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9。

 

 

隔天醒來後,發現有了一天完整休假的容仙比誰都還要興奮的抱著大發慈悲放人的星伊團團轉圈,幸好是在房間裡頭、不然要是在外頭被人看見堂堂的大明星這樣孩子氣的表現肯定立即脫飯。

被星伊這樣吐槽的容仙朝著星伊皺起了可愛的八字眉頭,「才不會,我的飯們可是最喜歡我這個樣子」

「傻傻的、傻瓜」星伊無奈的拍了拍容仙的腦袋,惹來了容仙的扁嘴時,星伊不免得唇彎得更深,手上正在扣上襯衫鈕扣的動作不停,在把襯衫紮緊褲頭後,很快的又在領子上頭加上了一條白色領帶,看上去優雅又帥氣,確認好自己著裝完成的星伊轉過身來,「妳打算要去哪裡了嗎?要不要去買伴手禮?明天早上就要回韓國了」

「嗯……」容仙圓圓的大眼眨了眨,透出了格外無辜的孩子氣,「妳要去嗎?給伯父伯母買禮物?我記得妳的妹妹上了高中後,說了想要什麼東西,在日本買比較便宜」

聽見容仙的話,星伊無奈的笑了出來,「妳什麼時候和我媽這麼聊得來?還有我的妹妹是怎麼回事?」

「因為交換了Katalk了嘛、之前去拜訪的時候,被伯母說了要幫忙照顧年紀比我小的星伊Xi,更何況妳的妹妹那麼喜歡我這個大明星,還說了要把姐姐拜託給我」容仙近乎得意的在星伊面前揚高了臉,更讓本來就年輕可愛的肉肉臉頰看起來更加孩子氣許多。

「我可是公認的由粉絲主宰的偶像」

那種皺起鼻子時的笑,和星伊笑起時,如出一轍。

「所以,我的妹妹又對妳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請求?」

星伊伸手撥好容仙垂在她肩膀上頭有些凌亂的頭髮,語氣有些無奈、卻又十分柔和的問著。

「她說,如果能把星伊歐尼帶出國,就要拉著她到處走走、妳到底是多宅,能讓遠在富川的妹妹這麼擔心」容仙的語氣很是驚訝,星伊無奈的笑了,「因為沒什麼親估呢」

只是、是自己主動拉開的成分居多。

星伊眨了眨眼,把眼底的那抹無奈給掩蓋,「所以妳今天要帶著我走嗎?一日的金導遊?」

「……其實除了空姐之外,我現在的夢想是成為導遊」笑嘻嘻的容仙用著誠摯的雙眼望著星伊,總是能看進別人眼底的那份真誠,總在鏡頭後觀察著其他人的星伊也能夠感覺到,星伊笑了起來,格外的乾淨俏皮,「那今天讓妳圓夢吧,妳帶我出去玩一天?」

因為本來就是匆匆的到來,也以為因為拍攝的行程繁忙,沒能安排行程,她們兩個就決定在飯店的附近的區域逛逛。

「星啊,和我一起拍照吧?我要給飯們拍認證照」

「……為什麼我要和妳一起拍,拍妳一個就好了吧?」

「在官咖裏頭星的人氣很高呢!說了是導演、然後下面的留言就是好帥氣、長得好看的發言」

容仙嘻嘻笑著,貼在星伊的身旁,給她翻著自己在她與飯之間才看的到的官咖中,有一張半藏在黑暗中的全身照,照片中的人身材修長又纖細,同時身上還穿著著柔和她一身冷淡氣質的粉色衣衫,那是星伊來到酒吧裡頭的慶功宴的時候,被人偷拍的照片,並沒有真正顯出星伊的正面五官。

「說飯隨偶像、看來果真不是錯的」星伊無奈的笑著,撥好自己的頭髮,伸手截走容仙的手機,在容仙一臉茫然的表情中,星伊直接伸手摟住了容仙的肩膀,抬手就是一張照片,照片中星伊帥氣又淘氣的笑著,但是容仙卻是有些傻愣愣的看著星伊的側臉,星伊看上去就是很滿意拍攝結果,「給妳吧,不是說要一起拍嗎?」

