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4。

 

在星伊把容仙帶在身邊後,手中還提了不少由容仙贈送,但是金額卻是由星伊支出、同時勞力付出也是有星伊的幫忙,容仙挑的一大堆商品才能帶回家。

「……既然提得很累就不應該買這麼多」冷眼旁觀著容仙在後頭的疲累,星伊可是絲毫沒有要出手幫忙的意思,不過她還是在妹妹懇求的眼神底下屈服,提了不少在身上,嘴巴還喃喃抱怨著,容仙則是不服氣地抱怨著,「要不是因為是去文PD家,我才不想準備這麼多禮物呢!」

自顧自決定要來我家、自顧自的把我身上的錢都捲走然後換成扛不回家的禮盒的人到底是誰啊……

星伊在心裡微歎,只是安靜的伸手去拿容仙看起來最重的幾樣商品,平時總扛設備坐地鐵的她練出了一身在纖細的身形底下、屬於女性少有的堅強結實,輕鬆的扛起了不少讓容仙覺得帶著累的禮盒。

「妳除了嘴巴壞了一點,其實人挺好的嘛!」容仙雖然在一路上聽見了不少星伊老是欺負人的話,不過事實上,她都是那個默默掏錢、很出力的人,星伊斜睨了這個得了便宜就會賣乖的傢伙,決定直接忽略她。

被冷處理的容仙倒是沒有甚麼生氣情緒、很是體貼地接下了星伊因為要幫忙自己而被迫鬆開妹妹的工作,看似冷淡的人、其實有著一顆比誰都還要溫暖的心。

容仙對著星伊的妹妹露出搞怪表情時,只是把小孩子逗得發出了很可愛的笑聲,走在前頭的星伊在成堆禮盒的掩蓋下,露出了很淺的笑。

 

 

星伊和容仙還有星伊最小的妹妹回到文家時,星伊的母親已經在準備最後幾道菜餚了。

「爸、媽,這位是金容仙,是,是我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

還在猶豫要怎麼介紹容仙的星伊、卻在容仙自己主動的回覆時,微微斂起了眉頭,即便是覺得不太適應,但是也沒有比這個身份更不讓父母懷疑的身份,「……總之,在路上碰見了她,因為藝人的身份在路上會太顯眼,就順勢邀請她來一起用餐,晚點她會和我一起回去首爾」

「這樣啊,那來到富川有沒有玩到什麼、怎麼不叫我們星伊帶妳來玩呢?在地人比較熟地方……」

「我們藝人的行程比較難控制,而且有時候會因為行程在韓國到處跑,閒下來的時候就到處逛逛,不過能在陌生的地方碰到熟人其實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富川這裡真的很棒……」容仙滿臉開心的說著這昨天因為商演而來到富川的事情,意外的把母親對著星伊不關心朋友的責備轉成了別的話題,讓鬆口氣的星伊在對上年紀較近的大妹的促狹雙眼時,勉強的勾了勾唇角。

放著人在外頭和父母在外頭閒聊的星伊走進了自己很久沒有使用過房間,排行老二的澀琪帶著笑跟在自己一直都很尊敬的姐姐的身後,「外面的容仙歐尼意外的對歐尼來說是很棘手的類型」

