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字

LIVE

 

我們沒錯—5。

 

星伊撐著下巴,用著一隻手指直接讓電腦上頭的文字隨著刪除鍵的長按而跳動著刪除。

這已經是第五次的版本了,事實上沒有真正的劇本初稿的出現、對於寫必須呈上去的企劃案沒有任何的幫助,更別提了,是必須由星伊這個從沒有拍攝過電視劇的新手PD進行執導,對於金錢、劇本、甚至是拍攝的長短控制都有如青澀的孩子。

正當星伊打算放棄的時候,隨手拿起一旁已經逼近日程的路邊演唱會行程,上頭是將這次的音樂節目的播放改成了戶外拍攝,將邀請舉辦當地的民眾入場一同參加而準備的特輯表演。

被局長吩咐必須要進行參與的星伊有著非常豐富的室內拍攝、但是卻沒有大型戶外演唱會的拍攝經驗,或許跟星伊在冷淡的外表下,有著非常怕生的個性有關吧。

再過兩天就要到慶州去了,會幫忙訂旅館的作家們已經過來詢問星伊,不過星伊雖然同意一起居住,但是卻很強烈的要求必須要個人房,由於比較大牌的PD都會有著獨特脾氣,星伊這樣獨特倒是讓作家們鬆了一口氣,畢竟相較之下,星伊或許只是偏向孤僻了一點,在後頭特別備註好要求的作家便走去確認下一位PD。

等劇本初稿出來之後、再寫吧,寫這種企劃書很煩人、卻又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星伊推開桌上成堆的文件,然後拿起一旁的深藍黑的帽子戴在頭上,準備去外頭幫抽不出身的前輩拜託自己去勘查一下下一次實境秀必須使用的場景。

雖然兩人都是92年出生的同齡生、但是那位前輩在自己可以正式獨立之前,確實是給了自己不少建議,甚至是自己有著苦悶情緒時、甚至也能戴著微笑沉穩的安慰著自己。

雖然星伊從不多說甚麼,但是實際上她是非常、感謝那位前輩。

直接爽快的從電視台溜出來的星伊在太陽灑落的熱度中緩步行走,在電視台裡頭總被冷氣吹著、偶爾曬曬太陽也不錯。

微微瞇起眼睛的星伊桌前放著服務生剛剛送來的涼爽飲料,靠坐在撐了大陽傘的外頭座位,帶著些微的倦意,就連喧鬧的人聲也隨著越來越遠時,有個影子的接近讓本就睡眠敏感的星伊睜大了雙眼、在轉身看向來者時,對方反倒被自己給嚇到般往後跳了一大步,甚至還摔倒在地上。

看清那個人的臉的時候,星伊警戒的眼神卻因為這個人所展現出來的傻氣給弄得無奈,從位置上站起身、還彎腰遞手給她好讓她站起來的星伊在旁人的眼中十足的紳士,「起來吧,坐在地板上不好看」

「啊、吶、謝謝妳」星伊見容仙即便沒有化妝、也是十分清秀好看的五官,果真是在私下、或者在舞台上都擁有漂亮美貌的女性,沒有妝容的遮掩,浮在眼底的疲倦眼圈更是讓容仙看起來有些疲倦、有些沒有精神,但是卻比舞台上頭的光鮮亮麗更多了幾分真實感。

不過,星伊的眼眸在容仙的臉上掃視著,看見了她似乎是被熱辣的陽光曬得通紅的白軟臉頰,而且,星伊往後頭看了看,在後頭似乎也沒有帶著經紀人的樣子,「一個人出來,不會太危險嗎?妳現在可還在打歌期,即便出門不偽裝,至少帽子也要戴著」

說著話,星伊只是反手把自己頭上的棒球帽給反戴在容仙圓滾滾的頭頂上,帶著責怪的輕斥讓容仙傻傻地露出笑,「我住在這附近,本來想說出來繳錢,沒想到竟然在這間店看見了文PD,就想說要過來打個招呼」

