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G—成為負擔。

本文含Moonsun,2YG為主請注意慎入。
喔yes找到理由寫2YGXDDDD
這篇賀文送給我們的一位歌手,世最可的音源流氓丁輝人。

不過我還沒寫完(毆),我會寫快一點的。

重點不是她們在一起,而是她們在一起後分手啊!

這首歌接到刺眼的陽光也無違和啊XDDDDD

 

附上歌詞來源(來源請戳)


더는 할 말이 없어   我  再也無話可說
다른 이유도   不管是什麼理由
어떤 변명도 난   什麼藉口
의미 없단 걸 알아   已經沒有意義了  懂嗎
끝이란 게 다 그렇잖아   畢竟一切都結束了

더는 물어보지 마   不要再質問
언제부턴지   從什麼時候開始
왜 그런 건지 난   為什麼要這麼做
그저 함께한 이 모든 게   我不是說過了  與你一起的所有時光
힘들었다고 말하잖아   是如此地難受

니 품에 안기던   被你擁在懷中的
그날 밤에도   每個晚上
입을 맞추던   嘴唇觸碰的
그 순간에도 나에게   每個瞬間  對我來說
그 모든 게   那所有的一切
더는 너에게 말할 수 없는   留給我的
상처로 남아   只有對你說不出口的傷痛
내겐 그 모든 게 다   對我而言 所有的一切
부담이 돼   都變成負擔

그렇게 내게   不要用那種方式
말하지 마   對我說話 
나도 내 맘을 어쩔 수 없는 걸   我也拿我的心沒辦法
오늘까지도 많이 힘들었단 걸   直到今天還是感到疲憊
너는 알고 있잖아   你不也知道嗎

니 품에 안기던   被你擁在懷中的
그날 밤에도   每個晚上
입을 맞추던   嘴唇觸碰的
그 순간에도 나에게   每個瞬間  對我來說
그 모든 게   那所有的一切
더는 너에게 말할 수 없는   留下的
상처로 남아   只有對你說不出口的傷痕
내겐 그 모든 게 다   對我來說  所有的一切

처음엔 나도   一開始  我也
아무렇지 않았어   什麼事都沒有
깊어지면 질수록   但當我逐漸深陷
너에 품에서 문득   你的懷中
끝이라는 게 너무 두려워서   卻害怕這就是結束 
애써 괜찮은 척만   所以假裝一切都沒事 
또 난

니 품에 안기던   被你擁在懷裡的
그날 밤에도   每一個晚上
입을 맞추던   連  嘴唇觸碰的
그 순간에도 미안해   那些瞬間  都覺得抱歉
이해해줘   請理解我 
더는 너에게 말할 수 없는   對我來說
그 모든 것이 내겐   所有的一切
부담이 돼   都成了說不出口的負擔
마주하는 지금에도 난   即使是面對你的這瞬間  也是

니 품에 안기던   不只是  被你擁在懷中的
그날 밤에도   每一個晚上 
입을 맞추던   連  我們接吻的瞬間
그 순간에도 미안해   都感到歉疚
이런 나를 이해해줘   拜託請理解這樣的我 
쉽지 않을 걸 알지만   雖然我懂這並不容易
더는 할 수 없는 걸   但我再也無法繼續面對
이 모든 게   這所有的一切

 

輝人的工作是酒吧駐唱,搭配著舒緩的鋼琴音樂、緩緩的用著她柔軟的情感聲線歌唱著符合酒吧氛圍的歌曲。

這間酒吧是認識的歐尼開的、所以父母在那位歐尼的保證下,這才勉強同意讓年紀小的輝人作為打工性質的來到了在平常人眼裡可以說是十分複雜的環境打工,賺取零用錢的同時、也讓怕生的輝人練練膽量,同時也在為了輝人的未來鋪路。

──為了輝人想要成為歌手的夢想而準備。

「輝人,今天還好嗎?」

一曲完畢後,一個人牽住了另一個女生的手,走到了在台上的輝人的面前,對著輝人仰起頭,抿起唇微笑,輝人看見熟悉的寵溺笑容也放下麥克風開朗的笑著並對著容仙揮了揮手,表示熱情的招呼,可愛的笑容也變得揶揄了起來,「嗯,星伊歐尼、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容仙歐尼?」

