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4。


輝人戴著平光的圓框黑色眼鏡,目的是用來遮擋住電腦的輻射線,正當她靠在懶骨頭上,盤起的雙腿上還有著一台電腦敲打著腦中的情節好轉換成文字變成劇本時,家裡大門外頭傳來的大力碰撞聲,讓輝人腦袋裏頭本來排列完整的文字都被那巨大聲響給嚇到忘記了。

「啊、剛剛是想寫什麼啊、可惡,我忘記了」揉了把頭髮,輝人頭疼的皺起眉頭,也不能忽略門外的那個聲音,把電腦隨手拋在一旁的沙發上頭,踩著拖鞋往外頭走去,靠在門上的輝人只能透過貓眼看見藏在右下角的一坨身影,也看不清是什麼人,輝人想了想,她記得惠真這棟大樓的管理做得很好,所以應該是不會放什麼奇怪的人進來……

基於這點,輝人拉開了大門,看見了半躺在牆邊的人,是自己很熟悉、甚至是現在自己的同居人。

「安、安慧真?!」輝人怔愣的瞪著煞白著一張臉、同時在鼻息間還吐息著淡淡地酒氣,混合惠真身上的甜香,似有著醉人的氣息,扯著惠真藏住臉的手臂,輝人擔憂的蹙眉,「呀!妳不是去談公事,為什麼會喝成這個樣子啦?!」

趕緊蹲下身,用自己的肩膀頂起惠真的手臂,半扶半抱的想要把她撐起來,但是一個人在沒有意圖要跟著動的時候,一個人是撐不起來的,感覺到吃重的輝人晃了晃惠真的肩膀,輕斥著惠真,語帶威脅,「呀!給我清醒一點,不然我真的會把妳都在外頭喔!安慧真、妳給我稍微醒一醒!」

發出了綿軟的嗚咽聲,惠真因為酒精而混沌的腦袋這才因為輝人的聲音而開始遲鈍的運轉了起來,撐著牆面緩緩的貼著她、倚在輝人的肩膀往裡頭走去。

最後一步支撐不住惠真體重的輝人和惠真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床面上,把原本就皺的床舖弄得更加凌亂。

輝人從床上跳下來的時候,看見了本來就不喜歡穿太過緊身服飾的惠真、她的西裝外套敞開,露出純白襯衫下,隱隱透出黑色輪廓的美妙身姿。

比起過去國中時期帶著甜美氣息的長髮,俐落乾淨的短髮非常適合惠真,應該說、惠真有著能夠駕馭非常多種造型的自信與氣勢,同時,輝人雙目圓瞠的瞪著惠真的骨感指尖輕撫過她柔軟胸口時、那種讓人臉紅耳赤的性感魅力,就連女性都能輕易地牽著鼻子走、輕易地就能帶走女性的心跳,是一位連女性都能奪取其呼吸的存在。

和星伊歐尼那種個性體貼的帥氣不同、外表女性化的惠真有著深沉內斂的敏感心思、同時卻又許多女性會相當崇拜的豪爽,在初中的時候就能感覺得出來、總是追隨在惠真身後女小生全都是被慧真骨子裏頭、就連男性都得甘拜下風的強勢帥氣給吸引。

輝人有些氣結的戳了戳惠真發燙的臉頰,「安慧真,這裡可沒有別人,不要隨便散發魅力」

「……知道了」慢半拍的惠真睜著迷濛的眼眸,緩緩望著輝人盯著自己、還有著薄紅的臉蛋,彷彿內斂自骨子裡的優雅性感讓她抿起唇笑著的時候,即便不是專心的朝著自己笑,也能讓人心漏一拍,「輝人,幫我脫衣服」

「不要,妳自己來」

「快點啦、我只要坐起來就覺得頭很暈,拜託」

輝人冷瞪著惠真微蹙的眉、似乎因為酒醉很痛苦的表情,最後還是不得不洩氣的往惠真的方向靠去,跨坐在她的腰身上,幫她解著緊束在她豐滿胸口的襯衫扣子,嘴巴上頭還有著抱怨,「幹嘛喝那麼多,妳流了好多汗」

