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3。


趁著休假的時候,往老家走了一趟的星伊只是在妹妹們的迎接下,分別望著她們各自長高的個子,作為姐姐的身份、給了她們一些零用錢,看著她們高興跑開的樣子,星伊只是微微的對著父母點頭,然後便等待著父母擔憂的提問。

或許是因為離家太久了、為了追逐她想要成為攝影師的夢想,早早就獨自一人上首爾去就讀藝術高中,即便過去拍攝的作品在別人的眼中有著極度的青澀,那是已經是星伊所能拿出的全部努力,在篩選過程中,被刷掉了無數次都沒有讓星伊氣餒,只有一次、被刷掉的時候、星伊最終忍不住在得到消息來到首爾看自己的父母面前,忍不住那股心裡頭的委屈而落淚。

即使父母的安慰、即使是被刷掉的痛苦、也沒有能讓星伊那個夢想澆熄,只是從愛笑的孩子、改變成為了一個內斂冷靜的孩子,然後最根本的事情是星伊似乎發現一件事,一件她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的一件事。

這也讓星伊所拍攝的鏡頭、出現了更多帶有朦朧,卻能在其中窺見了夾雜許多悲傷的鏡頭,只是這種情況在遇見了比她小兩屆但是性格卻強烈許多的慧真後,意外放鬆了星伊一直為了生活而緊繃的內心。

「在首爾過得好嗎?不要太辛苦了」母親溫暖的問話,還有星伊在她臉上看見堅韌撐過歲月的皺摺眼尾,微微的低頭應了一聲,緩緩的、卻充滿堅定,「不會的,我很喜歡這一份工作」

「那就要更努力的了對吧?星伊」父親自她說出想要成為攝影師的工作,就一直帶著鼓勵的光芒、即便連自己在外頭一年到頭都很難挪的出時間來看他們,他們也不責怪的一直在這裡等待著,星伊忍住微澀的喉頭,「我會的,爸爸」

「那今天要在這裡住嗎?」

「不了,我今天晚上就要回去了」星伊幾乎不敢去看母親眼底失落的目光,放在大腿上頭的指尖微微捏起,然後卻在母親的下一句話後從沉默的壓力裡頭釋放出來,「既然這樣,今天晚餐可要吃好一點,帶著妹妹們去外頭看看要吃甚麼吧,都回了老家一趟,可不能讓妳空手回去,家裡頭還有妳喜歡的泡菜,多帶一點回去吧」

一向乖巧的不讓人擔心的星伊只是帶著年紀和自己有些差距的妹妹,自從離家後,就很少和妹妹碰面的星伊抱持著一種有些彆扭的態度,還是乖乖的成為了妹妹傻瓜,對於妹妹們要求要買的東西,雖然嘴巴上頭會抱怨著,但是還是會乖乖掏錢出來買下、看見妹妹可愛的笑顏,在父母那邊感受到微悶也得到了舒緩。

只是星伊還沒來得及對妹妹勾起笑,身後就來了一個人,整張臉被包裹在口罩和帽子底下,在大家都露出臉、同時天氣盛熱的下午,如果有人這樣全身包緊緊的、不是病人、就是藝人。

匆匆從身旁擦身而過時,在一回頭時,正巧碰上了星伊的眼眸,在霎時間,很習慣在鏡頭後方觀察表情的星伊,她的雙眼很快就讀取到了從她眼底裡頭不自覺流露出來的懇切。

同時、那雙眼透露出來的無辜神色,似乎是在前幾天曾有碰過一次,或許她在無意識讓星伊留下了比那初次見面的偶像團體留下來淺薄回應中、更加深刻的印象。

發出了就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擔憂嘆息,一向冷靜的星伊在那個人向自己踏了一步時、在比星伊內心冷靜又理智的遲疑正式行動之前,身體更快的向前握住了那人的細瘦手腕,然後在妹妹的注視下,將人拉近了自己的懷裏頭。

自己則是把她頭頂上頭的帽子摘下,隨手戴在了妹妹的頭上,然後拿起一旁替妹妹購買的背包,利用攝影師抓角度的敏銳用自己的身體和妹妹的身體擋住了搜索者的目光。

快速跑過的三個人臉上那種緊張的搜尋神色、以及有著巨大鏡頭的照相機,星伊只感覺自己的襯衫下擺則是被人難掩急躁的扯緊、鬆開,為了按耐住心思,星伊微微抬起手臂,也為了忍住把身上這個人推開的想法,指尖貼上了那人的直挺背脊,似乎是無聲的安撫後,星伊敏感的神經確認了暫時被單方面追逐的戰爭已經暫時澆熄了戰火。

星伊抬手拍了拍帽子,然後轉手把帽子戴在了因為脫去帽子而露出的淺褐色髮絲的腦袋上、同時那雙明媚的漂亮圓眼更是讓星伊的印證得到了證實。

鬆開懷裏頭的人,看著對方不安覷著自己的樣子,不是很想知道什麼的星伊站在一旁,手握著妹妹的手,「既然事情已經結束了,那我們就先離開了,金小姐」

「等等、雖然很想和文PD道謝啦,也想請妳們吃東西當作道謝,但是……」容仙有些侷促的皺著漂亮眉頭,被眼前一大一小盯著的容仙貼在了星伊的耳畔和她低語幾聲後,星伊原先平直的唇角倏然勾起,然後微微舔唇的狡黠神色宛如調皮搗蛋的孩子、看見星伊表情的容仙,立即明白星伊的打算,然後想去摀住星伊的嘴,嘴巴上還很大聲的喊著,「不行!呀!不行!」

