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也有電台演唱版本,是真的現場LIVE唱的。

 

生日時星星送的歌曲,不是應該是給壽星禮物,我們家的星星身為壽星還給人家禮物XDDD

 

 

 

我結—30。


很快的就來到了最後幾集的電台主持,比起先行曲的穩重般的秋季形象,星伊私底下的風格是像是爽朗少年般的柔軟風格,和容仙習慣性會搭配的毛衣、長褲有些相似。

穿著黑白千鳥格毛衣的星伊牽著容仙出現在了電台樓下,和今天的電台作家點頭應對時,星伊笑瞇瞇的拉著她坐在主持位時,兩人被作家交代了一些事情。

由於今天的行程是事外參訪,全程是預錄的電台,同時也會進行可視錄影,些許的片段也會被剪輯進節目裏頭,但是正式播出時,會和電台在同一天播出,其中的環節只有大綱,但是細節的部分就交由兩人自行做取捨。

「開始開拍了喔!」作家拿著紙張走進放送室裏頭,分配著紙張,對著星伊說著。

「是,我知道了」點了點頭的星伊從作家的手中接下腳本,分配了一份給容仙,在容仙隨性的戴上耳機就急忙的要去看今天的流程台本時,星伊讓她低下頭方便看腳本的時候,自己動手幫忙把她的耳機整理好。

明明只是一個默默的幫助,卻讓在場的其他人像是被氣氛感染到的那股體貼熱度,星伊在貼心的整理好容仙被耳機壓住的頭髮後,隨手的把她唇角上頭的中午吃海苔飯捲而沾上的紫菜抹去。

投向星伊的目光有著疑惑,星伊則是笑著搖頭,隨手把她手指上頭的紫菜用衛生紙抹去,用指尖點了點紙面,「要準備開始了喔!」

「嗯」容仙望著星伊戴上耳機的爽利身影,朝著星伊勾起了甜笑,在作家彎下倒數的手指時,同時的進入了狀況。

「吶,大家好,我是Angel line的Do Re Mi Fa So La Solar」

「大家好,我是Rap line的玟星」隨著容仙的做介紹詞中,容仙朝著星伊皺了皺眉頭,得來星伊不解的目光時,容仙這才開口,「星啊,妳的搬家搬家呢?」

「歐尼,我都出道了那麼久,還說搬家搬家、有點那個……」星伊害羞的皺起鼻子笑,可是容仙卻是不依不撓的扯著星伊的手臂,「妳做一次嘛」

拗不過容仙的星伊無奈的又再自我介紹了一次,看樣子是很滿意的容仙愉快的把主持棒接了過去,「今天的Solar、還有玟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今天的Moonsun夫婦是代班DJ,將在這個電台中陪同聽眾們度過一個小時的時間」星伊在說話時有著獨特的腔調、和容仙冷靜說話時有著相似的聲線,沉穩又內斂、宛如歌唱時的低沉柔和。

「沒錯!」容仙手握著鉛筆,劃掉了一開始的僵硬開場白,與星伊在今日的配合,自然是能輕易的理解彼此之間的默契,容仙偷覷了星伊的好看側臉,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星伊側過頭來承接的目光,互相追逐,帶著總能配合著接上的反應。

充滿溫和的柔和目光,隨著在桌面下緊握的指尖,初次主持電台的容仙也不害怕的朝著星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今天第一位聽眾的留言是……啊、讓我們做在我結裏頭容蜜星蜜的開場白」容仙唸出上頭的留言,歪著頭看著星伊,似乎是很疑惑,「我們沒有做過嗎?」

「應該是沒有在大家面前做過、嗯,要做嗎?歐尼」星伊歪了歪頭,想起了她們只在我結裏頭確定了小隊名,似乎沒有確定開場白,「歐尼先吧?」

「Youngkong」
「Byulkong」
「Moon and……等等星啊,再說之前妳在重複一次妳的,我再說一次,感覺會比較順口」

星伊看了容仙一眼,遲疑地揚起眉頭,比起說話的語調、多了更多的rap的急促聲調,「是youngkong byulkong byulkong youngkong moon and sunrise這樣嗎?」

