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伊是一個平凡人,沒有甚麼特別的家世、沒有甚麼特別的才能、甚至也沒有特別的有錢,但是她是一個很努力的人。

至少在大三實習課讓實習公司留下了好印象,甚至讓她比同齡的人還要早拿到了Offer,雖然是初階的位置,但是如果做得好的話,還是可以向上攀升的、福利優秀的公司。

「星伊,要不要一起去吃飯?還是去看電影什麼?」友人掛在肩膀上頭的重量讓星伊臉色不改、只是用指尖推開了掛在自己肩膀上頭的手,滿臉歉意的在她面前闔上背包,「抱歉,我今天有打工」

「啊呀!都大學三年級了,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下次再約妳,不過這次要請我喝飲料」

「OK,明天好嗎?」星伊抬手看了下男孩子氣的手錶,上頭顯示的時間可不容許星伊在這裡浪費時間,神色匆匆的樣子也讓她的好友鬆開了掛在她肩膀上的手臂,用力的拍了拍星伊的背,「時間快來不及了吧?快去吧、別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了」

星伊投以一個感謝的眼神,背上背包就快速的從學校裡頭離開了,踩著步伐走向了自己租在學校附近的房子,因為家裡的人很在意住宅的生活安全,所以並不是幫星伊租了一間價格低廉的學生套房,而是偏向高級又相對安全的個人套房,不過星伊也為此提出了要求,除了基本的房租水電費學費由父母幫忙繳交,關於自己的生活費用將由自己賺取。

當然父母並不是沒有反對,但是還是拗不過自己家裡這個個性堅強固執的長女的要求,只得在放手讓這個幾乎不讓人擔心、完全可以做好家裡小孩榜樣的星伊獨自一人上首爾讀書。

學業、打工同時並行的生活,忙碌的就連生日也難得回來,有時候也只能讓妹妹上來首爾替她煮碗生日的海帶湯。

星伊掏出了鑰匙,解開了自己房子的門鎖,彎腰放鞋的時候,意外的發覺了住在自己對門的那戶人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搬進了人。

星伊只是歪了歪頭,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時間在這件事情上頭浪費,把書包隨手甩到了沙發上頭,又踩了雙球鞋便往上班的地方趕去。

在星伊走後半個小時,一個長相秀美、甚至可以說是臉頰肉可愛的讓人想要捏上一次的女性就這麼出現在星伊的對門,只是漂亮臉蛋上頭的愁色總讓人油然想要幫助她的打算。

「……啊啊、完蛋了、這個月……金容仙妳到底怎麼花這麼多錢的啦!」踩著Crocs鞋的女子手捏著一疊的帳單,女性的臉色隨著帳單張數,及上頭的數字臉色越顯蒼白,戴上了帽子、口罩、以及連帽外套做了簡單的偽裝就走出去,一路上還碎碎唸著自己前個月的奢侈浪費。

雖然在一個月前就來到了這裡,比起這附近的餐廳,容仙反倒是更常在這裡的超商買宵夜,難得今天早早沒有行程,就還是依照自己平時的習慣來到超商繳費順道買晚餐。

沒想到意外的碰上了和晚上那個凶巴巴的大嬸不一樣的可愛孩子。

正當站在微波食物前思考要買什麼的容仙還不時的用眼神偷看反射在塑膠架上的星伊身影,背後突然伸出了一隻手點向了容仙一直都很煩惱的兩項產品中的其中一種,比起平時工作時會聽見的清亮明快的女聲,更偏向了沉穩的重音,「這個是新商品,我也吃過挺好吃的,要不要試試看?」

容仙發出了驚訝的短促聲,像是嚇了一大跳的向後跳去,然後看清楚了眼前這個人的全貌,圓鼓鼓的頰有著細細瘦瘦的下顎線,而且明明就是女孩子卻讓人看出裡頭的中性帥氣、就連服裝穿著也是中性的襯衫與貼身的黑色長褲,更把她身形的挺直給貼合出來。

