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0。

 

由星伊手中新接每週播映的節目隨著時間的經過、也更加的穩固了收視率,身處中心的星伊在電視台的當紅程度似乎又上了一個階段,不過同樣的,各PD們對於星伊的關注度又更加上升了,對於這種情況對性格敏感纖細的星伊雖然造成了一點生活上的不便,但是他們並不是真正造成節目收視率的主因,所以星伊果決下了不理會的決定。

不過打開星伊那個節目收視率保證大門的肯定是由星伊唯一單獨開口涉外邀約──請頌樂來當特別來賓的時候,正式打開了節目往後的基調,同時也奠定了往後保證當紅節目收視率。

就連現在,被容仙在節目裏頭過度努力而感動的星伊有時候在因為節目走向上頭和作家有些衝突、或者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重新開啟頌樂的那集節目來看,更是會笑得連鼻肌上升到讓人覺得震驚於一貫不苟言笑的文PD竟然能露出這樣笑容。

——開啟了新偶像的大門、一個女Idol真的能這樣嗎?

接受訪問的副PD在看完全集後發出的感言更是成為了新聞的內文之一。

只是笑歸笑,作為人情邀約者的星伊該請容仙的飯局直到現在還沒成行。

因為怕打擾到容仙的行程,星伊多半是以半留言的利用Katalk進行邀約,但是容仙卻總是用了行程來不及、或者是剛好有行程,負責請人的星伊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但是依然可以感覺得出被請客的對象還比星伊感覺到愧疚許多。

而那讓容仙拼命拒絕星伊邀約的真正原因,據慧真所言,似乎是容仙不顧公司的勸說硬是推了幾個比星伊手頭的新節目還要更知名更當紅的綜藝節目,更是因為容仙堅持要參與星伊的節目邀約,然後惹惱了公司,即便播放結果不錯,大眾的反應也因為容仙的性格而再一次圈了飯,但是作為不聽話的懲罰,更是讓容仙本就繁忙的行程又多加了不少,關於這樣的事情反而讓星伊的愧疚心更深了。

想到這裡的星伊淺嘆口氣,隨手闔上電腦、今天是向公司提出要勘察地點而選擇告假的偷懶休假日,偷懶待在家裏頭看著新企劃與作家討論,星伊直到上個禮拜晚上把輝人傳來的劇本看完,把一二集反覆的確認後,完全被劇本裏頭的內容吸引住心神的星伊終於在今天忍不住好奇心,主動撥電話過去給惠真。

「惠真啊、妳的親估也太多才多藝了吧?」

「嗯?看到最新的劇本了?」惠真半趴在床上,因為喝酒而造成的暈眩讓惠真的額角發疼,但是聽見自己尊敬的星伊歐尼對著友人的稱讚還是讓惠真半睜開了眼眸,狹長的細眸還帶著尚未完全清醒的微倦,然後發出了沙啞的笑聲,「是我的至親,歐尼妳是羨慕不來的」

「不過我重複讀了幾次,這個女主角的朋友似乎可以改一下設定、如果能在劇本裏頭加入本來就暗戀女主角的話、當然不改也可以……妳覺得呢慧真?」

惠真仰躺在床上,微微的抿起了唇,帶著微妙的暗示,「我想,韓國的電視台應該是不會接受這種劇情的、星伊歐尼妳確定嗎?」

「這種擦邊球我認為沒關係,不過我總覺得這個主角的設定在我身邊的某個人很像,自我性格強烈、做事坦蕩,同時語氣直率但是那種直率卻讓人討厭不起來」星伊撐著腦袋,面對著電話裏頭突然沉默下來的慧真、星伊只在心底浮起了一抹瞭然,溫柔的星伊對於這個總是倔強沉默的妹妹無奈的勾起了嘴角,「慧真啊,我可以不問,但是,妳必須保證如果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要確定在這個故事中牽涉到的主人公們不會受到傷害,在未來播出的時候,不會被好奇劇情的民眾挖掘出來」

有時候這種敏銳的體貼還真是讓人又愛又恨,惠真苦笑著想起了輝人拿給自己那份劇本時,那張明明還十分稚氣的臉龐上卻露出充滿倔強的成熟表情,並不是沒有提過讓她更改劇本,或者換另一個故事,卻被她的表情弄得連自己都難以對她拒絕。

