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心喜歡惠真的握mic照,手超美的,這種頭髮長度的安惠真超戳我心臟的WWWWWW

 

我們沒錯—26。


送走先走一步的歐尼們,穿著一字肩小洋裝的惠真只是勾起笑,毫不在意的大方放送她纖細的鎖骨線條、以及裙襬遮不到的細瘦小腿線條,一一微笑應付著因為要找女主角和導演敬酒的劇組人員,如果真的推不下就乾脆的用著自己的酒杯讓人閉嘴。

跟在一旁被惠真勒令只能喝低濃度的調酒的輝人隨著惠真一杯杯吞下肚、又添滿的酒杯,臉色逐漸的冷沉下來。

直到在惠真用著毫不愛惜身體的方式吞下酒後,輝人站起身,站在惠真的面前、抬起手臂遮住了惠真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點都不明顯的蒼白臉色,以及,用手指按下了惠真準備再次舉杯的動作。

朝著酒吧要來了一杯烈酒,輝人舉著酒杯,用目光一一巡視過那些人的眼睛,像是點名般的要他們把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咬字清晰的、就連臉頰上深深陷入的酒窩都給輝人帶來了股可愛的帥氣感。

「我們家惠真,喝酒沒有節制,也會因為興致一來就拼命喝,所以身為她的朋友我常常要阻止她」輝人舉起酒杯,晶亮的眼眸還帶著堅決的光芒,在側頭瞥了眼臉色微白的惠真,那是不怎麼同意她這樣傷身的喝法的嚴厲。

「因為我等等還有事情要和她聊聊,得讓她留有一點理智、如果不介意我喝了這杯當作這一輪的結束吧?」

目光如炬,還有著不容他人分說的強烈氣勢,然後、便是來自惠真握住了她手腕的滾燙溫度,喝了酒後,會讓人的肌膚溫度上升,即便是溫度偏涼的惠真也不例外。

「我不需要妳的幫忙,丁輝人」

即便身體不適,也能表現出的強硬姿態更是讓人感受到她骨子裏頭的倔強驕傲,那是絲毫不容他人同情的高傲,同時性感的過火。

比起惠真的冷傲,輝人反倒是很是愉悅的笑了出來,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推在了惠真的胸前,微微出力便看見了惠真向後坐倒時怔愣的眼,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即便是現在的我,一根手指的力道妳也無法抵抗我,不是嗎?」

「丁輝人、妳!」惠真瞪大了細長的眼眸,望著在昏暗燈光下褪去了可愛、比平時還要強硬帥氣許多的輝人,她在眼底燃燒的火光更讓惠真感覺到她壓抑住的怒氣。

「安靜點,回去飯店妳就完蛋了」輝人冷瞪了還想掙扎的惠真,冷酷的模樣有著其他人都難以轉移目光的強悍帥氣,旋過身的輝人對著他們所有人舉杯,豪氣的一杯飲下了連男人都會遲疑的烈酒。

飲入時,幾乎讓喉嚨發燙的溫度更讓輝人蹙眉,只是在她放下杯子的輕叩聲中,輝人握住了惠真的細瘦、骨感的手腕,同時在拉起她的時候,單臂攬住了惠真的腰身,下巴貼在了惠真的脖子上、也用自己遮住了不容許他人在她優美的鎖骨線條上頭的流連目光,她的臉上還帶著淡淡的,謙和的微笑,卻不容他人否決的強硬,即便如此,亦有讓人驚豔的帥氣,「那這個人我就先帶走了」

還不等惠真把事情交代完,只來得及把信用卡拋給了接手人後,輝人便扯著人往外頭走。

 

 

 

兩人牽著手走在路上,惠真看著輝人依然沉鬱的臉色,輕輕的哼起了歌,輕柔沙啞的嗓音是惠真只在友人們面前展現的才能。

原本急匆匆的往前走的輝人在中學的時候就一直很喜歡聽惠真唱得每一首曲子,即便再怎麼困難的曲子,只要有惠真加入,都會變得相當的獨特、所以一直都在接近著、一直都在她的身邊。

——直到了惠真的大學志願選擇,然後分開的她們在惠真還沒有念完就選擇出國的離開之前,她們幾乎都是在一起的。

忍不住想要更加接近的心思,輝人由牽著人的強勢,變成了貼在了惠真的身邊,被她牽著、帶著往前走。

只是在惠真止住歌聲後,輝人聽不膩的揚起了眉頭,像是學著惠真獨有的高傲,「呀!安惠真,妳不要以為一首歌就可以讓我消氣!」

「呵……」惠真伸手拍了拍輝人的腦袋,「妳可真麻煩」

「呀!」炸了毛的輝人伸手甩開了惠真的手,快步往前走的時候,卻沒有聽見惠真追上來的腳步,轉過頭的時候,卻看見了惠真一臉茫然的看著她自己的手,卻在她抬頭的下一秒,輝人卻像被她眼底裡頭浮現的孩子氣般的無辜給弄軟了心。