「是啊,漂亮吧?」聽見輝人的話,完全成為容仙大粉絲的星伊可是一臉淡定的順著輝人的話說了下去,然後一點都不意外的得到了身旁那人的拳頭攻擊,即便垂在肩膀及手臂上頭的力道很大、星伊還是很得意的皺著鼻頭笑著,更加壞心的逗著在不認識的人面前就會格外害羞的容仙,「這是事實啊、我一見到妳就被妳迷住了」

「啊呀!文星伊!」總能被星伊直白的稱讚染紅耳際的容仙捨不得甩開星伊握住自己的手指,只是單手又往星伊的肩膀的揍了一拳,「我不是說過不要這樣子說話嗎?!」

「嘿嘿嘿」很是壞心的星伊把面對自己的容仙、可以說是把容仙害羞表情盡收在眼底的星伊,只是伸手把人給勾了過來,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頭撫摸著她的頭髮安撫著她,「好了,妳不是肚子餓了嗎?我叫廚房幫忙弄好吃的給妳吃好嗎?」

「……因為妳這樣鬧,肚子又更餓了」那種鬧彆扭的聲音更讓星伊笑得更開心,「是是是,我有叫廚房留辣炒年糕給妳吃,快去吧,我再和輝人聊一下」

「那妳要快點喔」容仙握了握星伊的手指,然後面對第一次見面的輝人露出笑來,同時對著她伸出手更顯得那張臉清秀漂亮,「妳好,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輝人」

輝人意外的伸手回握住容仙的手,「當然,希望妳能多多照顧了」

這份主動不僅僅是讓星伊瞪大了雙眼,或許容仙不知道,但是以往,星伊都會帶自己的女友來給輝人看看,不論是對於將輝人視為親妹妹的尊重,同時也是表達星伊十分信任輝人的自信。

但是給予輝人的這份信任,似乎讓輝人在自己的女友眼中,有著輝人可能會搶走自己的過度猜測,畢竟輝人的長相、個性都是十分的可愛,在自己不知情的時候,也讓輝人受到了不少委屈,但是卻從不對自己說過前女友的壞話,這同樣是星伊會在與歷任女友分手後,更加寵溺輝人的原因。

在容仙走遠之後,輝人看向星伊,對著星伊點點頭,「星伊歐尼,這個女生挺好的,不過應該只比我大一點吧?歐尼不是喜歡年上嗎?這次怎麼找了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歐尼?」

「她比我還大一歲呢!我們可愛的輝人也有看錯的時候?」星伊笑著揉了揉輝人染成褐棕色的長髮,輝人怔愣的看了星伊,然後便把視力極佳的眼眸瞥向了興致高昂的咬著辣炒年糕、把肉肉的雙頰咬得圓鼓鼓的容仙,不敢置信的瞪著星伊,試圖在她的眼中看出謊言,「騙人!怎麼可能?!」

「雖然是說比我大一歲,不過加上月份的因素,幾乎差上兩歲,不過,這件事別在容仙歐尼的面前說,知道嗎?」星伊壓低了嗓音,對著輝人警告著,「她很在意這件事」

「她如果說年紀比我小,我也會相信的……」輝人的低喃被星伊收進耳裡,不過星伊警告性的敲了敲輝人的腦袋,「丁輝人,我剛剛的話,妳聽到了沒有?!」

「星伊歐尼竟然打我的頭?!」

星伊對著她擠鼻子,還很警告性的瞪了輝人一眼,只是接下來的話,卻是讓輝人瞪大了雙眼,或許是為了星伊初次說出來的話、又或者是自己從未接觸過的,那種濃烈情感更讓輝人的內心受到了衝擊。

「我覺得,我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並不是說之前都不認真對待感情,但是,看到容的時候,就出現了就是她,那種認定她的感覺,讓我在情感上的不安定第一次獲得了滿足」

