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6。

 

時間來到了需要出外景的特輯節目,扛起收拾好的行李,因為PD的工作有可能必須要爬上爬下同時還會弄髒身體、所以為了方便起見,多半都是以Tshirt、牛仔褲還有簡便的球鞋當作平時穿搭的星伊戴上了通常在戶外拍攝就必須戴上遮陽的棒球帽,踩出了必須要離家兩天的房間。

雖然說是支援PD,但是星伊的工作既不是管理鏡頭、也不是拍攝的工作,坐在搖搖晃晃的遊覽車裡頭,在身為PD的女性較少、同時和星伊一樣選擇成為PD的女生已經很少了,和星伊一樣年紀、同時做著第一執導工作在電視台裡頭數不出五個,就以星伊的資歷來說,所以才會說她是一個讓人備受期待的新星。

閉著眼,表情平靜、看似平穩卻敏感的不可能在人多的地方睡著的星伊只是戴著耳機,一邊思考著她在前幾天收到的劇本文稿、一邊聽著作家在與主要執導的PD們對著集合時間、每組團體在底下的鏡頭分配。

雖然作家會參考PD的意見作為更改劇本的參考、但是星伊完全不想那麼做,那一份劇本的第一集非常的完美、劇情也十分引人注意。

是平時連素愛西洋電影的慧真都同意的劇本,是一個充滿藝術氣息的電視劇、讓那個劇本在融入了商業化後,還能有著能夠販售給觀眾的能力、甚至是推銷——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從窗戶旁傾瀉而下的太陽照得星伊的眼皮發燙、卻暖的讓星伊的薄薄唇角掀起了一抹淺笑。

隨著幾個小時的過去,雖然是包車、但是在並怎麼舒適的位置上頭坐了好幾個小時還是讓許多人的腰間還有背脊酸痛,在下午看似熱辣、卻有些因為逼近傍晚而緩下熱度的陽光中,覺得化妝很麻煩的星伊、只是戴著副墨鏡和帽子作為遮擋陽光的工具。

「明天晚上是正式演出,今天就先各自分散吧,明天早上要早點集合,這次的藝人不少,還有特別的來賓要做彩排」

實際上,沒有甚麼工作內容的星伊是被塞進來作為支援的,若真的要說,也算是機動組。

在原地各自解散的星伊提著手提的旅行袋,緩緩的走進了飯店裡頭,拿到了鑰匙後,星伊便把自己完全的關在房間裡頭。

半靠在枕頭上、星伊再一次把劇本看了一次,試圖更加的深刻理解這份劇本,輝人想要表達的、自己又能用多少現成的資源將這個劇本完整的拍攝出來,她不想搞砸這一份劇本。

只是當星伊再一次從劇本抬起頭時,看見的是外頭昏暗的天色,肚子也早已發出抗議星伊中午未進食的空腹聲,彎腰把東西收拾好的星伊把劇本整齊的放在桌上後,滑開手機、點開某個老是要自己承認是朋友關係的Katalk畫面——依然沒有出現任何消息的畫面更是讓星伊的眉頭緊皺。

不過、本來就不是什麼交友圈很親近的關係,或許只是嘴巴上頭說說吧,這樣想著的星伊隨手把手機塞在牛仔褲在後頭的口袋,拎著門卡和錢包就走出房間,聽見了當門鎖上時,會自動扣起的鎖聲後,星伊這才緩步下樓。

只是當星伊走到大廳時,正擠在櫃檯的人卻引起了星伊的注意。

「真的不能再給一間嗎?單人的也可以」

「真的很抱歉,不過今天我們的房間都滿了、實在是沒有辦法再擠一間出來給妳們」櫃檯的小姐充滿歉意的聲音聽在站在櫃檯前兩個人的耳裡宛如炸彈,較矮的那個發出了重重的嘆息聲,「這已經是我們跑的第五間飯店了,如果我一個人在車上擠一個晚上還好,容仙妳明天要彩排,要體力怎麼樣也不能像我一樣在車上擠一個晚上啊!」

