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2。


「為什麼、我的經紀人不能和我一起去進行拍攝,歐尼妳不是我的經紀人嗎?!」

結束工作的容仙在聽著經紀人安排明天的工作流程,在聽見裏頭沒有經紀人的去處安排時,她深深的擰起了眉頭,發出了抱怨。

「如果只是去新人那邊暫代經紀人的話,歐尼主要負責的藝人要出國那麼多天,身為主經紀人的歐尼不可能不跟我去,甚至還要晚去了之後,又提早回韓國」深深斂起眉頭的容仙有著不依不撓的追問,望著經紀人逐漸變得為難的臉色,容仙深吸了一口氣,「歐尼、妳老實告訴我,妳在公司推出的團體那邊是做什麼工作的?」

「……當、當然是經紀人的工作啊!我可是頌樂妳的主經紀人,說甚麼我也是帶出一流藝人的優秀經紀,內部評價的時候,我也多次被評選為優秀經紀人,說甚麼也不可能讓我做打雜的工作吧?」

容仙看見了她欲蓋彌彰的遮掩,輕歎一口氣,眼前這個歐尼似乎從未意識到當她有想要隱瞞事情時總會話多起來,「歐尼,即使我再怎麼不善交際,有些耳語還是會流傳在我的周圍,在金容仙之前、我必須是頌樂,必須是公司裏頭還算賺錢的一顆搖錢樹,衝著這點還是有許多人會來和我打好關係」

想起了在遇見星伊時,她所站立的街角,看見了那沉浸在太陽底下星伊的那天,是她聽見了助理在車上時臨時聊起的最近公司發生的事情、一個不小心露了破綻被容仙逼問出來的。

那天她的心情奇差無比,甚至有著衝去替自己的經紀人主持公道的打算。

「如果歐尼真的受到委屈的話,我會去向公司反應的」容仙握住了經紀人的手,比容仙高的經紀人有著比容仙還要大的手掌,但是容仙的溫暖卻透過血管、透過皮膚溫暖了經紀人的手。

在這個時候、經紀人突然能夠理解容仙的粉絲群裏頭,為什麼佔有比其他單人出道的歌手還要更多的女粉絲比率,不為別的、正是因為容仙總盯著他人眼睛說話、佔據她眼中的誠懇溫暖,自己帶出來的藝人是一個會關心粉絲、關心經紀人的暖女。

發現這項事實、轉而輕歎氣的經紀人揉了揉容仙的腦袋,既寵溺又包容,「妳這樣任性,公司會生氣的」

「比起公司生氣,我更怕讓歐尼受委屈」

經紀人瞥了眼容仙可愛柔和的臉龐,上頭固執的認真更讓經紀人嘆氣之餘,她也更想保護她,作為經紀人想要保護這份近乎莽直的勇氣果敢。

「容仙,公司要讓妳傳緋聞」

「什麼叫做讓我傳緋聞……」容仙怔愣了一下,然後從沙發上頭跳了下來,「什麼、公司要操作緋聞嗎?!如果是為了宣傳期的話,我的打歌已經結束了.......」

經紀人沒好氣的把容仙往後推到了沙發上,沒好氣的要她坐下,「別懷疑,那個緋聞對象是妳和公司裡頭師弟團的忙內,因為跟著同樣一個主唱老師,所以要讓妳和他傳緋聞的可信度比較高,所以才說要選擇那個人」

「不過被我拒絕了」經紀人撐著腦袋瞅著容仙吃驚而變成O字型的嘴,沒好氣的戳了戳她的腦袋,「所以,妳不要隨便亂出頭,好不容易轉移了公司的注意力讓妳出國演戲,所以妳不要白費我的苦心」

「但是比起主唱,我還比較喜歡Rap……」

現在的關注點是那個嗎……

有時候對於容仙的四次元感覺到苦惱的經紀人只是揉了揉容仙的腦袋,苦口婆心的勸著,「妳之前因為強硬要上文PD的節目好不容易用這一連串的密集行程讓公司原諒妳了,所以不要再因為我的事情強出頭了,妳去國外好好的演戲,正好題材不是妳也喜歡的嗎?」

