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無題。

廢話多,無重點,沒有梗概,一切都是腦洞。

設定:星星是職業社論記者,傻隊是新生代實力派歌手。

 


最近的頌樂是媒體的寵兒、這種評價有好有壞,正面來看便是、頌樂在國內已經變成了宛如國民代表般的新星,在韓國裏頭風頭正盛,但是負面來說、她的私生活將被狗仔追著跑,絲毫沒有任何的隱私。

星伊蹙著著眉頭看著在頭版上頭斗大的標題以及大幅報導的照片,那張隱藏在帽子底下,即便是戴著口罩也難以遮擋住藏在眸底的疲倦,那是星伊很熟悉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在過去時常碰見的人。

那是她的鄰居、她的朋友、以及她覺得十分疼惜、同時也是足以讓自己放下戒心去依靠的人。

在過去實習期,因為必須評斷是否合格、是否達到公司的錄用標準,星伊非常努力的想要達成目標但是卻總被湧上心頭的疲倦擊倒,為此,星伊那段期間的心情可以說是十分沮喪,也會為了階段性的負面評語而哭,甚至是自暴自棄的說要放棄,但是,在一旁的容仙卻是鼓勵著她,一直用著非常溫暖的鼓勵語氣和自己說著。

「沒關係的,星,妳做得很好,既然這個有問題,把這個再做一次看看」
「我幫妳問看看我朋友哪裡有問題,這個時候有上完大學才出道還真的有幫助呢」
「星啊,妳真的很厲害呢!」

在那個時候、星伊看見了容仙藏在骨子裏頭的倔強、還有溫柔,因為沒有姐姐而必須強迫自己做家裡妹妹們榜樣的星伊第一次感覺到了比起平時總像是妹妹向自己撒嬌的容仙、更加的成熟、更加的讓自己依賴。

明明那個時候,也是她事業的上升期,明明很疲倦了、明明凌晨還要再出去工作,卻還是用著溫暖的微笑等待著自己。

用著一種耀眼又溫暖的方式陪伴在自己的身邊,是一個誰也無法取代的重要存在。

但是、這個存在、卻在這個時候,受到了傷害。

星伊用力的捏起了拳頭、把原本平整的報紙捏皺得瞬間,如果不笑、同時微勾的眼角染上了抹厲色時,就會變得嚇人、而且戾氣騰騰。

「星伊歐尼,這件事情是真的嗎?」慧真不是沒有看見星伊怒氣升騰的眼眸、卻還是膽子很大的接近似乎在最近脾氣變得暴躁的星伊,因為她很明白、星伊並不是那種會亂發脾氣的人。

只是這次報社動到的對象正好是星伊超級在乎、在乎到不容許她受到一絲絲傷害的人。

「半真半假,是雙方公司的合作策略」星伊嘆了一口氣,想到了在前一天報紙出來前、容仙用著一種很模糊很茫然的表情和自己說著、關於她明天的緋聞,甚至還有著擔憂。

「緋聞這種東西像是雙面刃,弄得好的話是可以得到雙方粉絲的祝福、如果沒處理好,雙方的粉絲會打架,甚至是在網路上面互相、攻擊」

星伊看得並不少,身處在報社裏頭,多多少少會牽涉到演藝圈裏頭的內幕,並不是沒有,只是還沒有到變成一個炸彈,然後一瞬間炸開而已。

慧真也不是不能理解,兩人的目光同時的落在了和容仙、並排的男性面孔身上,星伊只是皺了皺眉頭,把報紙折了起來,擋住了讓星伊莫名煩躁的男性面孔,「幸好的是這兩個人都是以禮貌溫柔的形象出道、同時雙方的粉絲現在是一片祝福的聲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頓了頓,慧真伸手搭在星伊的肩膀上,對著她溫暖的笑了出來,細長的眼眸優雅又魅惑的淺眨、高雅的風情中,有著深刻的理解,「有星伊歐尼陪在身邊,一定是容仙歐尼最大的幸運了」

「……我可是什麼都沒有辦法幫她做」有著微勾眼眸的星伊緩慢吐出的這句話、眼眸裏頭所隱藏的深深的悔恨,這才是星伊在容仙這次的緋聞當中、所出現最大的情緒反應。

「我回來了」星伊彎著腰、脫下了皮鞋,難得比星伊還要早到家的容仙立刻從房間裡頭衝了出來,抬手抱住了比自己高半顆頭的星伊,笑嘻嘻的活力笑容毫不掩飾燦爛的向星伊綻開,「歡迎回來!星」

「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星伊先是微笑的揉揉容仙有些蓬鬆的腦袋,單手摟著她的腰,一退一進的推著她往沙發上走去。

容仙很可愛的蹭了蹭星伊的胸口,像隻可愛的小狗、亮晶晶的圓眼帶著淡淡的光,「平常都是星在等我,難得早回來,想等星回來」

「我有買了炒年糕,妳先吃吧?」星伊怎麼可能不明白容仙的話語裏頭所隱藏的意思、肯定是守在公司大樓底下的記者太多,為了不被再更多的被跟拍、所以才早早回家吧?

