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錯—1。

 

在夜半時分劃破寂靜的是一道如果放在平時是悅耳、但是放在別人應該休息的時候響起,那便是擾人了。

躺在床上,全身包在布料底下的星伊在床頭旁的凌亂的摸索著手機,最後好不容易拿到了漆黑的手機,就連眼眸都還沒有睜開,隨手就把手機接通後貼在耳畔旁,「……妳好?」

「星伊歐尼,我回首爾了,當初我們說好的約定,要請妳履行了,這次不論說什麼都不讓妳逃跑了」

半趴在床上、深陷在舒服乾淨的深藍與淺藍相錯的被子中,即便是瞇著、即便是唇瓣的淺勾,都能看見星伊的自信微笑,「我等妳,惠真」

回應星伊的則是來自於惠真的柔軟輕笑、隨後便是輕鬆的喀斷了電話。

這下子可真的是不能再睡了呢,星伊從床上翻起身子,走到了廚房的冰箱門前,拿出了一瓶啤酒,便打開了純白色的電腦、開始搜索著每日的最新新聞。

每日的頭條上頭都有每日前十位的熱門搜索,星伊飲了一口讓喉嚨火燙的啤酒,微微的瞇起了眼睛,只是在電腦裡頭載入了每日的歌單,讓輕緩的歌曲緩慢的從音響裡頭流出,坐在沙發上頭緩緩的閉上眼睛,直到天色發出了亮光,星伊這才睜開了眼睛,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星伊是一個PD,負責主控全場攝影機、拍攝角度的新生代PD,正如每位PD都會配戴的耳機、身上背著許多設備,偶爾還必須到上頭去開會進行節目的報告,這是星伊的每日工作。

正因為這個工作時間不固定、某些時候有可能會從早忙到晚,就正是因為這種不自由,更讓星伊感覺到舒服,面對獨自一人的晚上、房間,總讓星伊感覺到沉默。

「準備讓下一組藝人準備一下,因為沒有時間讓她們彩排了,就直接拍攝吧!」星伊對著一旁的人下著命令,然後便是緊盯著全場的攝影機好讓一旁的剪輯師進行粗剪,有時候還會開口提醒人,進行現在畫面的調整,「這個畫面去掉,換成遠景,他們現在是全體跳重點Point的舞蹈,不要變成個人鏡頭……」

只是星伊還沒有說完話,一旁就有人貼在星伊的耳邊低聲敘述,然後星伊皺起了眉頭,差點就因為本來就忙碌的事情而煩躁爆粗口的她又無力的垂下了肩頭,「搞什麼呢……總之,我現在要先離開一趟,你們畫面記得要拍攝好,讓我的節目出問題,你們就都完蛋了,晚上的聚會就通通給我吃紫菜包飯和冷湯,懂嗎!?」

有可能遇到被扣下餐點的Staff們馬上就繃緊了神經,一個個都露出了正經八百的樣子,星伊沒好氣的笑了出來、就摘下了用重金買入的耳機,拎著紙捲往外頭走去。

只是在走到休息室的時候,便聽見了惠真獨有的沉雅柔笑,差點額角冒出青筋的星伊只是深吐了一口氣,蹦住了平時會維持的冷淡又專業的形象,舉手敲了敲門板。

得到請進許可的星伊推開了門,看見了朝著自己瞇著眼睛笑的惠真,還有一個臉頰格外柔軟的女孩子正愉快的交談、同時在那個女孩子把目光轉過來的時候,星伊只是微微眨眼之後,便穩住了短暫的心神不定。

只是還不等星伊開口,那個有著肉肉的臉頰肉的女孩子便笑著站起身,衝到了星伊的面前,主動伸手握住了星伊的手,「妳好,我是頌樂,本名是金容仙,妳是文PD吧,我真的很喜歡妳安排攝影師的角度、完全把歌手最好的角度給完整的拍攝到了呢!」

……看身上別著的設備,應該是新生代的個人歌手,甚至年紀應該還比自己小吧?

星伊雖然主導著音樂節目,但是因為隨著偶像團體在韓流之中的爆發,似乎給了新生代不少往演藝圈奔去的夢想,有時候因為偶像團體淘換的太快,好不容易才記住了一個團體,下一週就聽見了他們解散的消息,久而久之,星伊也只是學著不去記憶。

頂多就是她們在對著自己問好時,禮貌性的回點罷了。

「啊,妳好,我是文星伊,算是這檔節目的PD,如果妳是要準備上這個節目的話,妳可能就要好好的準備一下上台的工作了,因為有一組團體大遲到的關係,可能讓妳沒有能彩排的時間了」星伊抬手看了下手中的手錶,低調沉穩的漆黑、卻隱隱中帶著奢華感,由於身為PD的職責,星伊半義務性的提醒,容仙眨了眨眼,然後像是白皙年糕的雙頰肉幾乎向外頭溢了出來,「謝謝妳!真的!」

不過在感謝之餘、這個人她記得年紀很輕,怎麼會和我說平語?