不是那種可愛的小女孩、而是那種帶著瀟灑帥氣的男孩子氣,容仙因為對方的表情出現了些許的彆扭,這才發現自己早就盯著人一直看,轉而把別人推薦的食物拿在手上,結結巴巴的說著,「那就這個吧,不好意思、麻煩幫我結賬」

「好的,那就幫妳拿到櫃檯結帳」星伊拿過了那個女孩手中的東西,纖細的高挑身形往結帳櫃台走後,又看見了容仙在懷裡抱了一堆東西往櫃檯走來,星伊忍不住鼓起臉頰、用力的通了通不順的鼻子。

沉默之中,刷過條碼的聲音在兩人之間響起,星伊半垂著眼簾,鎮定自若的神色、看在容仙的眼中有著某種難言的吸引力,雖然和自己肉肉的臉頰肉不同,對方臉上有些鼓鼓的頰肉以及尖瘦的下巴,剛剛在走過來的時候,她看見那鼓起的臉頰讓她看起來像隻可愛的小倉鼠。

不只是容仙在盯著星伊看,星伊的餘光也在打量著容仙、幾乎被口罩掩去大半張臉的容仙有著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和自己嚴厲的眼神不同,是一種很漂亮卻又有著堅毅意志的眼睛。

口罩下頭的五官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星伊報了數字,抬眼望她,「要買袋子嗎?食物有需要微波嗎?」

「啊好,幫我微波這個就好了,用這張卡付賬」容仙笑起來會彎起的眼睛,讓星伊升起了這個人真的很可愛的想法,低頭刷了卡後,撕下需要簽名的單子,抽出別在手肘上頭口袋的原子筆,噠噠彈了兩下連同白色的單子放在了容仙的面前,修長指尖點在簽名欄上頭,「麻煩妳在這裡簽名」

「啊、好的」容仙接下了星伊遞來的原子筆,刷刷的簽下名字,傾向前時還可以嗅到對方身上的香氣,並不是那種剛硬的男孩氣味,而是女孩子的甜甜柔軟氣息,容仙在口罩下頭笑了笑、自己怎麼能把這個人認成男孩子,是一個長相清秀、有著整潔乾淨的指緣、還有連名字都很特別的女孩子。

容仙把自己購買的商品中挑了一樣自己真的很喜歡的東西給了星伊,還拉下了口罩朝著星伊露出燦爛的、傻氣十足的大大笑容,「這個請妳吃,文店員」

說完就匆匆抱著東西走了,只剩下星伊看著容仙留下來的食物,盯了半晌,露出了一抹笑、望著沒什麼人的超商,舒舒服服的公然在上班時候吃著來自容仙贈送的食物,在把簽上名字的帳單收進收銀機時,星伊對著上頭的名字勾起了舒服的笑,「果真是神仙的面容,真漂亮」

直到某日的半夜三點,結束往常的打工工作的星伊蹙著眉頭、睜著眼,又聽見了外頭的叩叩高跟鞋聲音,平時睡眠就已經很敏感了、總是能因為一些聲音而從好不容易進入的睡眠醒來,然後、還很難睡回去。

為了方便好睡覺還把睡眠時間拖到了兩點,等到外頭都安靜了不少,才爬上床,這還沒睡一個小時就被腳步聲吵醒。

彎著腰從床上起來的星伊揉著有些睏的眼睛,戴上了眼鏡,正打算從冰箱翻翻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當作宵夜吃的食物時,她站在從隔音很好的房中依稀聽見了屬於女人的細微尖叫聲,帶著恐懼、以及害怕。

星伊立即的甩上冰箱門,直接打開了大門,衝出去時,看見了包裹在黑衣裡頭的人拼命的想要把自己的東西往女生的懷裏頭推去,還在星伊準備要拉開人時,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原本星伊還想去抓人,那個女生卻是用著有些害怕的聲音喊了星伊的名字,「謝謝妳,但是不要去追了,那個人只是、只是想把禮物送給我而已」

「現在是妳的休息時間!」星伊不敢置信的看著容仙還殘存著害怕、卻能勉強自己笑出來的臉龐,隨之忍不住湧起的生氣情緒、朝著容仙發火,「即便是正常的上班,現在也是休息時間了!」

