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過會出現第二篇,還出了上下篇,因為取名廢柴,所以不留名了,希望可以不吝嗇的給予意見。


梗概:之前在youtube上看見Apink的經紀人代打位置彩排的影片,順手寫的類似梗文,但是這個梗並不是重點。

只是不小心又爆字數了QAQ

 

 

今天是例行的朝會,即便是炙手可熱的經紀人也得過來參加這種無趣的報告大會。

星伊習慣早到、同時,在等待的期間,總能找到某些事情讓星伊傳訊息給惠真去處理,例如、用手機傳訊息去命令惠真負責去買那個貪吃鬼的早餐。

很滿意的看著上頭回覆過來的收到應答,星伊很滿意的收起手機,撐著腦袋看著逐漸被人填滿的辦公室。

在朝會中被委以重任的星伊在結束朝會後,魚貫的離開辦公室的人們、卻沒有注意到一旁,公關室室長特意把星伊叫到一旁來的私語舉動。

「文經紀,我想要提出一個請求,不知道能不能答應我?」公關室室長帶著些微困擾的表情、更是讓星伊揚起眉頭,比起室長高挑中的低姿態,星伊纖細的身形即便站在成年男性的面前,氣勢也沒有絲毫遜色,清爽、乾淨的五官上還戴著一副眼鏡,更是讓星伊的氣質更是趨向少年般的乾爽。

「你先說說看、畢竟如果關係到我手下的藝人,我不能輕易答應」星伊揚了揚下巴,冷肅的望著室長,這種近乎威迫的強硬更是讓人輕易感覺出、這便是手腕高超的經紀人。

男性室長微微抿脣,「別家經紀公司向我們提出合作,希望能和頌樂有進一步的合作關係」

看著男人帶了某種難以啟齒的難堪表情,在這個圈子、在經紀人的圈子裏頭打滾這麼久的星伊馬上就是聯想到了、緋聞。

微微擰眉的星伊比誰都還要討厭利用操作而引發熱度的緋聞,她清楚明白、雙方對象的好壞,在韓國,尤其是對於偶像有著相當嚴厲高標準的偶像圈中,對於女性來說,緋聞更是相當傷害女生的一項武器。

星伊似笑非笑的望著室長的表情,還帶著絕不會准許的堅決,「……我不同意,所以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我、我知道了」室長被星伊那雙眼眸緊盯時,完全能感受到她在圓勾眼尾下的警告,那是與對外發布言論時,全然不同的嚴厲否決,星伊的指尖貼在室長的肩膀上頭,微笑的對著室長說明,「藝人是把經紀約簽在我們的公司名下,但是他們並不是物品」

乾淨的尖瘦臉頰、還有著清秀稚氣的清爽,但是卻能夠看出、她為了達成目的而努力的強悍決心,更是讓室長感覺到眼前這個人和其他的經紀人不一樣。

「所以,請幫我們回絕,我想談話內容,公關室的室長鐵定能夠替我們頌樂表達委婉的拒絕」

「當、當然了,文經紀」

星伊勾了勾唇角,把室長有些皺亂的肩膀襯衫好好的撫平,「那我就期待室長的好消息了,我還有事,就先去忙了,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隨著轉身時,清爽的白色襯衫紮進褲腰裏頭時、勾出了纖細挺直的腰線,低調的休閒板鞋、更是讓星伊整體有著簡練的帥氣。

只是在那無害乾淨的微笑底下,那背後卻是有著濃黑的、屬於文星伊這個人才能擁有的強悍勢力。

但是星伊還有著管不到的事情,例如、讓輝人休假的事件。

由於身邊忠心程度不高的小助理販賣私人消息給報社,讓容仙被狗仔跟了一陣子後,惹來了時間不短的媒體版面以及讓原本怕生的容仙更加害怕鏡頭,正是因為輝人也被公司強迫休假,以懲戒輝人無法管理好藝人身旁一切的責任。

