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番外—假期愉快。


這次的回歸結束後,她們並沒有那麼簡單的就得到休假。

不論是Rap line還是Angel line。

為了彌補編排MV、道具服裝、以及拍攝人事的各類成本支出,在販售專輯中,所獲得的利益將用來支付這些龐大的支出,同時也必須更加努力的去上節目邀約、或者是沒有電視轉播的商演行程。

這種繁忙的行程簡直就把已經過了五十歲到一半或快一半的孩子們累得夠嗆。

星伊睨向後頭因為穿著高跟鞋很累就豪爽的直接在車內把高跟鞋給脫掉、然後不拘小節的把腿擱在位置中間舒展腳板的惠真。

身為隊長的星伊應該斥責著這個總是不太在乎他人目光的惠真,但是就連平時耐力十足的星伊在此刻也無力於癱軟在椅子上,那種皮革的硬度以及椅背角度都讓星伊也無法安心的閉上眼睛休息,同時,行駛在路上的細小顛簸更讓睡眠敏感的星伊難以鬆下心房。

疲倦、但又難以入睡的焦躁,只讓星伊疲倦的瞇著眼眸。

下一秒在口袋裏頭的震動,讓星伊微微睜了下眼睛,掏出來一看是坐在後頭的惠真傳來的Katalk,還在遲疑明明這麼近的距離幹嘛不直接講時,星伊在看到上頭的文字時,了然於心。

——畢竟曾經參加過我們結婚了這個假想節目的夫妻最後弄假成真的她們,如果被人發現了這段比起節目裏頭的真假、私底下擁有更加親密關係的她們互相抱有著名為男女之間才會出現的戀心,會引起了多大的風波、那種呼嘯壓力,她們連想都不敢想。

但是,隨著妹妹們的認同及極大包容的推波助瀾下,以及連妹妹們兩個也跟著在一起而隨之親密的事實中,她們兩人的親近也不像那般突兀的顯眼。

星伊低眸看著只是短短的文句就能讓她的內心掃除焦躁及疲倦,那是關於Angel line的最新行程的消息,更讓人驚喜的事實是、她們兩個團體都在明天,都有了喘息的休假。

「歐尼,我們明天是休假吧?可以喝酒嗎?」率先開口的是忍不住嘴饞的惠真,星伊也抬起了頭,滿含期盼的望著正在開車的經紀人。

畢竟是那麼乖巧的孩子們,經紀人還是同意了,不過還是嚴加警告了,「雖然知道妳們本來就是那種不拘小節、男友力滿滿到有可能會把同性點燃的孩子們,不過不准上夜店,只能在房間裡頭喝,然後絕對不准給我喝到吐,知道嗎?」

經紀人想起了不論是到哪裡商演都能聽見的高亢尖叫聲,還有無處不見的食物應援,享受美食的飯拍更讓她們家孩子們在飯圈都被上了貪吃的標籤。

「不上夜店就算了,本來就不是那種會上夜店喝的人,只是為什麼不能敞開肚皮舒服的喝……」惠真的抗議抱怨卻在星伊一個眼神瞪來時,乖巧的咽了下去,經紀人讚許的看了眼星伊此時的魄力,「這個孩子也就妳管的動,惠真有妳盯著我才放心,妳看著她別讓她喝過頭」

「知道了」乖巧回應經紀人訓話的星伊點了點頭,快速的點落螢幕,一邊在katalk中輸入了些許字句安撫著坐在後頭的惠真,一邊對著經紀人說道,「那等會在前面放我們下車吧,我想買點炸雞回去配,附近開了一家新的炸雞店,想去試試看新口味,我已經用Katalk叫好了」

星伊說了炸雞店大概的位置,在經常送她們回家的經紀人也很清楚那邊的環境,因為保全工作做得很好,駕車到附近的經紀人也很放心的在附近放了她們下車。

「別喝多了,知道嗎?」

星伊點了點頭,站在星伊身旁格外安靜的惠真也乖巧的點頭後,經紀人才開車離開。

在確認經紀人已經駛離後,星伊和惠真才各自戴著適當的偽裝,帽子和口罩走進了炸雞店裡頭,看見的是兩個坐在角落,桌子上擺了兩盒剛炸出爐的炸雞、還有和星伊一樣全身包緊緊的藝人專用偽裝的容仙和輝人。

星伊和惠真靠近時,察覺到他人接近的容仙正準備抬起頭和可能認出自己的粉絲們道歉時,看見了那卸妝後乾淨臉龐上有著微勾眼眸的星伊,清晰明亮的瞳孔中有著彼此都明白的深深思念。