發出歡呼聲的容仙早早就在眼饞星伊每次回家都會買給自己的辣炒年糕、幸好是兩人的食性相同,不然每次星伊都會買容仙喜歡吃、剛好又碰上了容仙不回家的時間,星伊就會很順道的把買回來的餐點當作晚餐吃掉。

星伊抿著唇笑了笑,又伸手拍了拍容仙的腦袋,伸手解開了自己脖子上緊扣到最上頭的扣子,和袖口的鈕扣,纖細的脖頸、以及白皙的肌膚便半藏在襯衫領口,若隱若現。

容仙望著懶散、卻又在舉手投足間不失帥氣俐落的星伊,咬著筷子含糊的和星伊抱怨著,「呀、星啊,妳真的不打算來當藝人嗎?妳比男藝人還要帥氣」

星伊半闔眼眸、以及帶著淡淡一笑的她只是轉眼就看見了沾在容仙嘴唇上頭的辣醬,星伊直接抬手用拇指指腹抹去了她唇上的醬料,乾淨秀氣的臉龐隱隱有著狡黠,懶懶地對著容仙抬起嘴角,又壞心又淘氣的笑,「我只想要給容仙歐尼妳看,其他人對我的評價、我不在乎」

被星伊的帥氣直擊又被調戲的容仙忿忿的丟下筷子,捏住了星伊其實看似圓鼓、但是卻沒有多少肉的臉頰,不太愉悅的抱怨,但是半擰起的眉頭卻是溫和的舒展開來,「妳啊、自從和文字開始打交道後,越來越油膩了」

即使被容仙捏住臉頰也是嘿嘿嘿笑著的星伊,並不是沒有發現容仙在每次與自己相處時,故意裝出來的開朗,即使只有一點點,星伊也想驅散容仙在因為緋聞而煎熬的心急。

 

 


緋聞這種東西、對於女方的傷害才是更加深刻的東西。

星伊不太愉悅的瞪著在茶水間大肆討論關於最新一期男方和頌樂的配對,那兩個人是女性且同樣是男方的忠實鐵粉。

盤著雙臂的星伊沉默的聽著裏頭那兩個人越發討論熱烈的話語,從臉蛋、身材、工作、名氣無一不討論的她們自以為是的大放厥詞,星伊早早就雙眼冒火。

既然連掌握第一手消息的報社都有這種不懂得探究真實的惡質傢伙存在了、那麼只能依靠報社的新聞選擇新聞的民眾、以及網友們究竟會怎麼歪曲事實。

星伊此刻的心中只感覺、壓抑又難受。

「星伊歐尼,妳怎麼站在這裡?」慧真似笑非笑的靠在一旁看著星伊冷沉下去的臉色,魅惑的眉眼、帶著淡淡的屬於她才能體現的高傲,「不會是因為裏頭有許多喜歡嚼舌根的愚蠢傢伙,怕被傳染愚蠢才一直站在這裡吧?」

星伊望著老是喜歡挑釁別人的慧真,也優雅的笑了出來,「無非就是一些藉由八卦別人獲得生活慰藉的無聊傢伙、畢竟她們的生活沒有甚麼樂趣不是嗎?」

「生活沒樂趣,不正是因為她們的思想很單調又無聊」慧真恍然的表情看在被議論的傢伙眼裡格外的讓人覺得煩躁、同時像是被戳中了什麼死穴般,輕易的掀起了他人怒氣,「妳這個傢伙!」

星伊冷冷的掃了那兩個無趣女人,顯而易見的、從眼底浮現的冷淡神色幾乎震懾了那兩人的情緒,眼見星伊不好惹,想把目標轉到慧真的身上的時候,更加的被慧真眼底不把人看在眼裏的高傲惹得更加挫敗。