——從以前便是如此、從以前就無法對她說不。

惠真在喉嚨裏頭的苦澀滾了滾半响,喑啞混濁的發出了微澀的輕哼。

老早察覺惠真情緒的星伊體諒的放下了電話,但是惠真卻不像星伊那般淡然,仰躺在床上發出了些微嘆息,彎曲的指尖還帶著沉重感,只是還不等她多想,便換成了惠真家的門鈴響起。

隨手披了件外套就走出去的慧真身著居家的絲滑睡袍就直接伸手開門,伸出的腦袋在揚起後,看見的是自己的友人,有些訝異地看著來者,「請問是哪位……輝人?」

「嗯,至少沒有喝醉到看不清我是誰」輝人的神色很是輕快,輕快的讓惠真微揚眉尾,雙臂盤在胸前、細長的魅惑雙眸望著難得會來找自己的輝人,帶著遲疑、還有困惑的微眨,「……不是,妳不是應該在趕劇本嗎?」

「因為沒有靈感了,所以要出來找靈感」輝人把惠真往後推,讓她在有心理準備下往後退了幾步好緩衝掉後退力道,然後便仗著纖細的身材鑽進了惠真只開了一道縫的門口,手裏頭還帶著兩個大包包,仰頭對著惠真笑得很是無辜可愛,「惠真啊,暫時收留我吧?」

「……如果說不的話呢?」惠真望著輝人後頭的行李箱,看來是、打算好要在這裡待下幾週以上了,試圖的薄弱掙扎只是在輝人的眼底點上了抹燦爛的熱烈笑意,「那我可能真的要在外頭流浪了」

「……妳明知道我不會那樣對妳的」惠真微歎口氣,自己幫忙把輝人放在外頭的行李拿了進來,看著自顧自的就把自己家當作她家的輝人在自家裏頭鑽來鑽去,「走到底右轉,那是客房」

「以我們的交情,妳覺得讓我睡客房對嗎?」

看著輝人圓瞠的眼眸,寵溺的揉揉總像個小孩子一樣可愛、卻又有著大人般成熟細膩心思的輝人腦袋,揉亂了她的頭髮,順著她的話,「是我不對,我的房間讓給妳,我睡客房可以嗎?妳這小子,來住我家還要求東要求西的」

「我沒有要妳讓房間給我的意思,我們一起睡吧?我們也很久沒有好好聊聊了不是嗎?」

輝人的要求、卻只是讓惠真暗了暗眸子,但是她的唇上卻揚起了為難微笑,「我有時候會很晚才回來,到時候妳也睡了,會被我吵醒的……」

「最近要忙著趕稿子給星伊歐尼,可能不會那麼晚睡,好嘛、我們一起啦,惠真nim,切拜」望著輝人超級無辜的緊揪住自己的衣袖的無辜表情,一邊在心裡頭嘆氣的惠真只得在心裡頭斥罵自己的不堅定,一邊揉著輝人的腦袋,還很粗魯的讓輝人發出了啊呀的聲音,「要一起睡就一起睡吧,我從衣櫃騰位置來給妳放衣服」

發出了可愛喊聲的輝人興致勃勃的跟在惠真的身後踏進了慧真的房裏頭,看見的是在格外顯眼的電視櫃和巨大電視,裏頭塞滿了一櫃的電影,輝人看見了放在靠窗的小矮桌上頭的繪圖本
,迅速的翻閱後,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上頭精美又獨特的繪畫風格,和慧真有著近八年友情的輝人能夠理解惠真在看似張狂的外表下究竟有著多麼纖細敏銳的內心。

和備受從事藝術事業的父母薰陶的自己不同,惠真是由電影、繪畫、音樂各類的藝術而滋養成的藝術細胞、總能帶給輝人獨特的想法。

「輝人,妳想看電影嗎?最近有幾部不錯的電影」惠真隨手拎著DVD盒,從她肩膀上頭滑下的睡袍中遮掩不住對方優雅的纖細脖頸線條,輝人眨了眨眼眸、然後很快的就走上前,扯緊了對方總能讓自己心跳加速的春光外洩,只是淺緩的應了一聲。