——即使容仙還有輝人都清楚明白,那個事件並不是輝人(自己)的責任。

容仙對於要來接替輝人經紀人工作的人充滿敵意,而和輝人雖然是朋友、但是作為經紀人的職涯生活中,也有著來自星伊的指導。

關於輝人因為這次事件而被迫放假這件事,幾乎是在給星伊作為經紀人的指導上頭抹黑,以星伊可以說是高傲的自尊心才不會給予容仙什麼好臉色。

輝人與惠真並非不能理解雙方都是十分強烈的性格,但是,還是沒能想到在初次見面會就這樣吵架,甚至還上演全武行。

不過、兩人相處過後,容仙害怕鏡頭的怕生習慣,似乎也因為星伊難得的溫柔軟化而稍微好了一點。

 

 

 

「拿去,妳的炒年糕」

因為容仙說想要吃炒年糕而跑出買來的星伊手臂上掛著容仙禦寒用的大羽絨外套,細瘦的指節上頭還勾著一個用塑膠袋包住的紙碗,沒好氣的把食物放在了聽見炒年糕就雙眼發光的27歲小孩子的面前,「這麼晚了還吃這種難消化的食物」

「我下午就肚子餓了,妳又不買東西給我填肚子」興匆匆的容仙拆開了包裝,用著叉子叉起了一塊年糕,很輕易就笑出來的樣子更是讓星伊無奈的勾起唇角,伸手揉了揉容仙的腦袋,「還真像個小孩子」

「我的年紀可是比妳還大喔,文星伊小姐」朝著星伊挑釁的揚起眉毛的容仙交疊手臂的瞪著星伊時、星伊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是的,沒錯,金容仙小姐」

「很好,知道就好」容仙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繼續勤奮的嚼著自己口中的香辣又勁道十足的年糕,無奈搖頭的星伊只是低頭看著手機裏頭記下的行程,只是、還不容星伊細看,一旁的那個任性的傢伙就直接劫走了星伊的手機,氣鼓著雙頰、清亮圓眸瞪著星伊,「呀!不要再對我說我還有多少工作多少行程要趕了!不然我要鬧罷工了」

一如她們初見時,那過度粗魯又只讓人感覺到率性的舉止。

「……還給我」表情冷淡的星伊朝著容仙攤開掌心,因為容仙經常做出奪手機的事情,星伊也沒有生氣,只是稍微能夠體會眼前這個人因為繁忙行程而不想聽見他人對自己報告還要多少行程沒跑。

這些星伊都能理解,所以也能包容有時候容仙做出的幼稚舉動,讓她做出這種幼稚的撒嬌、多費些唇舌就能讓她乖乖聽話,星伊覺得十分的划得來,同時也是、身為一個從事這麼多年經紀人工作的心得之一。

很明顯的看見星伊眼眸裏頭沒有任何的情緒、就連生氣或者無奈都沒有出現,只是有些洩氣的把手機放回了星伊的手中,半撐著下巴,格外可憐的瞅著星伊時,只是站起身,一邊把手機往屁股後頭塞,一邊摸了摸容仙的腦袋,口頭上稱讚著,「乖孩子」

「呀!文星伊!我是歐尼啊!老是這樣……」

容仙的話還沒有喊完,就被星伊豎起手指按住了嘴、被容仙盯著看、很少上妝的星伊有著清秀的少年五官,同時、秀氣的面容中,有別於柔軟的堅強。

只想著要讓容仙的哇哇大叫聲消弭,卻沒想到做出了這麼親近的舉動,星伊的思緒從容仙瞪大的眼睛中抽回,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抽回手,盯了一下手指上頭的豔玫色口紅,滿臉淡定的抹掉了指尖上頭的口紅,「沾上了」

