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3。


特意較晚來的星伊和劇組的作家們一一打過招呼後,便直接進入了工作狀態,戴上了耳機聽著現場組員們的現場收音、還有作家講解流程,確認好攝影機畫面以及VJ跟拍的儀器設備後,星伊便交代了,不准任何人為了節目效果而受傷,確認好現場狀況後的星伊使了眼色給主持人讓他做開場白。

由於節目都是預錄剪輯,不過因為是半實境秀還要加入奔跑的畫面,更別提其中是必須有多人同時在場地上頭奔跑,凌亂的動線就以必須扛著攝影機、跟拍固定主持群以及來賓的VJ來說是多麼大的工作量,他們也都非常敬業的完成了工作。

而且、星伊對於國民MC的主持功力有著更加深刻的理解,也能理解為什麼劉在石前輩可以被稱為劉大神的真正原因,就連初次見面的嘉賓都能引導出在緊張底下的瘋狂的那種主持能力可不是擺在那裏做裝飾的。

星伊戴著耳機,認真工作的樣子讓一開始出現就吸引住容仙的視線,她從沒有認真看過星伊工作的樣子。

在搭建好的舞台、從過去到現在的容仙一直感受到的是被熾熱的投射燈照明的熱度,激烈舞蹈後,幾乎可以被高熱的聚光燈蒸發出氣體的汗珠貼著修身的打歌服,那種耀眼的光芒其實在舞台上讓她無暇顧及台下的一切,她覺得、那種光芒太過耀眼、太過讓人迷戀,同時也太過短暫,所以她看不見任何人,只能一股腦地在歌手這條路上走著,用著孤單又寂寞的艱辛腳步向前走著。

或許是過於專注的想著星伊的冷靜,在一個閃神就被其他人抓住了,因為自己的失誤而被抓住的容仙並沒有怨言,只是有些懊惱的皺起眉頭,聽著其他人的起哄,抿起唇微笑的看著眼前耳根泛起紅的星伊。

——今天似乎變成了PD特輯,看著星伊又羞又怯的隱忍模樣,容仙差一點就被她給騙過去了。

看著穿著純白色襯衫,和黑色緊身長褲,即便是在外頭相當熱的天氣,她的扣子依舊是緊束在最上頭,以及垂在肩膀上頭的頭髮、在陽光下更顯閃亮的薄金,更襯得星伊的膚色白皙。

……果然很帥氣。

「我們頌樂xi要不要選擇PD chance?剛剛我們的主持群利用了PD chance再一次回到了隊伍,如果不使用的話,就要淘汰了」

雖然剛剛的PD chance真的讓人覺得很尷尬,而且要求還很過火,容仙雖然有些猶豫、但是她還想繼續下去,所以她露出微笑果決的下了決定,「我要使用PD chance」

「請拿出PD chance的懲罰箱吧!」劉MC笑嘻嘻的拍了拍一旁主持群的肩膀,「哇,原本我們的PD休假,請了代班的文PD來,就連懲罰比平時舒服了不少」

星伊在看見容仙抽出來的選項、原本因為能捉弄人很開心的星伊登時僵住了臉,那是、貼身跳性感舞蹈,不過星伊想起了裏頭其他的懲罰選項,這個或許是最為輕微的懲罰,但是對於星伊來說,是更加讓她感覺到無所適從的懲罰。

站在陽光底下的星伊有著比容仙高上一點的身高、同時身上的純白襯衫包裹住星伊纖細的身材,以及貼身長褲裹住了星伊細窄長腿,高瘦的身材搭上了星伊與其說是漂亮倒不如說是帥氣的五官,更讓星伊展露出少年感十足的氣質,與隱隱透漏出性感的清純的容仙站在一起,格外的賞心悅目。

「準備好了嗎?性感舞蹈一分鐘、要讓我們的文PD的心跳數上升到150才行啊,不然PD chance就算失敗,現在的心跳數是95」劉MC的嗓音隨著說明,更讓容仙的眼眸燃起了火光,凡是都全力以赴的容仙、星伊透過鏡頭看過了無數次,不免在心裡頭暗歎一口氣,這下子鐵定要在鏡頭前留下了黑歷史。