微微透漏出一些疑惑的圓眼卻在星伊退開時,微微沉下了眼底的情緒。

似乎是感覺到這個人的開朗程度有著過度樂觀、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星伊趕緊向後退了幾步,退到了比較安全的距離後,她的目光才是落在了後頭的慧真身上,「安惠真,妳給我出來」

「哎呀、星伊歐尼,妳幹嘛對容仙歐尼這麼冷淡,關係好一點嘛!」超級My way的惠真沒好氣的從後頭把容仙往星伊的身前推去,突然的失重感讓容仙在跌到星伊的懷裏頭時,發出了完全符合她歌手身份的高亢尖叫聲,「嘎啊啊啊啊!」

近距離被攻擊的星伊雙手抱著容仙纖細柔軟的身體、一邊忍受著耳朵被聲波強硬攻擊的疼痛,一邊又在慶幸自己即使升上了主PD也沒有捨棄背著設備、坐著地鐵來公司的肌力訓練,突然一個活生生的人往妳的身上壓過來不斷氣也會出現內傷。

在扶好容仙後,便不著痕跡快速退開身子的星伊維持著一種禮貌、又守禮的距離,瞪向了惠真那個老是做過頭的孩子氣傢伙,對比自己年紀小老是生不起氣的星伊只是嘆了一口氣,「快出來吧、別打擾人家了,妳不是有事才來找我的嗎?」

「是啊、那就先和容仙歐尼說再見了」惠真笑嘻嘻的走到了星伊的身旁,個子相對星伊來說矮了一點的她,只是笑得很是魅惑,撥了撥髮尾,惠真舉起自己的手機,「會和容仙歐尼常常聊Katalk的,如果有演技上頭的問題,歡迎找我聊聊」

星伊無奈的嘆氣,沒好氣的握住了惠真的手臂,對於她這種很輕易就能和其他人變成好朋友的性格、星伊雖然感慨,但是卻又隱約有著驕傲,「總之,快走吧」

惠真看樣子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妹妹、星伊踩著平底板鞋的腳跟突然站定,她終於發現了一些奇妙的感覺,因為那個身旁的惠真雖然年紀輕,但是怎麼看也不是比那個女孩還要年輕的樣子,不免有些責怪的看著慧真,「安惠真,如果妳要裝年輕,也不能喊比妳年紀還要小的的女孩子歐尼啊!」

「星伊歐尼妳在說什麼啊,容仙歐尼比我的年紀還要大四歲左右呢!」

星伊怔愣的望著惠真的眼睛,微微掀動唇瓣想說些甚麼、卻被剛剛突來的震撼消息給堵個啞口無言,只得說出了,「騙人!怎麼可能?!」

「她還比星伊歐尼妳大一歲,她是91line的歐尼」惠真也很能理解星伊臉上的表情,同情的拍了拍星伊的肩膀,表情很能理解的模樣,「我第一次聽見的時候,也被嚇到了,本來以為能嚇到我的時候是星伊歐尼素顏看上去的年紀,沒想到又出現了一個能讓我嚇到年紀的歐尼」

「胡說八道什麼啊、總之,妳今天晚上等我吃飯」

「不了,今天有找到一個我喜歡的作家,我要去找她稍微聊聊天,看她願不願意成為我們第一位作家,如果順利的話,就能拿到最新的劇本」惠真搖了搖頭,擦上濃豔唇色的唇瓣微微抿起的微勾更是讓人十足個感覺到她強烈的性格,星伊看了一下惠真領口大敞、差一點就露出胸前美景的服飾,想了想,還是開口了,「慧真啊,妳還是換了一套比較內斂的衣服再過去吧、妳這樣可能會嚇到人」

被星伊這麼一句吐槽從魅惑風格轉到堂皇的惠真露出了瞪著眼睛笑了出來,「知道了,歐尼就先去忙吧,我回家換了套衣服再過去找那位作家」

「等一下,惠真妳回來一下」星伊在惠真乖巧的轉回來的時候,直接伸手去扣她早就看得很不順眼的襯衫衣扣,自顧自的緊緊把領口的鈕扣都扣好後,星伊才不管惠真眼底的無奈,直接把人轉過身往外頭推,「我回去工作了,有事再打電話過來,我電話都開著」

「好,那歐尼也要多吃點才行,如果讓我知道歐尼又因為工作忙碌而忘記吃飯,妳再試試我會不會衝到現場把妳拖去吃飯」

畢竟先前不是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所以星伊只是柔下冷硬的眼眸,乖巧的點了點頭,叮囑完星伊後的惠真留下了像是威脅的話語後,便揮了揮手,和星伊一樣很是隨意的道別之後,便走人了。

或許能和宛如烈火的惠真成為朋友,與她深交、碰撞,有時候互相吐槽、互相Diss,是有時候會害怕與其他人親近的星伊最好的事情之一。

 

 

 

 

 

總之,開坑不填,我沒錯。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