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5。

 

在提早結束拍攝工作,回到了飯店房間的星伊在洗過澡後換好了淡粉色上衣及黑色長褲,踩著一雙黑色的厚底休閒鞋,讓平時只穿著黑色、藍色、白色做混搭的都會冷酷風格的星伊看起來粉嫩了不少,素來冷靜的安靜面容也因為暫時放下導演工作而放鬆了不少,同時也溫柔了許多。

只是在踏入酒吧時,星伊第一眼便看見了正在手拎著一罐啤酒搖晃的容仙安靜的坐在角落,背對著喧鬧的環境,獨自一人張開了不容許他人接近的氣勢,有時候過度努力的頌樂會讓人感覺到難以親近,但是身為容仙的她卻又被劇組人員暱稱成了Yeba(漂亮的傻瓜)。

為此,星伊只是和其他人打過招呼,不過基於導演的身分,劇組再怎麼想勸酒也不敢太過份,星伊做完表面上的交際後、卻在即將走過去的時候,聽見了其他人的細語聲。

「文導演和頌樂好像啊!」
「不論外表年紀都很登對、只可惜文導演不是男孩子,這樣就是冷靜年下配傻氣大姊姊了呢!」
「其實我覺得連名字都很配,文導演不是叫文星伊嗎?頌樂的英文諧音有太陽,連名字都有,一個月一個日」
「性格也挺互補的啊!理智派和熱情派」

星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是舉步往容仙的方向走去,或許在之前沒能參加他們吃飯的聚會,還和容仙單獨出去才讓他們有了這種聯想、也許是只圍繞在拍攝裏頭、有了不小心過多的代入感。

不過自己沒有透漏出她自己和容仙私下有關係……

星伊走到了容仙的身旁,安靜坐下的時候,卻被容仙雙頰因為酒醉酡紅而散發出驚人魅力的美色給驚訝瞠大雙眸。

只是那個驚訝卻讓星伊的臉色轉變成了嚴肅,伸手搶過容仙手中的啤酒罐,只是在感覺到手中的重量並非是未開啟時的重量後,星伊的臉色變得更差了一點,「妳喝酒了?!」

「才喝了一點點」笑嘻嘻的容仙用手指比出了一點點的手勢,但是,那種晃來晃去的酒醉樣子才是讓星伊備感無奈,偷覷了眼沒有其他人會往這邊看來後,星伊這才更往容仙的身旁靠近,嗅到了她吐息間的酒味,不由得更加擰緊了眉頭,「誰讓妳喝酒的?」

容仙在酒醉後會變得更傻的笑了起來,在歪著頭看著星伊的嚴肅臉蛋後,可愛的模樣只讓星伊心頭火更加升起,「呃、是、其他演員、還是劇組人員?還是、我沒有喝很多……只是很多人都來敬酒,都喝了一小口,不知不覺就把這個喝完了,酒挺好喝的」

在陰暗角落即便燈光昏暗,在昏暗的燈光下,星伊的視力依舊很好,也能清晰的看見對方身上的穿著,即便年紀比自己大上一歲,也不是那種大學生般的女孩子,但是代表粉嫩般的粉色上衣、以及收斂褲腳的黑色牛仔褲與白色休閒鞋讓容仙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無辜落入酒吧的無辜少女,就這麼剛好的和自己身上的衣服有著相似的穿搭、這時的星伊才到了剛剛那些人所說的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被人這麼隨便回答而額角爆出青筋的星伊只是低咒了一句,伸手揪住了容仙的領口、讓她不要再讓視線晃來晃去,「呀!金容仙,妳是歌手啊!喝什麼酒啊!妳的經紀人呢?!這個時候應該幫妳擋酒的吧?!」

「經紀人……也不是我的經紀人了啊!她回韓國去了……」迷濛的雙眸在望見了星伊有些氣急敗壞的雙眼時,不由得想要向眼前這個人撒嬌,不論什麼時候都在自己的身邊,想要她給予的更多回應,想起了今天被她轉頭無視,容仙就忍不住雙眼泛淚的瞅著星伊的眼,相當的淚汪汪,「已經不是專屬我一個人……星也是啊!今天都不理我!」

明知道和喝醉的人講道理、也不能改變她腦袋裡頭的悲觀想法,星伊卻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唸一下這個明明年紀不小了,卻老是像個小孩子一樣的笨蛋。