「好,那到床上坐著吧」惠真點了點頭,只是隨意的拉了拉自己的睡袍,絲毫沒有察覺自己洩漏在外、就連女性都會忍不住心動的魅力,彎腰把光碟放在播映機裏頭,見輝人在床上坐好後,自己在掀起被子、分了不少給輝人,才按下了播映鍵。

只是還不等片子播映到一半,惠真就忍不住困倦下滑,輝人只是在惠真即將往床外側滑下去前,先一步的把人環在了懷裏頭,小心翼翼的、將惠真視如珍寶般的,壓在了自己的腿上。

感受著在熱夏中,在只有兩人的、靜謐微涼的冷氣房中,對方噴灑在短褲遮掩不到大腿肌膚上頭的吐息,輝人這才終於有了對方終於回到自己身邊的安心感。

指尖觸踫著惠真清晰、乾淨的五官,順著對方的垂散在頸後的淺亞麻綠的褐色髮絲,輝人用著淺哽的微啞卻充滿感情的嗓音輕喚著在三年前毅然決然的從韓國遠赴美國的人的名字,「歡迎回來,安惠真」

在三年後實現了她的夢想而回到韓國的、她初中、高中的摯友。

 

 

 


掛上電話的星伊在走到了冰箱前,拉開了冰箱門,看見的是空無一物的冰箱,沒有清涼解悶的啤酒,星伊有點難以清晰自己的思緒。

皺了皺眉頭,星伊隨手撈起了自己的大背包,在頭上戴上帽子後,屁股後頭又塞入了手機還有皮包後,便決定往附近一間24小時營業的超商去買啤酒。

距離上去買酒去是一個月前了吧?

站在一旁等著收銀員刷錢的星伊微微的眯了眼睛,自己並不酗酒,只是夜晚睡不著的時候會喝個幾瓶當作幫助睡眠的良藥,比起吃藥,星伊更喜歡的是小酌。

讓收銀員把啤酒放入了背包裏頭,星伊便直接背起了背包往外頭走去,只是在走經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聽見了在暗巷裏頭的細碎對話,更是讓星伊微微的瞇起眼睛,更是直接的掏出手機,按下了報警的電話,請警方趕快到來現場。

隨著星伊的接近、那些細碎聲音也逐漸清晰了起來。

「要不要陪哥哥們玩玩?」

「不了,我還要去找妹妹,恐怕沒有時間陪你們出去玩玩」

三個男人圍住了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月黑風高、無人的小巷、一個女人以及三個凶神惡煞,還有一個目擊者,完全就是典型的英雄必須救美的劇情。

心中充滿吐槽的星伊歎了一口氣,舉起手機利用著PD抓角度練就的好技巧,清晰的在手機中留存了照片,在確認播出電話後,又經過了兩三分鐘,見女生真的要被強硬抓走後,星伊這才走了出來、緩步的站在了女人的面前,舉起手臂把人擋在自己的後頭。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已經通知警察了,大概在兩分鐘後就會過來,你們還要繼續待在這裡嗎?」星伊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站在前頭為首的男人,「你們只是喝醉了,沒必要把自己賠到看守所裏頭住一晚吧?」

「你這個小鬼,年紀很輕、還想要當英雄啊?」把戴著帽子的星伊誤認為同性的男人推了星伊一把,只是背著大背包的星伊有些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便被身後的女人給扶住,在那之中,星伊便偷偷的把手機塞進了女人的手裏頭,悄聲的對著她指示著,要她拿著自己的手機快點跑去巷子口。

「可是妳呢?」女人擔憂的神色、只是讓星伊抿起唇笑了一下,對著她眨了眨眼,十分肯定的要她去做自己要她做的事,「快去,我會拖一點時間」

女人點了點頭、便握緊了手機往巷子口跑去,星伊彎下腰拍了拍自己有些染上灰塵的背包,隨手抽出一瓶啤酒、直接往一旁的牆壁上頭砸去。

哐啷的聲音、隨著在月光照射在啤酒碎裂的銳角中更顯的清冽。

星伊白皙的臉半藏在月光照射不到的陰影裏頭、唯有蒼白的那張臉,出現了堅決,那是毫不猶豫會下手的絕對神色。

 

 

 

 

 

都十篇了,還是沒進展........

不過最近要忙著做一些別的事情,可能不會那麼常更文了,不過,有時間更的時候,我會努力的。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