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9。

 


望著星伊在沙發中坐直身體的姿勢,看起來不像是酒醉模樣的清醒雙眸,容仙啞然的瞪著眼前這個人,半掩在瀏海下的圓勾眼眸在抬起時,深深的抓住了容仙。

星伊的手指微微抬起,順著容仙柔和的臉部線條,觸踫著容仙看上去就是十分柔軟好捏的頰肉,「所以、妳在煩惱什麼?」

「……我以為妳喝醉了,所以才對妳說出了那些話」容仙沒有推開星伊的手,正是因為那種觸踫過於溫柔、更讓容仙難以抗拒,只是揚起了有些苦澀的笑容,「我沒事的」

「或許有些過於突然,不過我現在喝醉了,正如惠真所說的,我醒來後,不會有任何的記憶,哭得再醜都沒有關係」

對於始終嘴硬倔強的容仙,因為透過鏡頭看過的、因為一直親自接觸著,默默的陪伴在側的星伊也能明白容仙那骨子裏頭的堅強,只是,在這種情況還要執意的選擇堅強、就是有著近乎莽直的笨拙。

扯開唇角的星伊對著容仙張開手臂,然後,對著她帶著淡淡的挑釁。

「如果不趁現在討安慰的話,酒醒後就不理妳了」

所以、只能成為妳暫時的慰藉也沒有關係,在這個時候、在這個時間,現在我在妳的身邊而妳可以向我撒嬌。

宛如夜晚的魔法,曇花一現的溫潤明亮。

是屬於夜晚星子的星伊帶給只能浸染在明亮面的容仙獨特且唯一的景色。

總是委屈自己笑著的容仙非常努力的扮演著屬於頌樂的角色、屬於公司給予她的定位。

——她想要成為歌手,卻在偶像的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即便是在音樂節目上頭使用了伴唱帶,全開麥的演唱,卻也能在韓網中得到了非常嚴厲的批評,容仙害怕惡評,卻又不得不去直視它,謙卑的接受意見,卻只能在下一次的表演做得更好。

睜著圓圓大眼、從那淚眶中滴落的淚滴,看著星伊的眼中,格外的惹人憐愛,即便站得再怎麼高,再怎麼樣展現開朗一面給其他人看的明星,最終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罷了。

那股毫不留情的衝擊撞進懷裏頭時,遭受撞擊疼痛之餘、星伊也只是無奈的摸了摸容仙的腦袋,便把懷裏頭逐漸浸濕自己衣領、即便這樣也不肯顯露出哭泣的女孩子抱緊。

任由她把淚擦在自己的身上,然後,星伊只是發出一聲輕歎,掌心有些笨拙的撫摸著容仙的腦袋,很早就選擇離開了家裡、就連妹妹的成長期也沒能陪伴的星伊非常的不會安慰人,雖然身邊有惠真這個朋友,但是,實際上,惠真也不會輕易的向她展現脆弱的那面。

——和惠真相處了這麼久,她還沒有看過惠真脆弱的那面。

一邊笨拙的撫摸著懷裡頭那個人的腦袋、一邊微微的抿起唇瓣,對這種情況陌生的星伊,所能做的也只是把自己的想法盡情展現在她的面前。

模模糊糊的被酒精弄得混沌的腦袋也因為容仙的啜泣聲而稍微的清醒了起來,甚至是還能想起在之前接到容仙經紀人的電話的情況。

 

 


距離惠真和輝人的聚餐還有幾個小時,星伊還是得面對著滿滿的工作,這次的聚會也是因為惠真說有好消息,所以從繁忙的工作中擠出時間,不過最近也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待會可能會被那兩個小傢伙敲詐一頓。

想到這的星伊只是微微的抿起唇笑,對於被自己寵壞的兩個妹妹也是,展現著無盡的包容,坐在電腦前面和準備接手代班事項的人討論著下一期節目的企劃,雖然星伊看似手頭只有著戲劇準備拍攝,但是、星伊事實上還是必須經手許多事情。

