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大學表演也太可愛,各種可愛……先不說了我要再去補看。

Mamamoo的新ost,實際上,我覺得mamamoo的新ost都很適合用來寫文章。

Man to Man的ost part.3 Vromance的也很好聽。

 

 

 

我們沒錯—24。

 

雖然說是小成本製作、臨時安插上用來填補空缺的電視劇,即便如此,性格認真的星伊也沒有打算要草草對待輝人的第一部搬上電視螢幕的電視劇的打算。

這幾乎可以從星伊不放棄任何一個時間所能拍攝場景的機會中可窺見一二。

「瑟琪,知道我們是從哪裡開始開拍的嗎?」

來到日本已經到了三天,拎著水瓶的星伊一邊調整帽子、一邊朝著瑟琪的方向走來詢問著,由於這三天都是整晚沒睡,疲倦的揉了揉眼,雙眸赤紅、甚至還帶著微腫眼角的星伊為了不想讓人擔心,偽裝似戴上了眼鏡,並沒有像平時一樣戴上隱形眼鏡,但她宛如少年般氣質戴上眼鏡就像是換了另一個人的她凸顯的更加強烈,平時可以說是清秀的五官、更被圓框眼鏡弄得格外帥氣不少,甚至那纖細的身形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站在原地就宛如夜晚的星子般發亮。

「從第五集的Cut接續拍攝,文導演看過劇本了嗎?」在昨晚的時候,就已經把隔日所需的拍攝內容相關的劇本分送給明日要拍攝的演員了,瑟琪雖然掛有助理之名,做得卻是最為辛苦的協調工作,只是這麼辛苦的工作也覺得做的很開心的瑟琪總是充滿了滿滿的幹勁,對於瑟琪很是信任的星伊伸手拿來了瑟琪手中的劇本,那是星伊還在國內時就已經翻遍的劇本,上頭還留有的記號、標記早就被星伊熟記在心,很是驕傲的朝著瑟琪勾出笑,「等等看就知道了,我可是導演啊!」

有時候撇除拍攝時的嚴肅,星伊有時候在親近的人面前有著很孩子氣的一面,點了點頭的瑟琪很是信任這個在學校就格外謹慎、做事又細心的歐尼,星伊低頭看了下時間,隨口問了一下,「化妝組的結束化妝了嗎?在今天結束之前我們要拍好不少的劇情,加上為了處理好過去與現在不同時空的畫面,時間上很趕」

「我去催催看,等等我請道具組的過來」正準備轉身跑走的瑟琪卻聽見了背後的聲音,星伊的眼眸盯著走來的演員們,「化妝組負責的演員已經準備好了,只要去找道具組的人就可以了」

「知道了」聽見星伊的話,瑟琪只是跑到了道具組來,卻被人委託到了附近的書店跑一趟,因為這次來日本的劇組人數不多,所以連帶著,出來的每個人都身兼了不少工作,在道具櫃裡頭準備找東西時,瑟琪又被道具組的委託要去買些缺少的美工東西好拿回來加工成為劇情必須的道具出演,瑟琪又把目標轉到了書店。

 

 

正當瑟琪在書局裡頭出現、並在勉強用笨拙的英文與肢體動作說出了自己的目的,順道在店員的帶領下找到了美工用具時,提著籃子一一搜刮櫃上不少的膠帶、剪刀、膠水、還有全開的各色紙張時,卻聽見了在陌生的國度傳來、略帶外國腔調的韓文。

「瑟琪?」

在日本聽見熟悉的韓文固然讓人好奇,轉過身的瑟琪卻在那個瞬間、看見了熟悉的友人時,驚愕的張圓了嘴,那種過度的驚愕表情倒是讓喚人的人無奈地露出了微笑,「Wendy?! 」

「果然是妳呢、瑟琪,好久不見了,我們幾年沒見了?」被稱呼為Wendy的女生朝著多年不見的瑟琪露出了大大的笑,明媚而且充滿愉悅般的笑更像個暖熱的小太陽,雙手都提了東西的瑟琪先是彎腰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到地板後,然後像個看見甜口小魚的莽撞熊仔,蹦跳的抱上了Wendy,比Wendy來開心的蹭了蹭多年不見友人的肩膀。

差點被撲倒的Wendy趕忙的撐住了自己的身體,在往後退了幾步,唇瓣勾起了無奈的笑,有些無奈地想著,原來我就是那甜口小魚,伸手拍拍瑟琪的肩膀,又揉了揉她的柔軟頭髮,笑著安撫著情緒開始興奮的熊孩子。

「叫我承歡吧,Wendy通常都是我在工作的同事喊的」Wendy的本名為孫承歡,是在小學後移民到加拿大、在國外被韓國有名的新聞社挖掘回來的高材生,最常被拿來說的是曾獲得歐巴馬簽名的女人,瑟琪露出了開朗的笑,鬆開了抱住承歡的手臂,只是貼心的承歡走了幾步,彎腰幫忙拿起瑟琪先前雙臂上掛著的大籃子,笑著陪著難得在異國遇見的友人往前走,「妳怎麼會在日本?」