星伊幾乎是眼神死的直視著前方,只是在鼻間竄入的香甜氣息、又隱約的騷動著心跳,即便肢體上頭沒有接觸、即便只是衣角的擦過,都讓星伊的耳際發燙,所幸是因為有耳機的遮掩、才讓星伊沒能顯露出來,但是螢幕上頭的心跳數卻惡狠狠的出賣了星伊的心情。

最後給予星伊致命一擊的是,容仙在轉過身後,在攝影鏡頭拍攝不到的地方、朝著星伊淘氣一笑的壞心表情,微微怔愣一下的星伊在心底浮起錯愕以及想要推開人的危機感時、下一秒她的襯衫領口就被人用力的扯住,與容仙的白皙臉蛋有著極近的距離,然後、星伊這才真正的看見了容仙的表情,或許在粉絲的面前總是一副傻呼呼笑著、但是,星伊卻在對方眼底看見了就連其他人都沒能察覺的覺悟。

隨著心跳數的加速,那股燙熱衝上了臉,更讓星伊的雙頰發燙,在容仙鬆開人的時候,臉頰上的那股熱度久久不退。

突然寂靜的環境中,劉MC的聲音傳了過來,「嗚喔,心跳數在瞬間達到了150,這位文PD可是在電視台號稱冷靜到幾乎沒有表情,沒想到我們頌樂Xi也能收服這樣的文PD,恭喜PD chance成功,請回歸到隊伍裏頭」

「那是文PD不嫌棄我」容仙謙虛的笑了笑,便走回到隊伍裏頭。

雖然最後的勝負是輸了,在結束的Ending中,容仙掀了掀眼皮,唇瓣的笑彎得更深,如果能看見那個冷靜到幾乎可以說是冷淡的星伊露出那種表情、這次的輸了,容仙也覺得是贏了。

關於那張即使紅著臉,也依然兀自壓抑著表情鬆動的可愛模樣。

結束工作的容仙在等待著去忙新人工作的經紀人腦中想著那個人的可愛表情,這次的錄影真的挺有趣的、不論是見到心目中的偶像劉在石前輩,還是看見一貫冷靜的星伊露出的表情。

比起必須忙碌於剪帶子的剪片師,星伊只是一個代班的PD,今天會出現在這裡也只是因為前輩的請求,在結束拍攝後,其實不關星伊什麼事了,經過電視台附設給藝人的休息室,看見了容仙的星伊想了想,輕敲了玻璃,惹來正在低頭滑手機的容仙的注意。

「要一起去吃飯嗎?」

「我還在等經紀人」容仙看見了星伊眼底閃過的失落,便微笑的轉移了話題,「不過是吃飯邀約的話,當然是可以的,我傳訊息和經紀人說一下就好」

在路上挑了一間複合式餐飲店就進去的容仙頭上戴著星伊作為PD總會戴在頭上的棒球帽,作為遮掩,還在臉上戴上了口罩,兩人很有默契的分別挑了靠窗、卻又十分隱密的位置坐下。

星伊體貼的先把菜單遞給了容仙,要她先看看想要吃什麼,自己則是去幫忙拿筷子、湯匙還有冰涼的麥茶過來給她。

下決定很快的容仙很快就挑定了自己想要吃的,在畫完菜單之後,便轉給了星伊,「星伊換妳了」

「OK」低下頭的星伊在看見單子上頭的菜名後,自己想要的餐點都被在後頭畫上了一痕,「容仙Xi喜歡的口味意外的和我很像」

「真的?」容仙揚起的眉頭、格外的俏皮可愛,星伊抿起唇微笑,「容仙的糖醋肉是怎麼吃,沾著吃還是倒進去?」

「糖醋肉當然是要沾著吃才好吃啊!」

「那咖啡喜歡拿鐵還是美式?」

「嗯……我喜歡拿鐵」

「炸雞喜歡什麼部位,雞胸還是雞腿?」

「雞胸!」

星伊抿起唇瓣笑著,撈了一筷子的拌冷麵,吸了一大口進了嘴巴裏頭嚼著,因為塞滿食物而圓鼓鼓的臉頰、搭上了尖瘦的下巴,就像隻可愛的小倉鼠,「果然很像、和我一模一樣喔,沾著吃、拿鐵、雞胸」

