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7。

 


惠真蹙起眉頭,雖然早就清楚這種小工作室本來就沒有什麼能挑選好演員的權利、不過遭受到這麼多次的拒絕,倒也是讓惠真感覺到挫敗的原因。

算算時間,準備開機拍攝的時間也要到了,機組的部分都已經到位了,但是尚未敲定主演的焦躁更是讓惠真蹙眉,她可不能再因為輝人開出來的主演名單無法湊齊而浪費寶貴的時間,劇集只有十六集,更別提準備要上檔、並且聚集眾星的大手筆製作迷你連續劇,為了做出差異更是因為要表現更多戲劇張力的原因而必須要把精力全數衝刺在剪輯方面,實在是沒有那麼多時間放在考慮名單上頭,但是惠真卻又捨不得讓不符合輝人外表以及氣質的人去扮演對於輝人說可以說是轉捩點的角色。

──對曾經參與過輝人大部分人生的惠真來說,那是惠真不想要在輝人的臉上看見的悲傷。

捏住說明用的企劃案的惠真穿著優雅的暗紅色西裝,親自的踩上了經紀公司的階梯,再一次為了名單而行動。

只是這次的結果雖然是被打回票了、但是卻又改變了一些僵持不下而難以改變的事情。

看著眼前這個經紀人微笑的樣子、惠真只知道這次的邀約又勢必會被拒絕,不過本來就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如果妳想要邀請我們公司的Joy的話,可能沒有辦法」

「這個戲劇邀約我們沒有辦法接,關於行程衝突這方面正是我們必須要拒絕的理由,我們Joy會期待下次的合作,真的非常抱歉」接連說了兩次的拒絕勢必是不願意讓新生代的演員碰上完全無經驗的製作組、作家、還有,全新的投資人,相當聰慧敏感的惠真微微的斂起眉頭,還帶著些微的鬱悶,但是敲擊著桌面的指尖卻說明了沒有時間讓惠真去考慮失敗,只能持續考慮著下一個可能接受角色的人選。

只是、在那位經紀人離開後,又再一次走進了另一個人。

在來人逐步介紹自己時、惠真的眼眸隨著那人的身份揭露而微微瞪大了雙眼。

 

 


早在先前,排了兩個商演和代言拍攝行程的容仙很早就被經紀人從床上挖起來坐車去化妝,由於天生五官清秀漂亮的原因,即便是對女星來說是大忌的素顏也只有點沒精神的樣子、更是讓私底下的容仙比在舞台上的頌樂還要有更讓人輕易親近的模樣。

只是、容仙掀了掀眼皮,看著似乎想在隱藏什麼情緒而焦躁不安的經紀人,關心的開口,「歐尼,妳是怎麼了?自從上次回公司拿了我的行程表就一直這個樣子,難不成我的行程表有什麼問題嗎?」

「妳覺得有問題嗎?」天曉得身為容仙的經紀人還指望著容仙自己發現、還反問了容仙,天性傻氣單純的容仙搖了搖頭,看見了經紀人露出失望表情的容仙這才說出了自己最近的感受,「行程還是一樣多啊、難不成是歐尼的更年期到了?」

經紀人氣結的等著無辜眨著眼望著自己的容仙,總是這樣缺心眼的無辜樣子,可愛的讓人想揍也揍不下去,為了不讓自己繼續頭疼下去,順便省些腦細報好替容仙想辦法的經紀人只是捏了捏容仙的臉頰後,就藉口說要到樓下買飲料,甚至還得來容仙的歡呼。

偷得一時半會沒有經紀人盯著就這樣開心,工作的時候還沒有看過她這麼開心的。

「這個沒良心的小傢伙,睽違我這麼擔心她,還給我這樣……」一邊走還一邊抱怨的經紀人在走經過公司的會議室門口時,聽見了某個對話。

「這個戲劇邀約我們沒有辦法接,關於行程衝突這方面正是我們必須要拒絕的理由,我們Joy會期待下次的合作,真的非常抱歉」

那是現在正在趕拍她愛上了我的謊這部由日本漫畫翻拍成韓劇,手中掌管著主演女主角藝人的經紀人,即便是被這樣拒絕、裏頭負責洽談的女性也只是略略的撫了撫唇瓣,只是準備思考著下一步。

容仙的經紀人想了想,在和那位離開的經紀人打過招呼後,她便推門進入了辦公室。

「妳好,我是頌樂的經紀人」

「頌樂?是容仙歐尼的經紀人?」惠真揚起的眉頭、配上了就連經紀人也對自己旗下藝人的人脈吃驚的場景,顯得有些滑稽搞笑。

「原來您認識頌樂、還稱呼她為容仙歐尼?」經紀人坐在惠真的面前,緩緩說著自己的吃驚,不過惠真也很快就收起了失態,「之前在電視台因為文PD的關係有過短暫交集,我以為頌樂的行程應該很滿才對」

