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G—成為負擔(中)。

 

惠真喜歡看電影、也喜歡出去遊玩,但是她安排行程的方式卻是極端的讓人覺得驚訝,要嘛就待在家裡頭一整天都在看電影、或者是都出國直接一個禮拜不回來韓國,惠真也很明白自己的極端習慣會給輝人這種緩慢生活給帶來壓力,也不會要求輝人一定要陪在自己的身邊。

正值熱戀期的她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說分開就分開,退而求其次的惠真則是會在咖啡廳收店後,會牽著輝人在路上走著,伴著其他還未關店的商家燈光,走在了暈開光暈的街道上,互相餵食著魚糕、吃著兩個人都喜歡的內臟湯、或者就只是安靜的坐在收店的咖啡廳裏頭喝著與彼此口味不相同的咖啡。

有時候惠真會被偷嘗自己美式咖啡、轉而露出皺眉吐舌的輝人表情給逗笑,有時候惠真也會因為偷吃輝人的蛋糕而被輝人追著打鬧。

雖然輝人不喜歡安靜的待在家裡頭、但是輝人卻會願意為了惠真而忍耐,坐在電腦前面分享著惠真特意擺放在櫃檯下小櫃子裏頭的經典電影老片,兩個人裹著同一條毯子,分享著彼此的體溫、看著曾經看過的經典電影,聽著惠真用著她那一口好聽的悅耳沙聲訴說著她看了電影後的心得感想,似乎就連閉上眼,輝人也能想像到那幅由惠真帶給輝人的獨特畫面。

和直率的輝人不一樣,在與惠真逐漸交往下去,總有著獨特的視野,用著細膩、敏感的觀察,為輝人帶來了她才能給予的風景,同樣的更讓輝人沉迷於惠真的獨特魅力。

膽大、不在乎他人目光的惠真有時候很孩子氣的笑著、但是性格中還有著孩子氣的她卻樂意成為比輝人稍長的姐姐角色、包容著輝人。

任由輝人興致一來就不顧場合,直接在路上給予惠真在額上的親吻、在暗巷中的交疊深吻,用著一抹溫柔的微笑承接著輝人急進的粗魯生澀,細長的指尖揉著輝人在暈暗的燈光下呈現淡金棕色的頭髮,就像是、在某次從幼稚園逃跑時,她走在中庭裏頭的燦爛柔暖光芒。

輝人身上的體溫、總能溫暖惠真指尖上頭的冰涼溫度。

「惠真,我們今天來看電影吧?」

輝人在與惠真正式交往之後,就得到了惠真位在咖啡廳樓上附設小房間的鑰匙,惠真還能想起眼前這個小傢伙在得到自己房子鑰匙時,那種繞著自己團團轉的可愛模樣,像隻可愛小狗一樣在自己的掌中亂蹭,更是給惠真的掌心帶來了像是稻穗般的沙沙摩挲感,盤腿坐在惠真身邊的輝人笑嘻嘻的望著惠真,只是揉了揉輝人的腦袋,無奈又寵溺的抿起嘴角,「妳沒事就往我這裡跑,酒吧的工作不用去嗎?」

「嗯,星伊歐尼最近因為要帶容仙歐尼出去玩,所以說要休息一個月,在公司可以說是支柱的容仙歐尼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拿到了一個月的假,說什麼都要星伊歐尼帶她出國玩」

輝人想起了容仙和星伊在酒吧裏頭鬧著說要星伊規劃行程的畫面,不由得露出了無奈的笑,在她們自己的眼中或許是容仙歐尼在單方面和星伊歐尼鬧脾氣,但是,容仙歐尼何嘗不是潛意識清楚星伊歐尼會包容她才這樣鬧彆扭,最後還只拋下了要星伊歐尼規劃行程就自顧自的跑去玩手機遊戲。

「這對歐尼也真是……輝人去挑電影吧?」惠真對於總是對著旁人大閃特閃、大肆的放出閃光彈造成旁人殺傷力的那對姐姐組只是無奈一笑,伸手把仰起臉的輝人勾了過來親了親輝人的臉頰,她們兩個之間的親吻像是練習過無數次般,溫柔淺和,「牆角有一箱新送來的DVD,去挑一部妳喜歡的」