一旁的輝人在看見總是寵溺包容自己的惠真時,就不自覺露出放棄防備的可愛笑容,伸出雙臂要惠真快點過來,比起火熱的妹妹們,姐姐組的她們反倒格外的內斂。

遮掩在白色口罩下的唇角燦爛的漾開,而她圓大的眼眸也跟著笑著瞇起,分明是個大人,卻讓人感覺到她眼底可愛的孩子氣。

星伊伸手撥好容仙垂散在額前的頭髮,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即便是精力旺盛的Angel line有精神的笑著也掩不住那種辛苦奔波的疲倦。

「抱歉,讓妳們久等了,我們走吧?」星伊拎起裝有炸雞的紙盒,轉頭就能看見了放電完畢的輝人貼靠在惠真腹部撒嬌的可愛蹭動。

「嗯,回去吃炸雞了,丁輝人」望向容仙歐尼、星伊歐尼的眼眸,惠真的眸底泛開了放鬆下來的疲倦,同時、有神的眼眸也跟著緩緩的漫開了屬於她這個年紀被壓抑的孩子氣。

 

 


回到Rap line的宿舍,星伊坐在最外頭,坐在身旁的容仙的膝頭壓在星伊的大腿上,好盡量的縮小自己的位子讓被擠在裡頭的輝人和惠真可以坐得舒服一點。

只是這種坐法卻很容易給被壓著的人多加了很不舒服的重量,星伊卻從未抱怨過一句,容仙見兩個妹妹都開始敞開肚皮吃著炸雞,也趕緊的想端起盤子,拿了她喜歡的部位放到盤子裏頭,再放炸雞到盤子的時候,容仙不免有些慶幸她們四人喜歡的部位有著截然不同的愛好。

容仙和星伊喜歡雞胸,輝人和惠真喜歡雞腿。

不然一隻雞就兩條腿還分成四人份,她們還不天天打架?

容仙戴上隨餐附上的塑膠手套,先幫自己拿了一塊後,拎了裏頭最大的雞胸到了星伊乾淨的盤子裏頭,還順道的把一旁的調味料放在了星伊的面前,笑著對著星伊擠了擠鼻頭,像是在學著她笑起來的模樣,「快吃吧」

「知道了,歐尼也吃吧」星伊笑瞇瞇的接下了容仙的愛心,也把一旁的雪碧打開,替她倒了杯飲料,笑著逗她,「歐尼今天也喝汽水?」

「呀!星啊我明天Off啊!我要喝酒!」

只要碰上要吃東西的時候,四人都會陷入了食物的魅力,安靜而沉默地享用著飲食,只是率先開槍的還是四人中diss能力最為出眾的惠真,拎著啤酒罐,瞇著眼睛的惠真還是忍不住骨子裡頭的淘氣,開始猛爆星伊在這次回歸的猛料,「容仙歐尼,我跟妳說,星伊歐尼又自己胡亂開始減肥了啦!早餐貪睡不吃,中餐的便當也只是吃了兩三口菜,肉都沒碰,晚餐就說想要買炸雞和妳們一起吃,但是,結果行程延誤到現在才吃」

「嗯,還有嗎?」容仙斜睨了眼僵住身體後,就蹭在自己身旁的某個、笑起來格外像隻可愛的小倉鼠般無辜的傢伙,直接伸手點在了星伊的額頭上後,向前施力推開了星伊,「都說出來吧,她才不是一個那麼乖的孩子,看起來最聽話,實際上,任性的很」

眼見容仙是真的要好好的一條條算清楚自己在這次回歸的事情,焦急的星伊趕緊堵住了惠真等會要說出口的話,充滿威脅的瞪向惠真,「不要說我,惠真也有啊!安惠真妳的可不比我少啊!」

只是,最不受他人威脅的惠真反倒是更加坦率的挺起了胸膛,細長的眼眸冷淡又嘲諷的斜睨著眼前這個歐尼,「星伊歐尼,我最討厭被人威脅了」

舉起鋁罐的輝人暗暗的笑了一下,在望向容仙時的眼眸、藏著些許的狡猾,默契十足的Angel line、尤其是容仙這個網路中毒的Twitter狂只要一開Twitter、就能看見在Twitter上頭看見了難得在官咖裏頭發文的星伊又為了代言拍了帥氣度爆表的照片。

……不爽、滿滿的不爽。

雖然早就知道了星伊在染了銀髮後,更襯的她白皙的肌膚透明、更讓她的五官立體好看,再拍攝畫報之後、對於視覺動物的人來說殺傷力破表,容仙摸了摸星伊湊過來撒嬌想要減緩懲罰的腦袋,在她的目光望向輝人時、也能感同身受關於輝人的感受。

安惠真那個傢伙最近也有些過火了啊……

輝人微笑著瞇起眼睛,她可沒有忘記她和容仙歐尼一起在車上追她們的飯拍商演時,安惠真這個傢伙絲毫不顧服裝師已經給她夠性感裸露的服飾了,還不知收斂的拼命展現她那姣好的性感身材。

