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7。

 


聽見星伊這樣回話的容仙當即不爽的揍了星伊一拳,「啊呀!是我先問的!」

「所以妳先回答我,妳不是歐尼嗎?」即便捶得星伊有點痛、但是星伊卻是挑眉的望著容仙,那種壞心眼的表情卻讓人生不起氣來。

這種時候才會抬出這種狡黠又過份的身份來壓自己,容仙皺得緊緊的八字眉看在星伊的眼中格外有趣,好整以暇的等待著答案。

瞪著星伊那種樣子、還是一向誠實憋不住情緒的容仙還是先開口回答了,就連抱怨的語氣都有點在鬧著脾氣的彆扭,格外的可愛,「因為妳是先向我走來的人,雖然很感謝,但是妳似乎不太喜歡我,之前也都是因為我先和妳打招呼,才願意和我多說幾句話,但是我是真心的想要和妳成為朋友,因為我進來的晚,所以在圈內、並沒有甚麼親近的朋友」

星伊看著容仙藏在光中,有些失落的表情,本就緊鎖的內心悄悄的、緩緩的,因為容仙的眼眸,因為容仙傳遞過來的低落情緒、成為了讓星伊軟化的原因。

或許自己是接觸了演藝圈、卻只是在演藝圈的外頭接觸著,能夠理解事情的發生,卻難以體會身處當中的人的心情。

這樣想著的星伊伸手把說完話就把自己埋到被子裡頭的容仙給拔出來,柔和著眉眼蓋好容仙的被子,即便這麼說了,星伊還是沒有甚麼表示,捲了捲被子的容仙雖然有些斂著眉頭,但是還是很勉強的笑了笑,「總之,早點睡吧,文PD身為PD明天應該要很早起來吧?抱歉,還……」

容仙突然止住話頭的原因,正是因為星伊直接用手指壓住了容仙的唇瓣,這時的容仙才真正看清楚、掀去了冷淡之後的星伊,她的眼眸正如她的名字、是在夜空中閃耀的溫暖星子。

「果然是Pabo」星伊在夜晚中、隨著涼冷的月色,伴隨著淺啞微沉的嗓音,壓住容仙唇瓣的手指很輕易的就能感受到屬於女生唇瓣的柔軟、手指勾好容仙因為側躺而滑落在額前的瀏海,那幾乎可以讓人渾身酥麻的聲線帶著淡淡的寵、些微的沙,在涼冷的夜色中,就像是在他人耳畔旁低語的柔魅,「真是一個漂亮的傻瓜呢」

雖然被人下了這樣的評價、雖然被人這樣微斥,容仙卻在裡頭的稱呼嚐到了獨特的甜味,看見容仙不甘心皺眉的樣子,把容仙的表情看在眼中的星伊只是微微的綻開了笑,手指握住了她的手臂,把她的身體往自己這裡拉近,「妳睡過來一點,這樣妳一個翻身就會掉下去了」

「啊、謝謝」笨拙的挪動到中間的容仙蜷在一團,然後便感覺到了星伊撫摸在自己頭頂的力道,隨著適中的力道、容仙一日到處奔波的疲憊都湧了上來,在最後一次眨眼時,容仙似乎聽見了星伊向自己道了謝。

星伊見容仙發出了沉緩的呼吸聲,只是再多加撫摸五分鐘後,便把手伸了回來,望著她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天真睡顏,然後便把目光轉到了天花板上頭,在轉頭看了看容仙的睡顏,從床上爬起身,整個人蜷在沙發上頭,盯著手機暗自思索著。

 

 

天色才微亮,必須提早出發的星伊便早就穿好衣服,準備好自己的行李、還有,望著在床上熟睡的女孩子,彎著腰在她的手機裡頭設置了鬧鐘,然後憑著記憶中作家只是些微提到的關於藝人集合的時間,特地撥了通電話下去給櫃檯,請她們務必在那個時間要把這個人叫起來以及替她留一份早餐,在房中附贈的便條紙中,寫上了集合的時間,壓在了她的手機下頭。

確定事情已經萬無一失後,星伊便提著行李踏出了房間、隨著房門扣上時,會出現的自動鎖聲,並沒有驚醒床上正在睡覺的容仙、反倒只讓她微動了身體。

即便手機鬧鈴響徹房間、安穩睡著的容仙也只是把自己更埋在枕頭裡頭,裝死的不去理會、等待手機鬧鈴結束後,便換房間裡頭的座機轟然炸響。

星伊握著手機,在現場實際上自己並沒有什麼工作要辦,偶爾幫忙當個機動組幫一旁的作家、化妝師來幫忙抱著東西,實際上並沒有甚麼事情要做。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藝人的彩排時間,星伊眼底的情緒也越發掀起了絕不會說出口的擔憂波瀾,然後,看見了那匆忙的身影後,星伊便緩下了情緒。

只是,藏在人群當中,戴著墨鏡的容仙,看見了穿著輕便俐落的七分袖Tshirt和破洞牛仔褲、腳踩著一雙黑色球鞋,頭戴著帽子的星伊時,雖然想起了昨晚沒有結果的討論,容仙只是半舉手帶著膽怯、朝著星伊揮了揮,看見這樣的容仙時,星伊只是朝著她露出了一抹連她平時相處許久的同事都很難看見的淺笑點頭作為回應。

