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BOBO止疼法。


梗概來自:狗狗被我們慧真戳中後的各類溫柔bobo兼教壞姐姐們的飯拍。


練習前的集合時間,率先來到的輝人衝到了先前還有個人工作的容仙面前,興沖沖的對著她喊著。

「歐尼!相信我,BOBO可以止疼的」

容仙瞪著正在胡說八道的輝人,她活了二十六年從來沒有聽說過BOBO可以止疼的,挑起眉頭的容仙帶著滿滿的狐疑、困惑,但是又見輝人這麼信誓旦旦的樣子,一向不懷疑妹妹們的容仙似乎……似乎有那麼一點動搖了,不過還是稍微忍住了想要嘗試BOBO可以止疼這個方法的念頭。

既沒有BOBO的對象也沒有被BOBO的對象。

身為正在上升期組合的隊長,容仙可不能隨便的傳出緋聞、也不能被傳出緋聞,有一個前假想老公就已經夠自己受的了、回到家就能看見一隻文倉鼠、倉鼠星滿臉陰沉的坐在沙發上頭等著自己。

都叫她不要看,還是拼命的本放死守,就連重播都不放過,連討厭都這麼明顯、這種過度的孩子氣在容仙的眼中也覺得非常可愛,糟糕、本來想說今天難得提早到、那個傢伙不在身邊可以不用想到她的,一個不小心就又歪到了她的身上去了。

容仙晃了晃腦袋,聽著手裏頭的剛完成編曲的個人Solo舞台歌曲,重新編織過的歌曲、等會還有安可演唱會的練習,也得抓緊時間完成舞台才可以。

——畢竟緊湊的一個月要完成三天份量的特別舞台,有些吃緊。

更別提先前還在為了出了迷你專輯而進行的打歌舞台、年末放送以及在日本出道而進行的Showcase 行程,還有幾個零星的小商演活動。

幾乎擠滿的行程,讓難得抽出休假的自己拔了智齒,最好運的是星伊、臉完全沒有腫,但是同行的慧真卻是帶著傷去錄製了偶像宴會,還被主MC diss了一番,倒是也成功的製造了不少笑料。

要不是確定拔智齒不太可怕,自己可是等到有實驗品出現後才去做的,不然一個團體裏頭有兩個主唱都因為臉太腫而沒辦法開口唱歌,那個畫面究竟會有多搞笑……

容仙想著想,思緒又不知道飄到了哪裡去,手機滑著滑著就又看見了之前簽售會裏頭,慧真不小心手撞到了輝人手中的麥克風、敲到牙齒時,輝人還偷偷的皺起了臉,那個時候,慧真只是BOBO了輝人的臉頰一下,輝人的臉色就好很多,而且就自然的牽開了笑。

「輝人啊,過來一下」容仙放下手機,望著正在和慧真打鬧的輝人,抬手招她過來,只是叫得是輝人,不過連慧真都一起叫了過來,見兩個團隊裏頭最不讓人擔心的妹妹們,容仙突然怎麼樣都問不出口、睜著又圓又大的眼睛,輝人的眼眸滴溜溜的轉著,然後看見了容仙握在手裏頭的手機。

上頭的畫面正是她被慧真一不小心用麥克風撞到牙齒然後被BOBO的影片。

反應總是很快的輝人對著容仙嘻嘻的笑了起來,湊在容仙的前面,「歐尼,想要試試看嗎?」

一貫很誠實的容仙點了點頭,但是又搖了搖頭,「這不是沒有對象嘛、算了還是別試了」

「有啊,為什麼沒有對象?」輝人笑嘻嘻的勾住慧真的手臂,比了自己又比了慧真,「我有慧真,容仙歐尼有星伊歐尼不是嗎?」

「……為什麼星算是我的?如果是慧真的話,我也也可以啊!」

「不行,慧真是我的」正當互稱對方是天使的Angel line互吵的時候,慧真則是早早就抽身離開這兩個人無意義的吵架當中。

恰巧,稍微有些遲到的星伊正好推門進來,看見了滿佈無奈神色的慧真,關好了門的星伊就一屁股坐在了慧真的身旁,「在門外就聽見了她們的聲音,這是在討論什麼?」

「一個人魅力太大也是很沒有辦法的事情呢」

「什麼?」

慧真自顧自的話語更讓星伊滿頭霧水,只是從她們爭論裏頭的關鍵字尋找答案的星伊揚高了眉頭。

「什麼BOBO、止疼?」星伊撥了撥瀏海,轉頭問著慧真時,慧真則是露出了一種既曖昧又模糊的表情,然後就直接身體示範了。

先是捏住星伊在休息期豐潤不少的臉頰,惹到星伊疼得皺眉時,直接把嘴嘟向了星伊的臉頰,被慧真得手的星伊,她的表情比起疼、更像是震驚的忘記痛。

「大概就是這樣吧」一臉淡定的抹掉唇瓣上頭的口紅,一貫開放又豪爽的慧真在BOBO星伊後,朝著她笑了笑,對著她提議,「星伊歐尼不是每次玩鬧過頭,容仙歐尼都會喊疼嗎?試試看BOBO吧?」

慧真壓低了聲音,靠在了星伊的身旁,「我和輝人這次可是幫妳打好了預防針,當然輝人是無意識的的」

星伊只是抿了抿唇笑,抬起拳頭撞了撞慧真同樣握拳的手,便和慧真一同淡笑著敞開雙臂迎接各自朝她們跑來的容仙和輝人。

在練習過一段時間後,有些疲倦的輝人和慧真又一個不小心就滾在一起,恰巧房間裡頭備有床鋪,容仙把兩個看似成熟其實還有些稚氣的兩個妹妹哄到床上後,便轉頭就對著星伊撒嬌來。

就連話都還沒有說,星伊像是藏有星星的眼眸就溫柔的柔和下來,伸手淺勾容仙垂落、故意用來蓋住微腫左頰的淺褐色頭髮,觸碰時還帶著小心翼翼的力道。

「還疼嗎?」

被那種心疼的語氣詢問時,容仙只是搖了搖頭,星伊這才點了點頭,溫涼的指尖在柔滑臉頰上頭輕點一下,就用著額頭貼著她的額頭,溫聲詢問,「那止疼藥就不要再吃了,好嗎?」

「……那如果疼了怎麼辦?」容仙揪住星伊的衣領,輕扯的力道只讓比她高上一點的星伊低頭看她,看著容仙閃閃發亮的眼睛、星伊伸手撥好容仙的瀏海,笑著看她,「那麼歐尼想怎麼樣?」

「……輝人說BOBO可以止疼」容仙看著星伊,那種帶著微弱欣羨的羨慕神色、只讓星伊的眼眸微闇,然後隱隱浮動著某種黑色流光,容仙很明白那種流光,卻還是鼓起勇氣說了下去,「星,如果會疼的話,不吃藥了、改成BOBO吧?」

「歐尼、現在妳會疼嗎?」星伊邊說著話、飽含笑意的聲線、以及沉下的氣息讓容仙彎起了嘴角,將發熱微腫的傷處更加貼近了星伊的面前,「啊、有點疼呢、星」

微笑的星伊彎腰親吻容仙的臉頰、宛如舒緩疼痛的止疼藥,那種飄飄然的舒服帶走了隱隱發脹的疼。

雖然在Vlive的直播裏頭,容仙雖然因為害羞而逃開,但是在那之後也讓星伊補償回來了,是一次的數倍。

 

 

 

 

最近只能更短篇,長篇要等我考完試再說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