本來就是理虧的一方,本來就沒有甚麼辯駁的立場,只得挾著尾巴灰溜溜的逃跑,慧真則是在一下子,就靠在星伊的肩膀上頭笑了出來,但是星伊卻是無奈的點了點慧真的額頭,「下次可不要那麼衝動了,以前被男朋友搶過錢的經驗還不夠嗎?」

「那可不一樣,那個時候可是有十個人,連我爸來都打不過了,我能不乖乖給錢嗎?」慧真也很無奈的蹙眉,然後她便轉了話題,「歐尼,我有親友從全州回來首爾說要在工作來之前找我吃個飯,已經出道很久了,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個飯認識一下?」

「是很好的親友?不然看妳這麼驕傲的樣子」

「是個代替我成為偶像夢的、超級要好的朋友喔!」慧真笑嘻嘻的樣子、一反平時的高傲神色、反倒是充滿了驕傲神色,星伊點了點頭,「那我順便帶我家的那個歐尼一起出來晃晃吧,一直被公司要求待在家裡頭,她也是夠悶的了」

慧真和星伊各自確定好用餐地點後,便去回覆給自己的親友去了。

星伊一點都不意外對方回覆過來的好的文字後頭加綴了滿屏代表愉悅心情的顏文字、就連這種不懂得偽裝的直率傻氣也是星伊會這麼喜歡容仙的原因,不需要猜測就可以理解的坦白,讓總是在猜測他人心情的、敏感又多疑的星伊足以放下戒心。

在單手牽著不安分的傢伙原地等待聚會的傢伙時,星伊的指尖不得不擔憂的頻頻舉起手整理好容仙有些凌亂的偽裝,偶爾幫忙整理一下帽子、口罩,或者是用著身體去遮掩掉路上過多的注視。

比起緊繃著的星伊,容仙卻是因為星伊的體貼舉動而感覺到溫暖,她只是笑著扯了扯星伊的袖子,「星,沒關係的、這不是沒有人認出我來嗎?」

「不行」星伊的眼眸帶著十足的認真,「我這不是認出妳了嗎?」

「呀!星妳這個傢伙」容仙還來不及去追打人,星伊就狡猾的笑了出來,剛停好車的慧真也牽著一個小傢伙走了過來,看見容仙被星伊逗得滿臉通紅的不甘心的表情,鐵定又是被星伊這個油膩膩的傢伙給弄得,「星伊歐尼,妳這樣欺負人家可不行」

「對啊,這樣可不行」容仙戳著星伊的臉頰,仗著有慧真的撐腰、特別開心的向著星伊示威,卻惹來了被慧真牽著的女孩子,發出了愉悅的笑聲。

「啊、妳、妳好」發現自己有些過頭的容仙怯生生的和著人打招呼,一旁的星伊則是無奈的把躲在自己背後的容仙向前拉了一點,但是她卻是死死的巴在自己的後腰上頭。

或許容仙對於站在舞台上頭唱歌有著十足的自信、但是對於人際關係的處理還是有那麼點不太拿手,但是對比星伊會覺得站在台上會感覺到害羞、但是論涉外的交友手段卻又格外的優秀。

「容仙歐尼,這個是我的好朋友,丁輝人」慧真笑瞇瞇的替兩人介紹著,「或許在演藝圈的容仙歐尼不知道,但是我的親友她可是能自作詞曲的實力派」

「呀、我們家的容仙歐尼也不差啊!不只唱歌、跳亂舞也是實力派」星伊冷瞪著慧真挑釁似的眼睛,慧真不甘示弱的瞪大了細細的眼眸,「要來比嗎?」

「妳要付錢嗎?妳付錢我們就來比」

「我才不要」慧真對著星伊吐了吐舌頭,那種高傲與可愛之間的反差也只是讓星伊無奈的皺了皺眉頭,「總之我們先進去吧?剛剛的吵架太幼稚了,大家都在看了」

當然,獲得一致認同。

星伊和慧真各自照顧自己帶來的人,在那股體貼之中,容仙和輝人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的在對方的雙眼中看見了、彼此都熟悉的情緒,對於身旁那個人所展現體貼的那種心暖,那種相似的情緒,讓本來就是初次見面的人,意外的有了共同的話題,甚至在最後還能成為開啟合作的契機。

 

 

過了一個禮拜半後,容仙與某位男性的緋聞終於被男方的公司正式開記者會進行了否認、同時在那之後男方也正式發布了迷你專輯,不免讓人聯想到這種的新聞炒作就像是為了維持專輯發布前的新聞熱度、或者藉由國民寵兒的頌樂上位,這種手段在韓國網民的心中變成了單方面對男性的譴責。