維持著嚴肅表情的輝人只得把那個人的手握在手中,任由對方尖尖的指甲戳著自己的掌心。

輝人與惠真之間的沉默一路蔓延到了飯店房間,只是隨著腳步的輕叩聲,在酒吧裡頭的衝動飲酒時,那酒意也跟著緩緩的湧升上來,並非酒醉、也不是說謊般的自欺,與惠真相處的時光,一直都是很舒服輕緩。

即便她和星伊歐尼一起時,也能感受到對方所帶來的輕鬆氛圍,但是和惠真在一起的時候不一樣,那種獨特,連當事人的輝人也難以說明,微微的瞇起了眼眸。

她不想要避開惠真、卻不由自主的把眼眸放在了惠真的唇上,進而想起了那晚的記憶,和外表看上去的火熱相仿,惠真的唇瓣柔軟乾燥,卻有著引誘人將她的唇瓣沾濕的優雅魅惑。

不知不覺的已經走回了飯店,惠真用鑰匙卡打開了飯店門,直接甩掉了腳上的高跟鞋,和休閒風的輝人不一樣,可以說是全副武裝的惠真今晚特別的引人注意,輝人偷覷著惠真半闔起的眼、上捲的睫毛更讓外頭灑進來的月光,照得格外明媚。

「……輝人,幫我倒水,我有點不舒服」惠真咬緊了唇,微沙的嗓音在壓沉時,有著舒緩悅耳的沙啞聲,輝人對於藝術格外敏感的Sence瞬間開啟了雷達,微微沉下眼眸的輝人接了杯水給她,蹲下身望著惠真半闔、放下戒心的眼眸中,倒映出了輝人的身影,在看見了惠真含了口水時,那抹水潤沾上惠真的唇上時,輝人再也忍不住的仰起頭貼上了惠真的唇瓣。

……其實一直都很在意、自那晚之後,初次嚐到這種酸澀情感的輝人,始終看不清楚,即便寫了再多的愛情劇本、怕生的她一直沒能接觸到。

輝人感受著唇上的柔軟,然後,在要更進一步的時候,卻被惠真給推開了,握住水杯的手指緊了又鬆,像是在壓抑住她自身的怒火,「丁輝人,妳、又、喝、醉、了!」

咬緊齒列蹦出的聲音模糊隱忍、卻充滿了威嚴的恫嚇。

「我才沒有!」

惠真冷瞪著輝人的眼眸,冷諷似的揚起了眉頭,尖銳又鋒利的言語只指輝人而去,「所以現在是在尋我開心?因為我第一次沒有拒絕妳的親吻,所以就覺得我是一個隨便的女人?」

「我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那樣想妳!」輝人驚訝的望著惠真依然冷靜自持,卻可窺見上頭迷濛水霧的眼眸,惠真輕笑一聲,壓在她唇上的尖瘦指尖有著獨特的骨感美,「難道不是嗎?擅自的任由衝動主宰、自顧自的纏上來、然後,還用那種態度對我,現在還想透過我去確認什麼?!」

被惠真這樣一頓斥責,輝人也不甘示弱的揚起了頭顱,快步的走向前,彎腰後,用力的把惠真從沙發裡頭拎了起來,朝著她怒瞪著,「那妳呢?!妳又把我當作了什麼?!」

「明明知道我從來沒有過、明明妳可以告訴我的這份情感……」輝人望著惠真的眼眸有著赤裸的難受,悲傷、卻難以言喻,「但是妳卻配合我、溫柔的包容我的逃避,卻過份的一點點暗示都不給我,妳總是在配合我」

「從我說要搬進妳家,妳同意了,要尋找演員也配合著我,當我親妳的時候,妳也沒有避開、我現在想要在妳離開日本之前得到一個答案,妳現在卻不肯給我!」

原本回來韓國時的短髮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長及了肩膀,而那髮色也隨著長度更改了顏色,現在的惠真有著一頭漆黑帶棕的及肩長髮,更是讓惠真散發出成熟女人的氣質,成熟、優雅,是位更讓男性或者女性都移不開眼的漂亮女性。

惠真在輝人期盼的眼神當中,緩緩的伸手拉下了輝人揪住她衣服的手指,秀美的五官被月光照得發亮、同時,充滿了高貴及不可侵犯,細長的眼眸擦上了層冷漠,底下則是暗潮洶湧,「妳被我寵壞了,輝人」