連哼都不哼的惠真闔著眼完全信任著輝人的觸碰就像睡死了一般,沉默而且安靜,解開惠真的襯衫,大敞的衣服下藏著漂亮的身軀,即便有著豐潤的肉感,但是惠真的身材卻是十分的凹凸有致。

柔軟的胸口、平坦的小腹、還有充滿健康感的蜜色肌膚,就連與惠真分離多年的輝人也不曾看過惠真的這幅模樣。

閉著眼的惠真,她的手掌貼上了輝人只穿著熱褲的大腿,她蹙著眉頭推了推輝人的身體,呢喃的軟聲抱怨聽在輝人的耳裡格外的柔軟可愛,「褲子……不舒服」

輝人沒好氣的捏了捏惠真的鼻子,「還真是愛撒嬌」

只是在輝人幫忙解開皮帶和褲頭、脫掉了惠真的褲子時,輝人紅著臉趕緊把一旁的棉被拉了過來好蓋住那兩條泛著健康蜜色光澤的雙腿,又從浴室裏頭拿來微燙的濕毛巾抹去慧真臉頰上的汗,看見她因為清潔掉黏膩而舒展開來的孩子氣睡顏,輝人沒好氣的戳了戳惠真帶痣的左頰。

「到底是誰說要照顧我的啊、如果今天晚上都沒有起來,讓我餓肚子的話,妳今天的宵夜要煮參雞湯給我喝」

看見惠真偏過頭、抱著被子捲成一團的樣子,輝人不禁勾起了嘴角,直起身子的輝人自顧自的伸展四肢,唇瓣含笑的把惠真身上的被子拉好,然後又把室內的空調往上調了幾度,手指觸踫著惠真還帶著比平常溫度高上一點的皮膚,「為了怕妳起床頭疼,我去幫妳準備解酒湯、起來的時候要好好全部喝完才行喔,惠真」

緩步走出房間的輝人在走出門後,留給安睡在裡頭的惠真,留下了一室的安靜。

 

 


雖然已經是午後了,但是那股熱度還是沒有改變,鼻尖微微發汗的輝人單手拎著從超市裏頭買來的解酒湯材料,半瞇著眼、抬手掩在了眉毛上頭、淺淺的陰影落在了輝人的眼前,正巧的是,剛送頌樂回去電視台的星伊也從附近出現,看見了站在超市門前的輝人。

「輝人!」星伊背著厚重的雙肩大包包、蹬蹬的跑到了輝人的身邊,還在輝人的身後找了找,沒能找到自己視為妹妹的惠真,不免好奇的開口問了,「慧真呢?」

「剛喝完酒回來,在家裡宿醉睡覺」輝人沒好氣的回答了星伊的問題,反倒是更好奇的看向星伊,「不過星伊歐尼怎麼會在這裡、星伊歐尼的家在這附近?」

星伊點了點頭,反倒是比輝人還要疑惑的揚眉,「惠真沒跟妳說過嗎?惠真剛回國的住處是我幫忙尋找的,不過惠真的宿醉很嚴重嗎?她可是不太能喝酒的類型」

乖巧的搖了搖頭,輝人想起了惠真那種臉色煞白的樣子反倒有些無奈的嘆氣,「她為了能喝酒還可真是過於努力呢」

「雖然很想和妳過去一起看看惠真,不過,我還有有事要去辦」星伊蹙了蹙眉頭,還有想到了關於劇本的事情,面對有一些角色設定上的問題想要和輝人討論一下,「輝人,我有一點關於劇本的想法、這幾天可能會去妳家討論一下,妳什麼時候方便......」