解釋完還有些怯生生的從帽沿下用著她從那個角度看起來超級無辜的圓圓大眼望著星伊,「應該沒有打擾文PD的休息吧?」

「沒有」星伊很快的回答、然後,似乎是抓住了容仙話語裡頭的關鍵字,「妳說妳是住在這附近?」

容仙點了點頭、卻在星伊素來冷淡的少年感十足的面容露出淺笑時,感覺到了從她笑容中釋放出來的、讓人背脊微麻的電流感。

「我找到讓妳能回報我在富川招待妳辣炒年糕的事情了」

所謂的報答就是容仙被星伊拖著到處去找能夠取景的景點,美其名為在地人、實際上星伊的住家環境也在附近,為什麼想要叫容仙留下、星伊並不沒有注意到真正的原因。

站在一旁樹蔭下的星伊微微的斂起眉頭、目光銳利的確認著自己拍下的畫面。

容仙有些走累了就揪住星伊的衣袖,藉著星伊的牽動而繼續走著,在一個下午的走路、又渴又累的容仙意外的看見總在攝影後頭給人一種很是冷淡、淡漠的星伊在PD的身份下的認真——那是不亞於自己的強硬堅持,對於每一個畫面的堅持、還有一次次不厭其煩的角度確認。

看著原先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的樣子,容仙便很輕易的就可以理解了、星伊十分滿意的樣子。

結束勘查工作的星伊在抬頭就可以看見容仙有些疲倦的臉色、以及額角上頭的汗珠,雖然清楚自己在忙起來什麼都不管的工作狂性格、不過,倒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大中午拉了人就走了三、四個小時。

「我請妳吃冰吧,刨冰怎麼樣?」星伊的提議在看見容仙的雙眼發亮時,她就知道了自己的提議完全正中容仙的心思,笑嘻嘻的加快腳步的容仙歪著頭看她,「既然我都陪妳走這麼久了,妳至少要告訴我妳為什麼要取景吧?」

隨便挑了一間刨冰店進去的容仙和星伊在服務生快速的動作下、一口含住了兩人同時喊出名稱的刨冰,那種在嘴巴裡頭快速融化的冰涼,更是讓先前的疲憊一掃即逝。

「——真的嗎?!劉嗚哇啊!」在準備高喊起來的容仙下一秒就被星伊貼近壓制住同時用手按住她的嘴巴,星伊只是用眼睛瞪她,「安靜一點,這是沒有發出預告的節目錄製,不要亂喊,知道嗎?」

容仙瞪得圓圓的眼睛骨碌碌的轉著,嘴巴被按住也不肯放棄想說話的樣子,讓星伊無奈的在放下手前又再警告一次,「小聲一點」

「劉在石MC所在的Running man要來這附近拍攝?!」那種皺出的八字眉、擠著微聳的眉峰,倒是讓人出現一種想戳戳看的感覺,只是點頭回應容仙問題的星伊捏住了自己的手、轉而朝刨冰裡頭被冰弄得發涼的湯匙移去,含了口冰涼的刨冰,看見容仙呆呆傻傻的張大嘴還不敢相信的樣子,星伊沒好氣的用著湯匙的背面抹了層醬料就往容仙的嘴邊抹去。

「呃啊,啊呀!」被貼住的冰涼嚇得回神、不過那個回神更是讓容仙附贈了一個很詭異的表情,就像是、超出一個女藝人會出現的怪異表情,「妳幹嘛?!」

比起容仙在霎時間露出的臉,星伊現在這種眼睛放亮、微微有著愉悅的表情才更讓容仙的危機感蹭蹭的向上攀升,不免擺出了無數姿勢,「妳不准再接近我了」

正舉著湯匙要攻擊人的星伊、因為這句話愣了一下後,便冷淡的放下了手中的東西,「不接近就不接近」

只是感覺到危機解除而鬆了一口氣的容仙看見了一旁的黑色手機,在星伊來不及阻止的時候,便解鎖了螢幕,一邊往裡頭輸入自己的手機和Katalk,一邊對著表情很是冷淡的星伊露出笑,「既然妳在妳的媽媽面前承認了我是妳的朋友,那總得要有朋友的電話才對吧?」

