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7。

 

似乎共用一個房間睡的協議、已經得到了雙方的同意。

星伊站在自己的房門口,內心還有著要不要進入的掙扎,卻在嘆了一口氣後,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劇組人員的目光,所幸是星伊的房間考慮到了安靜,當初瑟琪在安排房間的時候也有考慮到了隱密性,把房間的位置安置在最邊角的地方。

在拉開門的時候,那出現在眼前的事實也不容星伊拒絕,在她瞠目結舌的看著某個笑嘻嘻的大明星在她的面前把她的行李搬來了房間的時候,星伊一向冷靜自持的眼底因為容仙的大膽舉動而難得露出了瞳孔地震。

「……頌樂是要和導演一起共用一個房間?」來自同房者的提問讓星伊死繃著臉瞪著笑瞇瞇的容仙,內心實在是不怎麼冷靜的望著容仙,用著沉默催促著容仙給出解答,只是行動力十足的容仙卻像是沒裝設能夠接受到星伊警告訊號的天線,滿臉燦爛的笑開。

「啊、沒錯呢,明天剛好有一幕想要和導演要怎麼樣拍攝取鏡頭,因為剛好是很重要的一cut,想讓那幕一次過,所以特地搬來和導演討論一下」容仙微笑時有著不容他人拒絕的強硬,對著提問的化妝師單眨眼,把她在舞台上的魅力拿到台下也能發揮的淋漓盡致,「把我們優秀的導演大人借我一個晚上吧?」

「……啊呃、導演您的意思?」

被提問的星伊額角蹦出隱忍怒氣的青筋、卻又不得不被容仙拖下水來把自己推到容仙製造的洞前頭來補洞,冷繃著素來被人稱為冷靜的少年般的清爽面容,更讓星伊格外的冷靜沉著,即便她現在說出來的話、聽起來多麼的漏洞百出,也能有著充足的信任感、以身分上來說,以性別上來說、在工作上也是,實在是讓其他人無法看出雙方有著甚麼樣不可告人的關係。

「既然有問題要討論的話,就留下吧,如果化妝師小姐覺得尷尬的話,別的房間裡頭還有空房,如果不介意的話,剩下在日本的時間都可以和她們一起行動」

「當然,那今晚我就把房間讓給妳們了」化妝師的路人甲感覺氣氛不對,看著導演分明就是微笑、卻充滿惱怒感的表情,以及,拼命想要點燃導演怒氣的女主角,那火藥味十足的氛圍都讓人眼皮直跳的心驚,身為小人物的化妝師自然是早早的就退下了,那種氣氛太過尷尬,性格敏感的人根本不想在這兩個氣勢充足的人之間待下去。

當那門輕微闔上後,星伊正想嚴聲告誡容仙不要那麼輕易的做出那麼輕率的舉動,但是心裡頭卻又藏了一絲絲的疑惑,就以容仙的個性,即便傻氣、單純,卻不是那種會輕易做出輕率舉動的人。

才剛轉頭,就看見了容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就像剛剛的表情全是演技……

「星啊,我剛剛的表情挺不錯的吧?有沒有演出霸道總裁的感覺?」看著她笑嘻嘻的湊過來,星伊只覺得還在擔心會被劇組成員察覺到什麼、或者是誤會什麼的星伊只覺得自己剛剛的擔心都被浪費了。

有些惱怒的星伊驟然挑起一邊嘴角,微笑的湊近容仙,她的指尖輕挑起容仙下巴時,星伊的眼眸輕瞇、同時她的目光落在了容仙笑得燦爛時,會拉成薄薄唇線的唇瓣上頭。

「我們容仙XI……還真有演技病、所以才這麼努力,嗯?」

由於距離極近,容仙完全可以看見星伊眼底的明亮,本來以為是宛如漆黑深夜的深色眸子,本以為是如性格般冷靜的漆黑,但在那極近的距離中,容仙看見了那不輸給惠真外顯熱烈的炙熱情感,帥氣度十分滿分的十分更讓人輕易陷入星伊的帥氣。

玩笑的距離沒有拉好,星伊這時倒是有些過於沉入了這份曖昧當中,在對上了容仙因為迷惑更顯澄亮眼眸、星伊這才驚醒,那距離似乎太過於接近。

只是在勾過容仙下巴後,星伊轉移心思般的伸手罩住容仙的臉,然後掌心向下刷去,突入起來的攻擊讓容仙發出了嘎嘎的驚叫聲

聽見那種驚慌失措的聲音,星伊很是愉悅的笑了出來,因為她要的便是這種效果,避免讓自己再一次被拖進去那股氛圍裏頭、成功的避免了危險的氣氛。

「呀哈哈哈、這個是什麼啊?!」

脹紅著臉的容仙捂著唇瓣,滿滿慌亂的褐棕色眼瞳望著星伊擠起笑的壞心笑顏,還來不及斥責對方,下一波攻擊就來了。

「這個容仙Xi沒有玩過嗎?這個叔叔們都會做的」星伊笑著把手虛貼在容仙的臉上,很是淘氣的再抹過了一次,聽見對方又高了八度的嘎哈哈聲音,很少在別人面前笑、甚至笑點也很高的星伊皺起了鼻肌,很特別的笑倒是讓容仙止住了那種驚慌,無可奈何的伸手捏住了星伊的鼻子,「呀!我是歐尼,怎麼可以欺負歐尼?!」

「所以呢?」星伊得意的揚起了眉尾,宛如少年般的乾淨面孔揚起了帥氣的笑,容仙的眼睛骨碌碌的轉了一下,朝著星伊露出了得意的笑,「所以妳要叫我歐尼!應該要叫我容仙歐尼」