「嗯!」輝人蹬蹬蹬的跑到在窗邊可以看見大片星空的牆角,蹲下身翻著裏頭的新電影,拎著DVD放入了光碟機裏頭,便溜到床上和惠真依偎著彼此的體溫。

掩在被子底下的指尖、隨著輝人的靠近緩緩的順著惠真掌中的紋路,沿著敏銳指尖觸踫到的弧度扣入雙方的指間,螢幕的微光更將兩人身影映在了牆面上。

「惠真,我今天可以留下來嗎?」輝人轉頭問著枕在自己肩膀上頭,看起來有些昏昏欲睡的惠真,指尖撥好對方垂在額前的瀏海,就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那股祈求更是讓惠真淺笑了起來,貼著輝人頸間肌膚仰頭,微吐氣息,環住了輝人的腰身,「我從不會對妳說不,輝人」

就連擁抱都帶著惠真隱藏在溫涼體溫下的火燙。

 

 

 

今天是輝人重新回到酒吧上班的日子。

和容仙歐尼從越南回來的星伊歐尼送給了輝人和惠真超多的名產,同時,還不忘推薦兩人說是蜜月的好去處,笑著收下名產的輝人只是把東西放進了休息室裏頭後,又在底下客人的點歌中,投入歌唱當中。

原本星伊還想鬧著輝人一下,但她的目光馬上就被只是坐在酒吧櫃檯喝著果汁也能吸引不少蒼蠅圍繞的容仙給抓住,不由得蹙著少年感十足的眉頭往那裡走去。

只是坐在下頭的男人留著鬍子、帶著些許頹廢般的藝術家氣息、只是像是商人般的銳利眼眸閃爍著明亮的光芒,同時目光落在了在台上唱歌的、輝人的身上。

——正如輝人的名字所賦予的意義,是一個自體發光的孩子。

九點半。

完全整理好店鋪的惠真翻過牌子,在臨走前細心的確認好一切的東西都已經完成後,這才站在門外彎下腰把門鎖好,同時自己拎著鑰匙往星伊在開設的酒吧位置走去,正如與輝人認識了半年、與她正式交往前,惠真有時候會為了喝酒而跑到星伊的酒吧,邊喝著酒邊等待輝人下班,同時享受著輝人獨特的情感聲線所演繹的歌曲。

那是視覺、聽覺、味覺同時享受的美好盛宴。

隨著與輝人的交往,惠真已經把她休息的時間摸得很準,才剛踏進酒吧,便看見了放下麥克風的輝人看見自己出現時露出的驚喜眼眸,在輝人坦率的清亮眸子,惠真不需要確認,就能明白自己在她的面前也一定是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迎接著她。

「惠真,妳來了,我剛唱完歌曲,妳要不要也跟著唱一首?」

「呀!丁輝人,妳這個小子,我又不是這裡的駐唱」惠真被輝人的話語逗笑,沒好氣的仰頭伸手戳了戳輝人的腦袋,「要是我真的唱得好,搶走妳的工作怎麼辦?」

「因為妳是我的、所以妳的嗓子也是我的!」輝人反應很快的結語讓惠真愣了一下,便又無可奈何的淺啞笑聲便從惠真的薄唇間滑出,但是那雙細眸卻又帶著愉悅的微彎寵溺,「之前果然不應該在妳面前唱歌的,輝人」

輝人笑嘻嘻的把在架上的麥克風遞給了惠真,那抹淘氣看在惠真的眼裡又好氣又好笑,在輝人的伸手支撐下,惠真踩上了階梯,細緻的腕部有著細膩弧度,纖細的彷彿一折就斷,慵懶的細長眸子望著牽著自己上來後就自己溜下去坐著、仰頭充滿期待的輝人眼眸,「想聽什麼?給妳點歌吧」

「我想聽Beyonce的irreplacement,一定很適合慧真」輝人張開雙腿、手掌撐在椅面上,俏皮笑著、宛如孩子,慧真沉啞的笑聲透過了麥克風傳了出來,在那一瞬間抓住了全場注意力,就只是淡淡的燈光投射,都讓人感覺到她舉手投足間散發的強悍氣勢。

這樣氣勢強烈的人、嗓音直往人心去的、還有著餘裕向著自己眨眼的女人是自己的女朋友,輝人不由得笑彎了清秀的眉眼,心中對她的心動隨著相處越發的濃郁了起來。

站在櫃檯裡,面對著容仙唇瓣沾上的紅色醬料,星伊伸手抹去,這種貪吃的樣子哪有半點在公司裏頭的精明銳利的樣子?

