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2。

 

回到工作崗位的星伊,確認了上頭的畫面完美的符合她完美主義的要求後,星伊便讓人把帶子拿走,然後在準備收拾東西要離開的時候,就被不少準備送禮的經紀人給叫住,星伊明白他們的意思、或許在之前的那位PD是這樣收受禮物的人,但是剛接下這個節目的星伊的性格卻與之前的PD大不相同。

「我不接受禮物」星伊非常坦率、同時坦白,甚至是給人一種直白的冷漠,「我對每一個藝人都是一樣的,我不會因為誰比較漂亮或者長相比較好看,就會給誰特別多的畫面,我可以保證這件事」

「所以請拿回去」星伊並不好私下給人太過難看,只是婉言的拒絕,畢竟這是這份工作所帶來的特權,星伊只是不想使用罷了。

不過就正是因為星伊的這種公正,讓她的日子清淨了不少,至少在收受某些饋贈而給予角色位置、逐漸在別人眼中善用特權的大牌PD們中,逐漸嶄露頭角的星伊是在混泉中的一個特別的存在。

只是、即使是在下班的時候被人指派任務,也是會讓脾氣偏向冷靜的星伊感覺到煩躁,如果其中加上了不少關於對妳個人的事情的指手畫腳,也會讓人覺得非常的不愉快。

「……所以,星伊啊,妳有沒有搞懂?」

微微掀起唇瓣的星伊、有著在男性身上也很難找到的穩重感,揉合了微挑的唇角、又帶來了危險的輕佻,少年般的乾淨白皙五官更是星伊的特色,「我知道了,不過我的記性不太好,有時候會不小心忘記一些事情,如果交談的時候,也可能會出現這種症狀,我就先在這裡說抱歉了,局長」

瞪大眼睛的中年男人,看著一片澄澈的眼眸,唇瓣抿動,不免的嘆氣,哪個新PD剛進來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呢,微微的淺歎一口氣,「算了,妳保持這樣也挺好的,隨妳去吧」

這個孩子也算是自己看著進來的,在電視台的一個小小攝影師,用著瘦小的身子的扛著和自己半高的攝影機到處跑,再辛苦也忍著,在人前倔強、但是背地裡卻是更倔強的自己哭。

眼見局長的中年父親的感傷情懷又要復發,星伊趕緊開口截斷了那個可能,「局長,我的組員還在外頭等著我去吃飯,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局長正準備吐出的滿腹感懷話語被這個沒良心的孩子給截斷了可能,沒好氣的瞪了那個孩子一眼,「慢著」

局長把手中的東西丟了過來,在星伊拿起來翻看後,這才緩緩開口說道,「這是這次作家群準備的特輯內容因為是我們電視台底下的節目準備做特輯的路邊演唱會,妳過去當支援PD,等完成節目後再回來接妳現在手頭的節目」

「……不是、我並不是主辦演唱會的拍攝PD,我並沒有那種拍攝大型演唱會的經驗」

「叫妳去就去,然後回來後再接一個實境節目的PD位置,妳都是負責音樂性的節目,去試試看實境的拍攝手法」局長看著星伊難得浮現驚慌的眼眸,緩緩的說出了自己要星伊接任其他工作的真正原因,「星伊、妳拍攝出來的畫面雖然好看,但是,沒有人情味,或許是沒有太多除了音樂以外的工作任務,妳該學著和人相處合作了」

像是捱了一記悶棍的星伊啞口無言、卻又說不出話來,只得沉默的接下了工作,然後握著詳細資料往外頭走去。

局長交疊著指尖,在望著星伊的背影時,微不可察的嘆了一口氣。

 

 

結束了與組員們的聚會,正因為明後兩天都休假才能陪組員們瘋大半個晚餐時刻的星伊在把身上的東西全數放在地板上、正巧把外套脫到一半時,她的手機便來了電話,有些彆扭的從屁股後頭撈出手機,看清楚上頭的來電顯示後,那是來自於慧真的電話。

星伊聽著那頭的沉默後,有些心急的喊了幾聲,最後便是爆炸般的音量,讓原本今天就被遭受過一次故攻擊的耳膜又再一次被音量炸離了手機。

「歐尼歐尼!出來喝酒!我回到首爾後,歐尼都沒有替我接風!」

把脫到一半的外套再一次套回去,星伊不免有些無奈於自己對熟識的人總會有的過度體貼,只是問清楚位置後,便坐著計程車過去了。

只是,在慧真出國前十分清楚她酒量的星伊、不知道在回國後有沒有長進,不過慧真那種虛勢滿滿的性格、星伊倒是挺擔心的,免不了在計程車行駛時,開口請求更加的加快速度。

星伊才剛踩進門,就被高亢的笑聲給引去了注意,然後過了不到十秒,星伊踏進來的腳步旋即準備踏出去、絲毫不想告訴別人自己認識那個正搶了人家的KTV機互相對唱男女情歌的兩個瘋子裡頭,其中一個是自己認識的妹妹,安慧真。