本來打算利用這個轉移容仙焦點的經紀人看出了容仙的軟化、但是容仙的直擊卻讓她沉默了下來,「那歐尼呢、歐尼沒必要因為我的事情而受委屈吧?」

經紀人對於容仙心地善良、同時不氣餒的性格有著又愛又恨的苦惱,「總之,我遲去不是因為新人團體的關係、我會請同行的文導演多多照顧妳的,所以妳就乖乖的去參加拍攝、聽文導演的話,看妳是要把這檔戲當作休假順便磨練演技,或者是認真的作為未來往戲劇發展的基礎,和之前像是練習性質的短集數網路劇不同,這次是真的當上女主角的戲劇,即便這個位置到手的原因是因為電視台不光彩的理由,知道嗎?」

「什麼啊、明明我才是歐尼,還要我聽那個小我一歲的傢伙的話……」

……如果能表現出屬於一個姐姐應該有的樣子就好了,嘆息似的經紀人有些心累的望著悄聲抱怨的容仙。

 

 

準備飛往國外拍攝的班機是在下午,因為是極度隱密的行程,但是並不能保證她們的消息沒有被強大的粉絲掌握在手中,所以劇組安排容仙走的是VIP通道。

不過也幸好容仙是走VIP通道,由於容仙的行程在早上到下午登機前兩個小時都還在跑商演行程,為了那三個行程,容仙早上三點就爬了起床去化妝,結果跑完行程後,容仙已經呈現了半虛脫的狀態。

在舞台上頭熱情的唱跳三十分鐘以上、三場的行程,綜合起來消耗的精力就讓容仙已經快累斃了,早在黑眼圈要掉到下巴前,容仙是呈現昏睡狀態的被經紀人背休息室裏頭和星伊她們會合。

經紀人擔心的看著蜷在沙發裏頭睡覺的容仙,對於眼前這個骨架纖細的女孩子,經紀人從過往的接觸、交談,也能清楚明白她足以讓人依靠的堅強。

只是像是母雞般跌跌撞撞的和容仙走過辛苦道路的經紀人還是免不了要多說幾句,「我們容仙是一個乖孩子,就請文導演多多照顧了」

「頌樂xi的經紀人不跟著去嗎?」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經紀人,星伊這次倒是有些驚訝了,經紀人搖了搖頭,「國內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處理,我晚一點會過去,不過也只是遲個一兩天的事情,不過我們容仙似乎有些無法適應呢,在這裡總會擔心著她,她是一個有些怕生的孩子」

「我知道了,當然我們劇組都會好好照顧她的,在這裡她也認識我們的作家輝人和我們的投資人惠真,也不是說一個人都不認識」想起輝人在自己家時,對於容仙的那股親熱模樣,星伊對經紀人露出足以信任她的真誠微笑,經由眼前這個人的拍攝讓容仙在音源評價部分重新回升到一個小尖峰後,經紀人也不覺得眼前這個總是做出,屬於場面必要表情的文PD有如外界所傳的那般不近人情,是一個嚴肅、但是在某些時候又會充滿彈性的認真派,但是這位經紀人卻忘記了,那是頌樂的努力進入文PD的眼中後,才帶來的契機。

進入秋季的時間、星伊身著短袖襯衫和簡便的牛字褲就能看出她身形上頭的纖細。

確定到了登機的時間,星伊喊來瑟琪,要她向其他人確認機位位置,順道點名,卻得知容仙的位置排在自己旁邊時,便揚了揚眉頭。

「星伊歐尼,那是因為妳在電視台的時候形象較為嚴肅,加上為了保護早起的頌樂不被騷擾,有足夠的精神進行拍攝,所以才把頌樂安排在您身旁的位置」瑟琪一臉正經八百的胡說時,星伊可不想和眼前這個朋友兼負責所有行程安排的助理助理爭吵,只得消弭了那股困擾,同意了瑟琪的安排,一旁聽著的輝人動了動身體,把枕在自己肩膀上頭,還在酒醉的惠真喬成比較舒服的角度,因為是第一次拍攝,即便昨天還在酒席和別人拼酒的惠真也從床上掙扎著起來要跟上開機的時候,更別提、輝人有時候會怕生的狀況,基於種種的考量,惠真也只得勉強自己起來。

「惠真啊,妳這次不要跟了吧?妳的臉色很差」

「……嗯、沒關係,我在飛機上頭還能喝呢!」

輝人瞅著像把懶骨頭貼在別人身上的惠真,還瞇著眼睛負責說大話的虛勢真無奈的勾了勾唇,只是,在垂下視線的時候,輝人總忍不住把視線落在惠真的唇上,在她的記憶中,她總能想起那份的柔軟。

