她實在是無法把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孩子和那個在舞台上頭盡情展現歌手模樣,但是這種樣子都同樣的讓人喜愛。

「不過不會是新歌,算是Cover歌曲吧,用來作為角色的角色歌,不過因為是大前輩的經典歌曲、要在經典裏頭唱出屬於自己的風格,這也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星伊的目光在望著容仙時,是種溫柔的鼓勵,「要做嗎?」

容仙伸手握住了星伊的手,盈滿堅定目光的模樣、那目光決絕又強勢,「要做,我要做,只要有能唱歌的機會,我都想去嘗試」

站穩腳步的星伊將面對自己的容仙,轉了身體,雙手貼在她的後背,把她從自己的面前用溫柔的力道推了她,向前幾步的容仙這才發現了她已經回到了原地,而時間正好要去參加節目了,站在經紀人與星伊之間,容仙微微側頭、看不清楚背對陽光的星伊的表情,只能聽見星伊非常溫柔的嗓音,「那就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做吧,Yeba」

容仙回過了頭,望著站在前方的經紀人,踩著步伐向前走去、回到了她應該繼續進行下去的綜藝節目,而星伊也回到了她的工作,持續進行下去的拍攝。

星伊望著她浸染在光下,同時也在她的眼中,閃閃發亮的容仙,溫柔的笑了出來,但是藏在外套口袋的手指卻是故意要讓自己疼痛般的用力握緊。

靠得越近、越能發現她的魅力,越加心疼她的堅強,同樣更難隱忍胸口對著她蠢蠢欲動的心思,如果能有雙方都不要受傷的辦法就好了。

……如果有就好了。

 

 

 

「容仙啊,妳上次上的那個節目迴響挺好的,妳知道嗎?」

「怎麼了?」

聽著經紀人的話,容仙輕應了一聲,雖然當時想要的夥伴是比較搞笑又有趣的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成了一個個性溫柔又細心的人,不過當時在節目裡頭的細心舉動,像是在自己坐下前,先幫自己拉椅子、或者是口渴的時候的遞水,她都能感覺到他溫文微笑底下的體貼細心。

但是、他的細心舉動,她都曾經被另一個人對待過,比起坦然接受,容仙只覺得自己有些驚訝的不自在。

在偶像的生活當中,她成為當紅偶像歌手的日子裏頭,她的緋聞極少,頂多也只是被公司的操作,她不敢輕易去觸碰感情、這和她在練習生的生活有關,她不是以和同期的偶像一樣,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出道的,她也同樣的經歷了兩、三年的練習生生活,但是,她卻比同期的孩子們還要年長。

她必須叫比自己年紀要小許多的孩子叫前輩,她沒有時間去談戀愛、沒有時間去搞曖昧,她對父母許下了承諾,說要成為當紅的歌手,努力了那麼久最後成為了後進們想要成為的目標。

「對方公司操作了這次節目,放出了曖昧的新聞,公司似乎沒有打算要壓下來的意思」

容仙皺了皺眉頭,放下手機的眼眸望著經紀人的眼睛,「然後呢?公司不打算回應?明明是假的新聞、公司的態度卻是默認嗎?」

「主要是因為男方私底下說了喜歡吧,加上還有主推團體的主打曲在對方公司手上,公司才不打算否認,對方的性格也挺好的」經紀人推敲了一下公司的想法,卻也無法明白為何公司做出了這種處置,只得安慰容仙,「反正妳主演的電視劇也要上演了,說不定能藉由這次的緋聞上升一些熱度」

容仙咬緊唇,盯著手機裏頭的訊息、果決的回覆了今晚要不醉不歸的訊息後,果決的站起身,直接跑了,「歐尼,關於這件事、我們再討論吧,總之,我肚子餓了,我要先去和星她們吃飯了」

「欸等等、呀!妳這個孩子!喂!」

經紀人站在原地,煩躁的抓了抓頭髮,雖然能夠理解那個孩子的心情,不過、她確實也是不願意看著自己一手帶出來的孩子陷入有可能抽不出身的緋聞,經紀人瞇起眼,在錄影時的男人的模樣、以及那雙認真熱切的眼眸都在打響著經紀人的危機雷達。

她能為那孩子做的很少,甚至在她走紅的時候,也只能看著那個孩子默默的努力、在哭泣後又再一次站起來的背影,陪著那般不成熟的孩子長成了女人,如果她說的話也有份量的話、如果她真的認為她在容仙的心裡頭有著那麼點重要位置的話,現在就是能夠為總是這麼努力的孩子給予一點獎勵的時候了。

瞇起眼眸的經紀人、捏住了手腕,作為捧紅頌樂這個知名偶像歌手的她也是有些手腕,反正,早就不爽公司只捧著新團的舉動很久了。

嘛、這孩子的主演的戲劇也要上演了,先送個花籃過去好了,在首映會上。

 

 

 

 

沒搶到票不開心QAQ
早知道就去機台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網頁死機不開心啊!
我還是會每天刷刷看的,希望能夠有票。
有錢有時間,但是沒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先去哭了。

連更文都沒心情了……tears。讓票可留悄悄話,我會等你們的,不求A至少給我B或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