容仙的眼睛亮了起來,趕忙點頭同意,星伊爽快的點了下頭,「那開、開、開始!」

很爽快的用了一次開場白的容仙和星伊互相發出了尷尬的笑聲,「呀、星啊,無隊呢無隊」

「啊,無趣小隊,沒錯」星伊也被兩人剛才的尷尬弄得跟著笑了出來,不免點頭同意,「那我們開始看下一則留言吧?」

「星伊歐尼,什麼時候這麼漂亮呢?」容仙盯著上頭的留言,讀完後,便轉頭問著星伊,「什麼時候這麼漂亮?」

「等一下,這難道不是再問容仙歐尼嗎?」星伊撥了一下瀏海,指著上頭的留言,笑嘻嘻的問著容仙時,被間接稱讚漂亮的容仙發出有些不耐煩的害羞聲音,還不忘去追打星伊的肩膀,「才不是!是妳啊!啊、真的」

「那容仙歐尼為什麼這麼漂亮?」比起回答聽眾的問題,笑著逗弄著容仙的星伊反倒是更加得心應手的接過了主持棒,容仙瞪著星伊想了許久,星伊只是笑嘻嘻的點了點她的鼻頭,「叮!時間到了,我們看下一題吧」

有些彆扭的發出了可愛的撒嬌音,容仙的可愛樣子綿軟傻氣,隨後,容仙不甘示弱的又挑了一個問題去問星伊,「那星伊什麼時候覺得容仙最漂亮?」

本來以為會直接說出一長串稱讚的油膩傢伙竟然在那邊沈默了起來,那種沉思的樣子不免讓容仙擔心起自己或許在星伊的心中並不是那麼的獨特,不免有些不悅的開口抱怨,「為什麼要想那麼久?」

還在思索的星伊,面對容仙有些鼓起的臉頰,還有略帶埋怨的抱怨,堂皇的笑了出來,「……啊這個啊,我曾經在申英歐尼的電台說過」

「漂亮的時候不是有很多嘛」星伊抿了下嘴角,指尖撫上了容仙擱在桌面上頭的手掌,望著容仙的眼眸,充滿了誠懇、肯定以及濃得化不開的深情,「那種美貌透過影片來確認的時候」

那種油膩話語比起在節目中只有聲音出演的廣播中、正面直擊的強度更是比那個還要更加的強大,幾乎燙紅臉的容仙害羞的抽回手,用著哈哈傻笑聲掩蓋話語裏頭的羞澀,「呀!這個真的很伊桑嘿、真的伊桑嘿」

「哪、我們來看下一則留言,容仙歐尼對星伊歐尼的初印象」星伊笑著轉移話題,還在上一個話題的她很快的就被轉移了焦點,容仙發出了可愛的沉吟聲,「曾經覺得很奇怪、因為明明就小我一歲,卻對我說平語不是嗎?也不是說討厭、但是就是覺得很奇怪」

「那現在呢?」星伊撐著下巴,歪著頭問著,臉上露出了很感興趣的表情,容仙對著星伊緩緩的露出了、不是那種掩飾用的微笑,也不是那種過度燦爛的笑,只是包容的、溫柔的露出了笑,「已經是星伊的飯了,星飯容兒」

「那麼過程是怎麼變成星飯容兒的?」

「才不要告訴妳!」對著星伊吐舌頭的容仙俏皮可愛,順手把耳機拆下來準備要去唱歌的容仙對著學者星伊皺了皺鼻頭,星伊倒是笑著點頭,「好的,那我們的容仙歐尼要為大家帶來Live歌唱曲,Love is you」