「呀!怎麼把我拍得那麼傻啦!」

在追著星伊身後跑的容仙就連喊出來的話都有著那麼傻呼呼的可愛,星伊倒是哼哼笑了出來,扭頭回了一句,「那是因為本來就傻好不好,是一個漏洞百出的傻瓜」

「呀啊,欠打,別跑!」

在日本天空微烏的早上,她的笑容宛如太陽般的燦爛,漂亮的印在了星伊的心底,就連笑容裏頭藏有的熱度都燙得星伊心底久久不散。

在附近逛了一下子,兩人的手上都掛了不少戰利品,絕大部份都是來自於容仙的採買,然後那些絕大部份都在星伊的手上,像是口渴了,容仙轉進了附近的超商。

和容仙逛了幾個小時的星伊很是自覺的拿了一旁提供的購物籃,安靜的跟著意外能夠聽懂日語的容仙背後走著,「星啊,妳喜歡吃飯糰嗎?」

「我基本上不挑食」星伊的目光落在容仙手上拿著的飯糰,朝著她笑了笑,伸手去拿在附近的飲料,「真要說的話,我喜歡喝可樂」

「那就多拿一點吧」走到她身邊的容仙直接從冰櫃中拿了六罐出來,放進了星伊手腕上掛著的購物籃裏頭,「還有嗎?還有什麼喜歡吃的?」

「容仙妳就挑妳喜歡的就好……」

「我的臉頰肉都這樣了,還能再多吃什麼呢」在星伊面前捏了臉頰的容仙有著埋怨似的可愛,被自己自黑的臉頰肉並不是缺點、反而更讓容仙增添了不少的魅力,本人無法察覺的魅力粉絲倒是很愛,星伊伸手握住了容仙捏住她臉的手指,溫柔的不讓她持續虐待她那張即便素顏也很漂亮的臉蛋。

星伊難得流露出溫柔的情緒、多半時候都很冷靜的星伊在垂下眼睫時,更讓她的單眼皮有著淡淡地柔和,容仙就這樣被星伊牽著,歪著頭問著,「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漂亮吧?說實話」

低著頭考慮著被選取的對象時、容仙的發問讓星伊有些訝異的抬起了頭,格外執拗的直率目光可愛的充滿了孩子氣。

星伊在望著容仙時,充滿淘氣的朝著容仙露出了笑,一手牽著容仙、另一隻手還拎著購物籃的星伊沒好氣的用腦袋去撞容仙的腦袋,「漂亮、妳當然漂亮」

「啊!別說謊!」被撞頭的容仙捂著腦袋,可憐兮兮在遮住痛楚的手掌下頭瞅著星伊,星伊無奈的笑著,「妳的粉絲會那麼喜歡鐵定是因為妳有妳的魅力,不符合時下的漂亮又怎麼樣?當個有自信的女人、當個有感覺的女人,我覺得才是最特別的事情,傻瓜」

容仙瞅著星伊充滿真摯的表情,有些害羞的笑開了,星伊無可奈何的瞅著即便被自己念了也依然很開心的容仙,心裡頭不免得更加擔心起容仙這麼容易被他人話語左右的個性,回國可得好好的給經紀人說一下,讓她好好的注意人。

在附近逛累的星伊和容仙也難以忍受手上掛著的袋子,討論了一下就決定要先吃完午餐再回飯店休息一下。

放下東西的星伊揉了揉被塑膠袋勒紅的手指,從袋子裏頭敲了幾下鋁罐的瓶口,一聲喀嚓的拉開了易開環,乾脆又豪爽的吞了口刺激的飲料。

坐在床上的容仙看著星星這一系列的動作,不免露出了笑來,「妳這是怎麼回事、把可樂當啤酒喝嗎?」

「……一個不小心就照平常的習慣來了」星伊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坐在椅子上的星伊抿住瓶口的唇瓣很薄卻讓人感覺到乾淨的帥氣,說出口的話卻是極暖,「妳睡一下吧,連日趕戲應該很累才對」

「可是晚上的行程還沒討論……」說實在的,只是背靠在床上的枕頭,就能感覺到身體的疲倦陣陣湧了上來,一向精力旺盛的容仙很難得能夠感覺到,有些不甘心的用力撐著眼皮,直勾勾的看著星伊。

坐在椅子上的星伊站起身子,輕鬆的推了推容仙的前額,很是簡單的就把容仙推倒在床上,「今天本來就是休息日,不需要那麼拼命也沒關係」

見容仙乖巧的躺在床上,星伊的身子越在容仙的身子上,單手把在一旁的棉被給拉了過來,好蓋在容仙的身上時,卻聽見了容仙細微的聲音,微弱的、不仔細聽幾乎會略過去的囈語,清晰的被星伊收入了耳裡。

