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之前就看過了英翻,但是再看一遍還是有著對於竹馬這種深刻友誼的羨慕。

2YG—實朋。

 


說實在的、她們四個的性格都不是那種很輕易就妥協的溫和個性。

每天對於下決定的爭吵更是經常上演的日常劇。

讓她想想、最常出現爭吵的大概就是容仙歐尼還有星伊歐尼吧?

 

 

今天是固定的舞蹈練習而聚首,更何況現在並非回歸期、即便有著休假,但是也必須藉由練習來收心。

今日光景也是日常的一角。

「容仙歐尼、妳好吵」

「呀!星啊!妳找死嗎?」

輝人望著佔據公司沙發、作為打架新戰場的歐尼二人組,不太想加入她們之間幼稚又無聊的戰爭,只是陪著坐在一旁的惠真饒富興味的看著歐尼們打架。

伸手拍了拍惠真的腦袋,惹來惠真的注視,輝人一臉淡然的開口,只是那一開口卻是沙啞的讓人感覺到驚訝。

「惠真,如果妳想去和歐尼們玩的話也好」

正值感冒的輝人其實有著與平時愛鬧模樣截然不同的安靜,或許是額上的滾燙、或者是連用手的阻隔不了的咳嗽,「別被我傳染了感冒」

「呀!丁輝人」惠真斜睨了這個在生病時就會比平時還要沉默許多的友人,只得無奈的伸手摸了摸輝人的額頭,上頭的溫度不高、卻比平時的冰涼還要更加的讓輝人憂心,長時間的低燒造成的體力流失雖然不比高燒讓人擔憂,但是那種悶悶熱熱的燙也讓人在意。

「要不是因為妳是病人,我鐵定會揍人」

輝人瞅著惠真滿臉嫌棄的抱怨表情、輝人對著她招了招手,即便有些疑惑,但是惠真還是基於不想欺負病人的良好習慣,乖巧的靠了過去,只是嘴巴上還是很不客氣的抱怨,「幹嘛、病人就該多休息,硬拖著身體來練習室幹嘛,還不是只能在旁邊看」

惠真的抱怨很是過份、輝人縮了縮肩膀,卻因為惠真眼底的擔憂而在眼底浮現了愉悅的燦爛笑容,讓那張不用擦腮紅就過於自然紅潤的臉蛋增添了點孩子氣。

「借我靠一下,好累」輝人讓惠真坐上了桌子,自己則是拉來了一張椅子,體力的流失過於快速,輝人本來打算說以她的體力再怎麼不濟也能撐到結束練習、只是,過於誇大的下場便是現在光是坐著就能感覺到暈眩的視野。

想要依靠著一個人坐著、或靠著。

——那個唯一在腦海中浮現的人不是誠實可靠的金隊長、容仙歐尼,也不是舉手投足都給人一股溫柔帥氣的星伊歐尼、而是這個冷淡高傲、同時又能讓人感覺到極度性感的團內忙內,占據她十年歲月光陰中的親辜。

在貼上對方細滑微涼的肌膚時,頰上的悶熱像是分了一半給了惠真那般,輝人發出了舒服愉悅的悶哼聲,閉起的眼睫在室內不大明亮的燈光投落的曖昧暈黃的陰影。

當輝人靠上膝蓋的瞬間,惠真只是同時間的伸手過來扶住了輝人的肩膀,就連指尖的觸碰都顯得格外小心翼翼,溫柔、貼切的角度也讓人忍不住想要更多的撒嬌。

「睡吧,輝人」

有時候輝人感冒的時候,腦袋暈乎乎、或者被疲倦佔據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展現出這種過於可愛的姿態。

身為輝人十年實朋的惠真自然了然於心,惠真的指尖撫摸著輝人染成金棕、卻又更深色澤的頭髮,以及那與之前回歸時的大直髮不同的微蜷髮絲。

惠真環看專屬於她們的練習室,之前曾經在容仙歐尼生日的時候、在最新的頌樂感性釋出時,成員三人,星伊歐尼、輝人、還有自己都為了慶祝容仙歐尼的生日,而來到了練習室。

碰巧進來的Time,時刻正好,碰上了容仙歐尼在直播Vapp,被觀看直播的人們留言詢問成員在哪裡時,一鼓作氣的衝進來給驚喜。

在那次的Vapp裡頭說到了她們在練習生的時候、在她們為了練習生生活的小小插曲,為了吃冰只能兩兩共享一碗、為了生活只能吃炸醬麵、為了個性不合的爭吵。

——實際上那次Vapp中只提到了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彼此的個性強硬的部分以及互相忍讓的部分,卻沒有提及她還有輝人之間的事情。

最常說到她和輝人之間的關係,大概就是兩人共同在全州長大、是親估、是初中同學,就連介紹的時候,她們都會提到的事情,也是她們彼此最能夠被人記憶的記憶點。

到底有多少團體中,有其中兩個人是初中同學、彼此都擁有同一個夢想、在無數個公司裡頭被踢出被收留、然後在最後的最後同一個團體裡頭相遇,同時一起出道。

這種特別的際遇,更讓輝人和惠真更加的珍惜了彼此的好友關係,看似堅固、卻容易被現實消磨的夢想與真心,在看不見盡頭的練習生生活中,她們見過的不少,所以更不敢過於自信,小心翼翼的走著、卻在彼此都疲倦到想要放棄的時候一起牽著手到漢江旁哭泣。

那個時候突然想到的問題、以及輝人的回答都讓惠真直到現在都印象深刻的、同時難以忘懷。

 

 