「星伊,妳這次的新聞稿內容要做得這麼過分嗎?」

「當初要刊登那份報導的時候,我就說過了,不要做不實的報導,是總編不聽從我的話語,執意要放上去的不是嗎?」星伊嚴肅又冷淡的面容有著堅毅的正義感,「我之所以選擇不做警察、正是因為成為記者才能改變更多的人,警察抓到一個犯人只能改變一個人,作為記者的文字才有力量,既然是我們做錯了,就必須向報導錯誤的當事人進行完整的道歉,更何況,這次是我們自己被公司帶著跑被利用了」

「當然、做與不做,都是看總編的決定」星伊朝著總編微笑,「當然,我的意見只是代表個人,非常微弱的、甚至沒有力量,那麼我先離開了」

星伊彎身、向著男人鞠躬離開時,悄悄的、以不驚擾男人思考的動作關上了門扉。

男人盯著桌面上頭的已經充滿委婉意思的文字稿、比起星伊過往筆鋒尖銳的稿子,已經收斂不少的文字,輕歎了一口氣,按住了桌上的總機,「叫編輯組的人進來,我這裡有一篇稿子要緊急排進明天的早報」

端著熱飲的慧真笑嘻嘻的把盛滿熱液的飲料放在了星伊的面前,那是Ryan的黃色馬克杯、來自容仙的生日贈禮,「星伊歐尼,恭喜妳了」

「恭喜我什麼?」

「我們報社向容仙歐尼的道歉稿啊,別說那不是妳親手寫的」慧真挑起眉頭,一副妳別給我說謊的樣子,星伊只是淡掃了一眼慧真,懶散的對著她揚起眉頭,「如果是我寫的、妳以為我會這麼好心的寫那種軟趴趴的文字?」

「我啊,可不是那麼好心的人,更何況,我們社論組的跨到娛樂明星組的工作、先不說撈過界的問題,光是這樣上頭的那個就不會讓稿子通過了不是嗎?」星伊低頭抿了口熱飲,燙口的液體、稍微的暖了星伊冰冷的唇瓣,有理有據的邏輯推論、連慧真都察覺不到錯誤,但是不知怎麼、慧真就是覺得那份稿子是星伊親手寫成。

慧真憑著直覺下了定論,但是就以她那出色的敏銳多半事情的猜測並不會有錯,所以有些無奈的聳肩、但是對著星伊比起了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星伊歐尼不承認,但是,很帥喔,這樣的星伊歐尼」

「……就說了不是我寫的」星伊頭疼的揉了揉額角,也沒有要多加辯駁的意思,就隨著慧真的誤會去了。

正在錄音室裏頭的容仙和為了她的新專輯Feat的輝人、有著一副足以處理細膩情感的好嗓子,唱起抒情歌完全可以把人逼到落淚的強橫、切換成快歌就有足以帶動氣氛的流氓聲線,完全的、牽動著他人的心情。

「容仙歐尼,我都聽說了,先前,因為緋聞處境很為難吧?」輝人調整著耳機、對著容仙問著,圓圓的眼睛、像是可愛的小狗,無辜又惹人憐愛,容仙也不由得把這樣的輝人當作妹妹來疼愛,但是那種疼愛、又和與星伊的關係不同,那種難以察覺的不同。

「嗯……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開朗的聲音中透過收音的麥克風迴盪在耳機裏頭,容仙吐了吐舌頭,「星說了,做我喜歡的音樂、做我自己就可以了」

輝人看著這樣信賴著星伊的容仙、也因為容仙的單純而理解的勾起了笑,「沒錯,確實是這樣沒錯,但是,星伊歐尼為容仙歐尼做的努力,歐尼也要看見才行」

「歐尼,妳看過今天的報紙了嗎?」

容仙因為輝人的一句話、有些怔愣的看著她,在下一秒,容仙立即摘掉了她的耳機,只拋下了一句話,即使容仙這樣不負責任的開天窗,輝人也沒有要生氣的打算。

「這下子,要讓安慧真那個傢伙給我禮物了吧?」輝人彎腰從口袋裏頭撈出手機,今天因為錄音不太順暢的煩悶都因為容仙的反應而全然消失。

——沒有真正的談過戀愛、要怎麼唱好情歌?

輝人望著還有幾個小時才是新聞社的下班時間,沒有偽裝就衝去找人的容仙歐尼鐵定會把公司鬧得雞飛狗跳吧?