不過,星伊也並不討厭容仙的這個樣子,或許初始喜歡上的原因是容仙出色解決問題的手腕,隨著更加加深的相處,星伊越是挖掘眼前這個人越能感受到容仙骨子裏頭的可愛傻氣,即便是這樣也喜歡,星伊可沒有忘記當初輝人來找自己談論關於她喜歡上惠真的場景。

那個小妹妹在現在也有了喜歡的人啊、星伊的目光落在了結束歌曲往這裡走過來的、即便手指沒有相牽也能感覺到她們之間那種熱燙。

惠真看見了環繞在容仙桌前幾乎可繞成圈的、被人招待的雞尾酒,不由得輕笑,隨手拿起了一杯漸層藍的雞尾酒,淺抿了一口,冷淡的嘲笑著即便想生氣也只是隱忍的而皺起眉間星伊,「容仙歐尼還是這麼有魅力、即便是現任女友在身旁還是有不怕死的人獻殷勤」

「是啊,不過我喜歡的人是星,沒有星的溫柔體貼以上,我才不會看上他們」朝著星伊俏皮的容仙眨了眨眼,微笑吐出的話語讓本來今天沉著臉不爽一整天的星伊臉色稍霽,輝人斜睨了星伊的表情,不免感覺到眼前這個總是傻呼呼笑著的歐尼就像是一個推拉高手,自己的惠真才不會這樣對待自己。

正當四人笑鬧的時候,突然一道突兀的嗓音便插了進來,頹廢的外表下,卻又著一雙銳利的眼眸,「妳們好,我剛剛聽了妳們的歌聲,事實上我已經在這裡觀察了一段時間,我想請問剛剛在台上唱歌的這兩位小姐有沒有打算作為歌手出道?」

惠真微微往前站了一步,垂下的單臂把怕生的輝人給保護在自己的後方,細長的眼眸打量著這個人的同時,慵懶卻又尖銳的光並不輸給在社會上打滾的社會人,「你是星探?」

「確切來說、我的身份是作曲人想要找到適合我歌曲的新人,就算沒有經紀公司也無所謂,我有想要請妳們唱的歌曲,妳們的音色都是十分獨特的,在這個演藝圈裏頭來說,是具有相當辨識度的獨特聲音」

「我不想要出道」惠真很快的就做出了答覆,只是在她身旁的輝人卻有些遲疑了起來,畢竟她的夢想就是出道成為歌手、然後、得到專業製作人為她量身打造的歌曲,只是一個遲疑、惠真便能清楚明白輝人此時的猶豫,「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吧,我們會在之後聯繫您的」

「雖然我只是上來碰碰運氣,但是我沒有想到可以又再一次碰上另一個獨特聲音,不論多久聯繫我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寫出的那首歌本來就是為了妳的歌聲而準備」從皮夾中拿出名片的男人對著輝人點點頭,模樣誠懇、就連輝人也能感受到,握在手指中的那張名片材質硬挺輕薄、卻又有著非常沉重的心意,「非常希望妳能來演唱我的歌曲」

在姐姐們與惠真的祝賀下,直到回家,輝人的手指都握著那張名片、帶著沉重的心思思考著,就連回到家也沒能注意到惠真的表情。

 

 

 


不過最後輝人還是同意去演唱那首歌曲,只是一向對於歌曲情緒一向拿捏得當的輝人卻在這一次的歌曲當中面臨了她沒有經驗、所以沒辦法完整的演繹出歌曲那種張馳有度的情緒張力。

「……或許是我給妳太大壓力了,先暫時回去休息再想想歌曲要怎麼唱、真假音的轉換、歌曲歌詞與情緒的聯繫」男人微皺著眉頭,卻還是鼓勵性的伸手拍拍輝人的肩膀,「妳可以的、輝人,我很看好妳」