「那也不是妳一個人悶頭喝酒的原因!」

「這個時候就不要罵我了啦……」

毫不留情的斥罵讓容仙畏縮的縮了縮脖頸,看在星伊的眼裡,格外的無辜,嘆了口氣,朝著她張開懷抱,把老是晃來晃去的傢伙攬在了懷裏頭,沒好氣地拍了拍她的腦袋,乾脆又直接的捨棄了要保持距離的想法,「晚一點我再送妳回去,妳這個樣子……」

看見容仙已經在懷裏頭閉起眼睛的樣子,星伊硬生生的止住了要繼續吐出的嘮叨話語,只得把那個傢伙更加的在懷裏頭攬緊,只得沒辦法的掏出了褲子裡頭的手機硬是把也在酒吧裡頭的惠真給叫了過來。

雖然叫得是惠真,但是她背後還跟來了輝人,只是惠真的表情很淡、但是輝人的表情卻是在對上星伊的眼睛時、又忍不住的把目光落在了惠真的身上,星伊微微挑眉,她可是一點都不困難的看出了兩人之間充滿了微妙的氣氛。

當這兩人各自手捧著一杯調酒走來時,看見的是穿著相同顏色的上衣、相同顏色的褲子,只差鞋子顏色不同的兩人,臉蛋被星伊藏在懷裏頭的那人、個子嬌小、並不難看出那是位骨架纖細的女孩子。

一眼就看出星伊懷裏頭抱著的人是誰的惠真無奈地想著,如果以這種姿勢被人拍到照片、如果導演和演員傳出了甚麼緋聞、那還真的是不用推廣電視劇,只要一個新聞就達到了相當程度的關注度還省了廣告費用,要不是剛好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都是女性、不過有時候同性別反而更加麻煩……

惠真偷覷了身後的輝人,心事重重的嘆了口氣,自己也沒有甚麼立場去說別人,伸手握住了容仙的手臂,幫忙把人撐在星伊的身上,催促著她,「星伊歐尼,快點帶人回去吧,容仙歐尼喝醉了吧?這邊我會幫妳處理好的」

「嗯,我才來一下子就要走了,對劇組人員不太好意思,這次的帳單我來付吧」星伊先把皮包裡頭的信用卡交到了惠真的手上,在對上了輝人瞠大眼的表情中,星伊在撐起容仙的身體、與輝人擦身而過的時候,伸手摸了摸輝人的腦袋,「輝人妳是一個溫柔的孩子,不過也不要讓自己太鑽牛角尖了」

那個瞬間,輝人望著星伊的側臉,實在是說不準她知道了什麼。

 

 

因為他們所敲定的酒吧其實距離飯店不遠,星伊直接把人甩到了她的床上去,被摔到床上去的容仙發出了嗚嗚叫聲後,就只是翻了個身,仰躺在床上。

星伊見那個傢伙終於安靜下來後,才走進了浴室裡頭,準備好熱水想要幫忙擦一下之前扛著她時,從她脖頸間抹到的汗液,「到底是誰說有事要和我談談的啊?!竟然還給我喝醉了……」

「星啊、妳要去哪裡?」浴室外的軟綿綿喊聲,讓站在浴室裏頭的星伊皺了皺眉頭,趕緊把東西弄好後出去找那個喝醉酒智商就大幅下降的大齡小孩。

「在幫妳用毛巾」星伊的語氣在因為長時間沒睡好覺,就已經透出了一股疲憊、更何況,還要應付這個讓人心裡煩躁的酒鬼,星伊只是很是無奈幫她把脖子擦了擦,讓她在酒後可以舒服一點、星伊的眼眸在觸到肌膚上頭泛著的玫紅時,不自然的轉過了眼,只是用力地盯著不遠處的熱水瓶。

隨著滾燙肌膚被水帶走燥熱,容仙緊蹙的眉間這才緩緩放鬆,只是在她模糊的睜開眼,望著星伊在暖黃的燈光下,是更顯溫柔的好看側顏。

坐在床邊的星伊望著像是蠕動小蟲一般,大剌剌的把腦袋擱在自己腿上的人,還很舒服的開口要求,無奈的聽到了容仙毫不客氣的要求,「星、幫我卸妝」

「還真是會得寸進尺……等著」即便只是輕唸,星伊還是先把那個傢伙的腦袋放在一旁,好脾氣的拿來卸妝用具,讓她重新枕在自己的膝上,小心翼翼的替她抹去臉上多餘的裝飾,卸下妝容的容仙有著清爽、卻能看見底下疲倦的神色,那並非短期出現、而是由長期的累積、才能在這個女孩的身上堆積出的那股氣質,即便這樣這個人也很好看,星伊的眼眸專注,隨著角度的按壓,清秀乾淨的像個孩子的眼眸便從星伊的手中逐漸顯現,網路上的那些關於頌樂外貌的惡評,鐵定是因為沒有親眼見過這個女孩卸下過於成熟妝容的童顏模樣。