這樣子突然有點想要去找安慧真了呢、想要看看總是放肆陪著自己玩的安慧真的認真模樣。

不過衝動的決定並沒有讓星伊和慧真所處的公司鬧得雞飛狗跳,因為在到達之前、容仙就被自己的粉絲給堵在路上追著跑。

在星伊一回到位置上後,慧真就沒好氣的指了指她的手機,「文大忙人,妳的手機簡直要把妳的桌子給震垮了,快點接電話」

星伊在看清來電者後,力持鎮定的聲線帶著無奈的嘆息,「我有要緊的事情要處理」

「要翹班就說嘛、去吧,我會幫妳處理好的」慧真淡定的揮了揮手,「妳欠我一次」

星伊點了點頭,拿了簡單的鑰匙錢包識別證就跑了出去,接下來還不等慧真悠閒的坐下來喝杯喜愛的美式咖啡,某個人傳來的訊息差點讓慧真把剛喝進嘴裡的咖啡給噴了出來。

在從滿堆的人撈出個子嬌小的明星友人、似乎是非常艱難的任務,不過,在逐一被人瞪視後,星伊還是很盡責的偽裝經紀人把人給拖走了。

「星,妳生氣了?」握著方向盤、同時冷繃著下顎的星伊、側臉特別的嚴厲,也格外冷酷,之前見過一次的、正是因為粉絲事件而相遇的她們,似乎又再一次繞回了原點。

「妳這次應該知道為什麼我會生氣了?」星伊淡掃了容仙一眼,那抹眼神中沒有怒氣、只有著淡淡地無奈寵溺,這時的容仙便更加燦爛的笑了出來。

「很多很多、都很謝謝妳,星」

那聲道謝、讓本來還有些餘怒的星伊也在此時柔軟了下來,星伊緩慢的踩下了煞車,讓車子安靜的滑入地下室。

「到底是誰、怎麼大家的表現都怪怪的?」

側首望著依然嘴硬的星伊,容仙的唇瓣扯開大大的笑、同時還能看見她可愛的梨渦,見到這樣可愛的傢伙,星伊沒好氣的揉揉這個分明已經二十六歲還像個孩子一般可愛傢伙的腦袋,「走吧,愛撒嬌的傢伙」

「昂~」嘟起嘴的容仙瞪了瞪星伊不欺負自己像是會死掉一樣的壞心表情,突然反手拽住星伊的手腕,「星,我正式把妳介紹給我的粉絲吧、好嗎?」

面對星伊沉默的表情,容仙更加急切的握住了星伊的手腕、帶著極度的懇求,「雖然我知道妳不喜歡生活受到過多的干擾,但是我想要向大家介紹妳、我想要讓妳出現在我的生活當中……不能嗎?」

看著容仙逐漸淡下光芒的眼眸,星伊嘆了一口氣、手指插入了容仙的髮中,按著她柔軟的髮絲,即便平時喜愛欺負人,但是當她真正難過的時候、星伊卻是比誰都還要捨不得,星伊把她的腦袋壓在胸前,用著溫柔、體貼的語氣說著,「那就做吧、什麼事情我都會陪妳一起做,就像是容仙歐尼當初陪伴我度過實習期的時候,如果歐尼覺得寂寞、我也會第一時間回應妳」

「對我來說就像是活力素般的存在、很治癒、像朋友一樣溫柔的相處、是最理解我的人」星伊壓住容仙的後腦,說出這些話語時、那種有些害羞彆扭的聲音明顯的難以忽略。

被包圍在星伊暖燙氣息當中的容仙也無法忽略自己臉上蹭蹭竄燒的滾燙,容仙不由得抬手揪緊了星伊身上穿著的襯衫、更加的把臉埋進星伊的懷裡,星伊不由得更加攬緊了容仙的身體,「如果沒有歐尼的話,我可能就不會走到現在了,所以歐尼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嗅著星伊身上的甜甜香氣,容仙也用著粗魯的力道回抱住星伊的腰身,從之前就是了、不斷的被比自己年紀小的星伊鼓勵。

容仙的心、像是漏跳一拍般,對著星伊清秀卻在某些時刻能輕易安撫自己內心慌亂的帥氣面孔、頭一次那般的,驚慌失措。

 

 

 


沒想到這系列能出現第二篇XDDD

剛剛在電視看了暮光之城,突然想寫跟蹤狂吸血鬼星星和全身上下無意識專門誘惑星星的傻隊XDDD

坐在沙發上看了一下劇情,要不是男主角長得帥,不然絕對會被女主角報警處理XDDD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