「真的啊……好吧,相信妳」露出笑容的容仙很輕易就被星伊引走了注意力,而且,剛好食物也送了上來,早就忍不住肚子餓的容仙,在酷熱的天氣下曬了一整天,早就忍不住的想要開吃冰涼、辣嘴的拌冷麵,只是星伊卻是壓住了容仙的舉筷,自己拿過容仙的筷子把碗裏頭的常見配菜挾進了自己的碗裏頭,這才把筷子遞給了容仙,「快吃吧,這個很好吃」

微微瞇起眼睛的容仙雖然有些驚訝只對星伊說過一次、對方就記起來自己不吃蔬菜的飲食習慣,星伊很淡的笑了一下,「因為大媽不給做特製,現在挑掉了,應該不會吃到了,放心吃吧」

有些感動的容仙點了點頭,低頭吸了一大口的麵條,入嘴的冰涼與辣度很好的趕走了夏日的暑氣,不過隨著溫厚的麻辣進入胃部後,帶來的舒適的暖度,「沒想到這間店能有這麼好吃的拌冷麵」

「是吧、我也沒想到」星伊微垂下眼眸,只是目光落在了容仙只嚼了幾次,就把塞滿嘴巴的麵條給吞了下去,「妳多嚼幾次再吞,這樣對妳的消化不好」

「啊……習慣了」容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星伊想起了眼前這個人的飲食習慣,該吃飯的時候不吃飯,好不容易能吃飯了,卻還是狼吞虎嚥的……

這樣讓人擔心可怎麼行,看見了星伊不贊同的眼神,容仙雖然感覺到被關心的開心,但是她可不想讓難得一起吃的第一頓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伸手捏捏星伊的臉頰,帶了點可愛的撒嬌,「我會記得慢慢吃的,所以不要這個表情嘛」

「知道了,等等我送妳回電視台吧,妳在那邊等經紀人也比在外頭閒晃好多了」

「是~~謝謝星伊」

對於總是能替自己下最好決定的星伊,容仙只是笑嘻嘻的同意了星伊。

星伊放在家裡的電腦、傳來了一封郵件,裏頭是輝人傳來最新的劇本。

 

 

 


惠真長年待在國外,會真正回來韓國的原因就是為了處理父親留給她的工作室,誰也不知道這位年輕的繼承人擁有著一間不大也不小的工作室,作為一個父親留給女兒的嫁妝,實際上是並不賺錢,但是也不賠錢的一個事業。

父親或許在過去十分的豪爽、惠真在真正離開韓國之前,她的父親時常抱著她走在剪片師的後頭,帶著還年幼的她教導著惠真、帶著她理解他喜歡的電影事業,或許惠真會往電影事業發展,多半也是受到了父親的影響,談起了電影,就會雙眼發亮的、在五十多歲的外表下,還藏著一顆熾熱的小男孩般年輕的心。

「爸爸、我接手了你的電影事業,你會感覺到開心嗎?」

指尖撫摸著父親常坐的老闆椅上,閉著眼睛,想著過去父親始終寵溺著自己任何決定的笑容,想要出道成為演員、想要出國發展、想要成為電影的贊助人,也毫不猶豫的相信自己的眼光,輕易的就拿出了不少錢。

