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5。

 

出去玩還拍照PO官咖,太過份太過份QQQQQQQ

我也想出去玩,但MOONSUN糖我也吃。

 

 

 

 

 

在慧真又去交涉了無數次的這段時間,輝人繼續寫著劇本、星伊還是繼續掌管著她被頂頭上司塞在手上的節目,偶爾找到機會藉勘察的名目偷懶休息躲在家裡頭,容仙還是繼續扮演著屬於頌樂的角色,依然是國民寵兒的她還是接下了不少的代言,也為公司賺了不少錢。

——只是,即便是十分平靜的生活中,還是有了些許的改變。

例如、在那集節目播出後,因為容仙的性感舞蹈,讓總是低調的星伊正式上了媒體版面,素來以PD身分登上新聞的星伊不免因為這次的關係,感覺到相當的不適應,或許其中還有著星伊的外表並不如因為忙碌而熬夜的PD外表那般不修邊幅的因素,再加上了星伊的私服裝扮也可比時下的男藝人還要帥氣不少。

在頌樂的飯圈裏頭爆紅就算了、竟然還有星探過來問說要不要以模特兒的身份出道,即便明白是因為話題性十足所以才有從星伊和頌樂新聞中嗅到商機的人過來詢問,星伊也能想像即便是以星探所說的,出道了也是會炒作自己和頌樂的舊新聞,先不談自己的感受、被這樣過度炒作,作為頌樂的容仙也會覺得困擾吧?

抱持著這種煩惱,星伊在上次自己結過帳的那間餐廳、又再一次遇到了老是做不好偽裝的容仙。

無奈嘆氣的星伊拎著餐廳大媽給的菜單,逕自的走到了沒有甚麼自覺被人盯著看的容仙的對面位置坐下,反手把自己頭上的黑色、上頭有著小巧的藍綠色的大寫粗體U字帽戴在了容仙的腦袋上頭,無奈與吐槽語氣彰顯了星伊對容仙藝人身分的擔憂,壓低了嗓子的星伊有著少年般的清雅嗓音,讓坐在她面前的埋頭苦吃的容仙驚喜的抬頭,對著她的呼喊點頭的星伊在她面前撐著腦袋,「妳還真的是出門都不願意做偽裝」

「這不是有星嗎?我家已經有了不少頂妳借給我的帽子了」笑嘻嘻的容仙摸了摸自己的頭頂,在被帽沿遮擋不住的是白皙軟嫩的臉頰,甚至還有著看起來十分惹人疼愛的可愛小小梨渦,「為了謝謝星的幫助,星吃的這頓飯就交給我請吧?」

「那我要每一道都點才行,畢竟是大明星頌樂嘛!」聽到容仙自找死路的提議,星伊壞心的勾起笑容、反應很快的回應倒是讓容仙雙手合十的向星伊道歉,乖巧的對著星伊直喊抱歉,「對不起,我錯了,我下次會做好偽裝好再出門的」

星伊嘆了一口氣,上次她也在Katalk的聊天得知了原本跟在容仙身旁的經紀人被公司拉去作為輔助新人團體出道的經紀人、有些時候因為新人時程、再加上一些比較輕鬆的行程會讓容仙自己一個人去,大半時候,她的經紀人還是會跟在容仙的身邊,看來是自己正巧碰上了她經紀人沒有跟在身邊的時候了。

輕快的畫好自己要的餐點後,讓大媽收走了單子,大媽的動作也很快,馬上就把星伊點的餐點很快的就做好了,邊吃邊聊天的星伊把自己最近的煩惱吐露給另一個當事人知道的時候,得來了對方格外放肆的笑聲。

星伊瞪著眼前這個幾乎笑瘋的當紅藝人,臉色超級冷、語氣充滿威脅,「如果妳再笑得這麼誇張,我就在這裡大喊妳是頌樂」

「哈哈、抱、抱歉」還抿唇笑著的容仙掩住唇,不過歪著頭看著星伊的表情格外的溫和,而且那種溫和的堅定很好的安撫了星伊不安的心,同時也讓星伊感覺到她身為當紅藝人的餘裕,甚至還能給新手的星伊意見,「不過這件事妳不需要擔心,這種新聞只會多不會少,我們該高興的是、這件事情在韓評網裏頭是正面的評價,全都是節目效果罷了,如果是節目效果也只是博得大家歡笑的一種工具」

「就按照星伊想要的生活方式去決定就好了,我的事業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任何傷害」容仙此時的表情相當的自信、甚至是散發著強烈的氣勢,微微揚高的頭顱還帶著得意的笑,「我可是一位歌手」

這個時候,星伊才發覺了屬於藝人的生活,就連一點點的小事都能在網路上頭被放大、甚至也能被製作成新聞,就連看似傻呼呼笑著的容仙都十分清楚的事情、自己卻因為這樣感覺到十分的心疼,笑著面對鏡頭、把所有心情收在心裡頭、只在喜愛自己的粉絲面前展露樂觀、開心的模樣,在頌樂之後、她才能是金容仙。