平常都限制自己不准露東露西,自己卻是毫不收斂啊……

抿了一口酒的輝人,微微的揚起眉頭,瞅著那看似可以幹到無數男人的虛勢外表、實際上只要一瓶啤酒就能弄倒的、比友人還要親密的自己的女人可得小心照顧才行,畢竟四人中,惠真的酒量可說是倒數第二,順道說一下,最後一名是那個沾酒就變蝦子的容仙歐尼。

惠真軟綿綿的靠在輝人手臂的臂彎上,手捧著啤酒罐,有些薄紅的臉頰在淺褐的蜜色肌膚上頭看不太出來,但是那眼神卻比平時迷濛無辜、更讓惠真比起平時的強勢性感,增添了更多的孩子氣。

收緊手臂把那個靠在自己懷裏頭的惠真攬緊,輝人在此時此刻,她的舉動無不彰顯了她的佔有慾,輝人斜睨了因喝酒整個人超紅還被星伊歐尼細心照顧的容仙歐尼,在長達半個月的、只能在晚上見面的她們,先不說冷靜理智的Rap line的想法,光是感性派的Angel line早就難以忍受那種寂寞相思,甚至還為了這個時候做出了自作曲,便能知道她們到底有多麼的思念著同時回歸的戀人。

今晚可不能輕易的讓人逃掉了,輝人的舌尖抿過唇瓣,微微揚起了邪氣的笑容。

 

 

 

酒量格外差勁的容仙和惠真都在星伊和輝人的移動下送往了房間裡頭,容仙送進了星伊的房裡,等會輝人也會在惠真的房間休息,這是雙方都有的無聲默契。

星伊和輝人回到了客廳,把該整理的東西處理好,然後在收拾啤酒罐時,星伊的指尖觸踫到桌上還剩下幾口的啤酒,在抬眼中、星伊只是握住了啤酒罐,碰了碰輝人也還剩下的啤酒罐。

朝著她露出了燦爛的笑,「那麼先預祝假期愉快?」

「明天沒行程,可不要太早起了,星伊歐尼」輝人笑著,與星伊碰杯後,把剩下的啤酒喝光,隨手一丟到了垃圾桶,準備抱著自家養的獅子好好先玩一頓。

星伊一邊笑著一邊把自己手中的東西丟進了垃圾桶,溫柔的苦笑,「這可不行,因為一位的數目輸了啊、得好好地遵守約定帶容仙歐尼出去玩呢」

彎下身子的星伊把垃圾袋綁好,這才剛直起身子,就被一坨軟綿的團狀物抱住了,星伊連頭都沒轉,只是向後伸手,揉了揉垂在毯子外頭的柔順頭髮,只是從毯子裡頭悶出的細軟抱怨更讓她給人可愛感十足,「太慢了」

「抱歉抱歉,得先收拾才不會長螞蟻,明天還要去遊樂園玩不是嗎?不先睡嗎?容仙歐尼」

沉默著的容仙從埋著的地方抬頭,望著因為銀色過於傷髮質、所以在回歸期結束前,就換回了她們初見時的薄金,雖然銀髮既帥氣又優雅、但卻比金髮的她更要來的難以親近,容仙的眼眸映著星伊即便疲倦卻還是朝著自己綻開的溫柔微笑、包容著妹妹的溫柔神色,很快的下了決定,「明天不去遊樂園了,我們之後再去吧」

「嗯?可是歐尼不是說沒人能陪去遊樂園,要我找一天休假一起去玩嗎?我最近這一個月的行程都滿了,只有明天才有假……」

「只要妳一直在我身邊,我還要擔心會沒人沒時間去遊樂園嗎?」容仙無奈的戳了戳星伊的臉頰,並不意外因為自己一句話、就讓眼前這個孩子更加水潤眼眸的動容神色,容仙只是、伸手握住了星伊的手指,朝著她露出了燦爛的、像是能點亮黑夜的明亮笑容,「明天可是休假,我們一起睡到自然醒、一起吃早餐、一整天都在一起吧?」

被容仙牽著、和她一起倒在床上時,星伊抱緊了滾到自己懷裡的容仙,輕輕地貼在了容仙的耳後,終於不像是Rap line的隊長那般冷靜又理智,悄聲的答應了她,「嗯,容仙歐尼」

 

 

 

隔天,四個人全都比平常的起床去工作的時間,還要晚上好幾個小時起床、大概就是因為最能讓自己安心的人已經陪在身邊了。

 

 

 

 

 

 

她們要回歸了,我寫放假XDDDDD

我來報告現狀,不是不更文,只是時間太少沒空打字,沒法更文。

反正你們應該很習慣我時常寫一半,然後半路失蹤XDDDDD

那麼、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