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time—2。


初次見面就拿到了容仙電話以及Katalk的星伊只是把電話儲存在手機裡頭,便在接下來忙碌的錄音行程中,遺忘了那隻電話。

當正式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又過了約四、五天的時候,準備正式開拍還有著兩天的時間,正想要傳送訊息過去慰問一下,同時稍微討論一下錄影的事情時,這時的經紀人和代表便在這時要自己過去代表室裡頭稍微的聊一下。

身為公司裡頭主要賺錢的主力、星伊並不是不明白自己和慧真所處的這個團體可以說是公司的搖錢樹之一,雖然不喜歡自己所做的音樂染上這種消不去的味道,但是、作為搖錢樹,她能在公司裡頭得到的東西卻是比還沒出名前還要多,同時在做出自己想做的專輯也能更加得心應手後,星伊便把這種苦惱深深的埋入心裡頭。

——因為想要達到自己的位置的團體太多了,自己能夠站在這裡已經足夠幸福了。

星伊站在代表室前,禮貌的敲門得到通知才進去的星伊看見了站在裡頭、自己在十分鐘前還在想的人,纖細窈窕的女性、那是身形偏向高瘦的星伊所沒有的線條,星伊按下了眼底中的驚艷,微笑的和容仙點頭打了招呼後,便站在了代表面前,「請問有什麼事嗎代表?」

「啊、這不是因為要進行Showtime的拍攝,所以Angel line的頌樂來到這裡嘛,不過在那之前,我們要進行一些合作,在Showtime的期間」交疊著指尖,年紀約三十多歲的代表眼中還閃現著孩子般的光,星伊在心裡嘆了一口氣,鐵定又是某些讓人會留下黑歷史的怪想法,「所以是什麼樣的合作?」

「Angel line不是要到妳們的宿舍住嗎?我在妳們的宿舍附近租了一間錄音室,妳們出一首合作曲吧」真的很喜歡突然給予這種概念的代表微笑著在空中筆畫著,單手撐著下巴時、勾起了非常感興趣的微笑,「歌曲的名稱由妳們訂、歌詞由妳們填寫、編曲的話就由妳們去找編曲老師,和他討論相關的概念,曲子的部分由妳們來提供意見,至於寫曲的過程妳們都應該相當了解」

「好好善用雙方公司資源吧,我和Angel line的代表都說好了,會無條件提供妳們所需要的東西,要玩就玩大一點,如何?」

「無條件提供一切?」星伊盤起雙臂,看著男人充滿趣味的眼眸,似乎是充滿興趣的揚起眉頭,只是站在一旁的容仙有些擔心的望著兩人互相有著強烈氣場的對峙,代表撐著下巴,笑著回應著星伊,「沒錯,必要時候,找上我也可以,當然,只要妳有的概念足夠吸引我」

——我會非常樂意為妳們作曲。

在得到代表承諾的星伊拖著充當Angel line所處的公司代表意見的容仙離開代表室後,還有些暈乎乎的容仙反手拽住星伊的手,微微聳起的眉頭中還帶著淡淡的困惑,還有對於星伊一口答應代表的歌曲創作的擔憂,「那個,文小姐,真的沒關係嗎?和妳們代表的賭注,沒關係嗎?如果輸了,會怎麼樣?」

「沒事的」星伊對著擔心自己的容仙勾起自信的笑容,在被容仙有力的指尖捏住的手腕轉了一圈、反倒是靈巧的握住了容仙的雙手,雙目懇切的望著容仙的憂慮眼眸,語調親和,「我不是有妳嘛」

「什麼?!」被星伊這麼一句話給惹得雙耳發燙的容仙有些不敢直視星伊像是帶著星光的漆黑眼眸,在微微避開時,星伊又再一次的開口,充滿崇拜的稱讚中,明顯的和容仙想的方向截然不同,「我啊,可是很看好容仙和輝人的音樂才華,如果有妳們和慧真一起,鐵定能一起做出一首很棒的歌曲!」

輕易的就說出上頭話語的星伊,在露出孩子氣般的少年感十足的笑容中,有著純真且毫不保留的信任,不免讓容仙對於自己剛剛的想法感覺到歉疚、不免的又無奈的露出了笑,伸手捏住了星伊的看似圓鼓卻還是十分瘦瘦的臉頰肉,「文小姐,妳的年紀比我小,竟然敢叫我名字」

「啊啊!妳先叫我文小姐,明明叫我星伊就可以了……等等、我的年紀比妳小?!」星伊揉著臉抱怨時,突然瞪大了雙眼,看向容仙那種說是高中生也是說的過去的白皙秀美的五官,「妳比我大?!騙人、妳一定在騙人」

容仙看見了總把自己的心思一句話就能操弄的上上下下的星伊,盤起雙臂、有些得意的笑了起來,在過去可以說是致命傷的年紀這次意外的在星伊的面前成為了攻擊武器,好整以暇的等待著星伊的解釋,「我可以拿身分證給妳看,如果不給個好解釋,我會生氣的喔、文星伊小、妹、妹」

雖然還不敢置信、但是連對方都說得那麼肯定,星伊不得不相信的鬆開了思考時會不自覺皺起的眉頭,「那作為道歉,我請妳吃東西?我們公司附近的食堂挺不錯的,要不要試試看?」

一向很容易被食物牽著鼻子走的容仙想了想之前和輝人一起吃飯時總會在餐廳裡頭發生的事情,輝人喜歡吃的、容仙不喜歡吃容仙喜歡吃的、輝人並不會特別偏愛的慘案,不得不有些擔心的開口,「我吃東西很挑的、妳確定那是我會喜歡的?並不是說不想和妳一起吃,不過和輝人的吃飯經驗讓我有點害怕……」

