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8。

 


結束了商演行程,被經紀人送回家的容仙、基本上就是個宅女,不過也正是因為正當紅的身份,時常需要馬不停蹄的趕往下一個工作,所以基本上,沒有人知道這件事,大概是只有親生姐姐的容熙和經紀人知道而已。

呆坐在沙發上的容仙身上還穿著外出服,並沒有像之前一樣一回到家就興匆匆的換下喜歡的運動衣,拿著炸雞配著沒法準時收看的電視劇。

或許今天得知的、公司有可能要放棄自己的消息而讓她有點措手不及的堂皇了起來吧?

其實有點怕安靜的容仙有時候會在獨自一人的房間裡頭把電視打開,即便沒有在看電視,也喜歡安靜的房子出現一些喧嘩、出現一些、讓她感覺起來不要那麼孤單的聲音。

容仙蜷著雙腿,下巴靠在膝蓋上頭,低頭瞅著始終亮著螢幕的手機,上頭是顯示著星伊的手機號碼,最近兩人交流的方式多以katalk為主,為了藝人有時日夜顛倒的行程,星伊通常都是體貼的留下不太急促的消息,也不會催促著容仙回答,通常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最近的事情,更多的是星伊為了容仙跑行程有時候會忙到忘記吃飯的提醒、或者是因為天氣早晚溫差大而要容仙多加點外套在身上的溫柔體貼。

看似檯面上風光的頌樂實際上沒有什麼可以談心的朋友、或許才是比被經紀公司放棄這件事更加可笑的事情吧?

輕吐出一口氣的容仙有些寂寞的笑了出來、不論是因為什麼事情,把自己的煩躁丟給其他人並不是容仙會做的事情、甚至是讓自己的問題麻煩到其他人,容仙的目光落在了已經再三回味過的劇本上頭,只是短短一集、就能由文字的魅力吸引住容仙的目光,更別提了其中相關的,非常有創意的設定,並非架設在高富帥愛上貧窮女子的愛情故事。

當容仙拿起手機想要撥給姐姐邀請她一起吃飯的時候,容仙的手機卻是先一步地響了起來,那是來自星伊的手機號碼。

容仙手忙腳亂的接起了原本想撥打給她的電話,非常慌亂地聽著那頭像是安靜的、有著清涼的夜色的聲音,「是、是星嗎?」

「呵」屬於那人的微啞笑聲、似乎點亮了容仙灰暗的內心,悄悄的在容仙的心湖中投下了某種漣漪,「吃過飯了嗎?」

對於星伊的問話,容仙正坐在沙發上頭,分明知道電話那頭的星伊看不見、卻還是像是一個孩子一樣,想討來安慰般的孩子氣的搖頭,「還沒,肚子不怎麼餓,吃不下」

星伊望著在微涼夜中,唯一一戶打亮光的房間,微微的蹙緊了眉頭、隨後又很快地舒展開來,雖然想要罵罵那個平時就三餐不固定吃的女人、但是卻有有些慶幸今天恰好碰上容仙還沒有吃過飯的時候,帶著這種複雜情緒、星伊喊了容仙下樓,「這麼晚沒吃可不行、下來吧,我和惠真有聚餐,順便帶妳去看看妳一直都很喜歡的劇作家」

聽見那頭帶著興奮的、甚至是倒抽一口氣的吸氣聲,星伊圓勾的眼眸不由得因為笑而更加地瞇起,「快點吧,我在樓下等妳」

當容仙衝下來的時候,毫不掩飾清麗臉龐的坦率樣子,更是讓已經多次見到容仙莽撞一面的星伊無奈地把自己頭上的帽子戴在了容仙的腦袋上,比起PD必須在外頭跑動的工作,防曬用的帽子可以說是身為PD應該要有的配件,眼前這個大明星卻能總是忘記攜帶用來遮掩比常人還要漂亮許多的臉龐,星伊確認好容仙不會因為少戴了口罩就被人認出來後,便帶著她往聚餐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容仙總是十分好奇著寫出那麼有深度劇本的劇作家的年紀,即便早在與星伊共享飯店房間事就已經知道了那位作家是惠真的青梅竹馬,但是還是很難想像比自己的年紀還要小上三至四歲的孩子究竟有著怎麼樣的想像力、創作力,星伊看著身旁叨叨絮絮的容仙,還沉浸在自己好奇的事情裡頭的容仙、看上去並不如經紀人在電話裡頭所說的,那般的消沉沮喪,但是,星伊的手把老是不注意情況的容仙從走道外側給了拉進來,讓她可以安全地走在內側,要是沒有保護好別人家的重要資產,要是有一點點擦破皮,星伊可沒有辦法還一個完好無缺的頌樂給人家。