——有時候記憶力太好可不是什麼好事,想到這的輝人臉紅耳赤的轉開了緊盯在對方薄唇上的目光。

最後登機時,還睏著的容仙被經紀人叫醒後,就模模糊糊的聽見了經紀人的托交嗓音,從這裡換到這裡,在手中握著的微涼體溫,讓容仙下意識的握緊那手。

突然加重的力道讓星伊轉頭時,看見了對方臉上迷糊的表情,不免露出笑來。

牽著她走上了飛機,把容仙安置好後,星伊才剛坐下,就感覺到了某個重量在肩上無聲的咚下,被壓的無法動彈的星伊微微的傾頭,在她些微移動能看見的是、她幾乎能細數她長卷睫毛上頭的根數,以及那柔軟又具有標誌性的柔軟肉頰。

不善於與他人有親密接觸的星伊為了容仙打破了她極少與他人觸踫的規則,也將除了她視為妹妹或家人以外的人帶入家裡,只是想要平靜的度過這次拍攝的星伊、不願讓平靜的心湖多加投入過多的情感,即便她難以抗拒與她日漸親密的距離。

下了飛機,她們坐飛機的時間不長,來到了預訂拍攝的日本境內,預定停留十多天的飯店,在分配房間的時候,不太清楚星伊習慣一人獨睡習慣的瑟琪把星伊和另外一個女性化妝師分配到了一間房。

在聽見這個消息後,星伊早有預感自己今晚鐵定不會有太好的睡眠品質,那微沉的臉色便被站在一旁、經過睡眠補充而清醒的容仙收入眼底。

只是、星伊也不會去斥責瑟琪的舉動,當初在訂房間的時候忘記和她提醒了,星伊蹙起眉頭,走向了是自己的同房夥伴,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就自己再開一間房吧,她可不想因為太過敏感的睡眠習慣,而打亂了劇組的行程。

進入房間後,那位女性化妝師便去和其他同行的化妝師討論起明天負責的服裝與化妝的搭配,星伊把其中一張房間卡遞給了她,告訴了她今晚會比較晚回來,叫她可以不用等自己。

拒絕掉了要和其他人一起去吃晚餐的邀約,除了工作外沒有化妝習慣的星伊只是戴著帽子在準備踏出飯店門口時,身後便傳來了星伊絕不會聽錯的嗓音、以及那嗓音裡頭的獨特暱稱。

「星!」

星伊頓了頓、薄金色的,像是日出時的金沙在她漆黑的服飾上頭滑過了一片金光,星伊確認她沒辦法不留下印象在容仙的面前溜走後,只得直面面對,圓勾的眼眸帶著淡淡的無奈,「在這個劇組裡頭,妳應該稱呼我為文導演,頌樂xi」

「這樣很不親近啊!」容仙笑嘻嘻的瞅著星伊,「妳不和我們一起吃飯要去哪裡?」

星伊看著比自己矮一點、只戴上口罩做偽裝的容仙,沒好氣的把自己頭上的帽子扣在容仙的腦袋上,然後伸手把容仙臉上的口罩摘下,「我要去確認一下明天要拍攝的場景,還有,這裡沒有人認識妳,稍微放鬆一點也沒有關係吧?」

容仙的眼神落在了星伊手中的口罩、和她亮眼的金髮,沒有了帽子的遮掩,僅僅戴了眼鏡就讓那張臉格外的清秀好看,是一個意外適合眼鏡的人。

「我也沒有要去吃飯、我們一起去哪裡逛逛?我只有在日本出道的時候來過一次,之後就都沒有來過了」

面對容仙的邀約,星伊雖然很想吐出自己是要去工作也想要說出要把人趕回去的話,但是看見了容仙那雙亮晶晶的眼睛時,卻把拒絕的話全數吞進了肚子。

 

 

 

 

 

 

剛好寫到機場的部分XDDDD

媽媽木又去日本了,我也想去日本,雖然我之後要去日本玩哈哈哈哈。

祝媽媽木在日本的行程順利!

傻隊的那個痣也太可愛了,星星真不虧是Krystal狂飯,寵偶像就連她家的人也一起喜歡XDDDDD

而且還是我想買的那款價格一點都不親民的墨鏡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