「就以她現在的身份,確實是如此」經紀人微微抿脣微笑,對於自己所管理的藝人、始終有著毫不退卻的前進欲望而感覺到滿足,「不過她還有點不滿足,想要更好」

隨著經紀人的目光移動,惠真搭在桌面上,握著企劃案的指尖微微收緊,正如現在惠真難以啟齒的艱難情況、惠真並沒有理由不抓住現在的機會,「我想頌樂在歌唱的世界獨佔鰲頭之後,勢必有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在唱歌的世界中已經沒有敵手了不是嗎?」

「不不不,我們家頌樂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不過我們公司也並不排斥讓藝人有著更多的定位」經紀人點了點惠真抓在手中的企劃封面,漂亮的清秀臉蛋露出了微笑,危險的微笑中、依然讓惠真看不透心思,不輕易鬆口也能獲得情報、才是能夠為自己的藝人得來最多機會的優秀經紀人。

「更何況,是頌樂本身就非常喜歡的戲劇演出,身為最接近頌樂的人,我可不會輕易的讓那個機會溜走」

「——更何況,我的手中可不是只有頌樂一個人而已」經紀人笑著拿出了手機,在螢幕上頭點落了幾下,便把顯示電話號碼的手機螢幕顯示在惠真的面前,沒有勉強惠真一定要存下她的電話號碼、也只是很是溫和對著把情緒收斂的很好的惠真微笑。

「如果可以有接下來的合作,歡迎找上作家好讓我們坐下來談論關於角色的事情」笑著說完話的經紀人從位置上站直身體,望著因為自己剛剛那番話而顯露沉思的惠真揚起充滿歉意的微笑,「我是趁著我們頌樂在化妝的時候偷溜出來的,希望不介意我先離開」

「……當然,關於您的提議,我會和我們的作家好好討論」惠真望著即便是笑著也能從她身上感覺到那股強勢的經紀人作風、這或許是那個傻呼呼的容仙能被包裝成頌樂模樣在韓國大紅的理由之一,交際手腕一流的經紀人也是強勢明星不可或缺的裝備。

撫上門的經紀人轉頭對著惠真微微勾起笑,帶著漂亮的狡猾,「我們頌樂會很期待與妳們的合作的,那位文PD,是讓我們頌樂再一次有演藝新熱度,正是因為文PD的節目,為了那位文PD所執導的電視劇、我想讓我們家頌樂為電視劇演唱歌曲,我們會十分樂意」

有著細長眸子的惠真只是眨了眨眼,緩緩的牽開唇角的笑紋,朝著經紀人舉起手中的劇本,並且交給了她,「關於這件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文PD肯定會說是頌樂自己本身的努力達成的結果吧?」

「那我就代替我們家頌樂接下了妳們的稱讚了」

在談笑之間似乎是確定了什麼、又決定了什麼。

 

 

 

在容仙結束拍攝後,裸露的肩膀很快的就被敬業的經紀人披上了毯子,半擁著她走下台階,順道撐住她因為高跟鞋而搖搖晃晃的身子。

不能顯露出軟弱的堅強、還有維持漂亮表面的微笑,都是以溫暖人心、帶給粉絲力量的頌樂應該要有的樣貌。

「謝謝妳,歐尼」容仙微微的勾起唇角,今天結束完近五六個小時的廣告拍攝,晚點再跑兩個商演活動,今天的行程就暫時告了一段落,在下午約莫五點左右就能有個人的休閒時間,說不定還能邀請星伊和姐姐一起出來吃飯。

「不照顧好妳,我還能照顧誰呢?」經紀人笑著望著上好妝、準備去換上商演服裝的容仙,把自己手中的劇本抬高,簡單的就讓容仙看見了自己手中的白色薄本子,「等等在車上妳會更開心的」

容仙微揚起眉頭,對於喜歡賣關子的經紀人,容仙只覺得有趣,畢竟在過往,這位經紀人總是能在急促的行程中替自己安排一些休閒的時間,同時也會包容著自己的任性。

大概是又給自己留了一點休息的時間吧?

「妳先去拿一下妳的行程表可以嗎?新人那邊臨時有事要請我過去」正要開口說明的經紀人察覺了口袋裡頭的手機鈴聲,掏出手機時上頭顯現的消息,讓經紀人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卻又忍不住地將她們與容仙進行了比較,果然還是因為沒有吃過苦,那個新人團體裏頭到底出現了多少個個性嬌氣的小女孩,同樣都是藝人,容仙的性格倒是比她們還要好帶不少,「晚點我請妳吃炒年糕?」