「抱歉,但是我沒事,謝謝妳」容仙為此皺起了眉頭,對於星伊此時的不禮貌,不過星伊剛剛也是出手幫助了自己,所以容仙也只是按住了煩躁情緒,有些硬梆梆的回應,「請趕快回去休息吧,已經很晚了」

星伊面對這樣硬梆梆的聲音,也是氣憤於自己過於衝動的出門,但是在看見了容仙發抖的手時,星伊只是罵了罵自己的觀察細微,搶先伸手拉著她往自己房門大敞的房子走去。

「剛剛發生了那種事,妳現在我家待一晚,明天我會去和管理室說明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星伊纖細的背影有著讓人感到信任的堅強,容仙被星伊壓在沙發上頭時,對方很體貼的泡了杯可可給她,望著她的眼神有著淡淡地、滿滿溫柔的神色,「妳不需要害怕」

容仙捧著熱飲,難得的在陌生人的面前展露出脆弱的一面,在螢幕面前都是大肆的展露笑容的、被人稱為溫暖小太陽的頌樂的金容仙終於在今天首次遇見的事情中、露出了金容仙的樣子。

結果後續的事情在管理室保證會加強對於進出管制後,容仙就也當作這件事已經過去,不過經過這件事最大的收穫,大概就是遇見文星伊吧?

像是得到一個愛鬧彆扭、覺得撒嬌很彆扭,但是真正無意識的撒嬌卻是可愛到不行。

以氣勢來說,星伊看上去的第一眼比較像是姐姐,但是實際上是容仙比星伊還要大一歲,而且容仙已經是社會人士了,但是星伊卻還在就讀大學,說到底、就是有著互相矛盾身份的兩人。

「歐尼,妳真的是歌手嗎?」經過粉絲事件的星伊也和容仙開始要好了起來,手中拎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接到容仙的訊息強制買來的辣炒年糕,滿臉無奈的踩進了容仙的房子。

雖然不是說是什麼多乾淨的像是樣品屋的房子,但是至少也是整潔的樣子,星伊舉目就可以看到,這裡並沒有任何一張是容仙所演唱的專輯。

「一般友人來到自己家,總會把自己的專輯當作伴手禮送人還順便送上親簽的,怎麼輪到我都沒有?」星伊抽出筷子,幫忙把塑膠袋撕開並把筷子遞到了容仙的手中,容仙先對著星伊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才伸手接下星伊遞來的筷子,「因為我很窮,新人歌手沒有什麼抽成可以拿,所以我連一張專輯都沒買,不過自拍照可以給妳,但是星妳又不要」

「等到歐尼出名了,拍了才有價值阿!」星伊沒好氣的張嘴咬住容仙遞來的年糕,怕燙的嚼著,「等到歐尼的歌聲傳到全國去再說吧!Yeba!」

「那要到什麼時候啊!?不會要等到星妳從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後很多年後才會出現吧?」容仙有些氣餒的咬著筷子,星伊只是笑著勾了勾容仙的下巴,「距離我畢業還有一年多,不過我已經有被新聞社預定名額了,歐尼如果不努力一點就要被我拋在後頭了喔!」

「啊~討厭、這種被追趕的感覺真不好受,早知道就更早下定決心了」容仙氣鼓鼓的頰惹得星伊勾起笑,伸手戳了戳她的臉頰,很認真的許下了承諾,「如果歐尼成功的話,我就親自給歐尼做採訪吧!未來的文大記者親自做的採訪」