星伊滑開手機,上頭輸入的文字更是讓星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輕緩唸出上頭文字的聲線有著低沉悅耳的低音,「世最漂的燦爛小太陽容仙nim、真敢說啊妳,明明就是世最傻的pabo」

「什麼啊!不行、妳不能改!」

「這是我的手機、為什麼不可以?」星伊很是冷淡的斜睨了容仙一眼,還很是過份的舉高了手,讓容仙撲在自己的身上讓去抓自己的手機,同時又很是體貼的伸手攬住了容仙的腰身好讓她不會輕易跌下,「頂多就打容仙歐尼、就這樣」

「……什麼嘛、一點都不親近」嘟起嘴的容仙有著十分可愛的天真,就連不樂的表情都讓星伊覺得格外的可愛,星伊只是在把容仙的名稱改過來後,纖細指尖按下了上頭虛擬的綠色通話鍵,只聽見容仙的手機響起了悅耳的主打歌聲後,星伊伸手揉揉容仙的腦袋,像是寵溺著容仙、又似在安撫著她嘟嘴不樂的樣子,「那妳可要勤快一點在我面前出現才行、我可是很怕生的,Pabo」

那種柔軟的微笑、在星伊白皙乾淨的五官上頭閃現,連帶的把星伊不笑時會十分冷漠的臉龐帶動著柔和,原先那種鋒利冷漠的氣質也變得柔軟許多,她曾見過一次、是對著家人時,才會露出的表情,對待其他人時,總是禮貌、而且疏遠,總隔著一層無法觸碰到她的膜。

——這樣阻隔著其他人的星伊卻默許了自己的接近。

容仙頭上頂著星伊為了避免讓容仙被認出藝人身份而體貼給予的帽子、然後甚至是紳士的送自己回到了家門,戴著帽子的容仙將表情藏在帽沿底下,但是目光卻能直勾勾的望著星伊轉身離開、浸染在橘霞底下、像是能被陽光吞沒的纖細背影。

回到公司的星伊心情很好的把相機裡頭拍攝的景點、其中夾雜了一些以容仙的身高作為標竿的照片更多的是容仙自己做得搞怪照片,為了保護那位有著歌手的實力與臉蛋底下的卻有著搞笑藝人心思的容仙,星伊不嫌麻煩的將照片全都挑了出來,星伊做完最終確認後,星伊也發現了電子信箱裡頭來自輝人寄來的劇本初稿,在同一天解決了兩件事的星伊心情很好的讓公司的影印機去吐印輝人的劇本後,便把相機丟給了相機的主人。

被前輩叫住的星伊轉頭看著男性前輩,手裡頭抱著剛印好、還帶著微燙溫度的紙張站在了前輩的面前,「有什麼事嗎?前輩」

「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地方嗎?星伊妳特別喜歡的地方,看妳大中午出去、回來的心情特別好的樣子」

星伊想了想,然後對著自己很尊敬、又像是朋友存在的前輩微微彎唇,「那邊的刨冰很好吃呢、前輩」

被星伊這麼一句話說得摸不著頭緒的前輩在Running man正式開拍前也自己去確認了一下路線後,嚐了一口在那附近只有的唯一一家刨冰店的冰品後,果決的把星伊推薦的刨冰店從Running man的跑程範圍裡頭刪除。

 ——因為那個口味微妙的讓人難以接受。

 

 

 

 

 

 

 

晚點再來寫2yg版本。

祝我們的一位歌手,音樂流氓丁輝人!!!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