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3。

 

星伊突然有些後悔答應把容仙帶在身邊的同意了。

「這個可以買給我家Jingjing,這個很可愛吧?」

「啊啊啊啊!星,這個是史努比的耳罩呢!」

看到什麼就衝過去,好奇心十足的暴衝,這簡直就是27歲的小孩子,星伊有些頭疼的把某個興致勃勃的要把喜歡的東西全數買下來的容仙給拎了出來,「妳不要亂買東西」

「……至少讓我把那個史努比耳罩買下來?」

可憐兮兮的瞅著星伊的臉,容仙的討好賣乖意外的讓只接受妹妹撒嬌的星伊動搖了起來,微微嘆氣,鬆開了揪住了容仙衣領的手,「去吧,我在這裡等妳」

星伊在看見容仙的身影進入店家時,星伊也拿出了手機,傳了訊息給了惠真,詢問她這附近是否有適合宵夜的餐廳選擇。

習慣熬夜看影集的惠真也很快的就傳來了訊息,星伊一一瞅著上頭的選項,很快的就選定了一間餐廳,作為等會要帶容仙一同去試試的目的地。

不過現在的她,倒是比她之前在轉角碰到她的時候,有活力不少,一邊想著的星伊站在路上、一邊看著筆直的大路,或許這裡可以成為採景的景點。

隨著她腳步的逐漸走遠,星伊的思緒也越發的放大,同時她的目光也落在了不遠處,要怎麼擺放攝影器材,劇組的拍攝角度,都是她必須要考慮的一件事。

因為需要應用到國外場景的地方不多,所以星伊打算直接用跳著集數拍攝,一次就把畫面拍攝完全,之後再當地直接剪輯好後,如果有需要補拍的部分就能夠一次完成。

——這種拍攝非常的挑戰演員的情感切換,星伊現在只擔心獨自一人挑起女主角角色的容仙能否好好的融入情緒。

星伊的背後突然的被人拍了拍,在星伊轉頭的時後,她的耳上被人掛上了毛茸茸的耳罩,轉過頭時,映入眼簾的是、燦爛的,像是在黑夜中的明亮微笑。

匆促間被容仙這樣微笑盯著的星伊、從心口擴散至耳際上頭的急促心跳聲讓星伊白皙的臉頰在黑夜中泛起了薄薄的淺紅,只是嘴巴上頭還是沒好氣的抱怨,「妳幹嘛?」

「這個送妳,挺適合妳的」容仙手中晃了晃袋子,表示自己已經付完錢了,「我才剛付完錢,妳就不在外面了,還害我跑出來找妳,還說要等我呢!」

「……抱歉,因為要確認機組的拍攝位置」

「那,還有哪裡沒去嗎?」容仙笑嘻嘻的望著星伊嚴肅時,就會抿起唇角的表情,格外的覺得眼前這個嚴肅認真的星伊十分的有趣,也是一個為了夢想而傾注一切精力的人。

「……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星伊瞅了瞅容仙和飛機上頭穿著相同的黑色Tshirt和牛仔藍的長褲,似乎讓她在暗色的服裝下看起來更加的細瘦纖細,在為了等待容仙一同出發前,經紀人已經轉告過了她們容仙在飛機啟程之前還有著三個行程,這樣也能推論出眼前這個人又習慣性沒有吃東西了。

本來就是以要看明天拍攝行程而出來的,只是沒想到會多帶一個人出來、星伊也不好直接就把人拖去吃飯,只得在結束第一個場勘點後,直接帶人走到了附近惠真在手機裡頭推薦的居酒屋。

 

 


「想吃什麼,隨便點吧,我請妳」星伊伸手摘下了容仙頭上屬於自己的帽子、而星伊如薄光的金髮披散在肩膀上,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由得在唇角露出了笑,「我似乎一直都沒能請妳好好吃一頓呢,很久之前說要請妳吃出演節目的請客,也沒能抽出時間」

「嗯……」容仙只是發出了短促音,整個人已經埋入了菜單裏頭,像想要把菜單上頭所有的東西都點過一邊的野心勃勃,不過只在這方面表現出野心的可愛也讓星伊感覺到眼前這個根本不像是一個27歲的大人,而像個小孩子一樣,讓人想要寵著她。

「星啊,妳要喝酒嗎?」

聽到容仙的提議,星伊不免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笑,趕忙搖頭,上次已經有過喝High的經驗,就讓眼前這個人避開自己好幾個禮拜,甚至那次失誤的記憶她還記不起來,「今天還是算了,我明天要拍攝,可不能再喝到失憶了」

「星的酒量很好、和我真的不一樣……好吧,那就不喝了」放棄勸說星伊的容仙想起了眼前這個人和輝人還有慧真喝酒的時候,格外豪爽吞下燒酒混酒的樣子,忍不住露出了笑,在那之前因為經紀人沒能跟來時的鬱悶還有對劇組成員的陌生也在此時稍稍消融。

星伊也稍微的放下心來,即便在出國時被經紀人給託付,星伊還是沒能想到自己能夠替她做到什麼照顧、只是把她帶在身邊,陪伴著她。

結束了隔了許久的晚餐,又去幾個場景去勘察後,星伊很快的就決定好了機台的擺設,在沒有甚麼事情之下,便和容仙緩步走在日本的路上。

「還有想要去哪裡逛嗎?」

「我想要買些零食回去」一邊說著一邊把人往超商拖去的容仙,在看見了擺設琳瑯滿目的架子後,便像是解禁般的在超商裏頭竄來竄去,嘆口氣,怎麼這個傢伙總能像是喝了酒一樣亢奮,領著購物籃走在容仙的背後,認命的把她看上眼的東西一一放進了籃子裏頭。