「啊真的?那我們約定好了」看著容仙開心的表情,星伊並沒有告訴她所學的系所組是以探討社會情況為主的社論記者,那對星伊來說,她喜歡看見容仙的微笑。

隨著兩人的關係加深、星伊也來到了準備畢業的時候了,由於之前在大三實習時,在所待的新聞社裡頭給主管留下了好印象,所以早早就預定了星伊的未來工作權。

星伊比起同年紀的同學,終於在四年級這年過上了舒服的日子,在友人羨慕的眼神中,星伊拎起背包就準備翹課去參加金容仙今天下午的新專輯簽售會。

天曉得這次她可是搬了五十五張專輯才搶到這次的簽售會入場的名額。

「我也好想去啊!頌樂歐尼的簽售會!我都買了三十五張還是沒能抽到!妳到底哪來的錢啊!」友人的唉唉慘叫讓星伊勾起了嘴角,沒好氣的把掛在自己身上的黏皮糖給扯下來,「這種事妳是羨慕不來,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錢,而且是五十五張」

「可惡、有工作了不起啊!」

友人的怒吼聲在一臉淡定的星伊背後傳來,只是得來了一個聳肩後,留下一個帥氣背影就離開了。

她記得容仙歐尼最近嗓子的狀態有點不太好,就連精神狀況也不好。

更加壓低了帽沿的星伊、她隨著和容仙的關係密切,並不是沒有被拍攝到自己的身影,所幸是報社還有些許對非明星的平凡人有著保護隱私的想法,星伊的身份從沒有被曝光過。

「容仙,今天的簽售會,妳的小年下會來嗎?」一旁的經紀人歐尼笑瞇瞇的把飲料遞給了容仙,體貼替她套上了外套,容仙則是淺咳了幾聲,在時間的歷練當中,被磨礪的更加明亮的明星氣質在她的身上一覽無遺。

「不知道,她最近似乎在忙著什麼」容仙淺壓著眉頭,她已經近一周沒有見到那個老是喜歡賴在自己家裡頭吵著說肚子餓要來這裡吃飯的星伊,她們互相依賴著、她依賴著星伊在自己脆弱時給予的安慰,自己則是全數傾聽星伊在課業上頭的煩惱。

星伊的存在、她的接近、說不定緩解了她對於沒有親近妹妹的寂寞感。

坐在車上的容仙望著車外明亮的街景,逐漸接近的簽售會現場,外頭大排長龍的人群、那是身為頌樂這個明星的人氣,有幾個人是為了金容仙而來、在真正成名後,容仙才感覺到那種精神上的疲憊比身體的疲倦更讓人難以適應。

只是容仙在看見了某個戴著帽子遮住了大半張臉根本看不清容貌、低著頭滑著手機的人,在抬起頭時,正巧與坐在車裡頭的容仙對上了眼。

瞇起眼睛看見星伊嘴型的容仙倏然紅起雙頰,趕緊撇開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未來職業是與文字打交道、星伊那個傢伙講話真的是越來越油膩了,容仙有些難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但是,只要想起那個傢伙也曾對其他人說過、心情就不怎麼美好啊。

車子駛入了預定場地,在容仙下來時,一點都不意外的迎接了還在入場粉絲們的熱烈歡迎,露出笑容的容仙開心的和粉絲們揮手,就被經紀人趕進裡頭。

逐一握手的容仙簽上特意設計簽名、和因為在這一年人氣暴增而認不出新粉絲的握手後,容仙其實覺得很疲倦,也有想要好好休息一頓的打算,但是她是偶像歌手、一旦無法在螢幕面前有足夠的曝光量,偶像的淘換速度很快的、快得連自己都難以招架。

「妳好,容仙歐尼,這個是給妳的炸醬年糕,因為還在打歌期,就沒有幫妳買辣炒年糕了」瘦高的身影往台上一站就散發著像是文星伊這三個字中隱藏的、像是夜空中閃耀的星星的光芒。

「……謝謝妳」容仙圓亮的大眼在看見藏在帽子底下的年輕臉龐時,明亮燦爛、像是從這個人的身上得到了支撐的力量,星伊溫柔的牽開笑容,把自己背著的包包、本來就是為了翹課而把裡頭塞滿了要給容仙的東西,星伊在經紀人阻止前快速的伸手拍了拍容仙今日梳理的蓬鬆頭髮,充滿感情的嗓音有著一種宛如情人低語般的柔和,「不要生病、要笑,只要容仙歐尼會笑,我就滿足了」