星伊理解似的點點頭,「我和慧真有時候也會在餐點上頭出現歧異,但是大多時候慧真總是能推薦一家我和她都喜歡的餐廳,我們也能享受同樣喜歡的用餐時間,那間也是慧真推薦的食堂,我們一起去試試看吧?」

「嗯……好,反正不喜歡的話,就去吃炒年糕吧,反正炒年糕是怎麼樣我都吃不膩的營養補品」決定好退路的容仙便愉悅的跟在星伊的後頭去試試看星伊提供的餐廳名單。

 

 

走到了餐廳裡頭、星伊看見了獨自坐在角落而且氣勢足夠強硬到了能在大中午時間中,讓她周圍的位置都沒有人的慧真,笑瞇瞇的在慧真的面前拉開椅子,「慧真妳在等人?」

「事實上,我在等輝人來,星伊歐尼,容仙歐尼妳好」慧真摘下了耳機,對著走來的星伊和容仙打招呼,在非工作時期總是懶散模式全開的慧真半睜著慵懶的眸子望著兩人,「這裡可以坐沒關係,反正沒有什麼人敢靠過來」

「……原來妳也知道?」

「星伊歐尼,安靜」慧真挑眉的瞪了星伊一眼,忍不住彎起唇笑著的星伊趕忙安靜的把一旁的菜單放在了容仙的手裏頭,然後自己整個人埋在菜單後頭偷笑。

早早就見識過這個歐尼在骨子裏頭的頑劣個性,慧真無奈的嘆了口氣,轉頭向容仙開始聊起天來,「容仙歐尼,怎麼會來我們公司?是要討論關於Showtime的事情嗎?」

「說到這件事,代表要我們在這次的Showtime中共同合作出一首合作曲」星伊突然的從菜單後頭冒出話,先前的玩笑姿態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認真的態度,談及工作時、總能迅速抽離情緒的星伊是成為代表口中安全開關般的存在,「主題自己想、概念自己訂、歌詞編曲作曲全部都由自己請人完成,在Showtime結束錄製的這段期間內完成」

「——然後在Showtime結束最後播映時,直接推出歌曲」慧真在聽完星伊轉述代表的要求,唯一能聯想到的事情,不免有些無奈的彎起了眉頭,「這是代表想出來的新遊戲?」

「嗯,感覺很有趣就答應了」星伊點了點頭,「容仙歐尼決定好要吃甚麼了嗎?」

「好了,可以點單了」給予肯定回答後,容仙便招手請了服務生過來表示要點單時,由慧真起頭,輪到容仙吐出的一道道的餐點名稱,星伊和慧真原先還沒有什麼情緒變化的表情逐漸產生了變化,然後在容仙點完後,就轉過頭來要讓星伊點的時候,都被兩人的表情弄出了滿臉的不安,「……怎、怎麼了嗎?」

互相看著的慧真和星伊都在對方的眼底看見了某種微妙色彩,短暫的沉默中,由慧真打破了沉默,「……容仙歐尼,妳喜歡吃的東西和星伊歐尼有很大程度的相似呢」

「欸、真的?」容仙瞪大本就圓滾滾的眼睛、然後把點餐權換到星伊身上時,容仙也隨著星伊吐出的餐點名字怔愣住了。

「嗯,除了幾種小菜星伊歐尼沒點過,其他主餐的部分,星伊歐尼都點過了……」慧真的話還沒說完,輝人的嗓音就從門口那裡傳來,充滿活力的、像是精力十足的小狗狗,整個人橫衝直撞的走到慧真的面前,發現了容仙和星伊,「呦呦,慧真啊,是容仙歐尼和星伊歐尼,和慧真一起吃飯?」

「不是喔,是和星伊來吃飯的時候,碰到了慧真」容仙把一旁的菜單塞到了輝人的手裏頭,像是架勢十足的好姐姐,「剛從節目下來很累了吧、先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

「是~~」總讓人有著不自覺牽開微笑能力的興隊長輝人乖巧的回應更是讓一旁坐著沒有插話的星伊和慧真眼眸裡頭含著淡淡地笑意。

在輝人順利點餐後,這下子可換年長組的容仙和星伊被嚇住了、這次可是輝人和慧真的點餐有著極度相似,輝人撐著下巴,困惑又不解於容仙和星伊的震驚,「我和慧真來自全州,食性相同也是正常的吧?」

「……說的也是,星伊是來自哪裡?」容仙想了想後就接受了這個答案,轉頭問著星伊,「也是首爾人嗎?」

「不是,是京畿道富川市」星伊接下了服務生遞來的餐點,在邊擺放的時候、邊對著容仙搖頭解釋,得不出歸納結果的容仙則是反問著星伊,「那為什麼我們的食性會這麼像?」

正在嚼著醃蘿蔔泡菜的星伊搖了搖頭,特別茫然的表情格外的孩子氣,「不知道」

「算了,不想了」撈起一筷子的炸醬麵往嘴巴裡頭塞的容仙便愉快的把事情往後頭拋去,一旁的星伊則是在容仙的唇角沾上污漬時,體貼的給她遞上衛生紙。

「不過這裡的東西真的很好吃呢!」

「那就多吃一點吧」星伊望著容仙吃得很好的樣子,把自己的食物分了許多過去,輝人也是一副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慧真彎起了笑,把自己鍾情的炸雞腿的部分分了一隻給了輝人,得來了輝人傻傻又可愛的笑,慧真的眼眸不禁滲入了柔軟的光。

 

 

 

啊啊啊,文荒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我變閒了……求寫手寫文(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