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6。


不過輝人在聽見惠真的要求後,雖然覺得有些困惑,不過還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同時進行兩部劇本的撰寫,其中一部是累積了自己多年來的心血、而另一部則是必須在一個半月內至少要寫出三集以上劇情可隨播出後的評論修改的劇本,這並非是輕鬆的小事,但是輝人的能力、似乎是看不見底的強悍機敏,就連劇本的細節、還有情節伏筆結構全數都嚴謹的讓星伊驚嘆輝人的腦袋裏頭究竟是存有多少設定架構。

確認好輝人傳來四集的劇本,星伊也不會辜負惠真和輝人的支持,在兩至三個工作天就去向局長預定了那個檔期的時段,正是因為那部戲劇下檔的時間太過匆促,完全沒有播映就因為醜聞而下戲,就連資深的PD也不願意接手這個爛攤子,原本還為了誰要去負責拍攝而頭疼的局長,在看見星伊自己找上門的時候,也忍不住放下心中的大石。

「還好有妳願意接手,星伊,其實我真的沒想過妳會開口跟我要那個時段」男人細長的手指捏著鋼筆,似笑非笑的望著站在自己面前、長相年輕卻總是透著淡淡冷漠的年輕PD,充滿才華、男人明白的、眼前這個年輕人究竟對著自己的職業有著多麼大的堅持,她會之後成為這家電視台的當家台柱,持續的發光拉熱,但是他無法明白的是、戲劇分明是更快的捷徑,眼前這個孩子卻是選擇繞了更遠的路,不過,男人接下了星伊遞來的文件,不太在意她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

「總不能讓節目開天窗」對於局長的道謝,星伊不卑不亢地回應,同時微微的垂下眼眸,細瘦的手指捏住薄薄的紙張遞給男人時,在男人低頭審視上頭的企劃文案時,緩緩的吐出了自己決定和慧真合作拍攝後做出的決定,「我想要專心的在拍攝戲劇上頭,我希望能把我手中的節目交給其他人」

「……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不過暫時把節目委託給其他人幫忙代班就好,在結束這次有可能開天窗的危機,妳依然可以回來做很適合妳個性的音樂節目,還有,原先那個戲劇的劇組就交給妳接手了,我只按照妳的意思把作家編劇、統籌全部都分配到其他位置上」

既然局長都開口保證了,星伊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在乎其他人目光的人,沉默的點點頭,「謝謝局長,那我先離開了」

星伊對著男人鞠躬後,便轉身離開了局長室。

 

 

站在門口的時間恰好是與輝人和惠真約定好的要討論劇本,按下門鈴的星伊在等待幾分鐘後,又不灰心的按下了電鈴,在對方開門時,看見了完全像是夜貓子的惠真在下午兩點的時候還蜷縮在床上貪懶睡覺、卻因為星伊的到來而不得不從床上爬起來應付的狼狽樣子。

「是星伊歐尼啊……輝人應該很快就醒了,先進來坐吧?」還有些睏倦的惠真邊打著哈欠邊側了身,準備讓星伊進來先放下身上的大包包時,與惠真共用同一間房間的輝人就從惠真的房間飄了出來,面對星伊的惠真沒發覺,正對著房間的星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過星伊瞪大雙眼的反應、反倒是惠真察覺到了什麼,「怎麼了?」

「妳和輝人一起住就算了、妳們還住同一間房間?」星伊的揚眉反倒是讓惠真無奈的抿起唇苦笑,甩上門,轉頭看向星伊時,她的表情很是自嘲,「星伊歐尼,妳面對輝人的撒嬌有抗拒力嗎?」

稍微想像了一下畫面後,星伊也只是無奈的笑了出來,不得不同意了惠真理直氣壯的辯駁,「果然是很難拒絕」

惠真給了星伊一個妳不是也是的嫌棄表情,隨手指了縮在沙發上頭就又開始瞇起眼睛打盹的輝人,「總之歐尼先坐下,順便把那隻貪睡的小狗弄醒吧」

「妳們吃飯了嗎?不是睡到剛剛才醒」星伊自己才剛放下背包靠近沙發坐下,輝人就攀上自己的腿當枕頭躺著,指尖揉著她金棕色的頭髮,轉頭問著惠真,只見掩不住的姣好春色從她細緻的胸口中傾瀉而出,惠真把穿在身上的隨意亂扣幾顆扣子的白色大襯衫拉了拉、但是惠真卻有著越是整理越是能讓衣服下滑到肩膀以下奇妙的能力,看不下去的星伊正要開口時,躺在自己膝蓋上頭的輝人就立刻從沙發上頭滾翻身下來,動作俐落地像是順練有素的警犬,下一秒出現在惠真的面前,一邊碎碎念一邊幫忙扯好她的衣服,「呀!安慧真,妳都幾歲了,衣服還穿不好嗎?」