「我陪劇組來拍攝,我們是為了新劇來這裡的,那承歡妳呢?進入了新聞社後,工作的還順利嗎?」

瑟琪笑嘻嘻的燦爛也感染了承歡的笑,隨著休閒模式的開啟,承歡不由得放開了心,跟著許久未見的友人微笑著,「還是老樣子呢,不過還是有一些改變,我來日本是為了休假呢,倒是和瑟琪妳的工作目的不一樣」

「對了,妳住在哪裡、等等、先給我妳的電話,不對不對,現在妳的手機應該不能用、那妳現在在韓國的住處」瑟琪腦袋混亂的想要一次問清楚事情,卻被自己的迫切給弄亂了手腳,天曉得她到底有多想自己這位朋友,只是那種可愛的慌亂倒是讓承歡笑了。

或許在異國中再見友人,並非她這次來到日本的本意,卻是誤打誤撞的幸運、有了能把一些事情說出來的發洩出口,承歡總是堅毅的眉眼在想到那個讓自己總放不下心的人時、那雙眼似乎隱隱約約地染上了股倔強強硬。

承歡握住了瑟琪微帶薄繭的指尖,溫柔的朝著她露出了安定那頭兀自混亂的康小熊的包容性十足的笑容,溫柔堅定的回覆著她一直都放不下的友人,幫她提供了一個解決之道,「瑟琪,我會全部都告訴妳的,我今天晚上會在飯店用餐,然後一直等到妳結束劇組的工作,我們兩個再來談談這段時間的事情,我住的飯店名字是……」

隨著承歡吐出的字句,雙眼瞪得大大的瑟琪,記住了承歡說出的一字一句。

 

 


冷淡著面容的星伊有著格外嚴肅的氣質、只是她的目光在望見跟在自己身旁不做事,只顧著看尚未完全剪輯完成影片的惠真時,意外透出了對於這個妹妹棘手的神色,為了避免自己被憋死,星伊不由得率先開口。

「星伊歐尼,我明天晚上的班機,要飛回去韓國,來這裏也要四天了,國內還有事我處理」惠真瞇起眼睛,看著不遠處頌樂的經紀人正在遞水瓶給容仙的畫面,朝著星伊露出了一抹笑,坦率又稚氣得問著,「怎麼了?用那種表情看我?」

「難得妳不讓輝人跟在身邊,妳不帶輝人回去嗎?妳們兩個發生什麼事了?」

「星伊歐尼善忘,但是輝人善記」惠真勾了勾唇角,只是她吐出的話語、卻又那般的讓人湧升起過份的難受,箇中滋味大概只有惠真才能明白,自己確實並不在意、只是,表現出過度在意的輝人,她的行為已經嚴重地影響了她身為一個作家應該有的狀態,她能夠體諒、但是被輕易避開的那份生硬更是讓惠真心生煩躁的真正主因。

星伊抿了抿唇,確實,正如惠真所說的,她在那天之後,即便再怎麼努力的回想,她還是沒能想起一絲絲有關於那天晚上的事情,對於惠真和輝人的事情她是半點都幫不上甚麼忙,「雖然不知道妳怎麼了,不過惠真,妳辛苦了」

星伊的說的辛苦,包含了許許多多的事情,例如對著輝人抱持著喜歡的心思陪在她的身邊、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單單守著輝人一個。

只是,自尊心一向高傲的惠真更是漂亮的笑了出來,細長的慵懶眼眸帶著高傲,爽快又獨特的個性曾讓剛認識惠真的星伊要跟上她的想法與行動力時倍感吃力,很高興,以那個時候,她近乎自暴自棄的狀態,是惠真不顧自己的拒絕強硬的帶著自己到處跑,才讓自己逐漸放下想要放棄的想法。

「星伊歐尼,為什麼要說辛苦了?明明喜歡上一個人,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惠真的指尖在貼上星伊的肩膀,很是故意的在容仙朝這裡望過來的時候,用身體遮掩住星伊纖細的身軀、同時,親暱的貼在星伊的耳畔,對著她悄聲低語,曖昧溫暖的吐息吹拂在星伊的耳畔時惹來了她頸後的汗毛豎立,「不論是喜歡還是被喜歡,每次都是真心的不是嗎?快點發現吧、星伊歐尼」

「……如果有這麼簡單就好了,惠真」沒能聽出惠真話語裡頭弦音的星伊一邊悲觀地思考著一邊遵守她心中的衣物安全標準,扯好惠真總是逮到機會就想要往下滑的襯衫領口,最後在她的指尖撫過她細窄的肩線後,朝著她露出有些無奈的笑容,「妳回去韓國的時候小心點」

「那今天早點下戲吧?請我喝酒?」

「……好吧」面對一直都很是寵溺的妹妹,星伊無可奈何的點頭同意了,發出微啞笑聲的惠真沒能注意到的是,在容仙坐著的地方、在她稍遠的後頭,還站著人,在角落中的陰影更是讓人難以窺見那人的神色。