還不等星伊再開口說下一句,容仙的表情似乎比平時對著星伊爭吵時,靈活的嘴舌因為星伊這句話而笨拙遲鈍了起來。

……目的也達到了,不太在意這時容仙的安靜,星伊低頭看了下腕上的手錶,對著容仙揚起了笑,很是心情舒暢的笑容,「吃完東西就準備去練舞吧、妳要練到凌晨一點才能回家喔」

快速的吞掉年糕的容仙只覺得星伊這個燦爛笑容,格外邪惡,忿忿的拎著裝有輕便服飾和球鞋的袋子往更衣室走去的容仙、冒出火的背影在星伊的眼中,十分有趣。

坐在一旁含著棒棒糖的惠真無奈的從正在跑動畫面的手機抬頭,「星伊歐尼,嘴巴老是這麼壞可不行,兩人相處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不是?不打算留下美好一點的回憶嗎?」

距離輝人回來繼續接任經紀人的工作、還剩下兩個禮拜,看來帶頌樂跑完打歌期的行程再接上幾個比較熱門的綜藝後,自己這個臨時接手的經紀人就要正式的宣告功成身退了吧?

思索著的星伊表情不變,彎腰整理好容仙因為匆忙趕練習時間有時候後會留下的垃圾,在一項一項整理好後、星伊只是抬起頭,朝著惠真勾起了嘴角,乾淨又清爽,「這樣不是很好嗎?一切都回到了原位」

有著細長隱隱透出慵懶性感眼眸的惠真只是冷淡的發出了淺哼聲,「如果是因為看著頌樂而覺得痛苦的話,星伊歐尼想要選擇逃避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惠真,過了12點就去幫忙買她的宵夜吧,激烈運動過後,應該會肚子餓吧?」

「反正現在星伊歐尼也沒有甚麼事,去看看容仙歐尼的練習吧?」惠真點了點頭,含著棒棒糖的唇瓣還有著深深的笑紋、那種狡黠似的小惡魔微笑更是讓星伊難以拒絕這個話語直白的要求,正因為坦率、所以從不拐彎抹角。

一瞬間全身繃緊的星伊有著讓氣氛冷滯的嚴肅、但是下一秒,微微抿起唇瓣的星伊輕歎一口氣,「我知道了,晚一點處理完頌樂的行程,我會繞過去看看的」

冷淡的比出了OK的手勢,惠真便把手機塞進了口袋裏往外頭走去執行星伊的命令。

雖然不太想去插手關於藝人的練習情況,職業的經紀人確實是需要考慮藝人對於舞蹈、歌唱的熟練度後,才能決定是否接下來自其他綜藝的邀約,有時候為了衝觀眾的臉緣、在打歌期間上綜藝節目也是必須的。

其中有一個以歌唱實力節目為主題的綜藝,雖然還不太顯眼,但是在之後勢必會對頌樂的演唱生涯造成重大的影響,能與優秀的編曲家、作曲家合作的機會太少,這個綜藝、如果能為頌樂打開之後的歌唱路就好了。

以實力派的身份再次向前走,是身為偶像的頌樂必須也是唯一能夠再以歌唱出道的機會。

星伊站在外頭、靠在欄杆上,站在了裏頭人不會輕易發現的位置,瞇著眼眸、看著裏頭頌樂和某位男歌手合作演唱雙人曲的舞步。

或許能和頌樂表演過一次、自己便有了一次非常特別的經驗吧、但是實際上帶完她那個綜藝後,她們兩個就再也沒有瓜葛了吧?

把自己情緒拋向夜空的星伊讓微涼的風拂過額前,任由自己的瀏海遮掩住自己的視線。

這樣……她也能輕鬆多了。

 

 


在跑完行程,接下來除了每日固定複習新專輯主打曲、合作曲、便是為了綜藝表演而準備舞蹈與歌唱。

頌樂一直都很忙碌、但是,即便如此,她還是親自參與了舞蹈的編排及歌詞的寫作,有著充足的野心,不願讓其他人覺得她是一個花瓶,沒有經過訓練的舞蹈、歌詞寫作在之前也曾被身為作曲家的代表駁回,但是隨著努力,也逐漸的從退回、進步成了大幅修改、再進階到了微改,這過程全部都被粉絲看在眼中,也很願意支持這樣努力的頌樂。