「……明明平常都不化妝,怎麼對於卸妝這麼熟練?」

「因為以前很常幫惠真做吧,惠真的個性妳也知道,興致一來就喜歡喝過頭,喝醉了就躺在床上直接睡了,即使有化妝就乾脆直接帶妝睡」星伊想起了之前和惠真還在學生時期的胡鬧,溫柔的抿起唇角,談起惠真的時候星伊的語氣都很溫柔,「那對皮膚很不好,因為看不下去,就會幫忙卸妝,久而久之就熟練了」

聽見星伊的話語,容仙微皺眉頭,在星伊幫忙卸完眼妝後,她睜開了眼,望著星伊依然柔和的眼眸,「那康助理也是嗎?星妳也幫她卸過妝?」

「沒有,因為瑟琪她一直都很克制,嘴巴閉上」星伊的指腹挾著沾溼的卸妝棉,溫柔的擦過了容仙的唇瓣,在來回抹拭時,星伊的力道也沒有弄痛容仙,只是在卸妝的時候,用著那雙圓溜溜的大眼一直朝著星伊的臉上看,星伊嘆了一口氣,「沒有,只有幫妳還有惠真卸過而已」

像是被滿足的光亮更是讓星伊伸手揉了揉容仙的腦袋,「還有什麼要問的?」

「星妳一定很喜歡惠真吧?」

星伊收起卸妝用品,直接的放在了床頭時,聽見了容仙的問話,只是微微頓了一下,笑望著她,不太願意向自己曾經炙熱的情感說謊,「我以前、很憧憬她,也很喜歡她,現在她是妹妹和我很重要的朋友」

並沒有在容仙的眼眸裡頭發現其他的情緒,但是她卻在容仙的下一句話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失落。

「星伊,妳最近睡得好嗎?」

「還好」容仙卻是看著星伊的臉笑了出來,枕在星伊腿上的容仙伸手撫上星伊的臉頰,隨著她的指腹撫上了星伊的眼瞼,上頭的青紫成為了星伊說謊的鐵證,「說謊」

「……那又能怎麼樣?妳也不能幫助我不是嗎?只要忍一忍就過去了」

「我換過去就好了,我換到妳房間去,今天經紀人不會在這裡住,也只有我一個人住,這個房間給妳吧?」

星伊摸了摸容仙還在發燙的肌膚,是那種強行移動身體、就會感覺到不舒服的滾燙,說不定她現在還有暈眩般的旋轉感,即便不贊同的斥責也能感覺出星伊的溫柔,「妳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容許妳現在亂動,笨蛋」

「那妳過來不就好了?」

那抹狡黠的笑,讓星伊腦中盤旋了不少拒絕的念頭,卻在容仙露出的燦爛笑容中,消失得一乾二淨,感覺總像是被她掌握在手中一般,一直都被她的一字一句牽動著心神,這次也沒能掙扎的默認了今晚的住處安排,「……我知道了」

「嘿嘿嘿」傻呼呼的笑著,容仙卻是更加扯緊了星伊的衣服,要把她的衣服揉皺的力道讓星伊無奈地拍了拍容仙的腦袋,「我過來睡,妳那麼開心?」

「因為星伊說過不會拋下我一個人,所以我也不能拋下星自己一個人啊!」

隨著容仙吐出的話語而擰緊的眉頭, 星伊並沒有她說出這種話的印象,自然而然的就聯想到了她酒醉的失憶。

單手捂住臉的星伊像個初談戀愛的少年被容仙說出的話弄得滿臉通紅、怎麼可能、自己放在心裡的想法,自己最深的秘密,竟然在那次酒醉後,失誤般脫口說出了?

腦袋混亂的星伊想要搖醒容仙好叫她告訴自己她到底在那天說了什麼、甚至是驚慌失措的想要去撞腦袋的強硬手段好記起那天自己到底是幹了多麼像個傻瓜的事情。

但是、星伊卻又再一次敗於容仙的手下,因為容仙那良好的睡眠習慣,星伊沒能成功叫起容仙,反倒是被星伊鬧得脾氣上來,乾脆直接把人拖到床上當枕頭抱著睡了一個晚上。

比起星伊單方面的憋悶苦惱,屬於妹妹組的輝人和惠真顯得直白粗暴了許多,甚至像是兩頭野獸想要撕碎對方般鮮血淋漓的爭吵。

 

 

 

喔耶!!!

下篇寫2ygXDD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