「我就覺得我肩膀線條很好看……」

「這裡又沒有其他人、是要給誰看?」輝人的吐槽也讓惠真閉上了嘴,但是卻在輝人逐漸往上緊扣扣子收緊領口的動作,惠真忍不住一邊閃躲似的向後仰去、一邊開口阻止輝人,「等等、這樣會沒辦法呼吸啊!太、太緊了!」

「……好吧,這樣勉強可以接受」看見惠真皺起的眉頭,輝人這才滿意的鬆開揪住惠真領口的手,然後還把人往廚房裏頭推去,像極了這個家的主人朝著真正家的主人下命令,「我肚子餓了,做飯給我吃」

完全被輝人牽著鼻子走的惠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可沒有忘記這幾天家裡的東西早就因為輝人的入住,造成食物的消耗比自己所預想的快上不少,現下家裡可沒有什麼存糧了,「先吃泡麵吧,晚點再去超市買一些食材回來」

「那去完超市,我要吃炸雞」輝人孩子氣的喊著,在廚房裏頭的惠真發出了悅耳的輕笑聲,只是倒入熱水就端出來的惠真也順手拿來了一個碗和筷子,「那乾脆直接叫外送吧,星伊歐尼也吃一點好嗎?歐尼最近是不是瘦了點?」

「……有嗎?」

「有啊,星伊歐尼眼眶底下都有黑眼圈了」

星伊彎指算著自己最近在忙的事情,手頭節目代班事項的交接工作、到處勘察拍攝場地、甚至是也有考慮到把場景拉到了國外拍攝而跑去請教前輩,得到了不少的有用資訊、每天上床睡覺的時候應該是都快天亮了,看著兩個妹妹的關心眼神,星伊只是伸手摸摸兩人的腦袋,「最近是有一點晚睡了,最近手頭的事情交接完畢就會空下許多時間來處理戲劇的事情,別擔心,我的身體好得很」

「因為星伊歐尼很認真,所以我不擔心拍攝的事情,不過,我不希望星伊歐尼因為我想要做出一部屬於我們製作的戲劇請求而讓星伊歐尼的身體不好」慧真半躺坐在懶骨頭上,望向星伊的眼眸有著她骨子裏頭的獨特暖意,星伊笑了笑,她一直都很明白惠真的體貼溫暖,「知道了,快點叫外送吧,我們邊吃邊討論吧?」

在食物送來後,星伊分給慧真和輝人的劇本和星伊自己本身所持有的劇本有著截然不同的狀態,比起發發的劇本上頭的乾淨整潔,星伊手中的劇本有著許多摺痕和翻動的痕跡,就連邊角都有用不同顏色的標籤,身為作者的輝人能感受到星伊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來做準備,甚至更是因為星伊的認真、更加湧起了,即便是新手作家也能得到PD的認真對待的自信感。

拎著鉛筆的星伊微微揚起眉頭,掀開了第一頁,開始解說起這次的劇本她所感受到的、所考慮到的各種問題,「輝人我看過了劇本,這個劇本妳想探討的方向是日常生活,一個單純的尋常人家為主軸,與曾經最為親愛的奶奶藉由某個契機重新回味小時候的生活、還有藉此機會解決女主角的心病,這類親情取向的故事沒錯吧?」

「嗯,這是以親情為主線的故事,說不定不具有什麼戲劇張力,不過這是我目前最為滿意的作品,果然,要以帥哥、美女為主的電視劇為主比較會有收視率吧……」

「不,我並沒有那個意思,我確認過準備與這齣電視劇接檔的其他家電視台推出的作品,以預告來說,會格外吸引年輕人的作品只有一部,不過,日常與家人的對話也是相當新穎的題材,更何況、能以古舊的對講機與逝去的親人聊天也是,全部都是非常的有創意,實際上,並不太需要擔心收視率的問題,畢竟是用那個原因得到手的時段」

