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8。

 

由於彩排的時候並不是星伊上來,容仙本來以為星伊只是擔當著連結溝通的跑腿工作,只是站在她面前的星伊戴著PD工作應該要有的耳麥、身上戴著不少的連結攝影機的設備後,容仙這才對星伊的PD身份越發肯定了起來。

並不是說穿上PD的設備就會看上去專業、而是,她的表情、她所說的每一句話、所進行的每次確認,就像是對PD的這份工作充滿了熱情,盡力、努力的做到最好。

——這一點,卻又和容仙將偶像歌手的工作視為夢想而拼命熬過練習時期的激烈競爭成為歌手出道而有著相似之處。

「頌樂Xi,之前的彩排我們原本打算先把鏡頭拉遠、在妳登上台時,會在歌曲的高音的時候、主拍妳的表情」星伊望著容仙化著精緻妝容的臉龐,望著她深褐色的漂亮眼眸,以及她似乎沾在唇上的頭髮,星伊伸手時,容仙似乎是怔愣了一下,然後便是向後退了一步,「怎、怎麼了嗎?」

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太過唐突,星伊舉起的手便垂在身旁微微捏起,表情上還是淡淡的,「妳的頭髮沾到唇膏了,回到我們剛剛的話題」

「因為往常都這樣拍,要不要試一點別的,例如,與粉絲互動的部分」星伊空圈的手掌,做出了像是在唱歌的動作後,往容仙的面前做出了遞麥的動作,右邊的嘴角微挑、勾出了一抹壞壞的笑,「邀請粉絲們一起吧?當紅的一位歌手不會不想要把自己的Part分給喜歡妳的粉絲吧?」

望著星伊挑釁的眼神、容仙也不甘示弱的點頭,「有什麼不行、我可是實力派的頌樂」

「那就期待妳在舞台上頭的表現了,我們頌樂Xi」收整好紙張的星伊蓋上確認名單,只對著容仙揮了揮手就準備到下一組的藝人面前確認其他的事項,望著星伊背影的容仙不禁有些彆扭的抱怨著,像是在替自己下決心般,「是歐尼、歐尼啦!絕對要讓她叫歐尼才行,下一次」

還不容容仙多想,遠方的叫喚便來了,「頌樂Xi可以準備上台了!」

「是、我知道了」踩著高跟鞋、提起裙子向上台的樓梯跑去的容仙,身著純白色、兩件式的上衣以及裙子,垂散在肩膀上頭的淺棕色上卷頭髮,更是讓容仙有如純白精靈般優雅,站在她身旁的女性工作人員對著容仙微笑著,「加油,頌樂Xi,我可是妳的大粉絲」

一把握住女性工作人員的手掌,真摯的望著他的雙眼,像是要把自己的感動心情交付般,帶著絲絲電力的眼神幾乎震懾了那位女性工作人員的心,「謝謝妳,謝謝妳們總在我的身後」

隨後藉著由工作人員提供的力道、容仙踏上了階梯,迎著台上刺眼的光芒,站上了屬於頌樂的舞台。

似乎迴響很好,結束舞台後的容仙喘著氣下台、在舞台上頭燃燒自己一首歌的時間,在台下自己究竟是準備了多久、容仙並不需要向其他人說,那是自己所選擇的道路,同時、也是自己捨棄了安穩夢想中,自己最渴望成為、最渴望抓住的,獨一無二的夢想。

坐在車上滑著Twitter的容仙看見了推特上頭捲天鋪蓋來的稱讚,坐在前頭的經紀人對著容仙笑道,「怎麼樣、被人稱讚的妳因為稍微不完美的真唱舞台被人稱讚的感覺很微妙吧?」

「……我本來以為必須完美呈現的舞台,用盡全力去表現完美的舞台」容仙緊握住公司接受代言而贈送的手機,就連緊握住的指尖都微微泛白,從成串的稱讚話語裡頭抬起臉的容仙、唇角還微微發抖,看起來既委屈又可憐,只是容仙的經紀人卻是更加的牽開溫柔的笑,「正是因為妳那麼努力,所以妳的粉絲才會更加死忠的追隨著妳、所以妳的黑粉才會這麼的針對著妳」

「——這麼樣受人喜愛,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容仙」

只是、在容仙的心裡還是有著難言的難受。

正如曾得過一位的標籤、當紅炙熱的清純派偶像、實力派、台風華麗,這些構成了『頌樂』、同時也是屬於『頌樂』的應有模樣,這是來自於公司的包裝,同時也是粉絲所喜歡的屬於『頌樂』應有的樣子。

然後、她想走的歌手路、變成了偶像。

容仙只是在傳了Katalk給了星伊後,只是簡單的打上了謝謝的文字,卻在下一秒、收到了來自星伊的回信,「這是妳的實力,我想我從今天起會更喜歡妳的舞台」

逐一的看著星伊傳來的文字、直白的,沒有任何修飾的文字,卻給容仙帶來了許多的力量,用力的捏緊了手機,容仙緩緩的閉上眼睛。

似乎是因為網路上頭熱烈的討論串,容仙在影視娛樂版上頭,看見了自己的名字,同時、也再一次上了熱搜前三位。

——美貌與實力兼備的歌唱力。

——與燦爛容貌相輝映的驚人歌唱實力。

——這便是一位歌手的實力、與粉絲共同分享歌唱舞台的強悍實力。

這便是吃了CD的驚人實力,就連與粉絲互動時,都能從背後的背景音樂聽見了純重點鼓樂的敲擊聲,音樂耳熟、卻把人聲剔除的十分乾淨。

同時在節目裡頭收錄進去的人聲想必是真聲吧?

