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un—偶電工吃醋前篇。

 


因為要準備回歸加上也開始進行商演活動了,所以媽媽木的成員也聚集在公司的練習室裡頭進行商演活動的排練。

在即將結束練習之前,練習室的門打開的時候,經紀人帶來了一個重磅消息。

「星伊,妳能單獨一個人上綜藝嗎?」

原本正咬著麵包吃的星伊怔愣的望向發話的經紀人歐尼,傻愣愣的表情、還有,坐在一旁的成員們也驚訝的放下了用來打發時間的手機。

「WOW……」率先發出驚嘆聲的是輝人,不過其他成員的心中或許都是抱持著這樣的驚訝。

因為她們都知道、她們都同樣的怕生,不過比起興致高昂的Angel line,Rap line又更加的怕生,可是在有成員能夠隨時Cover的情況下,惠真倒是可以很是淡然的做出四次元舉動。

基本上總是負責氣氛控場的星伊、在沒有成員的情況下,要單獨一個人上必須配合搞笑成分居多的綜藝?

輝人和惠真的眼神齊刷刷的投在兩位姐姐Line的成員身上,瞪大眼的容仙是全團最早第一個有個人綜藝、同時還是長期在MBC台放送的高口碑節目。

即便在那之後那節目在她們回歸的時候便結束了放送、容仙還是可以說是她們的前輩。

星伊的綜藝口才很好、作為短時間的嘉賓錄製節目,效果的話,星伊可以說是做得相當的出色,即便是主持人的丟球也能夠做出了非常好的反應。

——只是那是作為來賓的前提。

這次的綜藝播送,星伊作為主角之一、同時還要帶領那些年紀比她還要小的妹妹們,這讓一到陌生環境就會黏著成員、最常被黏的還是她們的Leader,想到星伊(歐尼)的害羞性格的成員,無不擔憂了起來。

「歐尼,有什麼成員確認要去嗎?應該不是只有星一個人而已吧?」容仙仰頭伸手向經紀人討要著成員名單,也很是爽快的把發來的指定星伊的紙張交到了容仙的手中。

在團員裡頭,最常和公司商量事情的就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格外稚齡的童顏隊長,經紀人多半也會透過容仙把公司的決策告訴成員,確認自己已經把事情傳達給團員們後,經紀人便想早早開溜,打算要去享受自己的夜生活,「大多都是知名度頗高的新生代女團,決定好再告訴我吧,不想要去也沒有關係,畢竟是知名度不高的新節目」

只是經紀人沒有說出口的是、那是聚集了不少有潛力女團成員的新節目,即便經紀人沒有說,身為正為上升女團的隊長,容仙對於能讓團體發展下去的Sense還是有著不容他人質疑的敏銳。

「星啊,妳去上這個節目吧,裡頭的成員都是女生,也算是年紀比較年輕的女團成員」容仙的目光落在某個名字上時,染上了些許隱隱約約的深沉情緒,把想要靠過來、黏在自己身邊的星伊用紙貼在她的懷裡、同時手壓在紙上,把她給壓回去位置,語氣收斂之餘,又揚起了某種不悅,「也有妳認識的女孩子,妳應該不會害怕吧?」

坐在一旁的惠真在發現容仙格外惡劣的語氣的時候、不免在唇角抿出了一抹笑,而那個時候又被輝人給看見後,不免被輝人轉移注意力般的纏上,惠真好脾氣的忍了一次兩次三次、卻在最後,朝著輝人那裏壓下身體,微笑的威嚇般、手指勾過輝人的精巧下顎,同時的,撫過她臉頰上的深陷酒窩時,帶來了一股微涼,細長的魅惑眼眸有著將人深深吸入的黑色漩渦,就連看慣的成員有時候也會因為惠真恣意張揚的魅力給弄的驚訝。