動作迅速的幫容仙蓋好被子,星伊很快的就調暗了床頭上的燈光,就安靜的坐回了椅子上,用著曖昧模糊的微妙表情望著在床上休息的容仙。

容仙不到三分鐘的入睡,那句話留給星伊的卻是長久的思考,思索著她與她之間的關係、考慮著,是否有繼續深入下去的可能性。

即便她從未抱持過正面的樂觀態度。

 

 

 


星伊沒有主動叫醒容仙,但她在約莫晚餐前的時間便醒了過來。

「妳醒了?」

坐在椅子上頭,雙膝上還擺放著白色筆電的星伊在微暗的房間中,她原本白皙的臉龐被螢幕上透出來的光芒襯得更加的慘白,看見床上的人動了動,就把她膝上放著的電腦給放在一旁的小矮櫃上,幫睡得迷迷糊糊的容仙遞去了一杯水。

擰著眉頭的容仙喝了一口水後也清醒了不少。

星伊伸手撥了撥容仙的髮尾,確認好她的髮型沒有因為睡覺而睡翹後,朝著她露出了一抹笑,「清醒了一點?」

微微撅嘴、又乖乖點頭的樣子有著不符合她真實年紀的可愛、星伊在那股喜愛湧上一貫冷靜的面容前,只得匆匆的轉移了話語,「那今天晚上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們好像還沒能吃到日本的和牛吧?我有找到一間還不錯的餐廳,想吃嗎?」

「嗯!想吃想吃!」

看起來就像是說到肉就眼睛發亮的27歲寶寶。

星伊的眼底映著對方的表情,卻難以掩飾被過度可愛的撒嬌戳中內心時,緩緩上升的鼻肌。

一個人究竟能多麼的喜歡肉,今天的容仙讓一向對於吃得不太在意的星伊大開眼界,先不論那種驚訝,被強硬的往盤子裏頭塞了不少烤肉的星伊也能感覺到她直率舉動下的體貼。

「多吃一點吧,星,妳雖然結實、但是看上去太瘦了」

「……這句話,應該也適用在妳身上吧?」

雖然星伊很瘦,但是體重在實際上比眼前這個人公布在網路上頭的個人資料還要多一點,雖然能知道經紀公司會減少個幾公斤、但是比起剛出道時的照片,她現在看上去又更瘦了一點,那雙腿又細了一點。

「真要比瘦的話,絕對是妳贏,要不是妳都包緊緊,妳的腿看上去才像是要斷掉一樣」

有時候容仙的表達都有些浮誇虛勢、但是溢於言表的擔心,星伊也能夠感覺到,只是笑了笑和她聊起了之前的自己,「我以前比現在胖,現在的模樣是用很辛苦的方式減下來的」

「嗯?食療法嗎?菜單是什麼?」

經歷過被經紀公司要求減肥的容仙也能理解減肥時的痛苦,雖然像是要死了一樣,但不會死的那種痛苦感受。

星伊的筷子撥了撥盤子裏頭的肉,想起了自己痛苦又艱辛的時期,在察覺了自己心底的真相後,星伊只是把心情全部投在了能夠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的地方。

「我減掉了約十公斤左右的體重,不要出門就可以,不要和朋友見面」

「主食是地瓜,早上配兩個地瓜和牛奶,下午配一個地瓜一個水煮蛋及些許的麥片,晚上則是吃兩個地瓜」星伊的話語很輕、很溫和,卻充滿了讓人心疼。

容仙想要打亂星伊繼續說出那種讓人心疼的話語,「那樣的話,失去朋友怎麼辦?」

說完話還可愛的扁嘴等答案的樣子讓星伊露出了有些狡猾的笑逗著她,「有容仙妳呀~」

一下子笑開的容仙只是抱怨了一句什麼啊、倒是很開心的開始吃著好吃的牛肉,星伊笑著幫容仙倒了杯飲料在她早已喝空的飲料杯裏頭。

氣氛愉悅的享受著悠閒的晚餐。

吃得有些撐肚子的兩人便緩緩的走在了有著微涼晚風的日本街頭,在看見了一旁的夾娃娃店,容仙很快的就被娃娃機裏頭精緻的玩偶給吸引走了目光。

恰恰吸引走目光的是被粉絲戲稱是她分身的傑尼龜。

「妳要抓嗎?」星伊盤著雙臂,問著站在機台前面駐足的容仙,星伊的眼睛稍微確認過了機台的難度,並沒有過於過份的難度,就以難度來說,算是簡單偏易的程度,其中也有那個玩偶的價格並沒有那麼高昂的緣故,「應該不難,試試看?」