在推開烤腸店的門,聲浪聲便是直接從店裡頭卷至容仙和星伊的身邊,以及烤肉的香氣也是、盈滿在為了回歸很少好好享受美食的容仙鼻間,但是即便香氣四溢、甚至讓人口水直流,容仙往前站了幾步、有些不安的扯住了星伊的襯衫衣角,「星、這裡好多人啊.......」

「當然了,惠真說這家店的烤腸是招牌,很好吃,說一定要來吃過一次才行」星伊沒有忽略容仙揪住自己衣角的小動作,任由容仙拉著、試圖去忽略對方突然親近的舉動,不去過多的臆測,告誡著自己這只是因為獨自站在人群中的害怕而下意識展現的依賴舉止,可是星伊卻無意識的對著容仙揚起唇角,同時能在星伊宛如夜色琉璃般的瞳孔中窺見了帶著寵溺的溫柔,「走吧,我們有些遲到了,那兩個貪吃鬼鐵定會就自己開始吃了起來」

容仙點了點頭,看見了星伊垂在細瘦手腕上頭的細緻銀鍊、容仙便衝動地伸手握住了星伊的左手,被握在手中的手指微微一頓、便反手過來牽住了容仙的手,屬於星伊掌中的溫度似乎在那一天清涼的夜色一樣,留存在容仙的指尖上頭久久不散,所以再一次被握住時,那種記憶也隨之浮現,屬於星伊的穩重、以及能被人依賴的堅強,容仙望著星伊穿著薄TShirt還有黑色休閒牛仔褲、也掩不住纖細細窄的身形,這樣的她究竟抱持著多大的決心選擇成為對男性來說也十分辛苦的PD職業,突然的好奇了起來。

 

 

為了能夠以最舒服的姿態享用烤腸,惠真和輝人都不約而同的要求了單獨的包廂,甚至還請店家送上了幾乎是人數兩倍的肉量,抱持著今天一定要吃到飽、吃到痛快的想法,就連平時很少讓輝人喝的酒都上了兩三次。

所以當星伊拉開門的時候,看見的是已經因為酒精而開始陷入興奮情緒的兩隻開始比扳手腕,輸家喝酒的比賽,不過是因為酒味沒有很重,星伊推測出這兩隻還沒有完全醉倒,沒好氣地拿一旁擦手的溼紙巾給兩個妹妹抹臉,「清醒一點,妳們兩個,惠真、輝人,有客人來了,喝成這樣能看嗎?」

容仙看著即便是嘴巴上頭罵著,但是擦拭著她們臉頰的舉止還是非常的溫柔,同時輕斥的語氣還帶著對著妹妹的寵溺,不由得覺得、嘴硬的星伊也格外的有趣,不由得在兩個喝到眼茫的人面前坐下,饒富興致的瞅著之前就認識的惠真和似乎是叫做輝人的女孩子。

只是,容仙的看戲樣子還沒有收起,首先是惠真突然地瞪大了雙眼,扯著一旁的輝人、非常粗魯的扯著輝人的臉,絲毫不顧揮人發出嗷嗷叫聲,把人壓在了桌邊,還順手摘掉了容仙頭頂上頭的帽子,還很淡定地喊著星伊,「星伊歐尼,過來一下」

「嗯?怎麼……!」星伊湊過來之後,看見了輝人和容仙並排時,那種帶著些許淘氣的氣質、以及,同樣柔軟可愛的五官,飛快的理解惠真想法的星伊也揚起眉頭,雖然肯定了惠真的打算、但是,卻還是有些疑惑地皺起眉頭,「惠真,妳該不會是……,妳要這麼做嗎?」

「我個人覺得十分可行」惠真被輝人推開時,手指還微微撫著下巴,原先還有些酒醉的模樣褪得乾乾淨淨,比起星伊的遲疑,惠真反倒對著自己突然的錯認而更是感覺到吃驚,卻又能感覺到自己的發現其來有自,「輪廓很像、氣質也很符合,初始也很怕生,綜合以上,說不定興的程度能夠格外契合,本來是沒有辦法的下策,不過現在看來是最佳的人選」

「輝人會同意嗎?」雖然星伊也不得不同意剛剛自己確實是也稍微錯認了、但是她很快地就反應了過來,所以星伊開口詢問的時候,一旁的輝人和容仙互相對看一眼後,便同時開口詢問,分毫不差的聲調重疊時,輝人還反射性的配合了容仙的聲音、無意識的拉長了尾音的接續,更是帶來了宛如美聲的合音。

「「妳們到底在說什麼?」」

然後本來還在遲疑的星伊和惠真便笑了出來,由惠真彈了一個帥氣的響指,細瘦的食指抬起了輝人的下巴,細細地端詳著她與生俱來、獨特的單邊酒窩,「雖然沒有像輝人這樣記憶性強的單邊酒窩,不過容仙歐尼也有著很可愛的梨渦,輝人,找到了喔!」

輝人看著惠真在認真時、更是蒙上嫵媚的慵懶長眸還帶著讓人心跳加速的認真果決,更是讓人心跳漏拍的強勁電力,差點迷失在惠真眼神的輝人用力的咬了咬牙,不就只是一個安惠真嗎?!