星伊的眼眸、泛著淡淡的情緒,輝人這才想起了不使用之前給星伊那份劇本拍攝的原因,之後的惠真向自己解釋過了原因。

「寫分集與劇情是妳的工作」邊說著話的星伊邊把手中薄薄的劇本捲成一個紙筒輕敲了輝人的腦袋,表情嚴肅的要她收起這種不自信,即便語氣平淡、輝人也能感受到星伊話語裡頭的力量,「但是,能把這份劇本拍的符合大眾口味是我的工作,就以導演身份來說,這份劇本非常有趣也非常的有挑戰性」

即便被輕斥也能感受到星伊話語裡頭的溫暖誠懇,輝人微微的抿起唇瓣笑著,「知道了」

「很好,確定了主軸,妳有打算想要邀請角色主演的大略名單嗎?」

「……作家能挑主演?」輝人有些錯愕的望著星伊肯定的眸子,然後輝人便把目光轉到了一旁微笑的惠真的身上,向她尋求幫助,只是惠真伸手揉揉輝人的腦袋,開口替她解釋起來,在輝人的面前豎起兩根手指、隨著討論的種類一根根彎下,「一般選拔角色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方式是選擇性格或以往扮演的角色與劇情需要相近的演員,第二種方式則相反,選擇與演員性格和以往扮演的角色類型形成強烈反差的演員,這兩種會根據角色的設定及主要拍攝者的選擇取向不同而被使用」

「妳既是編劇也是作家、導演可以不懂劇本,然後根據作家編劇寫出來的分集稿進行拍攝,但是身為編劇作家妳必須是最了解這份劇本的人,所以參考作家意見邀請出演人選,是為了在挑選人選時最重要的一環,不過基於預算的考量,有可能會退而求其次選擇較便宜的新生代歌手作為他們轉型的跳板,最近這種選擇也是主流之一」

慧真看著恍然大悟的輝人、薄薄的性感唇瓣彎起了一抹溫柔微笑,尖瘦指尖戳了戳輝人的臉頰,「現在的妳可以說是以編劇作家的身分出道了,妳要學的事情可多了、不是只有關在家裡頭看電影寫劇本而已呢,丁編劇」

看見輝人閃閃發亮又充滿感動的圓圓雙眸,這種可愛的模樣更是讓星伊和慧真滿眼寵溺的笑了出來。

星伊又根據裡頭的劇情與輝人討論了一下,而且有時惠真天外一筆的奇特想法總能給人帶來不少有趣的點子,確認是否有藏有伏筆的地方考慮了是否要特意取景、並討論了是否更改主角群或者是改變配角設定後,在那之前有著不少想法的星伊很快的就把三人討論的結果一一謄寫在上頭,然後,星伊在討論好劇本後,時間也已經過了三四個小時。

最後寫下最後一筆總結的星伊對著輝人微微瞇起眼睛,像是想到了什麼,用筆尖戳了戳簿面,「輝人,妳曾經出過國嗎?」

「……還要到國外拍攝?!」

「畢竟最近的戲劇都會選擇到國外取景,畢竟如果要把戲劇外銷到國外勢必就需要在裡頭插入國外景點,不過劇本主要設定在韓國的緣故,我們應該會選擇從有國外景點的集數優先拍攝」星伊微微蹙起眉頭,隨著思考筆尖也一下一下的敲在桌面上,帶來的清脆聲音更讓星伊能專注思考下一步,「如果沒有護照的話,妳可能需要去辦,惠真妳負責這件事」

點了點頭的惠真,隨著星伊的交代事項,「統籌的部分由慧真妳負責,但是那個瑣碎的事情太多,妳會忙不過來,再找一個輔助妳的人,找好之後就叫她來聯絡我吧」

收整好劇本的星伊、她的指尖撫觸著上頭的紋路,半垂下眼眸,惠真望著星伊的側臉,微笑著拍了拍星伊的手臂,對著她眨眼的惠真眼底有著濃濃的俏皮,「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會找到一個讓怕生的星伊歐尼也滿意的人選」

「輝人,這次的集數雖然只有16集,甚至比現在正在ON檔的戲劇還要短上不少集數,甚至能讓妳發揮的空間也很少,如果叫妳在短篇幅中再塞入愛情線,我也知道是在勉強妳,所以我不會要求一定要加入愛情線,但是,妳能保證,不加入愛情線的前提,妳能把親情的描寫發揮到最極限嗎?」

輝人望著星伊的眼眸,然後對著星伊露出了一抹微笑,她的掌面觸碰著潔白乾淨的封面,堅定而決然,「這次的劇本說不定是填滿了我對於奶奶的後悔唯一一次的機會、我會用盡一切寫出不輸給主打愛情線的劇本的,星伊歐尼」