還不容許星伊多想,她的名字就立即的從慧真的麥克風裡頭特別用力的大喊出來,準備裝作不認識人的星伊在跨出了一步後,用來描述星伊的敘述更是讓星伊尷尬的滿腹髒話。

因為安慧真說的可是,「那個喜歡在每天都會乖乖的補充健康食品、感覺會長命百歲的星伊歐尼快過來吧!快!」

雖然被大庭廣眾之下喊出來名字很丟臉,但是性格體貼的星伊可做不到讓兩個喝醉酒的女生單獨在店裡頭——既然自己都知道了,絕對沒有放著她們兩個不管的道理。

踩著步伐前進,星伊沒好氣的一個一個把她們從KTV機器前拉走,拿了麥克風就是不放手的傢伙、即使在她把她們拉走時,後頭發出的失望的喊聲,那是對那兩個傢伙歌喉的稱讚聲,一肩撐一個的星伊有些困難的把人都勉強的移回位置,居高臨下的瞪著不怎麼安分的兩隻小的,把在路上買來的解酒液悄悄的扣在兩人面前,臉色嚴峻的不容質疑,「給我喝掉」

雖然真的很難喝、慧真和她身旁的小個子只得乖乖的吞掉了解酒液,慧真還很是任性的抱怨著,「如果在MT準備這麼齊全會變成outside、outside啊」

星伊也不是那般不講理的人,也不是喜歡和視作妹妹的慧真鬥嘴的人,只是微微彎腰,然後就在一旁坐下了,「妳好,我是文星伊,算是安慧真認識的姐姐」

「啊啊,妳好,我叫丁輝人」輝人雖然喝了解酒液但是腦袋裡頭還在暈,見星伊伸手趕緊的握住了星伊骨感的指節,「是慧真的初中同學」

一旁的慧真還湊了過來,一把攬住了輝人的肩膀,笑嘻嘻的和星伊報告著,「而且竟然正好是我看上劇本的作家,不覺得很巧合嗎?」

「什麼啊、明明就是妳來我家的時候,不小心看到我隨便寫的劇本好不好!」輝人對著慧真無奈吐槽,只是接下來的抱怨更是讓星伊驚愕的瞠大微勾的眼。

輝人沒好氣的表情、再配上了慧真尷尬的笑,反倒是讓人覺得十足好笑,「拿著我寫的校園愛情的劇本,自顧自的投入演技對著我說,呀、要做我的朋友嗎?然後抽離演技的時候,還對我說,我迷上妳了,妳以為妳在演青春搞笑劇嗎?呀啊啊啊、肉麻死了!」

不只輝人回想到當時的情況覺得既搞笑又肉麻、一旁初次聽見的星伊也不由得燦爛的笑開,連鼻頭上頭的肌肉也隨之上升,有時候這個妹妹隱藏的四次元性格所引發的事蹟總能讓自己笑倒。

「輝人的電視劇本是有在有線還是無線電台播放的ON檔嗎?」

「不是,我投了很多次劇本,但是多半都在第一關被刷掉,不然就是進入了第二次關卡時,因為沒有名氣而被刷掉,所以還沒有通關過」輝人微微嘆氣,微微吐出了身為劇作家的微苦,「在電視台的作家很吃名氣和人脈啊!」

身處在電視台工作的星伊勢必是最清楚這個原因的人之一,在競爭激烈的黃金時段,時常都會有人為了擠進最熱門的電視劇而做出各式的手段。

就連偶像團體的經紀公司也必須為了讓自己旗下的偶像團體進行長遠發展,而把人往電視台底下的戲劇塞來,美其名叫做唱而優則演,實際上是為了把歌手往戲劇方面轉型的一種手段,現在的歌手與演員的經紀公司為了把人往戲劇裡頭塞而拼命的向主拍的PD施壓。

經紀公司與電視台、電視台與經紀公司的互利互惠總能讓她所設想的劇情蒙上商業色彩,那種近乎強硬的壓迫——這也是曾在學校拍攝過畢業作品後,不願選擇更能讓自己發揮才能的電視劇而轉向音樂性節目的真正原因。

不過,星伊從慧真的眼眸裡頭看見了某種光芒,無不肯定了、安慧真這個女人勢在必得的決心,由自己拍攝、由輝人撰寫的劇本,那才是慧真心裡頭她真正想做的電視劇。

星伊優雅的往嘴巴裡頭塞了一口肉,微瞇的眼眸帶著淡淡的光,「劇本內容、演員、Staff我都不管,我相信慧真的眼光,但是只有安排行程的工作,慧真妳必須由妳來,畢竟我的性格妳也是理解」

「能把任性講得這麼坦率的人真的沒幾個」慧真愉快的笑開,對著星伊伸出手,「合作愉快、星伊歐尼」

緊緊的握了一下後,星伊便很快的放開了,然後,她的手便向輝人伸去,朝著她淺笑,「雖然檔期什麼的還沒有敲定,計畫書也可能不會通過,還會被打回來,不過我不會放棄往上頭遞企劃的動作,也希望妳能寫出讓大家驚艷的作品,我很高興能和妳合作」

「謝謝妳」輝人有些羞澀地笑著、微微陷入臉頰的單邊酒窩有著清爽的可愛,至少在星伊的眼裡、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和慧真一樣可愛的小傢伙。

說不定這次的合作會是很美好的回憶,飲入辣舌的炸彈酒,星伊強忍住那種衝入口腔裡頭的辛辣味道,擰住了眉頭,愉快的想著。

 

 

祝媽媽木演唱會進行順利。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