在過去即便帶著前任或者是更之前的女朋友來給輝人看的時候、星伊都不曾出現過這麼燦爛而且愉悅的笑容,而那種表情卻深深的印在了輝人的腦袋裏頭,甚至讓輝人心生羨慕。

——那是炙烈的、從未有過戀情的輝人不曾碰觸過的情感。

時間來到了和輝人父母約定好要讓輝人回家時間就被星伊強制下班,卻又因為酒吧突然來了人放不開身的星伊只得拜託容仙幫忙送輝人回家。

到底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在被容仙送回家後的輝人一直在心裡頭想著,然後,望著容仙漂亮的側臉,卻又害羞的什麼都問不出口。

煩悶時,總是用著畫畫來發洩的輝人在心情煩躁時,就連下筆的筆觸都並不是那麼順暢,打算放棄畫作的輝人,聽見了母親在門外喊著的話語。

「輝人啊,家裡沒有啤酒了,幫妳爸爸出去買一下好嗎?」

乖巧的輝人當然是乖乖的套上了白色小皮鞋,踏著平底鞋,手裏頭還握著母親給的一捲鈔票往房子外頭走去,走到熟悉的超商前、透過超商的冷藏櫃面,輝人在映射的玻璃面上,看見了與熟悉的街景中,相當格格不入的咖啡廳,就像是在記憶裏頭加入了深黑色的濃墨,讓人覺得突兀而錯愕。

視力優秀的輝人、看見的是掛在門排上頭的營業時間,抬腕確認時間的輝人發現距離收店還有五分鐘,然後看見了在空蕩的店裡頭,唯一一個、明顯的存在人影。

被燈光照射下,折射出漂亮的深綠褐,以及在柔光下,暈出淡淡光暈的溫熱肌膚,光線在那個女生的肩膀、背脊、腰身、以及極具風格的歐美風的身形上頭投下淡淡的陰影,這樣的一個女生出現在極具粗曠風格的咖啡廳裏頭相當的合理。

輝人再確認一次時間,剩下、四分鐘,毫不猶豫的拉開了冰箱門,把原本提在手上的啤酒塞回冰箱,跑出商店門口的輝人、毫不猶豫的跑過了只剩下十秒左右的路口。

在那個女生剛把告示關店的牌子翻過來時,輝人直接伸手然後用著身體的重量給擠了進來。

「妳嚇到我了」看見輝人喘了一口氣的女生蜜色的肌膚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著淡淡地光芒,慵懶的細眸在眼尾勾上了淡淡的眼妝,讓她的眼眸更加深邃了起來,她的語氣帶著委婉的婉拒,「我們已經關店了」

看見那個女生露出了錯愕表情的輝人,獨自的露出了微笑,自己伸手把已經翻過去的牌子再一次翻了過來,「我們一起喝杯咖啡吧?」

「欸、等等,我們已經關店......」蹙著眉頭的女生帶著淡淡的困擾、但是逕自走進去的輝人隨意挑了一個位置,微笑的看著那個女生被突如其來的樣子弄得無措的樣子,望著裏頭的裝潢,被CD、唱片佔滿的櫃子、為了給人休閒感的沙發、毯子,更多的是給人低調奢華感的內裝是輝人很喜歡的風格。

那個女生最後似乎是決定替輝人準備一杯咖啡,一杯並不那麼苦澀的拿鐵,與她喜愛的苦澀美式截然不同的香甜味道。

與她面對面喝著咖啡的那個夜晚、她們交換了名字、交換了電話、交換了彼此的習慣,就像是多年不見的朋友,誰也沒能想到彼此是那般的興趣相投,手捧著奶白色的美式咖啡,就連手指都是那麼好看,完全符合輝人對於美感的要求,看著輝人嘴唇上緣的奶泡、惠真只是揚著淡淡的笑容,自己伸出手指抹去了上頭的純白,做出了相當親暱的動作,隨後便在輝人的水潤唇瓣上頭留下了自己淡淡的體溫。

那個記憶美好的似乎就連因為晚回家而被罵都不會讓輝人感覺到難受,在認識了慧真之後,因為一杯咖啡而結下的認識以及短時間便相熟的深厚,在熟知輝人性格的人眼中更是讓人吃驚,更別提,輝人並不是會那麼主動的人。