這才是國民寵兒頌樂崛起的真正原因。

容仙蹙著眉頭,看著牆上的時間,這次與男歌手的合作的綜藝裏頭有著舞蹈的編排、以及配合歌唱的舞步,剩餘的練習時間非常的急迫,所以這樣還有人遲到、容仙漂亮的眉尖也難以忍耐的蹙起。

「再等等,十分鐘後會到」出去確認動向的星伊在推開門時,只在容仙抬頭望來的目光中,很清晰的了解到容仙未問出口的問題,冷靜的回覆完,便一屁股坐在了難掩焦躁的容仙身旁,「對於這個綜藝的勝負有把握嗎?」

「……與其說是勝負,倒不如是、想要做出自己最好、最完美的表演」容仙露出了有些傻呼呼的笑,在星伊的眼中,容仙拿在手中的紙張雖然平整,但是已經有過一定程度的使用痕跡。

星伊不著痕跡的觀察、也能在容仙的眼底看見了澄澈的清光,微微抿起唇角微笑的星伊只是抬手撫摸容仙的頭頂,若有似無的勾起唇,「嗯,好好加油吧」

只是在那之後的練習一直都不太順利、雖然在配合上頭沒有問題,但是對於對方老是遲到這件事總是讓容仙感覺到頭疼,再加上因為編曲時,還有著那位男性親自編寫上的Rap歌詞,所以容仙更容易對於從未接觸的事物而感覺到焦慮。

這一切都被星伊看在眼裏,作為距離藝人最近的經紀人終於在逐漸沉悶的練習中,開口提早終止了練習。

這個決定來的讓容仙措手不及、但是對於那位男歌手來說似乎鬆下了一大口氣,在容仙要向星伊抱怨練習時間不夠用,星伊卻是用著一個眼神、便讓容仙止住了唇。

因為那個眼神、讓容仙覺得,不應該否決掉星伊這個時候的提議。

與星伊走在公園裏頭的容仙沒有偽裝,只是和一般學生一樣背著方便的後背包、即使是少數人所在的夜晚公園,對於頌樂在韓國的知名度,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沒有任何束縛走在街上,感覺怎麼樣?」

容仙便用著燦爛的笑容回應了星伊。

明白容仙心思的星伊把想要走在內側階梯上的位置讓給了容仙,自己則是走在她的右側充當起保護者的角色。

「星,妳為什麼要當經紀人?」

星伊對著容仙攤開手掌,對著她有些感傷的笑了出來,「妳該回去休息了,明天就要做最終排練了」

……不願意說啊、容仙的心情有些微妙,卻又帶著隱約的不甘,沉默的跟在了星伊的背後,跟著她回到了宿舍。

想起了星伊的那種疏離的拒絕微笑、被無聲拒絕的容仙還是感覺到相當的不甘心。

 

 


這種壞心情反倒延續到了綜藝的彩排當天,在那位男歌手的慣性遲到中、容仙的臉色已經冷繃到連一旁的PD都能感受到。

看見容仙那個壓不住的焦躁,隨手把外套放在惠真的手上,星伊扯了扯自己繫在領口的領帶,解開了常年扣上最頂的鈕扣及腕上的扣子,把自己的袖口捲了上去,露出了精細的細瘦腕部及手肘,和PD討論過後隨手拿了兩隻麥克風就走到容仙的身旁,「走吧,在正式彩排前陪我玩一下吧」

「這是要全Live演唱的歌曲,除了Rap之外,舞蹈還有演唱的部分,星,妳可以嗎?」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嗎?」星伊呼出了一口氣,朝著容仙伸手,對著她眨眼勾笑,「我可不能讓我的藝人隨便開天窗,妳絕不能是第一個」

「……如果跟不上不要怪我」容仙朝著星伊勾起了自信微笑,搶走了星伊手中的麥克風,朝著星伊指去,「我絕不會停下來照顧妳」

「我才怕妳因為我的魅力忘記怎麼唱歌了」

挑釁似的目光在衝突之中,撞擊出了熱燙的火花。

一旁安靜坐著的惠真也只是含著棒棒糖、朝著星伊還容仙的背影,冷靜的勾起了唇角。

因為星伊是初學者、對於星伊玩鬧性的表演,容仙實際上並不保有期待,但是、卻讓容仙真正的驚艷起來的不是她純熟的舞步、不是她在跳舞時毫不保留的帥氣,而是她那出色又聽得順耳的Rap,即便再怎麼樣的快速,她的咬字依舊十分的清晰。