星伊的指尖按在了容仙湊過來的額頭上,白皙柔軟的額頭有著格外好拍的弧度,星伊忍住了那種下手的感受,只是把她推回原位。

星伊從床上站起身,往門口旁的浴室走去時,一邊撩起了自己的淺金頭髮、一邊綁起後,星伊的手掌搭在了浴室門旁,朝著容仙投去了相當冷靜一笑,「好好練習劇本吧,用那種藉口過來這裡、明天上機的時候,沒能表現出優秀的演技就要把妳趕回去了,金歌手」

被那種眼神盯著的容仙當機幾秒後,臉上露出了一種格外微妙的羞澀表情,那是就連男性也沒能比得上的乾淨感十足的帥氣。

 

 


洗過澡出來的星伊揉著頭髮,洗過熱水澡的她、孩子氣十足的蹦到了床上去,整個人蜷在純白色的被單上頭,不自覺地露出了軟綿綿的表情。

整個人放鬆了戒心的表情出現在總是精明能幹的人的臉上時,有著格外可愛的反差。

「剛剛惠真有播電話過來」坐在房中只有一張雙人床上的容仙感受著對方撲來時的震盪感,把在床頭上響了又響的手機遞給星伊,撐著下巴瞅著星伊,只是、星伊卻是抱著枕頭搖了搖頭,超級任性的不打算撥電話回去,「不要,不想撥電話」

整個人蜷縮在床上的饜足表情不禁讓容仙想起她家裡頭養著的可愛小狗,伸手摸摸星伊的腦袋,像是寵溺著任性小狗,「妳這個任性的小傢伙,撥回去吧,惠真會擔心的」

「知道了」打了個小小哈欠的星伊露出了笑,瞇起眼眸時露出的可愛笑容中有著融化般的明亮光彩,看見那樣的星伊,容仙只是笑了一下,「那換我去洗了,別忘記要打電話喔!」

下了床的容仙只得到了星伊的揮手做為回答,應該會撥回去吧……?彎腰拿出衣服的容仙走進了浴室裡頭,一邊清洗身體一邊思考著。

意外的、在容仙洗過澡走出來之後,看見的是蜷在床鋪中央的某隻金色小犬熟睡的模樣,斜側著身體、渾身蜷起的辛苦睡姿,容仙深深地皺起了眉頭,她到底是有著多麼樣的不安全感才能睡成那個樣子。

心疼著星伊的容仙小聲、甚至是相當安靜的走到了床旁時,就能看見星伊眼皮彈開時,她分明還沒有完全清醒、卻充滿了警戒心的眼神。

上次聽說了星伊說出的睡眠習慣,和自己那五分鐘內就能直挺挺睡著還不翻身能一覺到天亮的良好睡眠習慣不同,想要幫助星伊的容仙小心的坐上了床,把星伊的腦袋擱在自己的腿上,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頭髮,那是偶爾會朝著姐姐撒嬌的容仙會從姐姐那裏得來的溫柔觸碰。

星伊在躺上容仙的大腿的瞬間,全身僵直、同時,從臉下傳來屬於容仙肌膚上頭的暖燙更讓星伊的臉頰發燙,從沒有過這麼親近的距離、不論是認識已久的惠真還是親生妹妹們,也不曾讓她們這麼貼近自己。

「喂、金容仙,妳怎麼……」掙扎的星伊在姿勢關係下,直接被容仙居高臨下的壓住了肩膀,對上了容仙一片澄澈的眼眸,動彈不得的星伊在容仙極近的瞪視下吶吶的張圓了嘴,而她的呼吸之間滿滿都是屬於容仙剛剛清洗過身體的沐浴乳香氣。

因為容仙對著星伊露出了、宛如姐姐般的溫柔表情。

那是星伊獨自一人在社會上工作,以足以媲美男性的工作能力站穩腳步後,由星伊對著其他人的溫柔舉止,事實上,星伊從未想過她會從眼前的容仙收到相同的溫柔。

「星不是說了,能在我身邊能夠好好休息嗎?只要不要動就好了吧?」容仙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但是在那雙眼中包含的溫柔澄澈卻深深的讓星伊胸口的心跳越發劇烈了起來,毫不保留的溫柔、直率、以及面對事情的堅強讓她看起來充滿了魅力,「我保證不會動的、所以好好睡吧,星」

星伊瞠圓了時單時雙的眼,聽見那話語,倒是有些無可奈何的笑了出來,嘴角牽開笑容的星伊伸手拍了拍容仙的肚子,「那我就接下妳的好意了、Yeba」

盛滿笑意的深棕色瞳孔望著重新閉起眼睛、放鬆了總是充滿老成認真的星伊面孔,那年輕的五官上微微笑著的時候,有著比平時還要更多的孩子氣與、極度可愛的少年感。

「……還挺可愛的嘛、」咕噥的容仙伸手撫摸著星伊藏在寬鬆Tshirt下的單薄背脊,在望向星伊乾淨的睡顏時,有著就連她也不知道的柔軟神色。

「說到這、Yeba是什麼的略縮語?」

星伊微睜一隻眼睛,看著上頭變化快速的漂亮表情包,唇瓣勾起的笑容不禁更加的深刻。

忍不住倦意闔上雙眼的星伊、有些壞心的想著,再讓她更加苦惱一點,讓她在對自己的事情更加在乎一點。

 

 

 

各位!!!!

我從日本回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才剛飛回來就想再飛出去QAQ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