 

 


因為收到了惠真提醒說找到了適合人選的訊息然後後頭還附上了會讓她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做初次面試的消息,所以星伊今天才在音樂節目以及在這一個月中上手的新綜藝中好不容易擠出時間來到辦公室看看。

揉揉額頭、星伊皺著眉頭,望著眼前比自己小上兩歲的女孩子,星伊不得不說惠真那個傢伙真的給自己找來了一個連怕生的自己都滿意的人選。

星伊對著眼前的小女生露出一抹微笑,先請她現在外頭稍等一下後,原本在臉上的表情立刻就垮了下來,她真的不得不說,在與惠真相處過的一段期間中,惠真在個性裏頭的豪爽直率讓人欽佩、但是有時候她喜歡欺負自己的個性依然沒有改變,就連捉弄比自己年紀大兩歲的歐尼也不在乎。

「呀、安惠真!」等到電話一接通,星伊咬牙切齒的聲音在聽見一個軟綿綿的呼喚時,星伊這才想起輝人現在住在惠真那邊,為了維持良好形象,星伊的齒列中蹦出了一字一句,卻又能讓那頭的輝人感覺到星伊此刻火大的怒氣,「輝人,請把電話交給惠真」

「啊、好的,不過惠真剛剛才睡著,要叫醒她嗎?」

「她又去做什麼了、大白天又喝酒?」星伊揉了揉額角,想起了之前在超市門口看見輝人手中提了大包小包的樣子,不免微微嘆氣,「下次叫她不要喝那麼多,愛喝酒也不是每次都要喝到宿醉倒在床上爬不起來的」

「雖然惠真不是因為這件事倒在床上的,不過知道了,我會轉告惠真的,不過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跟惠真說的嗎?」

聽著輝人的可愛嗓音,星伊還是不可避免的嘆氣了,畢竟找人這件事也只是一件小事、是連惠真自己的同意的人選,「不,沒什麼、不過,妳考慮好名單人選了嗎?尤其是主演,和主演相關的配角」

「……惠真就是因為這些事直到現在才回來倒在床上休息」輝人的語氣很是愧疚,望著關上的房門、輝人的眼底浮現出心疼,要不是因為自己開出了一份有點過分的名單,惠真也不會為了要達成自己的想法而在外頭奔波了那麼久也沒能拿到許可。

「發生什麼事情了?」星伊敏感的察覺了輝人的語氣有點奇怪,忍不住開口追問的時候,輝人卻是用力的抿了抿唇角,「沒事的、惠真說她會處理好,叫我不用擔心,我要先去幫慧真準備吃的,晚點再聊吧,星伊歐尼」

「……這樣說不是讓人更擔心了嗎?」星伊望著被掛斷電話的手機,只得忍住心裡頭的擔憂,把在外頭明顯表情有些不安的女孩子給招了進來。

看著對方臉上隱含著期待的眼眸,星伊只是開口喊了對方的名字,那個和自己的親生妹妹有著相同名字以及音調的名字,「瑟琪」

「很高興再次和妳碰面,玟星」

星伊掀眸時,看見的是,眼前的女孩子笑得很可愛的模樣,看見熟悉的人、星伊羞澀地笑了出來,笑著揮了揮手,「就別那樣叫我了,叫我星伊就好了」

「我可是星伊歐尼的學妹……」瑟琪歪了歪頭,似乎是覺得不太妥當,但是星伊卻是無奈的嘆氣,提醒她一件事實,「可是在那之前妳可是我的前輩啊!」

「……但是我更喜歡星伊歐尼的拍攝手法喔!」

面對眼前這個孩子直率的稱讚,一向對妹妹這種過度可愛物種棘手的星伊不免軟弱的敗陣下來。

「總之,我會先交代妳一些關於我的工作習慣,還有妳雖然頭銜是叫做統籌助理,但是,妳基本上的工作內容和統籌一樣,薪資的方面也是」

「這些我都清楚,當初安代表來找我的時候都和我說過了,說是薪資方面不會虧待我」

星伊看著面前還十分年輕的面孔、卻能在她的眼眸裡頭看見了不符年齡的堅毅果決,想了想,也不打算多說什麼,溫暖的笑著並朝著她伸出手,「很高興妳的加入,瑟琪,請多多指教」

「關於這件事,我也是,星伊歐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