甚至連曲子的節拍也能輕易的跟上舞步,在最後為了顯示出男歌手不只是有Rap的實力,特意為了凸顯抒情功力而放手讓那位歌手消化抒情部分,就連這個,星伊在歌聲的部分也處理的非常的恰當。

真的去僅憑一週兩小時的觀看就能比那位男歌手更加適當去演唱曲目的能力、這樣的人為什麼要在別人身邊當經紀人?!

望見容仙驚訝的目光,星伊不由得更加賣力的表演,微垂著眼眸、在最後的結束姿勢中,與容仙背靠著背,緩緩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麥克風。

因為劇烈舞蹈而微濕的額角、以及,容仙還殘存驚訝的眼眸,都讓星伊像個孩子一樣的笑了出來,對著容仙伸出了手,「啊、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為對妳說的話嗎?」

「『如果只想用著這種半吊子的心態當藝人的話,就不要拖累到其他人』」

聽著容仙的話,星伊對著容仙浮起了歉意微笑,「在這段時間裏頭,我已經很清楚的明白了妳是一個非常努力也很有實力的人,所以那句話我收回來」

抿緊唇瓣的容仙看著星伊微亂的金髮、以及更讓她心跳不已的微敞領口也能窺見深藏在底下的精緻線條,不免有些紅了紅頰,「那種事我早就忘了、不過既然妳都說要收回了、我當初和妳見面時,我對妳說過的那句話、我也收回吧」

「沒關係」星伊的眼眸微微彎起、讓她本來就清秀的少年般眼眸溫和的瞇起,「因為是事實啊、我沒有真正成為過藝人怎麼可能理解藝人的想法呢?」

容仙愕然的看著星伊把她手中的麥克風塞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後看著她把自己的肩膀轉過,而容仙卻能感覺到她的背上,貼上了毛茸茸的腦袋。

還不等容仙開口,星伊的嗓音、她的溫度就由她的指尖傳遞到了容仙的肌膚上頭,留下了深刻的暖度,那讓人感覺到發癢的感受讓容仙想要甩開星伊、但是她接下來的話語更是讓容仙滿頭霧水。

「容仙啊,不要忘記妳現在的樣子,回歸到原位、妳比較習慣吧?」

星伊想著在這相處的時間中,看見了她的脆弱、她的倔強,以及對音樂絕不放手的熱愛,就像是看見了過去的自己。

站在角落卻能完整看見全場的容仙咬了咬牙、因為最後那位男歌手終於趕到了現場,在PD的喊聲中,容仙不得不在踏出去時,容仙直接轉過身在輕斥的同時、她卻看見了星伊那種感傷的笑容。

「呀!文星伊、等我節目結束,妳就完蛋了,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啊?!」

「嗯,就這樣,快去吧,金容仙」

嘴巴上頭還在抱怨的容仙卻在踏出去後,切換了面上的工作模式。

走出角落的星伊望著上頭的容仙,然後從一旁的惠真臂彎中拿回自己的西裝外套,朝著她微笑,「謝謝妳這幾個月的照顧,惠真」

「嗯、雖然輝人回來接手經紀人工作,但是星伊歐尼已經從前輩轉變成了朋友,之後還會繼續聯絡吧?」

「妳和輝人可是我疼愛的妹妹,當然了」

「親自接近太陽的感覺怎麼樣?」星伊瞅著惠真唇角微微揚起的笑,很是無可奈何的衝著她笑了出來,「果然很舒服啊、但是太過燦爛了,沒辦法一直注視,對於我來說,是太過明亮的存在」