正因為事情繁多而有些頭疼的星伊想要播放喜歡的音樂來阻止煩躁情緒蔓延而打算播放音樂上自己稍微休息一下時,放在桌上的手機就突兀的響了起來。

帶著嗡聲的震動聲,很輕易的就被星伊靈敏的耳朵給捕捉到,身為PD這種未知來電者的號碼並不少,多半是為了討論工作而撥打。

「你好,我是文星伊」

「文PD,妳好,我是頌樂的經紀人」

星伊有些訝異的揚起眉頭,卻又能夠理解似的瞇起眼眸,踩著黑色棉質拖鞋走回電腦椅上坐著,冷靜地反問,「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那頭倒是被星伊的反問沉默了一下,她只想著或許如果能請文PD特別的關心一下容仙,說不定容仙的情緒就不會那麼低落,但是,真正撥打之後、等待文PD接到電話時,她才真正的發現,和容仙雖然說是朋友,但是,文PD卻是沒有必要為了容仙的情緒負責任。

「……不,是我唐突了,文PD就忘記我這通電話吧」經紀人在那頭有些苦惱懊悔的聲音,不由得讓星伊發出輕笑聲,這位經紀人雖然在演藝圈裏頭很得人敬重,但是有時候的可愛傻氣倒也是讓人覺得和她手中的那位衝動又感性的頌樂一模一樣,星伊因繁雜的工作而有些煩躁的心緒也因為這通電話而一掃而空。

「說說看吧,妳都親自撥電話給我了,這下子,我也算是當事人了,要求聽聽看也不為過吧?」

經紀人有些猶豫的看著正在舞台上頭唱歌跳舞的頌樂,即便跳舞的力道依舊、臉上的笑再怎麼樣的燦爛,與藏不住心事的頌樂相處這麼久,能夠隱藏情緒的倔強也是不容許待在她身邊的經紀人戳破的固執。

「是有關於頌樂的事情,我想請文PD、以朋友的身份關心頌樂的情緒,或許是因為公司安排給她的工作類型,讓她身體的狀況影響到她的心理了」

冷靜的星伊細瘦指尖撫摸著紙張邊緣,想起了自己很久之前聽見容仙說著她的工作時,從心頭竄過的那抹疑惑卻在這通經紀人親自撥來的電話,真正坐實了。

半撐著腦袋,星伊也沒想過自己隨意的預測就有成真的時候,她雖然不想隨意插手別人的事情,甚至也沒有想要淌渾水的意思,但是也絕非知道了就抽手不管的那種人。

「如果以朋友的身份,我會幫忙的」

那頭像是呼出了一口氣,經紀人帶笑的嗓音在緊張中又緩緩的放下了心緒,「當然,這樣就很足夠了,那麼非常感謝您,文PD」

「對於妳來說,頌樂是什麼樣的存在?」

望著站在台上即便疲倦也不肯鬆下表情的堅強、與溢滿燦爛微笑的頌樂,為了讓自己更好而聽取他人意見,甚至是在下了決定時的那股武斷強勁,即便如此,在粉絲的面前表現的再怎麼堅強,那樣的頌樂還是有著難以向其他人啟齒的脆弱。

「她是我的朋友,想要好好保護不受傷害的妹妹」

呵、星伊發出了無聲的笑聲,垂下眼簾的星伊在得到這個回答後,想到了那次看見容仙和這位經紀人在櫃檯前,格外憐惜經紀人的休息情況而不願讓經紀人擠車上的頌樂與其的爭執,在那強硬固執下、所願的也只是她周圍的人安好的微弱願望,「我想,妳對容仙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不要太衝動的、為了想要達成某個目的而輕舉妄動,因為、容仙可是非常念舊的人啊」

聽見星伊這句話的經紀人、這才想起了,之前和容仙討論自己近乎是內定要去帶新人團體時,對她說出的、不要忽略她的話語,那時候的自己就要發現了才對,但那個時候自己只看見的是,新人團體的棘手、而非考慮到聽見自己被迫因為新人團體事情而被迫離開容仙時,倍感寂寞的容仙心情。