容仙卻有些擔心的望著星伊,「如果抓不到怎麼辦?」

「先抓抓看吧、凡是都要試試看不是?」

有了星伊的鼓勵,容仙便也開始抓起了娃娃。

只是在過了十分鐘後,容仙就馬上自暴自棄的放棄了,「呀!這根本是騙人的!根本抓不到啊!」

在旁總是幫忙指導下爪角度的星伊笑了出來,望著裏頭和容仙有著七八分相似的可愛傑尼龜,「想要嗎?」

「……嗯,但是抓不到」容仙扁起的嘴讓她看起來格外的可愛,在夾娃娃時的各種虛勢讓星伊微微勾起的嘴角也充滿了笑意。

「知道了,我抓給妳吧」

星伊在一旁的兌換機裏頭換了價值幾千塊的百元硬幣,捧著一把的零錢交到了容仙的手上,「這些幫我拿著吧,今天想要什麼都幫妳夾」

「哇啊、這麼厲害?」容仙瞪得圓圓的眼睛讓她本來就大的眼睛睜得更亮了,星伊笑起來的時候,會讓的本來就薄的唇瓣看起來線條更薄、同時也相當的乾淨帥氣。

「我挺喜歡玩夾娃娃機」

星伊說完這句話,只使用了兩三個硬幣就把容仙花了一千塊日幣還夾不起來的傑尼龜給撈出了娃娃機,看見驚訝到說不出話的容仙,星伊從鼻子裏頭哼出了笑聲,「給妳吧,還想要什麼?」

還驚訝的說不出話的容仙低頭看了看自己懷裏頭的娃娃、再看了看笑得很是得意的星伊,最後發出了嘎嘎的高音笑聲,「大發!星、哇、做的好,真厲害」

很是虛勢的接受了容仙的稱讚,「說吧,想要什麼,說真的、想要的都給妳」

那天晚上、她們帶回去的娃娃還有模型塞滿了三個大袋子。

坐在床上的容仙望著背對著自己睡覺的女孩子,明明年紀比自己小一歲,卻有著即便是男性都難以比擬的細心。

走在路上時,體貼的讓出了內道、在逛街時,用著一種安靜跟隨的模式,保持微笑給予自己面對選擇困難時的清楚建議、紳士體貼的幫忙提著過多的行李、現在就連遊戲都玩得那麼好。

越是深入瞭解、越能夠感覺到這個人的優點。

容仙的額頭貼在了與自己共享床鋪的星伊背上,無聲的撒嬌倒是讓星伊閉起的眼緩緩睜開,在轉了轉身時、容仙還未說出口的抱歉在星伊的懷抱中收起。

感受著對方尖瘦的下巴貼在自己頭頂上頭帶來的微微沙聲,「還睡不著嗎?今天應該笑得很累才對,我的肩膀和手臂到現在都還痛著呢」

容仙噗哧了一下,也抬手抱住了星伊的手臂,幫忙揉了幾下,「這不是看見妳夾到娃娃太興奮了嘛、在自己眼前看見一次就夾中的機會太少了,所以就太激動了」

星伊哼了哼,只是抬起手臂,手掌貼在容仙的腦袋上,溫柔的摸了摸,「快睡吧、明天要早起才行」

有些挪了挪身子的容仙更加偎進了星伊的懷裏頭,最後安安穩穩的在星伊的懷裏頭睡著了。

這頭安靜下來了、就不知道惠真和輝人的關係在稍微拉開距離、與時間中是否有了改變的契機。

 

 

 

 

 

 

嗯……太久沒更新的結果就是爆字數了。
希望大家不要嫌我囉嗦。
終於可以進到主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

恭喜mamamoo七冠!!文慫星真的在台上bobo了啊啊啊啊啊!雖然我的目光都在安惠真身上,果然團內top kkkkkkkkk

2YG好萌,輝人和姊姊們說被安惠真親的時候,臉好可愛XDDDD

我一定要寫一篇紀念一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