甩開容仙手臂的星伊瞇著眼睛湊近容仙的臉,雙手壓制著她,很是狡猾的笑著盯著容仙不甘心的表情,「不行?」

「不行!」容仙的淺聲抱怨讓星伊從鼻間哼出輕笑聲,很坦然的望著容仙看起來像是清純少女的五官,一旁妹妹的躁動更是讓星伊無奈的望著她,「怎麼了?」

「姐姐之所以在外地工作,會看見這麼漂亮的大姊姊嗎?這個歐尼是頌樂歐尼呢!」

被小女孩的純真可愛給惹出可愛的笑,面對著她蹲下,拉下口罩朝著她露出笑容,「妳認識我嗎?」

「是我喜歡的歌手!第一喜歡的是姐姐的聲音!」容仙抬頭看眼星伊,竟然在她的眼底看見了一抹侷促不安的驚慌,容仙微微彎起笑,倒是打趣似的笑了出來,「沒想到我們的文PD也有好歌喉」

「……小時候唱過搖籃曲給她聽而已,小孩子哪裡懂那些呢,只不過是對姐姐的包容心比較大而已」星伊苦笑著,「不是說要我借妳錢吃辣炒年糕?還不快走?」

發出啊啊聲音的容仙趕緊握住小女孩的另一隻手,很是得意的往前走去,「我介紹的那間店可是隱藏美食、是慧真推薦我來的!」

星伊像是驚嘆又似不太訝異的嘆息,當初像自己這麼冷淡的人、也能無視搭上話的慧真這樣開闊的交友心思並不讓人意外,「慧真的性格很善良,有點四次元、不過是一個很體貼的孩子」

「我知道啊,慧真有很多很有趣的事情,我們都在Katalk上頭聊呢!」容仙興奮的說著,還帶動手腳的比劃,最後下得結論更是讓星伊感覺到無奈,「我覺得慧真是一個好人、如果關係能更親近就好了,這樣我就能和她一起去吃泡披糖了!」

緩步走著的星伊只是在腦袋裡頭轉著思緒,卻在容仙發出的驚訝聲裡頭回神,「怎麼了?」

「我突然想到,妳是不是把我剛剛對妳說的悄悄話說出來了?!妳不是說了不會說嗎?!」看著鼓成了包子臉的27歲女性做出的完全不符合年紀的可愛舉止,星伊沒好氣的伸手去捏容仙的臉頰,意外的手感很好,更是讓星伊又多捏了幾下,還惹的容仙發出啊呀的叫聲。

這才回神的星伊才發覺了自己過於親暱的舉動,把手插進口袋裏頭的星伊悄悄捏起了拳頭,表情上頭還是帶著一種冷淡的表情,「我才沒有答應妳,不過作為道歉,今天所有妳吃的辣炒年糕,我來請客吧」

很輕易的就從對方的臉上看出情緒的星伊、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她眼底的開心,然後,星伊只是用力的、再一次的壓緊了鬆動的情緒。

口味上頭和文家人特別合的容仙早已經在一旁和小自己近一輪的妹妹玩在一塊,被那兩個大小傢伙命令去拿餐點的星伊纖細的指尖托著托盤,一屁股坐在兩人的對面,「好了,大小忙內,快點吃東西吧,吃完了我要送金小姐回去」

面對兩張失望的臉龐,一臉很自在的能板起嚴厲面孔的星伊一直都是父母眼中教導妹妹們成長的好榜樣,同樣的,雖然很久沒有見面,但是時時刻刻會被家人提醒的姐姐、始終有著尊敬感的妹妹乖巧的應了一聲,但是敏感如星伊怎麼可能不清楚對方話語裡頭的失望,卻也只能狠下心不去理會。

「別再偷跑讓公司的人擔心了,金小姐」

「好,妳電話借我,我和我的經紀人說一下」星伊見對方還有要反省的意思,也不願意讓對方的經紀人太擔心,便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交給對方,「密碼是1222」

看到她把手機解開後,星伊便拿起了一旁的果汁含了一口,只聽見了容仙那個女人說了,坦蕩蕩的說了。

「喂,歐尼啊,我遇到了文PD,就是音樂節目負責拍攝控場的主PD,嗯,我明天沒有行程吧?真的?那我今天會和文PD一起行動,行李幫我帶走吧,謝謝妳」

差點一口飲料噴出來的星伊瞪著自顧自說話、同時下決定也不對星伊商量一下的容仙,差點失口喊了出來,「妳幹嘛?!」

「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文PD的假期應該沒有很久吧、畢竟是一位很受重用的PD,我身上可沒有錢,把我帶著走、不然就是借我一點錢,我會在這裡晃晃消磨時間文PD大人」

冷冷地瞪著裝死的這個傢伙、對女性的寬容程度超乎想像的星伊也決然不可能放一個藝人還是女性單獨在路上走,無奈的嘆氣,「妳今天晚上如果沒事的話,和我一起回家吃飯吧」

一旁安靜聽著的妹妹發出了愉悅的笑聲、似乎是感覺到在家裡頭總是說一不二的星伊第一次這麼感覺到挫敗而感覺到新奇,不由得更加喜歡眼前有著很可愛笑容、笑起來像是在臉頰上頭盛起大塊年糕的容仙歐尼。

 

 

 

 

如果我許願她們再回歸一次的話,會不會被揍,明明演唱會才剛結束,但是我真的好想看到她們出現在台灣電視上QQ

明明KK都有她們了、但是我還沒在台灣的節目上頭看到她們……每次我都覺得好難過。

Mamamoo,總是為了粉絲做到最好的妳們,值得更多人去愛,也值得被大家所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