「……我知道了,謝謝您的提醒文PD」

「今天晚上容仙沒有行程吧?」星伊抬起手腕,在細瘦的手腕上頭有著大方俊氣的手錶,上頭顯示的時間、如果是現在不出門的話,有可能會讓惠真和輝人乾等的緊急時刻。

「是的,今天晚上還有明天早上都沒有行程」

聽見篤定回答的星伊,站起身,把一旁的皮夾放進了自己包包裏頭,比起女生還要柔雅微沙的嗓音像是在平靜的湖面揚起了波紋,清亮而悅耳的聲線帶著強硬的要求,「那就把容仙借我到明天早上吧,保證明天會讓她露出微笑」

直到現在、就以自己與文PD的對話就能輕易感受到了,為什麼容仙會那麼喜歡這位文PD了,就連自己也不免被這位將人深深看進眼中的細心體貼給震懾到、或許包裹在頌樂的華美外表下的容仙實際上已經相當疲倦了吧?

「……我們容仙就拜託妳了,文PD」

即便是被這樣託付,也能感受到那股沉重的星伊只是微微勾起了笑,輕應了一聲。

 

 

懷裏頭的人似乎哭累了,就連攬著容仙肩頭的星伊也只是微微鬆動了手臂,想要把懷裏頭的人給拉出來,結果對方卻是緊抓住自己的衣領、沒打算把自己的臉從星伊溫熱胸懷中抬起。

扯了幾下,星伊沒辦法,只得哄著她,「容仙啊,放開我吧、我去倒杯水給妳?」

「……妝、妝花掉了」容仙羞恥的嗓音低喃的傳來,一向耳朵敏銳的星伊愣了愣、然後揚起了過份的笑容,準備要捉弄一下容仙的逗著她,「什麼?我沒聽見」

「妝、」彆扭的重覆了一次,但是容仙只是從緊閉的唇瓣中滑出的單字讓星伊眼眸揚起了寵溺,「妝?哭花了啊、讓我看看?」

說著還很過分的用手掌捧住容仙低垂的臉頰,強硬的抬起她的臉、看在星伊實際上因為酒精有些模糊的眼界當中,只看見了容仙選在捲翹眼睫上頭的清透淚滴、被淚水洗過後的清亮水光,以及即便現在已經27歲了依舊漂亮的童顏五官,星伊噗哧的笑了出來,笑著逗她時還勾了勾她的下巴,「不會啊,很漂亮,我們容仙很漂亮」

「……騙、騙人」眼眶泛紅的容仙用力的揪緊了星伊的衣領,有些害羞的、又羞於承認從星伊嘴裡頭說出的稱讚話語,星伊的指腹抹去了對方睫上還殘留的、讓她心疼的淚滴,「去洗個澡吧、洗過澡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又會是晴天了」

容仙拽著星伊的衣角,結結巴巴的向星伊笨拙的撒嬌,「妳、能陪我嗎?就、今天、今天一天就好」

「嗯、就是因為這樣才喝醉的喔」星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平時白皙的肌膚、因為酒精而發紅的五官帶著微媚的豔色,「讓大明星照顧的經驗可沒有、要好好的享受才行」

俏皮的對著容仙眨眼,卻只讓容仙看見了她笨拙的Wink,不由得被她逗笑的捶了捶她的肩膀,露出燦爛微笑警告著星伊,「我先去洗澡,妳不准偷跑掉」

笑瞇瞇的哄著人進去後,星伊這才露出了因為酒醉湧上暈眩感的虛弱,不免有些自嘲,「這下子惠真可不能吐槽我的演技差了……她到底是怎麼能這麼豪爽的一口乾掉不混飲料的燒酒,啊……頭好暈」

