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2。

 

 

在後頭觀察一陣子的容仙想要伸手幫助時,卻被星伊迴避開來,星伊緩步走著時、即便有些踉蹌,星伊還是堅持不肯開口請求幫助的性格、容仙這下子是完全的看在眼中,微歎口氣,伸手握住了星伊的手,雖然訝異於星伊倏然僵直的奇妙反應,容仙卻堅持的看著星伊,「我扶著妳會比較好走吧?別逞強了」

被人親密貼身的那種感受,星伊覺得不適應、卻又不得不接受的隱忍蹙眉,看在容仙的眼裡格外的孩子氣、同時,讓人覺得十分可愛。

兩人走過一段路,容仙在兩人之間的沉默中,劃破了寂靜。

「……星伊,今天、謝謝妳救了我的姐姐」

「不論是誰發生這種事都會出手幫忙的」星伊輕笑著,只是反握住了容仙的手指,「妳不需要這樣特地道謝」

「因為姐姐,讓妳受傷、同時深陷危險,並不是我想要和妳成為朋友的真正理由」容仙蹙著眉頭,堅持的看著比自己略高一點的星伊的表情,那種神色倒是讓總抗拒其他人親近的星伊無奈的垂了垂唇角,星伊的指尖戳了戳容仙看上去就是手感極好的臉頰肉,「我那個時候又不知道她是妳的姊姊、妳這個傻瓜,所以受傷這種事情妳不需要道歉」

揉了揉被戳的臉頰,容仙對於被比自己年紀小的星伊當作小孩子,沒有鬧彆扭的情緒、只是難得軟弱的貼在了星伊的肩膀上,「我不希望妳因為我發生什麼事情、不希望妳為了我做出不符合妳身份的事情」

總是笑嘻嘻的她在露出了難得軟弱的樣子時,有著足以牽動星伊心思的委屈、就連那微哽的聲音都帶著淡淡的難受,星伊抬手撫摸容仙的後腦、把縮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子像個安慰者一樣,把她抱在懷裏頭。

兩人抱在一起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就像流星劃過天際般的火燙,然後容仙看見星伊像是承載著星星的眼眸、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然後便為了星伊說出的話震驚的瞪大了眼眸。

「我啊、在成為PD的意願之前,未來職業可是要當警察的,今天會出手幫忙也是因為正義感」星伊無可奈何的傾身握住了容仙的手指,盯住容仙的眼眸時、星伊唇角綻開了一抹苦笑,「是和現在完全不同的夢想吧?」

「跟我一樣,和我現在的身份相差極大的夢想」容仙也像個孩子般笑了出來,在星伊好奇的眼眸中她揭曉了答案,「是空服員喔」

星伊怔愣了一下,然後便露出微笑,「這樣啊,也是一個很棒的夢想呢、對吧?」

「不過快回去吧,妳的姐姐還在等妳不是嗎?」從容仙的身上拿回背包,星伊望著容仙的眼眸非常的沉靜、甚至帶了趕人的意思。

「……不能再多聊聊嗎?我因為沒有甚麼休息時間,也沒有甚麼朋友,我也很難向經紀人說起這種事情」難掩失落情緒的容仙就連平時活力十足的嗓音都帶著淡淡的落寞,雖然知道和姐姐比較很幼稚,容仙卻還是忍不住的捏住了星伊的衣角,仰頭望著星伊。

微愣的看著容仙隱忍的表情,這才注意到、自己從未主動承認過的話語,比起明媚開朗的慧真,能和自己成為朋友的慧真有著比自己還有更加明亮燦爛的性格,而自己以習慣隱忍作為情緒隱藏,或許遲遲不說出的話語,也讓朝向自己走來的容仙受到了傷害。

初始是由自己走向了容仙,但是在那之後的相處卻是容仙朝向自己走來,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自己害怕受傷而駐步不前。

「我們是朋友、我已經這樣覺得了,妳與我之間的聯繫並不會因為距離而有所消弭,這是我想和妳做的朋友」握住了容仙的手指,星伊少年般的爽朗笑容映在容仙的眼底,在她的心底暈開了一抹微悸,稍縱即逝、卻又極度深刻,熨燙著容仙的心跳,「任何時間聯絡我都沒關係,多晚都沒有關係,絕對不會漏接妳的電話,除非工作上沒辦法接聽、我保證」

「……嗯,我相信妳」容仙在看見星伊不自覺露出的認真神色、每次都是非常認真的星伊現在格外的充滿魅力,就連女性的心都能輕易竊取。

「快去找妳的姐姐吧,我看著妳走」星伊對著容仙微笑,溫和的催促著她,容仙雖然有些依依不捨,但是還是不得不依著星伊的話轉身離開,只是在邁開腳步前,星伊的悅耳淡嗓喊住了容仙,「我們在Katalk裏頭,不要再只聊一些吃飯邀約,我們真正的來聊天吧?從今天開始」

本以為這次轉身離開後、又只能像先前一樣單方面冷淡的容仙睜大了雙眼,然後在下一秒開朗的笑開時,星伊就像在她的清澈眼眸中看見了星空,夜晚中不苟言笑的父親在自己年幼時,抱住年幼的自己向自己介紹在漆黑星夜裏頭點點的燦爛光芒。