——這倒是讓人挺開心的回應。

容仙好心情的想著,坐在化妝間裡頭,任由化妝師在自己臉上上頭抹上稍嫌濃豔的舞台妝,望著一旁的經紀人,做著最終的確認,「我們等等什麼時候上台?」

「因為是彩排的關係、大多速度都很快,再等兩組就到我們了,妳吃過早餐了嗎?可不要因為貪睡,然後沒吃早餐」

「我吃過了,有人幫我準備好了」容仙抿起唇笑著,想起了、還躺在床上被人用座機炸醒的自己急匆匆的從床上跳起來,換完衣服,本來以為有可能會沒早餐吃,然後還得頂著全妝整天只能喝水的淒慘況後,在退還鑰匙時,櫃檯還遞了一份好吃的可頌和一杯奶茶過來。

驚喜之餘,容仙並沒有忘記詢問,得到了櫃檯說是特地叫櫃檯留下的吩咐,握著被烤得還有些微燙的食物,容仙忍不住想起了那個嘴巴上像個蚌殼一樣打死不說出好話的星伊為了自己打電話下來櫃檯的體貼,便忍不住唇上彎起的笑。

「一大早有早餐吃感覺心情很好的樣子?」經紀人歐尼打趣似的問著正在做收尾動作的容仙,扁起嘴的容仙斜睨了這個愛開玩笑的歐尼,「難不成我在歐尼的眼中有早餐吃就會每天傻笑嗎?!」

「我以為妳只要每天有辣炒年糕吃就會自己長得好好的呢!」經紀人無奈的搖搖頭,「我可沒有看過真的照三餐在吃辣炒年糕的人,所以妳的臉頰才會那麼像是年糕啦!白軟白軟、溢出來的臉頰肉」

伸手被掐了一把臉頰的容仙鼓了鼓雙頰,但是卻又可愛的笑開了。

「頌樂XI,可以準備彩排了……」戴著耳機的星伊拎著被作家抓到自己在偷閒而塞過來的紙張,暫時接下了喊人上台的工作,看見正在閒聊的兩個人望過來的臉,星伊呼出一口氣,對著容仙露出微笑來,「頌樂Xi昨天睡得好嗎?」

「是、睡得很好」

星伊並沒有忽略對方眼底浮現的明亮,先前似乎是太過拉開了距離、只是這樣的一個招呼就讓她露出這樣的眼神。

從這幾次的相處、她也只是一個無心機的女孩子罷了,孤身一人在演藝圈裡頭的闖蕩、因為正當紅而難以向其他人結交朋友。

看著容仙,星伊只是微微勾起了唇角,伸手彈了彈容仙的額頭、看見她露出的堂皇表情,更加愉悅的牽開了笑,「那就快去準備吧,要輪到妳了」

摀住額頭的容仙吃痛的從手掌下看她,整個完全無辜的樣子,更是讓星伊微挑眉頭,「我們頌樂Xi,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

星伊抿著唇笑著點了點頭,便握著紙往外走去,在扣上門後,一旁目瞪口呆的經紀人趕忙的抓住了容仙,「妳什麼時候和文PD這麼好的?!」

「不知道,應該是從昨天開始吧?」容仙從位置上頭站起身,從經紀人的手上接過了打歌服,走進了更衣室,留下經紀人滿頭霧水的想著這兩個人明明在昨天還充滿了禮貌到不行的距離,怎麼一下子就能這樣子打鬧。

只是、走進更衣室的容仙,指尖觸上了剛剛被彈的額頭,似乎還能感受到對方手指上頭的微涼,腦海裏頭滿是自己看見的,星伊的表情,迴盪在胸腔裡頭鼓動的力道更是讓容仙的臉頰染上一抹淺玫頰色,就連剛上妝的妝容都被襯著的艷麗不少。

那是連女性都會忍不住心動的、來自另一個人的寵溺神色。

只是就連女性都能讓人怦然的她、眼中會注視著什麼東西呢?

回報完工作的星伊在一旁等待著正式開始時,主PD看著星伊站得直挺的身姿,和早出晚歸的PD們相比,星伊充滿了精神,即便在需要幫忙趕著剪片、出帶子而必須熬夜的工作摧殘下,星伊也是十分獨特的存在。

「等等給妳拍攝吧?妳應該有拍攝室內節目的經驗,彩排妳也全都看過了,或許沒辦法把全部的人都交由妳拍攝,不過幾組人還是可以,要不要試試看吧?」主PD看著星伊清秀乾淨的五官,來自經驗老道的PD的提攜、星伊並不想推拒,她只是略一點頭便接下來了,「好的,請讓我試試看」

「那前半部就交給我,由頌樂以後的四組藝人就交給妳了,可以嗎?」

抿起唇的星伊點了點頭,便把那灼灼目光放在了固定拍攝著舞台的鏡頭上,確認著舞台的走位,思考著自己要怎麼拍攝才能讓畫面得到最完美的鏡頭與角度。

——為了不去想她因為那最近才開始熟悉的名字而紊亂、而讓思緒發燙的真正原因。

 

 

 


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是我在讀書,不是書來讀我QQ

太崩潰了(跪),我要來發文發洩。

老話一句,謝謝大家的支持。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