蹙眉的星伊表情很彆扭,但是容仙卻是向前伸手拍了拍星伊的腦袋,像是安撫鬧彆扭的小孩子、撫摸星伊的腦袋的那隻手格外的溫柔,更讓沒有姊姊能夠依賴,只能自己獨自摸索如何成為家中妹妹們榜樣的星伊更加推不開那隻手,語氣很溫柔的容仙唇角噙著淡淡的笑,「謝謝妳為我擔心呢,真的不用擔心的」

就連本人都說了不用在意,自己還這麼在意好像有點過度擔憂,為了不沉淪於容仙難得在自己表現的像姐姐的樣子,星伊彆扭的撥開了容仙的手,把一旁的大醬湯捧在手裡頭,「知道了、那就這樣吧」

「是個乖孩子呢,星」容仙笑嘻嘻的樣子,讓從未有過被姐姐寵溺摸頭經驗的星伊心底浮現了不甘心、卻又不想推開的矛盾情緒。

在結束了午餐時間,正準備要踏出門的星伊和容仙各自接到了電話,容仙的是來自經紀人的緊急通知,星伊則是來自於電視台的電話。

他們這通電話所通知的那件事是、一齣正要上檔戲劇的女主角選擇在她最青春年華的時候選擇自殺了。

——原因是因為忍受不住電視台某個總能導演出大勢偶像劇的資深PD與女方經紀人聯手壓迫女星出賣肉體得到女主角位置,最後承受不住那股壓力的那位女星決定選擇留下遺書公布自己的悲慘遭遇後,選擇以最讓世人記憶的方式結束生命。

出事的電視台正是星伊所在待的電視台,為了作為道歉,全體的電視台都將由各職位找出一名代表人親自到女方家裡做出道歉的舉動。

選擇星伊因為是女生、加上雖然資歷還有些不足,但是她的份量卻是十分足夠,家屬部分雖然對電視台的PD有著高漲的怒氣,但是看見星伊的話,勢必不會對她動手,基於種種考量,星伊正是最佳人選。

咬緊牙根的星伊皺著眉頭,很快的就摸清楚了高層指派自己的意思、對於這種時候,高層還能把事情算得清清楚楚的星伊不悅卻又只得忍住燒灼在胸口的怒氣。

容仙則是因為曾經在過去拍攝戲劇時,同時和那位過世的女星在同一個地點拍攝時,曾經向她討教過關於演技的事情,被會照顧新進後輩的大前輩格外親切的指導過演技,更是讓容仙對那位不擺架子的前輩有著很親切的印象。

一通電話就得知了一條生命的去世,那種輕易就失去的感受、在開朗樂觀的容仙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卻又不知所措的悲傷。

「星伊,如果妳還有事的話可以先走沒關係,我、我得先回家換一套衣服、我、我得去……」

比起星伊冷沉下來的表情,容仙只是雙眼淚汪汪的看著星伊,星伊握住容仙的手臂,比起容仙的悲傷,星伊內心反倒是燃燒著更加濃濁的怒火,但是看見容仙的不冷靜,以及她眼眶中浮起讓星伊心疼的淚珠,星伊只是用著身體支撐著容仙、同時單手環住容仙的肩膀,伸手抹去了容仙積蓄在眼眶上頭的淚珠,然後壓低了容仙的帽子,用著微微嘶啞的嗓音說著,「我送妳,等等我們一起過去,妳這個樣子我不放心」

只是面對那種讓人心情沉重的場合、表現最為堅毅的卻是容仙。

 

 

 

 


在百貨裡頭隨意挑了兩套正式黑色服飾換上的星伊和容仙去到了喪家的面前,星伊在進門前握住了容仙的帶著溫熱的指尖,緩步的踏進了喪家所在的告別式禮堂。

站在憔悴、但是又充滿理智的喪家家屬面前,星伊只感覺到她的胸口泛起了一股難忍的疼痛,朝著喪家家屬鞠躬的星伊在九十度鞠躬之後,她怎麼樣也很難說出請節哀的話語,只是,一旁的容仙即便沒有看見,也能感受到星伊藏在內心深處的那股難受,容仙的手掌貼上了星伊纖細的背脊,隨著手掌的向上滑去,她的手掌按住了星伊的背脊,帶給了星伊鼓勵與支持。

「對於您家人的事情,請節哀」容仙的聲音不像平時笑嘻嘻的清亮,反倒在嚴肅時有著沉穩、吸引人注意的莊重,就連音調也沉下了不少,更是讓人感受到她的認真。

即便剛剛在星伊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子一副想哭出來的樣子,但她卻能在星伊面對因為公司同事而失去年輕性命的告別式中,在星伊受到了氣氛影響而脆弱的時候即時幫助星伊,只是星伊卻是無暇注意到這樣的情況,就連得到家屬的道謝、都讓星伊的心思充滿了沉甸甸的情緒。