想讓她永遠保持這種笑容。

星伊半闔著眼眸,望著走遠的、掩藏不住雀躍心思的容仙腳步,從心底竄起的心思、星伊只是緩緩的握住了胸口的布料,比誰都還要辛苦的忍受著胸腔過度劇烈的跳動。

 

 

 

今天在跑了兩個商演後,容仙終於有時間坐下來去吃今天的第一餐,滿臉愉悅的點了超級多的小菜做為自己的獎勵,容仙撈出手機點選行事曆,準備把自己的行程註記上去,「歐尼歐尼,我明天的行程是甚麼?」

「早上有一個商演,中午有室外錄影,下午和晚上各跑一個商演活動和之前口頭答應的代言活動,怎麼了?妳有私人行程?」經紀人揚起眉頭,最近太勤著跑商演活動了,如果要是容仙想休息的話,擠出一天時間給她也沒關係,從她剛出道就帶到現在的藝人,只有金容仙一個人,多對她關愛一點也是無可厚非,而且容仙也太過乖巧了,只要是公司派給她的行程,毫不猶豫就完全的接下來,即便再疲倦也笑著說沒關係,公司沒看見的、身為她的經紀人全數都看在眼哩,經紀人關懷的開口,「如果想要一天休假的話,我幫妳談談看好嗎?」

「啊哈哈,沒關係的,不要再因為我的任性讓歐尼被罵了」容仙可沒有忘記自己第一次的任性就說想要去星伊的那個新節目、然後因為自己的任性被公司罵就算了,但是讓經紀人歐尼也因為自己的關係被罵的話,容仙卻是比誰都還要感覺到歉疚,在把空白的行程表填上行程後,容仙並沒有忽略被唱歌、練舞、還有工作填滿後,僅剩的零碎時間、拿來睡覺都不夠用,更況論是拿來和星伊約出來吃飯,看來這次也只能是婉拒人家了......

在心底微微嘆氣的容仙收起了臉上有些失落的情緒,在食物送上來的時候,容仙就正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容仙下一秒的動作不是拎起筷子就開始吃,而是頭也不抬的吩咐經紀人歐尼快點開始吃,「歐尼快吃吧,不然冷掉就不好吃了」

「妳是在做什麼?」好奇的經紀人吞了一筷子的麵食,望著低頭忙碌打字的容仙,「在傳認證照給文PD,」

隨著兩人的交往密切,就連經紀人都有些訝異於外表看似開朗實際上十分怕生的容仙和文PD那麼容易相熟起來,畢竟她也曾經接觸過那位文PD,工作時雖然會玩笑打鬧,但是實際上還是十分嚴肅的人,私底下相處輕鬆,但是那種冷淡的嚴肅氣勢也是讓文PD這位年紀輕輕就成為電視台的當紅女性PD充滿神秘的真正原因。

「話說,妳為什麼連午餐吃甚麼都要拍照然後再傳給人家?!」經紀人撈著香辣海鮮麵,沒好氣的瞪著自家藝人的怪異舉動,就連本人都不覺得奇怪,若旁人說了甚麼也只是得來對方的否認,身為經紀人她只需要確認好容仙會按時去行程、不要私下偷偷談戀愛,其他的事情她很放心,「一般來說是不會拍自己吃過的食物給人家看吧?」

還沒吃過的還好、還要拍自己正在吃的照片,這感覺真的很微妙啊……

「上次被她抓到我因為上全妝,有時候怕脫妝所以不吃飯,所以要拍給她確認」容仙挑了一張角度最完美的照片,然後還順手把自己的自拍照傳給了星伊,然後像是完成偉大任務般,開始吃著自己的炸醬麵,一邊嚼著麵還配著醃蘿蔔和泡菜,「不過,歐尼,真的沒有戲的邀約讓我可以演戲嗎?我好想演戲啊……」

「沒有,妳的演技太浮誇了,上次接演的網路劇不是都被粉絲嘲笑說看得很尷尬嗎?!」經紀人無奈地敲了敲容仙的碗,要她想想之前接演的一部網路劇,雖然劇情本身就不是具有太嚴謹結構,不過至少男主角也是配上了國民弟弟,作為新手,被厲害的演員比下去也是正常的,演技輸人不丟臉,但是還那麼愛演到底是為什麼啊?!還愛演到被粉絲起了一個演技病的稱號,經紀人嘆了一口氣,比起那些,經紀人反倒是更擔心另一件事,一件她必須向岩前這個說明、但是雖然清楚她會理解卻不願在她的眼中出現失望情緒的事實。

在初始的經紀人工作中,她第一個接手的藝人並不是金容仙,同時她也清楚她不會是她最後帶的一個藝人,只是,她沒有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或許在陪伴著容仙在歌手這條路上走著的時候,陪著她度過了被人冷嘲熱諷、陪著她走上高峰,從大眾認識她開始,就一直是她陪伴著她,說起來至少也有四個年頭,有時候她也是希望時間能夠過慢一點,讓她能夠陪伴這個孩子久一點,畢竟她是一個非常念舊的孩子。