洗過澡的星伊似乎也有些精神了不少,只是,星伊卻在容仙想要她和自己共用床鋪時,強硬的拒絕了容仙的要求,甚至是拒絕了容仙要再另外幫忙鋪地鋪的提議,只打算在外頭的沙發睡上一晚。

並非沒有看見容仙眼眸裏頭因為夜深後的韓國會有著相當低溫的寒冷而浮現的擔憂,即便如此,星伊還是堅持著要睡在外頭的沙發上,微笑的點了點容仙因為洗過澡而發燙的柔軟臉頰,「我就在外頭,別擔心我會不見的」

拗不過星伊的容仙也只能把自己櫃子裏頭的厚被子、毯子,能保暖的東西都放在了沙發上頭,和星伊道晚安後,才回去了房間。

只是在床上翻滾幾下怎麼樣都睡不著的容仙,決定還是溜出來看看星伊的情況,即便再怎麼樣小聲接近,蜷在沙發上頭的星伊也能在容仙第三次溜出來後,無奈的抬起身體。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滿臉委屈的、27歲小孩子,星伊只是拉起了被自己體溫染燙的被子,寵溺又無奈的苦笑著邀請著容仙,「進來吧」

在今晚格外脆弱的像個孩子一樣的容仙完全沒有意識到她露出的燦爛笑容,望見那樣的笑容、星伊對於這個老是無意識朝著人扁嘴撒嬌的可愛傢伙,說實在的,真的沒有什麼抗拒力。

被擠在星伊和沙發之間的容仙即便整個人被圈在星伊的懷裏頭,也能輕易的嗅到對方從薄薄Tshirt散發出來的暖熱香氣。

頸下枕著星伊的肘彎,腰上搭著的是星伊看似細瘦卻充滿勁道的手臂,暖熱的被子裏頭有著兩人身上的混合香氣,仰頭的容仙只能看見星伊被外頭月光閃得微亮的薄金色長髮,以及堅毅的下顎線條。

空間很小,卻擠進兩個人的沙發讓容仙覺得很安心,「謝謝妳願意留下來,星」

「不是說了要妳照顧我才留下來的嗎?說什麼傻話?」話語所帶來的震動隨著星伊薄薄的胸膛傳到了容仙的耳裏,宛如星伊此時安穩的心跳聲,輕易就嗅到星伊身上香氣的容仙不由得更加抓緊了星伊腰上的布料。

她的額頭貼著星伊的細緻鎖骨,緩聲低喃,「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明明我也沒能為妳做什麼,我覺得……」

星伊聽著懷裏頭那人的自責話語,正因為酒精竄升上來的暈眩、還有,壓不住的睏意深深席捲了星伊的思緒,頓感、難以鋒利的運轉,然後容仙便得到了星伊少有的、失誤。

那是絕不會對他人輕易吐露的真實想法。

隨著容仙的眼眸緩緩睜大,不知道是因為棉被裏頭的滾燙溫度、亦或者是星伊話語裏頭的那股溫柔。

 

「不知道怎麼了,總有種感覺、不能放妳自己一個人」

 

但是還來不及詳加詢問的容仙隨著星伊沉穩的呼吸聲、拖入夢中。

正於隔日想要開口詢問時,只在星伊先開口的話語以及無辜澄亮的眼眸當中,啞口無言,同時把那一絲因為星伊的話語而微亂的心緒,深深的掩埋起來。

就連說出那句話的本人都不記得了、若是表現得比本人還在意,勢必,非常奇怪吧?

 

 

 

 

 

 

 

 

我昨天才說要安利2YG今天2YG就直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生日的時候惠真只是遲傳了祝賀簡訊就傳簡訊去罵人的輝人也太可愛XDDDDDD

WWWWWWWWWWWW這對也太可愛XDDDD

直播裏頭的各種餵食,勾肩搭背,最重要還開喝酒放送,黑金的酒量(應該是酒吧)真的比輝人還要差,看起來好茫好想睡((超可愛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分隔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話可說。

2YG已滿足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