容仙因為還有行程的關係,換回之前的衣服,而陪坐在外頭的花圃與容仙一起等待著她經紀人到來的星伊、情緒有些脆弱的握著容仙的指尖,藉由對方的體溫、依靠在對方肩膀上的星伊只是閉著眼,聽著對方靠的極近的呼吸聲,容仙沒有說話、只是更加捏緊了與星伊相握的指尖,用著自己的力量去支撐著看似堅強實際上卻很脆弱的孩子,這時的星伊發現了屬於容仙的獨特,並非頌樂、安靜同時卻又緘默的溫柔。

「星伊歐尼,心情還好嗎?」

剛剛才目送走頌樂的經紀人接走容仙的星伊從外頭走進附設給來賓的休息室裏頭,意外的聽見了惠真的聲音,星伊的眼眸還寫著不敢置信的時候,惠真的下一個問題又悄然來到,「聽說是你們電視台把妳推出來的?」

「……惠真妳怎麼會在這裡?」

「那位歐尼曾經在父親的工作室裏頭拍過電視劇,還是童星的時候,她和我一起玩過,在回國的時候也有和她聯絡過」惠真坐在星伊的身邊,抿了口綠茶,細長的眼眸在慵懶又強勢的妝容修飾下有著強烈的氣場,微啞的嗓音有著舒緩的聲色,細長的指尖在點落桌面時有著輕扣的聲音,「雖然在這個場合說出來不太恰當,但是我接到局長的通知了」

「……什麼意思?」因為惠真沒頭沒尾的話語中,星伊微微瞇起眼眸,卻在惠真的眨眼間,火速的明白了惠真的意思,不敢置信的揚起眉頭,「難不成……」

「沒錯,這部偶像劇本來就是以不顧收視率與評論,直接完整拍攝完後在電視台播映為主的新制度拍攝,所以在上映前就吸引了不少的注意,不過因為身為女主角的那位歐尼在合約期間選擇自殺,但是已經開拍的劇情勢必要中止,為了填補那個空隙」惠真的語氣很是嚴肅,與星伊分析著現在她們難得遇上的最佳情況,「因為是接檔那部戲劇,過多的觀眾在注視,所以沒有任何一位PD想要接受這種情況、電視台的局長也並不對接檔的戲劇的收視率保持樂觀,只求不要開天窗就好」

「所以剛剛收到了局長消息,那個時間的檔期是我們的了,星伊歐尼」惠真本來以為會要等待許久才會有的機會、卻是藉由別人的失誤而來到了她們的面前,微揚起的眉梢還帶著淡淡的挑釁,「願意接下來嗎?」

「……如果叫輝人重新寫一部戲劇,輝人趕得出來嗎?」

「星伊歐尼覺得原本的那個劇本不行嗎?」

「我覺得輝人的那個劇本非常好,但是、不應該用在這次的檔期」星伊交疊指尖,望著惠真的眼眸帶著淡淡的嚴肅,「是要用在真正讓輝人發光發熱的時機,讓她真正成為一個實力派作家的契機,並不應該是為了遮掩醜惡而用上那份對妳還是對輝人來說意義特別的劇本」

「我會和輝人討論一下的」惠真微嘆口氣,星伊點了點頭,「不過星伊歐尼回去電視台的時候,應該會得到局長的召喚吧,關於主PD的任務希望星伊歐尼能替我們多多爭取經費了,剛起步的工作室可沒有什麼錢啊……」

「當然了,我會處理好的,相信我吧」

確定好接下來互相都必須各自去處理的事情之後,星伊便把這些事情拋諸在腦後、為了惠真與她之間的約定而向前行動。

畢竟那些事情都已經進入了司法程序,由於證據充足、私底下自我吹噓的那位驕傲的男人也將得到懲處、也因為一時的貪歡斷送了他的前途,即便再替那位逝去的女性感覺到難受、星伊也沒有辦法再為她多做什麼。

那位女性並非第一人,也不是最後一人,只是希望那些受害者能夠出來指證那名濫用職權的男人,讓她們受傷的內心能夠得到安慰罷了。

 

 

 

 

現在沒存稿,不過我也是寫多少放多少的人,所以有時候會前面和後面也接不太起來,不過也沒影響,反正我寫爽的XDDDDD

難道各位寫手不會有寫了多少字就想發多少字的強迫症發作嘛?還是大家都會壓文章,好讓自己定期更文???

有錯字跟我說一下,因為打太快而出現錯字,我實在不能接受我有錯字......

 

 

BTW因為一些小事就生氣的我真的太幼稚了,下次改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