「容仙啊,雖然公司還沒有定案,但是我覺得我有必要要提早告訴妳」經紀人微微嘆氣,撐著下巴望著容仙即便遭受到網路上無情網民的謾罵時,依然清澈的漂亮大眼,即便是這麼多年她的成熟並沒有改變容仙年輕的外表,反倒是讓容仙更在工作與私事上頭分得極開,同時,在非工作的時候更加懶散許多,或許是因為在工作上頭扮演了過多頌樂的身分,屬於容仙的部分更讓她覺得舒服自在,容仙挑了幾根炸醬麵,心情很好的輕應了一聲,「甚麼?」

「......嗯,就是公司可能要我帶著新人,不過也只是在空暇的時候,作為輔助經紀人幫忙罷了,所以我大半的時間還是跟著妳的」只是這些安慰的話語聽在容仙的耳裡、只是空泛的虛言,雙方都清楚的,距離兩人分離的時間已經逐漸接近了,在眼前這個經紀人親手捧出了頌樂這個藝人的同時,已經奠定了她在公司可以被歸為一線藝人的當紅地位,頌樂能成為一線歌手的曝光度也是有賴眼前這個經紀人,容仙一直都很感謝這位歐尼的幫忙,「我知道的,歐尼,不過可不能因為新人太可愛就忽略我,容多尼更可愛,知道了嗎?」

「知道了,快點吃一吃吧,我晚點送妳回家,我還要去拿妳下一個禮拜的追加行程表」經紀人的話才剛說完,就看見容仙的臉垮了下來,沒好氣地戳了戳容仙的腦袋,「妳有工作還不開心嗎?」

「最近都一直在跑商演活動,我想上錄影啊!室內的也好」嚼著麵條的容仙鼓著嘴說話,更像個孩子一樣,經紀人皺了皺眉頭,這才想起來,打歌期的宣傳、因為頻繁的上音樂節目沒能把棚內錄影的行程安插入,在音樂節目裡頭得到一位的次數太多了,在音樂上的強勢,讓她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只是身為必須與人斡旋的經紀人,與人的交涉是她的的工作項目,她只是戳了戳容仙的腦袋,「明天就要去參加室外錄影行程不好嗎?會看到妳一直喜歡的劉大神喔」

「說的也是,我吃飽了,我們走吧」吃東西只嚼幾下就吞下去的暴風式飲食也是因為行程的關係,在結束行程後,也常常會吃到冰冷的食物,而不得不練就的技能看在經紀人的眼中總有著心疼,放下筷子的容仙在經紀人的幫助下戴上了偽裝用的帽子,便大踏步的往門外走去。

在將容仙送往住處後,經紀人瞇了瞇眼眸,驅車往公司駛去。

拿到最新的行程表的時候,經紀人心中的警鐘隨之敲響,上頭密密麻麻的行程,依然說明了頌樂的人氣不減、同時也有著相當程度的魅力以及價值,但是一個藝人最怕的是沒有曝光度,沒有辦法吸引更多的路人飯,這次的、頌樂行程除了幾個會是由有線電視台轉播的節目、但是在韓國有線電視台的節目是需要付費,連收看都必須要付錢的收視率本來既不會像是無線電視台一樣有那麼高的收視率,最多的還是電視並不會轉播的商演和代言,這對一個正當上升期的藝人來說究竟是有多麼大的殺傷力,經紀人咬緊牙根、忍住了衝進代表室理論的衝動,這樣貿然衝進去也只是讓頌樂的處境更加為難、然後,更加加速自己調離了容仙身邊的時間。

更何況這次回歸曲的完成度也不高,歌曲美其名是嘗試新曲風、但是並不抓耳是事實,不論是容仙還是自己都因為回歸的一位數目而有些忽略了對單人出道的歌手來說最致命的事情。

──她得想想該怎麼做才行,要怎麼做才能延緩即便在自己走後也不會在短時間就讓頌樂遭到公司冷凍、或者讓公司捨棄放棄頌樂的想法,那個方法,她必須好好想想。

 

 

 

 

「星伊,妳明天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坐在電腦前面收到了前輩的來電,星伊在確認了一下行程後,便輕應了一聲,「說吧,什麼事?」

「明天可以幫我代班一次嗎?我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星伊微蹙了下眉頭,只是輕嘆一口氣,「明天可是對前輩來說很重要的節目,這麼輕易的就請我代班?」

那頭的輕笑更是充滿了對於星伊能力的信任感,「當然了,如果連妳都不接了,我可是不願意讓任何人經手我的節目」

「我不負責節目播出後的收視率」

「當然,謝謝妳了,星伊,改天請妳吃飯」

掛斷電話的星伊原本專心的工作狀態早就被打亂了,滿心只是想著明天、就要見到金容仙的事實。

 

 

 

 

 

 

話說我真的能實踐兩周發一篇的承諾嗎.......

 

雖然過了幾天,但是我還是對Amber的IG留言感覺到難過。

我喜歡Amber的開朗、樂觀以及積極。

fx真的是被散著養,個人行程比團體行程還多,到底是團體還是個人出道啊,靠,我超不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