不過是臉蛋長得成熟了一點、明明平時在家裡頭都像貓一樣啊,怎麼可能到了外頭就像是散發著霸道氣息的獅子,平時在家裡頭還會對著自己撒嬌,不甘示弱的輝人瞪了回去時,惠真反倒是選擇避開了輝人的眼眸,拿起一旁的酒杯掩住了自己逃避掉輝人的動作,做出了只是因為口渴而伸手去拿水的動作。

「星啊,現在是、什麼情況?」容仙怯生生地扯了扯星伊的衣角,小聲地詢問著她,站在一旁的星伊只是笑著彎腰拿起生菜、包了幾塊烤腸和配菜的泡菜就捲成生菜捲塞進了容仙的嘴裡頭,看著她圓鼓鼓的、乖巧嚼著自己塞進她嘴巴裡頭的生菜烤腸,星伊很是愉悅地望著也理解現在情況的輝人,轉頭對著容仙解釋,「讓妳的演技病有最大發揮的空間、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喔,容仙」

這樣的小小插曲並沒有阻止容仙因為沒有吃晚餐而肚子餓的情況,雖然平時很鬧、也很吵的惠珍和揮人在食物面前總是虔誠的安靜,星伊和容仙也是,曾一起吃過飯的星伊和容仙也不是在吃飯時會說話的人,所以原本吵鬧的包廂裡頭,反倒比包廂外頭還要安靜。

隨著桌面上的食物消耗乾淨後,喝混酒的重頭戲就跟著上演了。

因為還有工作所以不能喝的容仙雖然很想嘗試一下,但是在告知其他三個人說她曾經只喝了一小杯燒酒就整張臉脹紅後,基於保護藝人酒後姿態,其他三個人反倒更加不害譟的自顧自地喝了起來,看得容仙也想捨棄職業道德跟著她們一起喝。

結果在酒席的最後,被勒令不准喝酒的容仙沒醉,但是可以說是裡頭最冷靜的星伊卻是裡頭難得喝醉的傢伙,容仙為難的看著蹲在一旁扯著自己衣袖的、朝著自己傻笑的星伊,想要很不負責任的把人丟在路邊,但是,因為星伊在之前幫助了自己不少次,容仙只得無奈地放任著這個酒醉最後就像是五歲小孩的人一直碎念著要自己送她回家的撒嬌。

「我家已經塞不下人了,就麻煩容仙歐尼委屈一點把星伊歐尼帶回她家吧,她醒來後什麼事情都不會記得的,如果平常對星伊歐尼有什麼想揍她事情的話,可以偷踹她,我之前實驗過了,不管多過分都不會記得的」惠真淡定的直接把麻煩丟給了容仙後,自己則扛著自己的青梅竹馬走了。

怔愣的看著惠真走遠的背影,容仙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得自己扛著人走了、也不能讓星伊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不是?

看星伊的樣子除了說只要回家、其他什麼都問不出來,容仙也只得先把人往自己家裡帶,把人甩上沙發時,瞅著即便酒醉,也在一路上貼心地不把自己多餘的體重負荷在容仙身上的星伊,尖瘦的下巴有著相當堅毅的線條,突然的、容仙想要對著星伊傾訴,屬於她的苦惱,反正惠真不是都說了,等星伊酒醒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星啊,我真的能成為真正的歌手嗎?」發抖著嗓音、不是舞台上篤定唱歌的頌樂,捨去了一切只為了成為歌手的她、不敢為自己已經做下的決定抱持絕對不會後悔的想法便成為了頌樂,這樣問完的容仙把自己的問題說出來後,她便笑了出來,像是笑自己的笨蛋,「我還真是傻瓜,問著這樣一個酒醉的人,明明知道得不到答案的……」

「是啊、為什麼不能呢?」

在這似夢非夢的時間中,那道屬於星伊獨有的低沉聲在今晚的涼夜中,格外的使人心底發癢。

聽見聲音而抬起頭的容仙只在一瞬間、便深深的撞進了星伊像是乘載著數億星光的明亮眼眸,漆黑、卻又明亮,在容仙的圓滾大眼中,倒映出來的是,星伊再一次重複問題的唇形。

 

 

「是啊、為什麼不行呢?」

 

 

 

 

 

 

因為安惠真和文星伊劇透了,我也要劇透。

下集滿滿的MOONSUN。

不過我還沒寫(毆)

 

留言晚點回,我真的得睡了,三點半我還在敲文。

話說我肚子好餓QAQ

那麼,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