星伊抬手敲了敲澀琪的腦袋,看見她賣乖的吐舌表情,即便有些抱怨、卻還是很容易就消弭了情緒,「不幫忙就算了,還給我這樣亂說話對嗎?」

「抱歉」立即道歉的澀琪笑嘻嘻的掛在星伊細窄的肩膀上頭,搖搖晃晃的給她背著,像是小時候被姐姐背在身上的安心感當即湧了上來,「歐尼,生日的時候想要什麼?」

「還要再半年呢、這麼早就開始問了?」

「因為每次問歐尼,歐尼都說沒關係、要不是媽媽要我上去首爾替歐尼煮一碗海帶湯,我都不知道歐尼都一個人過」

「我有慧真」聽到星伊發言的澀琪,皺起的臉更是讓星伊笑了出來,「妳們乖乖的代替我照顧好爸媽,我就很開心了,知道了嗎?」

「知道了」澀琪笑嘻嘻的應著,然後便是母親在外頭喊著吃飯的聲音,星伊和澀琪對看一眼,星伊便不客氣的把已經年紀不小的澀琪給甩到一旁去,自顧自的走出房間。

用完餐,享用過水果後,星伊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起身說要回去,父親微微點頭、母親則是轉身從廚房裡頭拿了不少小菜要給星伊帶回去,就連容仙也有拿到一份,走到門口的囑咐還帶著母親般的慈愛柔婉,星伊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都明白。

母親見星伊總是一副很乖巧的樣子,便對著容仙說起話來,「妳也是一個好孩子,我們星伊看起來很乖,不過很嚴重的事情都會壓在心裡頭,那我們星伊就拜託妳照顧了,容仙」

「我會的,伯母,別擔心」被託付的時候、比誰都還要真摯的容仙,用力的回握星伊母親的手指,肯定的笑著,「都是星伊在照顧我呢、我還要謝謝她」

送別星伊母親的星伊和容仙沉默的走到了巷子口,手上各自提著來自母親的饋贈,一路上,想了很久的容仙把自己私下被給予的東西、以及裝有小菜的盒子舉在了星伊的面前,「這個,我覺得給妳比較好」

星伊的目光落在了容仙、在自己家裡頭才出現的手腕上頭的銀色鏈子,沒有甚麼情緒的變化,「是我媽媽說要給妳的嗎?」

「但是、她把我當作成妳的身份,因為妳很難開口和人談心,所以妳的母親她把對妳的感情投射在我的身上了」容仙的手指觸住染上自己體溫的銀色鏈子,用力的搖了搖頭,像是要甩去多餘的想法,「我覺得我不該拿著這個」

星伊空著的手指貼上了容仙帶著暖熱的肌膚,細緻柔軟的不像必須在陽光下進行長時間拍攝、甚至肌膚細緻都粗糙不少的自己,而且,母親事實上已經給予了自己還有妹妹們一人一條。

「那是媽媽說要給妳的、是希望能保護妳,才送給妳」見容仙還想要反駁,撇開眼的星伊舉起手,望著因為自己招手而接近的計程車,拉開了車門,這才很淡的掃了眼容仙,「如果不想要這份過重的情感的話,現在把手鍊丟掉就可以了,如果沒有要丟掉的意思、現在就立刻上車」

……怎麼可能丟掉?

容仙望著絲毫不給選項、甚至是稍微帶著厭煩情緒的星伊,在心裡想著包裹在強硬底下、而直接替自己下了決定的星伊表情,最後只得默默的跟著她上車。

坐在回程的地鐵上,星伊像是為了打發時間而拿出了手機、但是依然不改挺直背脊的坐姿,一旁的容仙則是帶著有些懇求的目光點了點星伊的肩膀,見星伊挑眉的表情,「可以借我手機嗎?讓我滑一下Twitter」

星伊沒多說甚麼,就把手機遞給了容仙,和一般時下會為了保護手機而加裝保護殼的大部分的人不一樣,星伊並沒有在手機上頭裝保護殼的習慣。

在視覺上頭有著十分簡潔的線條,最後,容仙在點開畫面時,意外的看見了手機裡頭裝有不少的音樂編輯的app,或許是對於音樂有很多想法的PD。

最後、兩人在沉默之中,坐著搖搖晃晃的地鐵回到了首爾。

這次的短暫交錯、微淡的,那種絲絲縷縷的隔閡情緒似乎已經淺埋入彼此的心尖,由單方面拉開來的、被默認的否認都讓容仙感覺到無可奈何的無力。

 

 

 

 

話說最近在補不夜城,不夜城的總裁大人太殺太帥氣了XDDDDD

冰山冷面又傲嬌的總裁女一X忠犬女二WWWWWWW

超對我口味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