「丁輝人,妳安靜點,我就給妳買好吃的」

「那我要吃好吃的生肝」

惠真不置可否的揚了揚眉頭,低頭親了親輝人的臉頰,看見了她整張臉皺起的可愛樣子,惠真好心情的自主加碼了下列的條件,「我要吃熟肝,而且陪妳喝酒也沒關係」

「呀呼!那妳要來我家喝還是去妳家?」惠真斜了眼發出歡樂喊聲的輝人以及突然被冷淡對待後,星伊歐尼格外迷茫的無辜表情,惠真難得好心的給這兩個每天總要鬧一下彆扭的兩位姊姊們留下了空間,把手機隨手塞在了自己的口袋裏頭,細瘦的骨感指尖握上了輝人的手臂時,留下了淡淡的溫度,她的淡聲詢問有著優雅的沙啞,望著輝人的眼、更讓她充滿了魅惑的氣質,「丁輝人,我要去吃烤串,妳要一起去嗎?說不定可以討論一下、要住妳家還是我家」

輝人雖然不像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在討論事情能用眼睛在溝通,但是和惠真之間也有著不輸給姐姐組的默契,自然而然的便能夠清楚明瞭惠真的體貼,跟著惠真離開的輝人、還不忘偷覷了眼星伊歐尼在聽見自己也要跟著走時,格外驚慌失措的表情,嘛、一向能讓星伊歐尼特別對待的人,除了家人之外,就是團員們,而容仙歐尼的心情又是星伊歐尼的首重。

平時總是被星伊歐尼當作避難所的輝人今天格外壞心的惡作劇心態更是讓星伊深陷孤立無援的狀況。

渾身僵硬的看著站著走動後就一句話也不說的容仙,微微擰起的眉頭間、還有著連容仙歐尼本人都沒能察覺到的疲倦,星伊站起身。

容仙即便背對著星伊彎腰整理著她的大背包,容仙也能輕易的感覺到屬於星伊的氣息細密的佔據著這間獨屬於她們媽媽木的練習室中、存在在只屬於她們兩個之間安靜的氛圍當中。

隨著星伊的逐步接近,容仙在整理的動作也變得越發急迫,常常被用來擺放她們背包的大桌子、在桌沿貼上的手掌、不論是細瘦的弧度、以及修長的長度,容仙全都記憶在心中。

容仙沒有轉過身,就能感覺到她肩背處傳來的重量以及那重量附加在肌膚上頭的柔軟蹭動,聽見了對方極戳自己弱點的扁聲撒嬌,「歐尼……為什麼不理我、為什麼要生氣?」

「妳真的不知道?」容仙在星伊的懷裏頭轉過身,乾脆的無視現在她們兩個人之間的曖昧貼近,雙手捧起了她安靜貼在自己掌中的無辜臉龐,就連兩人之間的吐息也能因此交會在一起,融成了一股曖昧的氣氛,眼尾微動的容仙問著星伊。

星伊乖巧的搖了搖頭,卻在看見容仙的疲倦神色時給忍住了,只是抬手貼了貼容仙有些蒼白冰涼的臉頰,細彎的眉皺起,「容仙歐尼,要不要先回家我們再說這件事,妳的臉色很差,我有點擔心妳是不是感冒了」

瞇起眼的容仙感受著星伊毫不保留的溫柔,就連那雙眼眸裡頭的光芒都專注的、直勾勾的盯著瞧,容仙捧著星伊的臉頰,將額頭貼在了星伊的額頭上,即便自己在單方面鬧脾氣也能這麼溫柔的包容。

容仙微不可察的嘆了一口氣,這下子要把這麼體貼又溫柔的星伊放進周圍可以說是威嚇到自己存在的年輕女孩子堆裡頭,她真的得好好考慮著、到底要不要讓星伊去上這個綜藝了。

畢竟星伊這個孩子氣十足的傢伙、有一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習慣。

總是逮到機會會欺負自己、孩子氣十足的星伊有著會對年紀較小的妹妹會格外溫柔的習慣。

 