在鋼琴前坐下的容仙動了動身體,在與星伊的眼神對上後,從她的眼神中得到了許多的鼓勵,容仙深吸一口氣、點下琴鍵的那一剎那,看著星伊鼓勵微笑的臉龐、容仙呼出一口氣,學著星伊平時的模樣對著她單眨眼,「送給我喜歡、我愛的人」

結束歌曲後,星伊和容仙又回答了不少關於聽眾的問題,其中最後一個問題讓容仙皺了皺眉頭,但是容仙還是開口問了出來。

「星,聽眾問說在峇里島有見到Krystal前輩嗎?還有照片」容仙的指尖在鍵盤上點擊了幾下,調出的螢幕上頭,很清晰的就看見了站在兩人後頭等著登機的Krystal。

見到容仙扁起的嘴,星伊很明白容仙那有些彆扭的心思,只是笑著解釋了幾句含糊帶過去,手指卻是按住了容仙的指尖,臉色稍霽的容仙最後的補充讓原先本就本來就有些曖昧的氣氛更加的黏熱。

帶著點嫉妒的自我存在提醒更是讓星伊笑得更加燦爛。

「好的,最後一個問題解答結束」容仙彈了一個響指,滿心期待的看著星伊摘下耳機,站到了音響前面、戴上耳機,準備要唱歌的帥氣又俐落的身影,「接下來是要送給大家,來自玟星準備的歌曲,想著你」

「這是我最近一直聽的歌曲,很輕快的歌曲,希望大家會喜歡」星伊淺咳了一聲,開頭的淺淺低語有著星伊獨有的低沉聲線。

最後的結束是兩人準備的合唱曲,Like yesterday。

 


結束電台錄影的兩人手牽著手往宿舍大門走去時,容仙望著星伊的爽朗側臉,「星,之後就是要進行回歸了吧?」

「歐尼不是也是嗎?」在走進了電梯按下樓層時,星伊微笑的看她,隨著眼睫的眨動,那雙清澈的眼眸始終沒有改變,「我很期待喔,Angel line的歌曲」

「如果我們的回歸期撞在一起的話……」容仙無法不擔憂,畢竟雙方的組合都是在爭奪一位時,能All kill榜單的實力派。

「那就公平競爭吧」星伊朝著容仙笑著,狡黠又壞心的笑著,「來比一位數吧、輸了的人要做甚麼懲罰呢?」

「我才不會輸!」容仙瞪著星伊,試圖要讓她把那種輕佻似的笑容收回去,星伊翻身把容仙壓在了電梯的牆上,把容仙的雙腕壓在頭頂上,星伊的眼神充滿挑逗似的慾求、在準備低頭的親吻前,看見了容仙緊緊閉上眼的可愛模樣,只輕巧地落在肉感十足的柔軟臉頰肉上的親吻帶著淡淡的寵溺,星伊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歐尼是在等著我親妳嗎?」

「呀!」發覺被捉弄的容仙氣憤的要開口罵人前,她的腰在被星伊摟緊時、同時她的唇也被星伊堵住,柔軟的唇瓣有著幾乎要燃盡容仙理智的火燙溫度,被壓制的手腕不知何時被鬆開了。

為了配合容仙身高的星伊微微的彎腰、雙臂搭在星伊脖頸上頭的容仙不由得更加摟緊了星伊的細瘦肩背,放任星伊更加過分的侵入。

雙唇分離時、曾交疊的舌尖帶著淡淡的發麻甜意,洶湧的快窒息般的情緒幾乎讓容仙的雙眼浮上淚滴、在星伊準備離開前,容仙用力地扯住星伊的衣領,把她拉下來前,第一次主動的踮起腳尖親吻星伊、那雙對著自己充滿吸引力的唇瓣。

那一吻,幾乎燃盡了雙方的理智。

隨著滾燙唇吻落下的是容仙與星伊在這場慾望裏頭逐步沉淪的雙方情感,與情慾交織的是,彼此都已經放不開手的戀心。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