只是當要結帳的時候,滿滿當當的零食正堆成了小山,相當的讓人感覺到瞠目結舌,容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好像買太多了?」

「嗯、沒關係,我買給妳吧」

「啊、不能,妳剛剛都請我吃飯了」容仙想要伸手截下星伊手裏頭的籃子,卻是被星伊靈活的閃過的時候,露出不屈不撓的表情,想要再伸手去抓的時候,星伊把手放在了容仙的腦袋上頭,揉了揉,淡聲的安撫著她,「妳再多學會依賴別人吧,堅強是好事,但是過度的堅強是逞強了,傻瓜」

「我可是歐尼呢!」嘟起嘴抱怨的容仙、在白皙、柔軟微肉的臉頰鼓起時,有著更加俏皮地可愛,星伊忍住了想要去捏她臉頰的衝動,很是過份的朝著她彎腰挑眉,「喔、哪裡?我只看見了一個27歲的小孩子」

追打星伊的容仙甚至還在星伊結帳的時候,跳到了星伊的背上,笑嘻嘻的和星伊鬧著,和容仙高頻的笑聲不同,格外悅耳的嘿嘿笑聲更讓星伊充滿了深沉的魅力。

一人一邊提著裝滿食物的袋子,容仙笑瞇瞇的樣子格外的傻氣可愛,星伊一邊被容仙拖著走、一邊將目光落在了容仙走在前頭的纖細背影。

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充滿韻律的步調在容仙飄來的一句話後,止步了。

「哪、星啊,妳不喜歡和別人共享空間嗎?」

隨著夜風,緩緩飄來的話語悄悄的讓星伊的心頭發出一顫。

星伊沉默了一下,像是無可奈何的笑了出來,本來以為這個歐尼不會是那種情感纖細敏感的那類型,平時也是那樣的大咧咧,倒是沒有想到親近的妹妹們沒有發現,卻被這個認識不到半年的大明星給發現到了。

「怎麼知道的?對於我偏好單人居住的私人習慣」

「說了不會生氣?」容仙轉過身,在夜晚中晶亮的眼眸,格外的閃爍明亮,甚至在她笑彎眼的時候,有著可愛傻氣的笑眼,以及藏在唇角下的小小梨渦,是一個非常有感染力的笑容。

「……這種是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吧?」星伊無奈的嘆氣,望著容仙的眼眸不自覺的藏著溫柔的寵溺。

「因為妳皺眉了,上次說要分房間給我和歐尼睡的時候也是」容仙朝著星伊皺起了小巧鼻頭,像是在學著她在那晚與輝人惠真一同在烤腸店吃東西的時候,笑得特別開懷的樣子,「總不能讓比我年紀小的星在照顧我啊!」

「為什麼有一個人要自己睡的習慣?妳不會是有很敏感的睡眠吧?」

「……我以為妳會說是因為我睡姿很差的原因」

星伊聽見了容仙說的話,無奈的笑了笑,容仙原本懷疑似瞇起的眼眸倏然被星伊的話語睜得圓滾滾般、像是用力的說著她的不敢相信,「真的嗎?但是我上次睡覺的時候沒有感覺到啊!」

「不是,正因為托妳的福,我那天睡得很好」星伊率先的走在前頭,她可沒有忘記她稍晚上床,但是隔天起床時,倍感清爽的精神,很容易因為聲響而清醒的星伊難得的一覺天亮,「我是那種很容易因為敏感而重複起床的類型,也常因為睡不好覺而充滿壓力」

星伊微微笑著,伸手撥好了容仙因為摘下耳罩而有些凌亂的頭髮。

任由星伊做出了這種親密舉動,容仙倒是很開朗的笑了出來,「那如果星妳和別人睡的時候,一直都睡不好的話,就和我這邊的人換房間吧?」

星伊沒好氣的敲了敲她的額頭,還伸手捏住她的鼻子,「妳不知道導演、和演員,這兩個身份必須要避嫌嗎?」

「但是導演不是應該要有好的精神才能拍出真正的好作品、也才不會慘虐我們這些小演員啊?文大導演,我可是常常聽見您的惡名呢!」

容仙朝著星伊皺了皺鼻頭,不由得失笑的星伊只得無奈的搬出了導演的威嚇,「金容仙,妳是不是不想要女主角的演出了?」

「合約都簽了,這下子違約的可是文導演妳啊!更何況兩個人都是女的、除了朋友以外還能有什麼關係?」

「……啊、那我這下子可就虧大了呢,這下子、可真的不能換演員了」星伊溫和的笑著,即便是調笑,她的眼眸卻像是蒙上水光般、柔弱深沉。

把容仙送回飯店房間、星伊是親自看著她進去後,這才鬆下掛在臉上整晚的微笑,卻難以承受、握住了手中的史努比耳罩,以及今天整晚的歡笑的重量。

 

 

回到房間的星伊正想釋放自己的軟弱、卻在想起房間裡頭並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再一次的繃緊了情緒,甚至連帶她的臉色也緊繃了不少。

眼見星伊的表情不悅,那位和星伊共享房間的化妝師也趕緊弄好上床睡覺了,「晚安,文導演」

「……晚安」輕嘆了口氣,才剛回到房間的星伊又再一次的選擇出去,打算在她睡著之後再回來,星伊揉了揉頭髮,「……下去喝點酒,說不定今晚會比較好睡」

緩步往下走、星伊難以止息的是,胸口升起失落情緒時,所引發的連串嘆息。

 

 

 

我滾回來了!

其實是因為黑金上蒙歌滾回來寫文XDDDD

商演時,我家黑金超機智WWWWW

回家時再放影片,真心可是Re10遍WWWW

話說在蒙歌上唱模唱好像啊WWWWW

 

 

原本想po上面那個的,但是一個不小心又被這個影片殺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