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陽光會放進來只是我真的很喜歡輝人唱抒情曲,雖然只是feat,但是歌詞真的很讚XDDD。

刺眼的陽光可能會是2YG長篇的BGM(沒錯,我已經要寫了,手太癢了....)

 

 

 

我結—31。

 


我結的拍攝順利,為了鋪陳回歸期,兩人都已經各自開始忙碌了起來,有可能連彼此都沒有辦法在宿舍裏頭見上一面。

來自容仙推薦、說好要一起看的電視劇說不定也有可能沒辦法一起看,但是唯有一件是雙方都做的、彼此之間的通訊、聊天,或許回訊息的時間已經是過了好幾個小時,但是就連只是回訊息都讓星伊感覺到心暖,來自星伊的訊息同樣的也帶給了容仙同樣感觸。

星伊打著哈欠、已經可以說得上快睡著的瞇著眼睛盯著手機裏頭的電視劇,一旁因為連續趕拍三天MV而快昏厥的慧真湊到了星伊的身旁,看見她正在追著電視劇,再看了看劇名,「這個不是容仙歐尼說要看的電視劇嗎?」

「嗯,沒錯」星伊的肯定點頭,倒是讓很酷的慧真很受不了的抖了抖,瞄了眼坐在前面正在開車的經紀人,小聲的靠在星伊的耳畔抱怨,「戀愛中的人、討厭」

用著獨特鼻肌無聲微笑的星伊用額頭去蹭了蹭慧真的肩頸,悄聲的與她交流了起來,「妳也可以啊?明明都在身邊了」

「別以為成功了就可以在我面前展現前輩的得意,當初還是我出手幫忙的」慧真冷睨了愛情、事業都得意的星伊,沒好氣的把她的頭從自己的肩膀上頭推開,「她只當我是朋友,妳別亂想」

「……她多久沒回去了?」星伊察覺到了慧真話語裏頭的煩躁,有些錯愕的開口問。

「大概一個禮拜吧,我想」

星伊望著冷淡、卻能在她眼底看見某種讓人感覺悲傷的情緒,星伊抬起手臂把人摟進懷裏頭,柔和的安慰著她,臉頰貼在了慧真的頭頂,很明顯的感覺到了慧真散發出來的那種悲傷,「嗯,沒關係,慧真,沒關係」

或許、與容仙歐尼談戀愛的過程中,還是忽略了看似成熟、但是事實上還是妹妹的慧真的心情。

星伊垂著眼眸,摟抱住慧真的臂彎也箍緊了不少、望見慧真那種帶著濃濃倔強的撒嬌,星伊的心中浮現了極度的心疼。

容仙蹙著眉頭,很明顯的感覺到輝人悶悶不樂的心情,不只動作提不起勁,連歌詞都忘了許多,雖然生氣於輝人的疏忽,但是容仙也不是那種遲鈍到不行的人,這很明顯就是輝人碰上什麼事情了才對,想了想,和已經有著浮現淡淡不悅的導演申請了休息時間的容仙還是拉著人坐到了一旁,還不等容仙開口,輝人就已經抿起唇瓣、差點就要哭出來的悲傷神色都讓容仙措手不及。

把人都請出去,容仙只是坐在輝人的面前、伸手握住了輝人的手,柔聲的詢問,「妳怎麼了?之前和慧真去錄製百人百曲的時候還不是好好的嗎?」

為此輝人的臉色更加的難掩苦澀,「歐尼,我會不會太過傷人、我喜歡慧真,但是我不知道她對我抱持著那種情感,那種我不知道能不能回應的心情」

……等等、容仙瞪大了雙眼,驚愕的、近乎瞪視著說出驚人話語的輝人,本以為和星伊在一起的自己只要消息曝光就足夠在演藝圈裏頭投下一顆震撼彈,自己身旁的輝人也不遑多讓的跟著自己的腳步,「是妳先開始還是慧真?」

「本來只以為是夢話、結果卻是真的」

輝人想起了自己那時無聊的詢問,有時候慧真會說著夢話、可以對答的那種夢話,她開口問了慧真有沒有喜歡的人、喜歡的人是誰,然後本來就沒想過會回答的輝人準備睡下時,睏意的回答卻是讓輝人瞪大了雙眼。

因為她口中清晰可聞的名字是自己的名字,那個以自己獨特名字為傲而選擇作為出道名的丁輝人。

失眠了一整晚的輝人盯著慧真藏在寬大睡衣底下的纖細背脊,最後總是早起負責早餐的慧真在起床去準備早餐時,輝人從床上跳了起來,顧不得套上拖鞋就跑到了廚房,緊緊盯著慧真的背影,顫抖著雙唇詢問了。

背對著陽光的慧真的眼眸讓輝人記得很清楚,悲傷欲絕的、卻纏繞著絲絲濃烈情意的冷淡眼眸,充滿著她獨有的高傲,但是藏在底下的受傷,與慧真這種個性的人相處許久的輝人就連閉上眼都清晰可見。

「不對、這樣是不對的」

輝人衝上前,一把抱住了慧真的肩膀,苦惱著、煩惱著、那種湧上的心情中,複雜難言,彷彿只要輝人說出了接受、朋友的關係,就會像是玻璃般破碎,皺緊眉頭的輝人即使看見了慧真倔強地藏在眼底的淚水,伸手抹去的瞬間,輝人在她總如初雪般乾淨的眼底中,看見了自己的臉。