她的指尖按在了輝人的心口上,然後,那隻手向上揉了揉輝人的腦袋,朝著她無奈的笑了出來,「在妳回到韓國之前,再想想吧,我與妳、妳和星伊歐尼與容仙歐尼之間的差別」

今天的狀況比平時還要更不舒服,惠真用力的蹙起眉頭,走向浴室的步履還有些不穩,惠真也能從輝人望來的目光中察覺到,惠真卻不容許自己去接受輝人的幫助,撇除剛剛的吵架,而輝人也是同樣的清楚自己的想法,所以,不要讓彼此更加難堪。

用手捂住了臉,被熱水的高溫籠罩的惠真只覺得自己的皮膚有著火辣辣的疼痛、卻又捨不得從這種自虐中離開,而在外頭的輝人則是在惠真用背影對著她的時候,完全失去了繼續站在惠真眼前質問她的勇氣,像是夾著尾巴逃跑的喪家之犬。

在惠真出來時,房間裡頭已經沒有輝人的身影,而惠真也並不太擔心,畢竟在那樣爭吵過後,再大的酒醉也因為大吵而完全醒了過來,說不定會去找某一個熟識的化妝師一起擠一下房間。

垂著濕淋淋的頭髮,穿著浴袍的惠真只是抬手揉了幾下,便乾脆放棄的躺倒在輝人睡的那側,一直都很不舒服的身體、或許比平時還要更加沉重,被氣勢相當的爭吵後的疲倦拖入了夢中。

正如惠真所想的,輝人用著不容他人拒絕的笑容以及完美理由得到了留宿他人房間一晚的權利,但在她們都因為明天必須要早起而切斷電燈休息時,簡單沖洗過身體的輝人只是用著指尖挾著那張房門卡,睜著眼睛、一晚沒睡。

 

 

當輝人真正起床的時候,惠真早就登上飛機,回去韓國了。

即便穿著再怎麼休閒,也絕不會讓自己過於邋遢的輝人有著她個人的穿衣品味,和惠真有時候真的很懶散的穿著不同。

至少星伊從未看過輝人狼狽的樣子,頂著帽子的星伊瞇起眼睛,望著輝人的眼眸還有著淡淡的明瞭。

「星伊歐尼……」叫喚星伊的嗓音還有著淡淡的期盼,但是坐在攝影機前的星伊卻不得不因為事實而戳破輝人的希望,「她走了,輝人妳也知道的,有著火蕊般性格的她,溫柔卻瀟灑」

「她就這麼不想和我說話嗎?」

本來以為輝人會哭的,但是星伊卻是看著輝人倔強的眼眸,本來還在擔心的眼,因為輝人的表現放下了擔憂的心,從位置離開,伸手把自己腦袋上的帽子拿了下來,扣在了輝人的腦袋上,而且將帽沿向下壓,不著痕跡的蓋住了其他人看過來的目光,就像是姊姊替妹妹扣上帽子般的自然。

「我想這個答案只有在妳想清楚之後,親自去向她要答案了」星伊的嗓音很溫柔,充滿著星伊獨有的鼓勵,在低下的頭抬起來後,撞進了某個向自己投來的目光時,星伊無奈的笑了笑,像是在安撫目光的主人,卻在對方近乎孩子氣的嘟嘴中,星伊感覺到了她口袋裏頭的、屬於手機的輕微震動,星伊的指尖按住了口袋裏頭散發出震動感的手機,雖然對現在的輝人很過分,星伊還是得先找點事情給輝人轉移注意力,說不定來得讓容仙來讓輝人沒有低落的時間,「妳下一集劇本可還沒有交上來喔,輝人」

接受星伊的要求,輝人只是頂著帽子往飯店的方向走去,大有把自己鎖在飯店裡投不出來的打算。

星伊無奈的勾起了笑,掏出了手機,手機螢幕上頭出現的是來自容仙的宵夜邀約,甚至是附上了不容人拒絕的、充滿強硬感同時負擔感十足的可愛表情符號。

輕呼出一口氣,星伊滿臉認真地敲下了同意的字樣,在對方的快速回復中,星伊仰頭對著一片晴朗的天空中,在那遠方、意外的看見了藏在晴朗天空中的灰黑烏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做實驗就算了,為什麼結報那麼麻煩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單位不統一?為什麼儀器的誤差那麼大啊啊啊啊啊啊啊?結報要掰理由很麻煩啊!又不能寫儀器太破舊,誤差太大……

QAQ

 

我現在只期待5/29  (已被榨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