——只是她的父親還看不到自己所贊助電影造成的巨大轟動、就在韓國去世了。

同時也是因為那部電影,讓惠真正式擠進了贊助人的身份,成功的從演員轉型成為贊助人,隨著投資幾部電影的熱賣,惠真所累積的財富也是,更是讓惠真成為了小有積蓄的富者。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惠真卻是毫不猶豫的抽手選擇回到了偶像劇、以及戲劇性十足為主流的韓國演藝圈,她想要改變現在各電視台以狗血、誇張的劇情作為偶像劇主打的趨勢,她選擇接手誰都不看好的、父親遺留下來的工作室,同時以工作室的更改名稱開始正式出道,她不願意以自己在國外的名聲作為工作室的主打,所以她並不出現在幕前,即便她優雅的美式外表足以讓她吸引不少投資人的注意、媒體的追逐,但是那已經違反了慧真想要做電視劇的初衷。

不過、惠真睜開眼時,細長的眼眸微微瞇起,但是她沒想到的是她所喜歡的、甚至是有意願想要投資開拍的劇本竟然會是輝人的劇本。

曾經讓自己選擇從韓國逃跑的、那個人寫出來的劇本。

嘆了一口氣,當初想要逃避的事情,過了幾年之後,只是又再一次回來了。

只是,現在的她沒有能停下來的腳步,去顧慮到任何人,下定決心的惠真手指間握著星伊給予的企劃案,穿著強勢、卻又難掩高傲身姿的女式西裝,更讓慧真的氣質更加變換內斂、卻又神秘的讓人想要更加的深入瞭解。

在酒席間,即便是提出父親的名字作為招呼,惠真還是沒能得到什麼好處,該喝的酒得喝、必須笑的場合需要露出笑容,即便她早就因為酒精而整個腦袋暈乎乎,惠真還是沒有放下鬆懈的打算,畢竟眼前的這位電視台局長可是一隻老狐狸,儘管,她是認為她並不會被人佔到便宜。

「沒想到老安竟然有一個這麼優秀的女兒,連酒都很會喝」中年男人支著下巴看著即便酒醉也能拿出演技來撐住表面假象的惠真,眼眸裏頭帶著淡淡的讚賞,「怎麼不在國外繼續做妳的演員呢、在國內,要成為投資人的女性在男性當道的電視台來說,會很辛苦,怎麼不走最輕鬆的路?」

這種道理,惠真怎麼可能不明白,只是、用力的抿起唇瓣微笑的惠真就連眼眸裏頭的那股倔強都是那樣的燦爛宛如在夜晚中的火光,就連舉杯敬酒都帶著從進門就不曾減弱的強悍氣勢。

即便是這樣步步進逼,也能從裡頭看出了那片澄澈,身份為局長的男人想起了自己在電視台裏頭的那個年輕、孤傲的文PD,「現在的年輕人,能像妳這樣下定決心的真少呢」

「只要有一絲一毫的機會我都不會放過,關於我們工作室做出的電視劇,就要麻煩局長多多關照了」

男人舉起自從惠真進來就直接放在一旁的企劃案,微笑的對著惠真揚起笑,「如果是好的作品,是我們要請妳們工作室多多關照才對,這份企劃案我會考慮的,但是不符合要求,我還是會把這份企劃刷掉」

「……那肯定是我們的作品不夠吸引人,那便是我們需要改進的地方,這頓飯我來結吧,非常謝謝您今晚願意出席這次的餐會」

「沒關係,我來吧」男人按下了惠真,「我可不能忍受我老友的女兒替我破費,我看好妳工作室裏頭出產的作品,不過我等一下還有事,在結完帳就要先離開了,妳稍微在這裡多待一下,醒醒酒也好,妳今天喝了不少」

「……是的、非常抱歉」惠真苦笑著,正如男人所說,「或許在您的印象中已經留下我其實是一個酒鬼的壞印象吧?」

男人豪爽的笑聲有著輕鬆,「能像妳這麼能喝、我倒是覺得是加分的好印象喔」

在男人離開後,惠真也在包廂裏頭坐了幾分鐘,也招了一台計程車離開了,雙方都對這次的商談留下了能夠持續下去的印象,同時也埋下了後續邀約的重要契機。

 

 

 

我一定得到了越是忙碌一件事就越想轉移注意力的重病。

快點沒收我的手機QQ

 

話說今天愚人節,我是不是要來一個偽更文公告.......

說我明天會更文之類的XDDDDDDD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