因為需要累積剪輯的部分很多,所以即便星伊宣布說要提早放人走,可憐的剪輯師們來說他們還是得窩在飯店房間裡頭剪輯影片。

最開心的大概就是除了剪輯師以外的人吧?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一向盡職的瑟琪在星伊宣布這個消息前,就先來和星伊說了想要早退的事情,星伊只是好奇似的多問了幾句,就看見了瑟琪有些難言的表情,這反倒讓星伊更加來了興趣。

原本和剪輯師討論怎麼安插場景的她乾脆的丟下了會議,把人拖到了一旁,圓亮的眼眸在望向瑟琪的眼眸時,充滿了真摯的擔憂。

「不會被奇怪的人騙吧?瑟琪妳這麼漂亮、還可愛……」

「星伊歐尼!我都二十多歲了,哪裡會被騙」瑟琪無奈的嘆氣,只是如實的吐實,「是在日本遇到了朋友,在日本遇到了朋友才會想要先走,說要陪她在日本碰面聊一下,要是知道星伊歐尼這麼囉嗦,就直接老實說了」

被瑟琪一次言語攻擊的星伊怔怔的看著瑟琪突然露出的笑容,這才知道她被自己視為妹妹的瑟琪給捉弄了後,也跟著無奈的伸手揉揉瑟琪的腦袋,喃喃的抱怨,「真的不能讓妳和惠真繼續混在一起了」

露出可愛笑容的瑟琪,很喜歡星伊每次都會對著她露出的專注神色,以及那股藏在她冷靜外表底下的溫柔。

正站在容仙身旁的經紀人注意到了星伊與瑟琪之間的親暱,微微的露出了笑,不由得當自己委託那人時,那人也是毫不猶豫地應了,「容仙啊,文導演真的是一個非常體貼的人呢,就連身旁的助理都格外關照」

小口的啜著礦泉水,比起經紀人專注在那兩人的交談,容仙卻是更將目光投注在星伊的臉上,本就白皙的臉蛋、卻在那斜勾起的眼下浮現了淡淡的青黑,容仙更擔心的是星伊此時的身體狀況,這幾天的觀察中,星伊的眼隨著日子的過去,越發的赤紅了起來,但是為了避免身分讓人過度的聯想,容仙即便想要關心也無從下手。

「剛剛收到了消息,說會提早休息,容仙,有想要去哪裡嗎?」

「沒有,想待在房間裡頭確認明天的劇本」容仙的眼眸微眨,卻還是把眼眸深深的印在星伊微笑時會彎起的眸子,有些漫不經心的回應著經紀人的話語。

「這樣啊,那我就和康助理回覆說我們不去酒吧喝酒的消息,聽說今天文導演要送安經理離開,就提早把預定在最後一天的小聚會訂在今天晚上……」

「等一下!我要去,今天晚上的聚會我要去」在經紀人還沒有把話說完,就打斷說話的容仙很少見、同時她眼底的那股急躁也讓人錯愕。

「……好,我知道了」經紀人眨了眨眼,窺見了容仙因為情緒激動而圓瞠的眼眸,只得點頭,卻悄悄的將容仙此刻的反應留意在心頭。

準備下一幕開拍的時候,帶起笑容的容仙捏著紀錄劇本裡頭的稍長台詞的小抄,一邊往攝影機台走去、一邊背台詞稿時,意外的對上了星伊的眼眸,眼睛總是閃亮的容仙在回以一笑後,卻滿心不解的看見了,星伊撇頭去向其他人說話的冷淡態度。

站在原地的容仙難受又不解的盯著星伊的背影,直到催促的聲音再次響起後,敬業的容仙雖然在投入工作後、卻在她的舉止之間透露出了連她也難以遮去的僵硬,這種表現讓坐在鏡頭後的星伊也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件事。

星伊還來不及轉頭離開,就被容仙給逮住了,強硬的握上星伊的細瘦手腕,眼底是幾乎灼燙星伊的高熱溫度,平時總笑著、像是任何人都能欺負的被劇組人員在短短幾天的相處就能看出頌樂漂亮外表下的傻氣,這時的容仙卻用著不准他人拒絕的強硬,要求星伊現在此時此刻只看著自己,「和我談談吧,文導演,在今天晚上的聚會上」

星伊垂首,望著容仙握住自己的手腕,以及從她手掌中傳來的溫度燙得星伊的眉尖微蹙,「…我知道了」

容仙像是笑了一下,轉身離開的時候,站在原地的星伊,她的指尖卻是觸上那塊肌膚、看似身材纖細的星伊實際上相當的結實,絕沒有被容仙這個柔弱的歌手抓住的道理,會無法掙脫的原因、大概就是不想要甩開這個唯一的理由吧?

 

 

 

 

 

 

我對RV的CP理解都是來自於……CP文。

例如綠茶大的http://deercat221329.blogspot.tw/

人設崩壞與我無關。(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