「輝人,妳拋下了慧真離開嗎?留她一個人處在那種尷尬的場面、一個人」

容仙嚴肅的皺起眉頭,輝人搖頭、卻難以開口說話。

面對輝人難得的模樣,容仙只是再一次的在輝人的跟前坐下,握住輝人指尖的手,帶著支持肯定的力道,「輝人,當初我和星在一起的時候,慧真沒有做出什麼、但是她卻給了我一句話,叫我隨著心走」

輝人想起了慧真平時展現的自我姿態,不由得輕笑出聲,說出的稱讚、柔和卻帶著難以言喻的苦澀難受,「啊、很像慧真會說的話」

高傲的自信姿態的慧真深深的印在了輝人的腦海裏頭,輝人卻想起了慧真那時候的表情,因為自己露出的那種帶著不自信姿態的她,讓自己心疼、又難受。

「我當時不接受星伊的原因,就是不想破壞關係、不避開,也是同樣的原因」容仙垂下眼睫,想起了那時從她身上得到的溫暖、堅持追過來的傻氣、強硬地站在自己背後的溫柔,以及關係戳破時的時舌尖上頭纏繞自己多天的苦澀,卻在她選擇了星伊時、自然的消退了,「這種關係在韓國演藝圈並非主流、甚至在社會上甚至難以得到認同,但是當星追過來的時候,我卻忘不了,要選擇離去,我卻更喜歡了」

「輝人,不要讓自己後悔」

容仙說完話,伸手拍了拍輝人的腦袋,想留下空間給了輝人好好想想,只是輝人卻是叫住了容仙,抬起頭時、帶著靦腆、可愛的笑容,「容仙歐尼,你知道我和惠真第一次相遇的場景嗎?」

「她就是那種自信心很過度的那種類型,下課時,走到了我的面前,突然的唱起歌,靠在我的書桌旁就直接開口問了句,要不要做我的朋友」輝人抬起頭時,看見了滿臉驚訝的容仙表情,微微地露出了開朗的笑,「我當時就堂皇了一下,回了句嗯?她就自顧自地說出了、用著很高傲的那種感覺,說了因為我迷上妳了」

容仙不由得搖頭笑了出來,但也對輝人的狀況稍微安下了心。

之後的過程,輝人雖然還有些難受,但是還是完成了拍攝,容仙沒有去追問輝人結果,在完全不讓人插手的慧真要求下,星伊也只是按捺下情緒,一同和容仙等待著這兩個難得讓人擔心的兩位妹妹的最終結果。

在回歸曲正式發布之前,公司替輝人接了一首Feat歌曲的工作,那是幫忙SM經紀娛樂公司的金希澈的歌曲Feat。

 

 

 

初次聽見Demo帶的時候、看見歌詞的時候,婉轉的詞句,以及那種帶著失敗戀情的情緒、全數都在歌曲裏頭。

錄製完歌曲的輝人皺著眉頭,在錄完歌曲就準備要離開的輝人死死盯著上頭的歌詞,雖然只是Feat,她還是從歌詞裏頭聽見了那種後悔、寂寞、以及難以說出口的難言之隱。

「……請問這個是希澈前輩的親身經歷嗎?」

個性怕生的輝人鼓起了勇氣,拿著寫著歌詞的紙張站在了正在和朋友打鬧的希澈面前,有些怯生生的問著。

希澈看著輝人的眼神,很肯定的點頭了,「沒錯,是曾經讓我後悔分手的戀情,妳也有嗎?不想分開的感情」

「……或許有吧」輝人皺著可愛的眉頭,就連模稜兩可的回答都帶了欲蓋彌彰的答案,希澈舒緩了他秀氣的眉,宛如女孩子的臉龐、終於在這幾年磨出了,或許應該說藏在裏頭屬於男人的樣貌終於被人注視到了,淺抿唇的希澈露出了柔和的笑,「我的心情都寫在歌詞裏頭了,別讓自己後悔」

看見融合了感傷的寂寞表情,輝人最終下了決定。

輝人坐在車上、回想著自己記憶裏頭的慧真,總是充滿過度自信感的安慧真,在分隔兩地的經紀公司、為了出道而互相努力的她們兩個事實上積累了比星伊歐尼還有容仙歐尼還要更多的情感。

已經先撥宿舍裡頭的電話確定宿舍裡沒人的輝人,這才回到了與慧真共同居住的宿舍,當輝人彎著腰收拾著東西時,慧真也無預警的回到了家裡頭。

比起輝人的緊張神色,慧真似乎是更加的淡漠,只是忽略了輝人想要開口說話的表情,逕自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間,拿了衣服就走進浴室的時候,慧真轉過身盯著輝人,語氣似乎有些難過,「原來要這樣,我才能和妳見上一面嗎?丁輝人」

輝人卻是看著慧真笑了出來,向前走,握住了慧真的指尖。

「呀、要做我的女朋友嗎?」

在慧真睜大的眼眸中,輝人看見的不是自己分明看見了卻裝作沒有看見的自私面容,而是自己在這幾天極少露出的燦爛笑容。

「嗯?」

輝人注視著慧真難得帶了點呆愣的可愛表情,把當初兩人初見面時,她對自己說出的話,親自奉還給她。

「因為我迷上妳了」

 

 

 

 

 

話說今天新的VLIVE 輝人真的有點厲害啊,記了那麼多沒有關聯的單字.....

我好期待50個。

難怪輝人可以把慧真的事情記得那麼清楚XDDDD

 

好多寫手在LOFTER結文啊,我好難過......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