那個有著深褐綠髮色、淡蜜色的肌膚、以及豪爽性格的女生叫做安慧真,是一個越是認識、越是讓人沉迷的女人。

 

 

 

「輝人啊,妳今天不是要打工嗎?」慧真懶散的靠在櫃檯,指尖拎著和咖啡格外不搭配的洋芋片,抬起手腕看著時間,語氣慵懶沙啞的慧真有著一口好聽的爵士嗓音,有時候就連喊著自己的名字,輝人都會忍不住沉迷其中,「是啊,不過慧真妳晚上不是沒有班嗎?要不要一起去我認識星伊歐尼的酒吧?」

「……好吧,我最近正好想喝酒」慧真垂下眼啤藏住眼眸裏頭的濃厚心思,又把一片洋芋片塞進嘴裡頭,緩緩的吐出了決定,輝人抿了抿唇,還是決定說出了大半韓國人不太能接受的、星伊歐尼的性傾向,「星伊歐尼她的性格很好、然後她喜歡的人也很好,我希望妳不要對她們有任何的負面想法,慧真,至少在那個當下不要有,可以嗎?」

「妳的星伊歐尼喜歡的對象是女生?」慧真看著輝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表情也能猜出大半,細長的慵懶眼眸半眨,就連唇瓣的笑都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細長的手指輕挑起輝人的下巴,面對輝人倔強不語的面容,慧真卻能看見對方眼底的認真,本來就沒有打算在這上頭打轉的慧真直接給予了輝人肯定的回答,「我保證即使在那之後也不會對這件事做出任何的評價,只是喜歡人而已不是嗎?可以男生喜歡女生,沒道理女生不能喜歡女生」

在這幾日的相處、輝人只感覺到了,慧真坦率性格中的豪爽,同時卻又有著溫柔的纖細,輝人傳了Katalk給了星伊告訴她們自己要帶慧真過去,全然沒有想過在酒吧內看見這條訊息的星伊爆發擔憂的樣子、在她聽見了自己從小看長大的輝人在自己不認識的時候交了一個朋友,連一旁安靜玩手機的容仙都不得不搶過星伊的手機,自己偽裝成星伊的樣子傳了訊息回覆。

看見回覆的輝人不由得開始期待起今天晚上。

滿臉憋悶的星伊整個人蜷在容仙的身旁,和她搶著同一張沙發位置,容仙沒好氣的戳了戳星伊的腦袋,和輝人相處久了,容仙也清楚輝人的個性,看起來孩子氣,卻又聰明體貼,是一個讓人疼的孩子,「輝人也是一個大人了,總被妳當作小孩子看待,她現在是不討厭,但是她真的反抗起來妳是要怎麼辦啊?」

「……我怕輝人會受到傷害,輝人她、沒有談過戀愛,又怕生,我真的很怕會被壞人拐跑」

「她剛認識的朋友不是女生嗎?妳這個擔心也太多餘了吧?!」

「正因為是女生更麻煩!我們那個時候不是從朋友開始做起的嗎?!剛開始還互相討厭」星伊扁著嘴,喃喃的向容仙抱怨著,「我第一次看見輝人這麼喜歡的人就是那個什麼安慧真了!搶走輝人還感來喝酒,今天要灌倒她」

容仙無可奈何的斜睨了眼因為嫉妒就呈現幼稚化的星伊,決定放棄今天晚上要去公司加班的決定。

——畢竟自己也很好奇時常掛在輝人嘴巴上頭的惠真。

只是就連這次的見面交鋒、也讓星伊和容仙對輝人和惠真之間的交往不再做出任何的反對。

惠真的指尖撫摸著枕在自己腿上、明明被酒精弄昏頭了、還試圖用臉頰貼在肌膚上尋求一絲清涼的輝人腦袋,在舉眸時,同樣看見了容仙、用著那種溫柔到不行的眼神看帶著枕在自己肩膀上頭傻乎乎朝著自己笑的星伊,這時的惠真才感覺了、那種屬於戀人之間的情感變化,溫涼的指尖撫摸著輝人的臉頰,總是自信的細長眼眸盯緊了容仙此時白皙的臉龐,和酒精造成的紅艷不同,早早就被勒令不准喝酒的容仙現在喝的其實是果汁,注意惠真眼神的容仙微揚起眉梢,「怎麼了嗎?」