被網友這樣推論著、又一次被肯定的容仙實力勢必又再一次的圈了飯,經由這次的特輯容仙新曲在各大榜又維持了一段時間的一位、甚至是在容仙最後舞台的時候,依然在新進榜的強勢女團回歸時,也能從她們手中摘下一位獎盃。

這一切都是多虧了星伊的幫忙,抬起腳步要往PD的休息室走去的容仙卻在PD休息室門旁聽見了星伊和慧真的討論。

 

 

「星伊歐尼,最近怎麼樣?」

星伊撫摸著自己手腕上頭的銀鍊,微微聳肩,目光注視著自己以來就很疼愛的妹妹與摯友,「能發生什麼事情呢、不就是要被調去做實境節目的PD,原本手頭的音樂節目要做、又加了工作比之前更忙而已」

慧真反倒是對著星伊露出了笑,滿滿興趣的笑問著星伊,「我是說容仙歐尼喔、最近和容仙歐尼的關係親近不少對吧?」

星伊的眼眸微闔,然後揚起了苦笑,「能有什麼事、不就只是幫了她一次嗎?借給她睡一次房間、並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那件事倒是讓歐尼心懷感激」慧真苦笑著,想起了Katalk裡頭能透過螢幕感受到的、來自於容仙的開心,免不了替她開心到同時,卻又對星伊的舉動而感覺到疑惑。

星伊初始表現出來的模樣更是讓慧真篤定了她剛開始的想法,「星伊歐尼一開始其實並不是那麼喜歡容仙歐尼的不是嗎?還為了她去搜尋網路上頭關於容仙歐尼的評價、還親自為了她準備特別的拍攝舞台」

「……我沒有」星伊縮了縮眼眸,卻不可避免的在慧真的話語裡頭想到自己在從在同住同一間分得的那天晚上獨自一人縮在沙發上頭、熬了整晚的夜,掙扎許久、咬緊了牙,才按下了在螢幕裡頭輸入頌樂的搜尋文字,但是上頭出現的文字與討論串更是讓星伊擰緊了眉頭。

或許應許了某位前輩說過的話,越是受到喜愛、得到的Anti就會更多。

上頭有著不少關於評價頌樂的舞台,正因為以歌唱實力著稱而作為出道的頌樂、似乎被黑粉認定了在舞台上頭不再輕易開口唱歌了,為了保護嗓子而選擇帶有人聲的對嘴、為了維持畫面而選擇了妥協。

作為曾經與頌樂合作過的PD,星伊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替頌樂感覺到委屈的心疼,就連開口交朋友都會這麼小心翼翼的她面對了稱讚與斥責交雜的評論,她所能做的也只是無用的瀏覽、與心傷。

「怎麼可能……」慧真的疑惑在下一秒被星伊近乎莽撞的打斷了,星伊用力的捏緊了手腕上頭的銀鍊,在她的手腕上頭留下了淺淺的紅色勒痕,對著慧真露出的笑容中,藏著淡淡地憂傷,「努力的人不該被埋沒不是嗎?」

但是那位前輩卻忘記了一件事,真正成功的偶像確實有許多的Anti粉、但是擁有能夠把黑粉轉變成喜愛自己的能力才是能長久的在演藝圈站立腳步的真正原因。

星伊的眼眸微眨,然後鬆下了握住銀鍊的手指,面對慧真眼眸的星伊揚起了溫柔的笑,「所以我只是稍微把她的歌唱實力告訴大家罷了,會那麼成功,也只是因為她沒有展現給別人看而已,我做得也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她說了,想要和我成為朋友」

「既然是朋友,又有什麼不能幫忙的?雖然是經常得一位的當紅歌手,但是她也只是一個年紀比我大一歲、就連交朋友也得小心的女生,慧真,妳能理解嗎?私底下的她不是頌樂,而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金容仙」

看著星伊的眼眸,慧真不得不承認當這樣說著話的星伊有著讓人難以抗拒的懇求,輕歎一口氣,對著 星伊開口。

後頭關於慧真的話語,容仙沒有繼續聽下去,就連想要踏進去的腳步都有些笨拙遠離了房間,被經紀人催促著要移動到下一個行程的時候,坐上車的容仙還有些雙眼泛淚,胸口湧上的那股酸澀混合了淡淡的喜悅。

——就像被看見了真正的她、那個藏在華麗外表下孤單唱歌的小女孩被看見了。

不是頌樂、而是金容仙這個人被注視在她那雙像是承載著滿天星子的漆黑瞳孔中。

 

 

 


祝媽媽木出道1000日,只是我又遲到了(踹)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