「……是的,我會回去再想想的」輝人對男人鞠躬道歉,然後強忍住情緒,走離了公司、輝人不想去找任何人,但是她的雙腿就帶著她走向了有慧真在的咖啡廳。

站在外頭、透過落地的玻璃窗,輝人在春暖的天氣中,穿著薄薄的黑色Tshirt、破洞牛仔褲和球鞋,頭頂上還頂著來自星伊贈送的棒球帽,讓她看起來有著男孩子的粗魯氣息的同時又有著可愛的女孩子身形,就只是站在外頭看著惠真在咖啡機前忙碌的身影,輝人緊張的心情總能舒緩不少,就像她都會一直存在在那邊、永遠都不會改變的那種安心感。

站在咖啡機前、讓服務生把最後一杯咖啡送出去後,看見了站在外頭、任由自己曬太陽的輝人,雖然站在陽光下的輝人隨著光芒而閃閃發亮,惠真微微蹙眉,她可沒有忽略韓國的太陽在午後究竟是有多麼炙熱滾燙。

在逐步接近時、惠真卻在輝人的臉上看出了一絲的失落難過,身著純白色襯衫、還有修身白色長褲踩著高跟鞋的惠真站在輝人的面前比她高了一顆頭,即便是心疼、但是她的臉色依然淡然,展臂把人抱在懷裏頭,第一次開口邀約,「今天晚上住下來吧,輝人」

倔強抿脣的輝人只是抬起了無力垂在雙腿旁的手,用力的抱住了惠真的背、腰身,用盡全身的力氣,把自己投入惠真微涼的懷裏頭。

深陷於惠真冷淡、卻又讓人心跳不已的霸道懷抱中,放逐了疲憊,並非選擇家人、並非選擇親近的姐姐,而是把一切交付給惠真。

在那一天後她的狀況似乎變得好了許多,輝人抿起唇瓣,在嘗試演唱著其他歌曲時,也能感受到在肩膀上頭的壓力減輕了不少,而且、輝人想起了惠真在那天晚上溫柔親吻自己額頭的吻,不免雙頰發燙。

「輝人,妳最近的表現挺好的、這樣的話,那首歌就可以交給妳了」作為入門指導,輝人本身的實力非常優秀,但是在使用喉嚨的方向像是一個獨自摸索的孩子,優秀但是笨拙,不過在這段時間的教導,她的聲音雖然還有過度施力的痕跡,但是比起之前倒是好上不少。

望著輝人蹦蹦跳跳的離開背影,指導輝人唱歌的男子微笑的低頭,看著手機上頭跳出的訊息、點開時,上頭的文字訊息還猶帶著冷冷的溫度,帶著冷硬的、卻能看著感謝的文字。

男人握住了手機,再一次抬起頭時,在唇瓣上勾勒出宛如鄰家大哥哥的微笑,「真是很棒的友誼呢、輝人」

衝回咖啡廳的輝人,一把撲上了惠真的背,一個彎腰就背起輝人的惠真陪著她鬧著,「做什麼、呀!丁輝人」

被她這樣一鬧連全州方言都跑了出來、輝人哈哈哈的笑著,「我得到歌曲了!安惠真」

背著她的惠真也露出了笑,比她還要開心的、幼稚的揉亂了輝人的頭髮,作為祝賀她得到歌曲,所以今天的惠真打算早早休息到星伊的酒吧敲詐星伊一頓,畢竟是自己最疼愛的妹妹,所以星伊歐尼不會計較的,抱持著這種想法,惠真愉悅的漾開了唇角。

只是、不遠處的手機,朝下蓋著螢幕的手機微微發散著光芒,以及,在那上頭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跳出的文字訊息。

 

 

 

 

給輝人的生賀,我不會寫甜、頂多就不虐。

祝生日快樂,世最可的丁輝人。

謝謝妳能成為MAMAMOO,請繼續在MAMAMOO裡頭當可愛、但是嗓子卻很流氓的丁輝人吧!

 

附註:

不管妳到底有多喜歡自黑,我都會愛妳依舊。

P.S. (如果MAMAMOO四個人站在我面前對我打招呼,我保證我的表情會跟這個輝人一模一樣)

 

我也會當成這樣去愛妳。

「丁輝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