見容仙的臉色不好,就體貼的搶走了容仙的大包包,提了兩個背包的星伊則是安靜的待在容仙的身邊,跟著容仙的腳步走著。

見背了兩個大包包的星伊有些搖搖晃晃的走著,容仙則是伸手握住了這個今天格外遲鈍的星伊的手牽著她的同時,微不可察的嘆了一口氣。

「啊~~歐尼,幹嘛又嘆氣啦!」

星伊聽見了容仙的悄聲嘆氣,頓時不悅的揚起眉頭,在確定了附近有師弟專用的休息室後,星伊便反握住容仙的手,把她拽進了房間。

「歐尼,如果妳今天不說,妳今天就別想回家了」

「……星啊,妳喜歡瑟琪嗎?」

彼此都是對方眉眼一動就能清楚情緒的她們,明白星伊的執拗,容仙的指尖貼在了星伊的手臂上,她甚至不敢抬起頭去看星伊的表情,覺得身為大姐的自己這樣無端鬧脾氣,星伊也只是擔心自己的身體。

「我喜歡瑟琪啊、歐尼不喜歡嗎?」星伊怔愣的望著容仙此時的冷淡神色,「歐尼不是也喜歡Red velvet的Irene歐尼嗎?」

容仙沒好氣的捏住了星伊的臉頰,感受著她沒幾兩肉的清瘦,「我和她是朋友,和妳還有瑟琪不一樣」

狐疑的揚起眉頭,星伊實在是不知道她們與她們有什麼差別,星伊的指尖抓上了容仙紮進褲頭的襯衫、順著摺痕,緩緩的向上攀爬,直到她的手臂環住了容仙纖細的腰身,而她的臉也跟著湊到了容仙的面前,「要說不一樣,我對妳比對瑟琪還要更不一樣吧?容仙歐尼」

捧起星伊臉頰的容仙望著她游刃有餘的笑,以及她眼底閃爍的含笑光芒,即便如此,不怎麼有自信的容仙將額頭貼在了星伊的肩膀上,低聲的開口,「星啊,妳去上那個綜藝吧,妳的綜藝資源一直都很少,去上那個節目也能因為其他大勢、或大公司的團體得到關注,對妳有好處」

星伊把人圈在懷裡時,伸手揉了揉她沒有綁髮的後腦,感受著她的頭髮在掌中發出沙沙聲的柔順感,低笑著、壞心又狡黠的反問,「這是我們金隊長的理智發言、還是、容啾nim?」

「……因為我是隊長」容仙的嗓音有著成熟的坦白,星伊也能感覺到她在拼命隱忍任性的堅強,在金容仙之前,螢光幕下的容仙歐尼是頌樂、是媽媽木的隊長,即便如此,私底下也不會選擇把難受吐露給妹妹們知情的容仙歐尼唯一能夠說話的對象也只有自己了。

星伊憐愛的用手指梳理著她的淺褐髮絲,「那容啾nim呢?」

望著全面釋放溫柔魅力的星伊,容仙伸手揪住了她的領口,小聲的、開口,卻像蔓延開了的寂寞感,那種委屈般的可愛要求讓星伊露出了笑來,「星啊、別對其他人太溫柔了」

「怎麼會、歐尼妳想太多了」

身為檯面上的星飯,容仙很清楚的明白文星伊這個人所有的魅力點,同時直到如今還深陷其中的她、依然可以清晰描繪出,星伊微笑時那份藏於她眼底、微笑中的溫柔包容。

瞇起眼睛的容仙望著星伊笑得很是開心的樣子,感受著她在聽見星伊必須獨自一人去上綜藝時,她胸口升起的酸澀情感、那或許是名為醋意的微妙情緒。

 

 

 

 

這是十萬人氣點文,沒寫完的那種。

後篇就等我看完偶戲工再寫吧XDDDDD

感覺有很多可以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