「沒關係,才一個晚上而已,忍忍就好了」那個聲音偏沉、卻帶著鼓舞人的強烈力道,甚至連聲音都帶著很濃厚的樂觀,漂亮的臉蛋看在星伊的眼中十分的熟悉,「我也捨不得讓歐尼妳一個人縮在車裡的沙發上、那裡太擠了」

「……如果我有記得要預定就好了,容仙,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如果歐尼再說抱歉的話,我就要生氣了」

話說到這了,星伊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無非就是因為經紀人忘記幫忙自己和藝人一起預定飯店,在之前也曾有過,因為安排行程的籌備忘記替整個組訂飯店結果整個組都被迫睡在車上。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的房間分給妳們吧」星伊緩緩走上前,按住了因為看見自己的臉就想要打招呼的容仙的肩膀,轉頭對著飯店的櫃檯吩咐,「把我的房間再拿進幾床棉被,我是住在0221的文星伊,那間雙人房只有我一個人」

「好的,我知道了」趁著櫃檯在撥打電話後,星伊轉頭對著容仙和不認識的經紀人,伸手拿走經紀人手中的行李,「鑰匙拿著,我帶妳們上去吧」

「啊、真的非常謝謝妳,文PD」

「不會,明天的表演請在今晚好好充足的準備,作為PD畫面拍攝起來也會讓人覺得開心」星伊微微的抿唇笑了出來,帶著點疏離的禮貌,在踏進電梯裡頭、帶著她們往房間裡頭走去,「我們睡一張床可以嗎?那邊只有一張King size的大床」

「當然!真的非常謝謝妳」

對於這個性格率真的經紀人、星伊這也稍微的感覺到了為什麼容仙會制止這個經紀人一直對著她說抱歉的原因。

解開房門,星伊把行李放在一旁的衣櫃裡頭,然後抬頭問著兩人,「我現在要去吃飯,如果還沒吃的話,要不要一起吃完回來再整理?」

「當然好了」回答星伊問題的是容仙因為聽見食物而發亮的眼睛。

稍微變過裝的容仙頭上頂著帽子還有在臉上戴著口罩,不過星伊也是一樣的裝扮只是少了口罩、所以兩個人走在一起反倒沒有那麼顯眼。

「妳們想吃什麼?」

三個女生走在路上、不過身形高挑的星伊則是充滿保護感的貼在道路外側,把內側讓給了容仙和經紀人時,就連這種小地方的貼心都讓以藝人為主的經紀人都對星伊的紳士舉動加了不少的印象分數。

走在兩人中間的容仙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經紀人的表情、微微勾笑的隨便指了一家店,「就那間吧,大家應該都很餓了」

到選定位置、點餐,前後花不到十分鐘。

不過其中最讓經紀人訝異的事情大概是、容仙和星伊在口味上頭的過份契合。

本應回到房間的三個人、在經紀人突然接到召回她的電話後,不得不在飯店門外再三的拜託星伊好好照顧她的藝人就匆匆忙忙的坐著最晚一班的地鐵走了。

星伊只是說了讓她自己自便後,就一個人抱著薄薄的劇本戴著耳機整個人蜷在沙發裡頭,本就單薄纖細的身體因為她有些駝背的坐姿而更顯得瘦弱。

或許是因為星伊的反應太過冷淡、讓容仙有點堂皇不安,不過在舞台上多年的經驗還是讓容仙很快的就安定了下來,反倒是盤坐在地板上打開行李箱,拿出了換洗的衣服後,就跑去了浴室洗澡。

——但是實際上,又有誰是安然的坐在房間裡頭?