「不過,能碰觸到、歐尼也覺得很開心吧?」

星伊只是勾了勾唇,「輝人和那個傻呼呼的傢伙就交給妳了,惠真」

惠真點頭後,目送著星伊的離開,只是、惠真喀嚓喀嚓的把嘴裡頭的棒棒糖咬碎,濃厚的糖味就立即的在口中擴散,「我倒是覺得那個傻呼呼的傢伙才不會那麼輕易的放妳走呢,星伊歐尼」

 

 


果然、正應了惠真說的話,在容仙結束綜藝的錄製也經過了三個小時,只不過那三個小時緩衝可沒有讓容仙輕易的把那熊熊燃燒的怒火給稍加緩熄。

「文星伊那個傢伙呢?!我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她一頓才行!」

「星伊歐尼?」輝人剪齊的瀏海上頭,有著更加俏皮的可愛感,低頭看了下時間,朝著正驚訝於輝人在這裡出現的容仙說道,「如果是找星伊歐尼的話,她現在已經在往日本的班機上了」

「所以、輝人現在是又回來當我的經紀人了?」

「嗯,沒錯!因為星伊歐尼被指派到日本去了,所以星伊歐尼替我說情,讓我還能繼續擔任容仙歐尼的經紀人」輝人歪著頭看著似乎沒有心情很好的容仙,「容仙歐尼在不開心嗎?」

「文星伊那個傢伙啊啊啊啊!她鐵定是想要逃避被我揍,輝人、下一趟去日本的最近班機是什麼時候?!」

輝人笑嘻嘻的湊在了容仙的面前,「打歌期結束,歐尼下個月就要去日本出道了,所以別緊張,星伊歐尼也正因為要準備相關出道的事情而沒空理我們呢,冷靜一點吧?」

因為輝人的話而按捺下來住焦躁的容仙蹙著眉頭盤起手臂,「文星伊那個傢伙、見到面絕對要先揍她」

只是、容仙突然想起了星伊在舞台時,那般實力精湛的表演,即便只是彩排,她的實力也讓自己拿出了在舞台上的認真。

「星的外表、唱歌的嗓子還有舞蹈不弱啊、為什麼她要當藝人的經紀人?」

輝人望著容仙清澈卻乾淨的眼眸,輕鬆的對著她爆出了屬於星伊、可以說是她最深的秘密。

「星伊歐尼最初的夢想是成為藝人出道,,因為年紀還有家裡的要求,所以選擇放棄了歌手這條路,在放棄之前,曾組過團體出道,為了配合團體從主唱轉換成了未曾接觸過的Rap,因為經紀公司重組而被迫從剛出道的團體解散」

「為、為什麼輝人妳會知道?」

「或許是因為當初,我和星伊歐尼是在同一個團體裏頭吧?」

因為輝人的話而懊惱的容仙嘆了一口氣、「我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能對她說出那種話啊……」

那般的過份、同時直擊了對方的弱點。

 

 

『如果只想用著這種半吊子的心態當藝人的話,就不要拖累到其他人』

『不是在圈內的妳真的能理解有可能因為別人的無心舉動而失去粉絲支持的我的心情嗎?』

 

 

 

 

好像沒有寫出我想要的那種感覺。

文字果然很奧妙啊………

 

 

------------------------------------------------------------------------------

4/22 補

這在lofter先發了,但是我又忘記痞客邦沒發,輝人的成為負擔也是在痞客邦先發,lofter忘記發,所以剛好扯平,有兩個寫作帳號的甜蜜麻煩,不過因為是221生賀文後續的補寫,就只是在這裡複製貼上賺篇數(踹飛)。

因為我lofter很少用,因為為了多吃mamamoo cp文的寫作糧才辦的,因為我不知道不用辦也可以看文章,不過上去點愛心是給作者鼓勵啦,你懂得,要給其他作者寫作的動力,點愛心加留言是很重要的。

在寫的過程中說不定有可能寫到一萬字,所以我就偷懶不寫了不過不影響劇情,刪減掉的也只是和下一篇有關的伏筆,不過還是有稍微提一點點。

有沒有更期待下篇XDDDD,kekekeke放假消息我最厲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