「OK,成交」容仙漾開了笑,總是一些很簡單的東西就能讓她開心,經紀人有時候也會心疼這個把自己的生活看得很透徹的孩子。

有時候看見她燦爛漾開的微笑,便會替這間經紀公司只擁有這孩子的經紀約就對她做出的任何輕率舉動而替容仙感覺到不值。

踩著替下高跟鞋工作的Crocs,容仙對擦身而過的後輩們的禮貌問好一一點頭回應,而且容仙在公司的評價也十分的好、總是用著非常親切大方的態度對待著以自己為目標的孩子們,以前輩的姿態溫柔的鼓勵著她們。

只是在敲響公關部的門之前,總擔任公司對外發言人、做事圓滑的室長發出了只是虛掩的門板中無法完全遮擋住的愉悅笑聲,宛如狐狸般的狡黠。

「那這樣,我們公司要推出的新女團可就要請孫記者多多照顧了」公關室室長男性的渾厚笑聲更是讓人感覺到他笑聲裏頭的愉悅,只是男人疑惑的揚起眉頭,「有事情想問?說吧,這次可是看在孫記者的面子上,給孫記者一個、作為我誠心的個人管道消息」

那頭的問題似乎是有些格外犀利、倒是讓室長考慮一下子才開口回答,「是說頌樂的消息嗎……?這件事雖然還沒有搬上檯面上來講,但是也該是換新生代站上來的時候了,雖然頌樂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出道,但是現在的她已經到了女偶像的瓶頸了,而且,她也紅太久了」

「後浪總是推著前浪前行、才能在演藝圈這個深海中有著更加繁華的浪潮,就明白的和孫記者說吧,頌樂現在雖然還是有著國民熱度,但是她沒有能夠持續下去的持久力,就連風格特色都已經到達了極限,即便公司還有資源留給她,也只是在之後會把資源抽走,她的經紀人會帶另外一個團體就是最好的證明」

剩下的話語,容仙沒有繼續聽下去、也沒有想要打算繼續待下去的意思,空手回到了休息室,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處理完事情回來的經紀人吃驚的表情,即便心思黯淡、但是容仙偽裝的很好,只是揚起了輕鬆微笑,「歐尼,我等不及要看那本本子了,麻煩歐尼幫我跑一趟公關部可以嗎?」

「當然,我可是妳的經紀人」把自己原本放在包包裏頭要在車上給她看的劇本放在了她的手上,對著她難得的命令語氣充滿了包容,「這是文PD準備要拍攝的電視劇腳本,我覺得妳會感興趣所以幫妳要來一份」

看著容仙突然看向自己的驚訝表情,倒是比剛剛消沉的模樣好了不少,經紀人柔和的微笑著伸手拍拍容仙的腦袋,或許容仙從未發現到的、屬於她的那份單純直率在這個宛如染缸的演藝圈中究竟是多麼獨特又耀眼的存在,就連鬧脾氣的時候也是,「別太乖了,妳啊,像隻可愛的小白兔一樣,嘛、不過我倒是喜歡妳這個樣子,這個拿去車子上看吧,我很快就到了」

只是被撫摸就能感受到對方掌中的疼惜、目送走從一開始來到自己身邊就一直肩負著保護著自己的經紀人,微垂下腦袋的容仙,她的眼眸裏頭還帶著一絲果決的翻開了劇本。

那是有關一個女孩子在年輕時的懵懂與衝勁下,與強硬反對女孩夢想的父母反抗後、最後在某個最支持她的人有條件的保護下,決定筆直朝著夢想走去時,卻在最重要的時候,失去了與那一直支持著她的人分享驚喜,那種遺憾一直長存在女孩心中,卻在成年後得到了能與支持她那人再一次對話機會的、相當平凡卻又帶著奇幻的故事。

那種觸動人心的故事。

如果這個是最後翻身的機會,自己會毫不猶豫的前行、一如選擇踏上走向演藝圈這條路的那種近乎莽撞的武斷。

從後照鏡看見了容仙帶著沉重的表情,經紀人只是在心底微微嘆了一口氣,正是因為這樣才會更讓人心疼、以自己的交際手腕拿到容仙常掛在嘴邊的文PD的電話號碼應該不難,這樣想來、那位文PD意外的和當初自己初見的容仙有著截然不同的性格,外表漂亮可愛的容仙有著怕生易冷的性格竟然會那麼喜歡文PD讓人驚訝之餘、但是同樣的看似冷淡寡情的文PD會親自邀請容仙上她的節目,甚至是在最初願意不著痕跡的讓容仙原本就出色的歌唱實力更坐實的幫助也是,並不太像是那位公正不容他人說情的文PD會做出的舉動。

不過、能讓一直都獨自一人在這條路上努力的容仙稍微的敞開心房也算一件好事,但是這種始終圍繞在心口的不安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本篇沒寫到MOONSUN所以晚點再發一篇。

 

 

題外,藏不住秘密的Mamamoo今年可能要回歸!!

我真的好喜歡惠真一臉爽快的劇透,劇透還可以這麼坦蕩蕩,真霸氣XDDD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先讓我開心尖叫一下。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