「吶、我知道了」容仙忍住了眼底的淚光、快速的低頭在專輯上頭簽上名字,還很可愛的多加上很多很像小學生的可愛塗鴉。

由於演藝圈的人氣輪轉的很快,她難以向同職業、甚至是旁人說出的高傲語句,和自己身處不同職業的星伊都能瞭解,然後那種認同的溫暖、熨燙了容仙本來因為打歌而數週未好好見到星伊稍微感覺到有些寂寞的心。

或許是因為星伊是她少數的圈外朋友、雖然是外表也是相當搶眼的朋友,容仙有時候也會升起有些嫉妒於她身旁可以輕鬆的和她打鬧的朋友。

——她並不是那種能讓星伊掛在嘴邊炫耀的那種朋友。

趕了兩場簽名會的容仙坐在車子上,望著外頭還在為了頌樂而來的粉絲,她突然想起了為了慶祝星伊生日,自己特地帶著她去樂天樂園玩的時候,為了容仙的明星身份,星伊也相當配合的和自己套上相同偽裝的衣服,有著如果容仙被認出來後就準備偽裝成她和她分頭行動的打算。

唇瓣溢出一聲輕歎,先是懂事的謝謝經紀人順路把自己載回家後,容仙背起了星伊今天替自己送來的包包,雖然有些沉甸甸、但是裡頭的東西卻充滿了星伊的心意。

彎著腰按下了電子鎖,容仙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佔據自己沙發的星伊,只是、容仙對著星伊挑眉,只因為她手中的、地板上疊成小山的專輯,甩上門盯著這個已經把容仙家當作自己家的星伊,啞口無言的吐槽,「……妳到底是買了幾張我的專輯?」

「原本是只買了二十五張啦……」星伊在容仙的桌上攤開蒐集成功的十張各色小卡,朝著容仙露出開心的孩子氣笑容,那滿足的神色頓時讓容仙啞口無言,「但是有兩張拿杯子的歐尼和戴眼鏡的歐尼小卡太難抽了,只好又加買到五十五張,這才終於集滿了容仙歐尼的小卡,嘻嘻、達成成就」

「……我直接從公司拿給妳就好了,幹嘛還去買專輯」

「專輯銷量不是歐尼最直接的收入來源嗎?歐尼老喊窮,連我的生日禮物還打算說要跟我借錢買給我不是?」星伊笑嘻嘻的拿來簽字筆,隨著容仙被星伊扯到桌子前面,她手中的筆也轉到了容仙的手中,「那幫我簽名吧,我去幫歐尼用吃的」

早早就被星伊的舉動惹得心燙的容仙手不停的簽著名,垂首簽名時隨口問道,「這些簽完名要做什麼、妳家放得下嗎?」

星伊在廚房裡頭探出頭,朝著容仙勾起笑,那股充滿真摯的認真模樣、撞擊著容仙的內心。

「要寄回富川去啊、送給喜歡歐尼聲音的朋友,讓她們知道我身邊有一個這麼厲害的歐尼啊!」

容仙怔愣的望著說完話就又回去廚房裡頭的星伊,原先的那股疲憊心緒、總能因為星伊一句話就消融的心情,似乎又有了那股繼續下去的衝勁。

緩緩放下筆的容仙踩著棉拖鞋,望著星伊的纖細背影,忍不住哽咽的抱住了星伊的細腰,肆意的朝著星伊宣洩著那股空洞的無力感。

星伊不能理解自己工作上頭的難受也沒有關係,因為同樣的她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星伊必須那麼努力的朝著下一步走去。

「偶像也是普通人呢……」星伊咕噥的發出輕歎聲,轉身溫柔的把容仙用力的攬在懷裏頭,「在外頭辛苦後,就和我說吧」

「星、妳不和我說嗎?」

「會啊、不過那件事就等歐尼心情平復後再告訴歐尼吧?」星伊輕靠著容仙的額頭,朝著她笑著。

——還有很多時間的,她們兩個。

應該是可以看成獨立短篇。
設定:文記者x金歌手,這設定也太讚了XDDD

 

 

 

 

 

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