「雖然這樣問很失禮,但是和女生戀愛是甚麼樣的感覺呢?為什麼戀愛對象要選擇女生?妳不是值得好男人愛的女生嗎?」

看見惠真的眼神並沒有那種厭惡,只是純真直率的提問、那麼,容仙並沒有不回答的理由。

「因為星是笨蛋啊」容仙的嘴巴上頭雖然這麼罵、但是,她的圓亮清眸中卻充滿了寵溺的無奈,「因為行為舉止男孩子氣、因為時常表現出體貼女生的紳士舉止,就被旁人認定她所能戀愛的對象是女生,這是星優秀的地方、但是,同樣卻限制了星伊,讓她只能作為別人眼裡的那個模樣生活」

「她會哭、會因為朋友背叛而哭、會為了一點感動的事情就哭得像個小孩子、也能因為鬧彆扭就扁嘴不理人」容仙的清眸閃爍的光芒帶著淡淡的光,現在她所說的每一句話,在吵鬧的酒吧裏頭,聽在惠真的耳裡格外的震懾心緒,「她就只是一個女孩子而已,不會在別人面前展現的、屬於女孩子的那一部份、她不想展現在別人面前的那一部份,全部都可以交給我,這是我選擇和她交往的真正原因,能有一個人、成為她能安靜停歇的地方,想成為這樣的存在」

更何況,妳也是這樣想的不是嗎?惠真。被人吐實心思的惠真只是望著容仙開朗笑著、同時梨渦微陷的臉頰,決定還是不告訴她、她肩膀上頭的那個人已經清醒的事實。

「啊、或許是的」惠真一點都不意外被容仙看透心思、事實上,這個歐尼大概只有自己的事情看不透,她身旁的那個人究竟有多麼的依賴著她,卻還想著想要更加貼近的傻瓜心思,微吐一口氣,惠真吞下了酒杯裡裏頭的燒啤,任由酒精火燙的辣度燙著喉嚨、同時,總在輝人純潔的心思面前藏起的心緒蒙上黑暗,暫時逃避開來、她在初見輝人就喜歡上她乾淨眼神,以及越是接觸更加難以抗拒輝人魅力的事實。

只是隨著兩人來往密切,在輝人生日的時候,惠真卻得來了輝人這個戀愛分數零分的衝動告白、以及貼在唇上的、淡淡的、讓人心跳失速的,發抖唇吻,被貼上唇瓣的惠真依然能感受到輕觸時的淡淡溫度以及。

「這是我的願望,在我生日這天能向喜歡的人告白成功,妳願意和我在一起嗎?安惠真,以戀人的身分」

既便是藏有怕被拒絕的恐懼,依然直率的望著自己,直勾勾看向了自己、然後在她逐漸褪去害怕、微笑的目光中,惠真只是閉上眼睛、將一直都想抱住的人緊緊地抱在懷裡頭,接受了胸腔中因為靠近輝人而帶來的激烈心跳,依然很cool答應了,如同她能很自然地和陌生人一起喝咖啡的爽快,「那就在一起吧,丁輝人」

只是、她們都沒有想過兩人在一起的甜蜜回憶卻在某一天變成了傷害彼此最深的尖銳傷痕,就連觸碰都會帶著隱隱的癢疼,尤其對於初次戀愛的輝人更是刺痛深刻。

 

 

 

 

 

 

我很少喜歡SMtown的歌曲,但是學會離別這首也太好聽RRRRRRRR

連我這個不懂韓文的人都喜歡那個旋律到不行,看到中翻歌詞後又被炸到了一次RRRRRRRR

這首歌的完成程度好高啊!!!女生歌聲好評,因為不像在RV裏頭唱歌一樣甜甜的聲音,我個人不喜歡太過少女的聲音。

媽媽木的四隻我最喜歡惠真的聲音XDDDDD每次她說話的時候我身體都麻麻的.....(捂臉,我這樣好變態)

重點是輝人得一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