「輝人睡著了?」

打鬧完畢的容仙還有星伊互搭著肩膀走了過來,全然見不到之前的爭吵跡象,兩個隨著相處的密切、五官越發相似的兩人笑瞇瞇的湊在了惠真的面前,只在某些令惠真感覺到有趣的場合會顯露出她身上冷靜性感外表下的孩子氣,不過更多時候,多半是展露出冷靜淡定一面的惠真有著格外能夠包容輝人的體貼、同時更能毫不猶豫地欺負兩個歐尼。

即便被人枕得雙腿發麻、只能維持同一姿勢的酸麻都讓惠真的眉尖微蹙,即使如此惠真還是沒有發出一聲抱怨,畢竟本身就不是一個會想其他人訴苦、更多時候是自己消化委屈的那股倔強堅毅的個性,不單單只有惠真、包含惠真在內的這四人,全都是相同的性格。

「嗯,今天的練習算結束了嗎?容仙歐尼」

惠真點了點頭,只是問著擁有主導權的容仙、同時也是團隊裡頭公認的練習狂,容仙直起身子,望向已經指向十一點的時鐘、雖然和平常的練習時間相比有點早了,輝人的身體狀況不好也是情有可原,「嗯,等輝人身體好起來再繼續練下去吧,我們三個人練習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還是四個人比較好呢」星伊笑著伸手撥了撥輝人的瀏海,看見了一向個性敏感不下於自己獨輝人在惠真的身邊睡得格外舒適的睡顏,「惠真也是這樣覺得吧?所以練習的時候,才會頻頻注意輝人的身體狀況,休息就跑到輝人的身邊照顧著」

「星伊歐尼,那些話是多餘的」惠真沒好氣瞪著有些時候會相當壞心眼的星伊,只是細長慵懶的眼眸在滑向聽不懂兩人之間話語時,露出傻呼呼笑的容仙歐尼身上,最後露出了挑釁似的冷笑,「我想,星伊歐尼才是需要擔心妳自己的身體狀況吧?」

聽見惠真話語的星伊不等她反應過來、她身旁的容仙歐尼就快速的抓住了星伊的手腕,比起常常生病的妹妹組們,較為年長的容仙和星伊很少生病、而又以星伊的身體更為健康。

「呀!星啊,妳怎麼了?身體也和輝人一樣不舒服嗎?」容仙的細聲碎念有著非常溫暖的溫度、只是,星伊無奈的抿起了笑,在斜向惠真的目光有著淡淡地無奈,「我沒事的,歐尼也知道我的身體很好吧?」

容仙可愛的肉頰也因為星伊不肯正面回答問題而不悅的鼓起,說沒兩句就要和星伊吵起來的容仙沒好氣的圈握住星伊的手腕、同時也能見到圈握中,空出來的細瘦。

「一聲不吭就用那種激烈的手法減肥的妳有多麼堅持以為我會不知道嗎?如果為了團體撐著不說也是有可能」

「等等我們去吃宵夜吧,我看著妳吃,不准再把東西塞到我這裡,因為妳都不吃東西我的臉頰又鼓起來了!」

惠真的指尖按著輝人的肩膀,帶著些微力道的按壓很好的舒緩了輝人微蹙的眉頭,滿臉冷靜的看著容仙訓著星伊的有趣場景。

只是再怎麼樣的盡力安撫都讓輝人的休息被不怎麼舒服的姿勢給驚擾醒來,看著在不遠處的兩個姐姐在自己睡前在吵鬧、到現在也還在吵的場景,頓時和惠真對望時,無奈的露出了笑。

「輝人,妳的溫度好像降下去了」惠真的指尖觸碰著輝人的額角,細長的眼眸這才掩下了眸底的擔憂,對著輝人輕鬆的揚起了笑。

「嗯,那種頭重腳輕的情況也舒服了不少,睡一覺有比較好呢」輝人朝著惠真露出了那種甜甜的可愛笑容,讓惠真輕哼出笑聲,沙啞且悅耳,跳下桌子的惠真有些鈍鈍的、很酷的就被湊上來的輝人扶住了身子,「歐尼說可以原地解散了,要我送妳回家嗎?」

「嗯,那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呢?」

惠真看了下似乎還沒有停止的單方說教,很輕的勾起了笑,「讓星伊歐尼去收拾就行了,我們打完招呼就走吧」

 

 


上次和輝人兩人單獨走在路上似乎是久遠之前的事情了。

惠真瞇著眼眸,裸露在衣物的肌膚感受著微涼的夜風,因為四個人都住很近的關係,也只相差幾條街道的居所回家很方便,經紀人的接送也不麻煩,多半時候都是把住在較近的惠真和輝人先放下後,才送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離開。

兩人肩併著肩,在來回擺動的手臂、以及互相觸碰分開的指尖在一下子便牽在了一起,互相勾著、誰也不願意主動鬆開。

惠真盯著前方,不自覺的開始哼起了之前在不朽裡頭演唱過的歌曲,細沉而哀婉的獨特沙聲腔調有著投入了極度纖細的情感掌控。

「我人生的一半是妳」

「剩下的也是屬於我的,安惠真」

看著輝人朝著自己露出的笑,聽見了輝人沙啞、卻充滿真摯的聲音,惠真不得不跟著牽開了笑,抬手撞了撞她跟著握起的拳頭,「當然了,丁輝人」

即便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輕易妥協的性格、只要給予彼此更多的信任,就能夠讓感情更加的鞏固、關係也能夠變得比現在更好吧。

惠真微微瞇起眼眸,更加牽緊了身旁輝人的指尖。

 

 

 

 

實在是沒能抽出時間回留言,就寫篇文表示我還在吧。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