至少星伊並不是這樣的人,本身就纖細敏感的她、正因為是那種性格所以才拍得出非常細微的細節、在音樂鏡頭上頭的拿捏也比其他人還要出色許多。

得到作家的傳訊說要在近凌晨的時候起來確認舞台的架設、以及運鏡的流程,星伊只是短促的回覆再難得的多嘴詢問了明天藝人們集合的時間,得到回覆後,便把手機插上了電,隨手放在桌上、重新翻閱過的劇本當中,星伊又找到了一絲絲的玩味伏筆。

彎腰拿了長褲和長袖Tshirt出來的星伊只是把衣服整齊的疊在了床上,帶著微微的睏倦、以及緊張,待會要面對的是兩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事情。

星伊的性格敏感、同時連睡眠的情況也淺,很容易因為一點聲音而被吵醒,那種會讓自己困擾又唐突的邀約,確實並不是自己的風格,但是會讓自己這麼困擾的真正原因,這是一向遵循自我的星伊在此時此刻卻想不到真正的原因。

「換妳了,文PD」

「我知道了,如果累的話,先睡吧,明天妳還要很早起來彩排」星伊點了點頭,抱起了自己的衣服,抬頭望向了穿著短Tshirt、和極短的運動短褲的容仙,得到容仙有些短促的回應後,星伊這才走進浴室裡頭。

容仙彎下腰從行李箱裡頭拿出眼鏡,才剛戴上,就看見了在桌上的薄薄文本,眼睛一亮的她走到了星伊剛剛蜷在沙發上頭的位置,一屁股坐下時,興匆匆的翻閱著上頭的文字。

一個不小心、就完全的沉迷當中。

 

 


擦著濕髮出來的星伊帶著圓框眼鏡、把那張少年感十足的臉龐因為眼鏡的關係,有著更加年輕的氣息。

安靜沉默的星伊坐在床上,盤起雙腿看著抹去了妝容,容貌依然清秀的容仙隨著劇情而不斷變換的表情、只是第一集,表情就這麼豐富嗎?

在容仙完整的看完後,星伊拿了杯熱茶給她,不過分的燙口、但是也不過多的溫涼,拿了另外一杯飲料的星伊微微的抿了一口,對著容仙揚了揚下巴,「怎麼樣、這個劇本?」

「是非常棒的劇本,只有一集嗎?」

星伊微微抿起唇笑著,眼眸中藏有被理解的那抹愉悅,「嗯,因為作家兼編劇還沒有寫出來」

「啊……如果能認識那個作家就好了,這麼棒的劇情」

「關於這個,慧真也認識,是她的青梅竹馬」星伊像是不敢置信的笑了,「是托了慧真的福」

看見了星伊那不敢置信的笑、容仙只覺得,平時冷淡的星伊在露出鬆動的表情時,總給人一種十分溫柔的感覺。

——那種讓人忍不住就想要親近的感覺。

「不過妳該睡覺了」彎腰抽走容仙手中的劇本,星伊只是小心的放入背包裡頭,望著容仙的眼眸也因為剛剛與劇本之間的閒聊而柔化不少,「我可不希望明天的畫面只有妳的不能用」

跟著星伊的動作躺在她的身旁,個別蓋了一條被子的她們,在完全切掉燈光之後,一室的黑暗中,只剩下兩道微沉的呼吸聲,似乎在離開了燈光,讓兩人厚重的心思都放開了一些緊繃。

「哪、文PD,妳為什麼不叫我的名字呢?」

躺了一下的、貼在床鋪外側只讓身體佔據一點點位置的容仙在半轉身,看著星伊平躺的姿勢,終於忍不住的開口發問,那劃破安靜的聲線更是讓本就沒有睡著的星伊轉身、讓自己與容仙的臉面對著面。

背對窗戶睡覺的容仙、在由外頭的厚重路燈以及月光中,即便是在摘掉眼鏡的時候,便能很清晰的就能看見星伊的眼睛像藏在夜空中的星子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星伊微微抿著唇,像是嘲諷似的彎起了唇角,玩味又狡猾的反問了容仙。

「——那妳為什麼叫我文PD呢?」

 

 

 


部落格竟然默默破六萬人次……我跪,謝謝大家的厚愛。

我錯估了大家對Moonsun的真愛,但更多的是謝謝你們不嫌棄我的破爛文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