「如果要找我的話,到惠真家找我就可以了,我現在和惠真住在一起」

聽見輝人的話,星伊的眼眸微微瞠大、然後素來冷靜的面容因為輝人的話而忍不住露出了驚愕的表情,「妳、輝人妳現在和惠真住一起?」

「嗯?有什麼問題嗎?」

星伊想了想,只是在腦袋裏頭轉了幾圈想法後,很快的就搖頭否認了,「沒有,妳們是朋友,惠真這麼久才回來首爾,有個伴也比惠真一個人摸索好多了」

那就這樣吧。星伊很快下了結論,在把輝人送回惠真家樓下的時候,星伊便向著輝人揮手道別,便扛著大包包動作靈敏的閃離了轉角。

雖然有些百思不解、但是已經出門兩三個小時的輝人用著惠真的鑰匙打開了大門,搭乘電梯往樓上走,在廚房裏頭把自己買來參雞湯的材料放進冰箱冰著,便開始把解酒用的海帶湯的材料處理好,在爐上擺上了一個鍋子煮水。

依照在網路上頭的菜單指示把食材依序放進了滾水的鍋子裏頭,為了要把湯煮出肉味,還花了不少時間在燉肉,等到要下調味料的時候,也已經是讓人流汗的半個多小時之後了。

正準備嚐嚐看口味的輝人發出了驚叫聲、因為在她專心的處理料理時,她的腰身卻潛上了一雙手霸道的圈抱著,同時間自己的肩窩處還埋進了一張臉悶哼著,那種模糊的嗓音更像是在不甘願的撒嬌,和平時總是自信強勢的樣子有著不同的可愛。

「在做什麼呢、不過好香,我不知道妳會煮飯」惠真像隻貓咪般、慵懶的沙啞嗓音在剛起床後有著更加性感的媚,只是惠真接近的時候、鼻子很靈的輝人早就聞到了對方身上藏在褪去酒味的醇香底下的香氣,沒好氣的用腦袋撞了撞惠真的頭頂,「渾身都是酒味,好臭,床上鐵定都是妳身上的酒臭味了吧?」

平時總是反應快速的惠真難得出現這種撒嬌反應也算是挺可愛的、輝人的嘴角噙著笑,就像是平時氣勢強烈的獅子主動鬆掉爪子後,變成了一隻撒嬌的小貓。

「……好像是」惠真綿軟的應著,像她剛飄進來的時候準備安靜的飄出去,她的手腕卻被輝人給握住了,在慧真轉回來的時候,輝人單手拎著湯匙、下頭還用手去作為呈盤湊近了惠真的唇瓣旁,「試試看味道如何、會太鹹嗎?這是我第一次煮、味道可能會拿捏的不好……」

惠真微斂起細長的眸子、平時總展現強烈氣勢的眼眸因為腦中的刺疼而有些柔軟的柔和,此時看向輝人的眼眸充滿著輝人看不懂的溫柔,薄薄的唇瓣含住了湯匙上頭的暖湯,在吞落喉嚨時,慧真只感覺到了即便只是味道尋常的湯品總能因為某個人為了妳第一次做的事情而感覺到格外美味。

「很好喝喔,輝人,謝謝妳」

惠真往前站了一點,側著頭在輝人的臉頰上頭留下了自己的唇吻,然後沒有去管輝人的表情,只是果決的走出了廚房。

只剩下輝人站在廚房裏頭,她的手掌貼上了剛剛被親吻的位置,剛才在嘴巴上抱怨的酒味、實際上在惠真的身上沒有很重的味道,反倒是對方在傾身過來時,骨感纖細的脖頸間有著、與她分明使用相同的沐浴乳,輝人卻特別的覺得在她的身上、有著更加甜美的香氣。

輝人的腦中一閃即逝的那股情感卻在那之後變成了在文字檔中含蓄低調卻充滿豐富情感的文字敘述。

不免讓總在兩人身旁、工作職責負責閱讀劇本、而且熟知內情的星伊覺得這兩個人相處的情況十分的搞笑。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