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29。

 

在Angel line搬好宿舍後,對於星伊到宿舍天天報到、像是打卡上班的準時後,輝人終於受不了的皺起眉頭,把自己自搬來以後就還未開封的行李搬一搬直接挪到了Rap line的宿舍裏頭。

「星伊歐尼,妳的鑰匙給我,我要去和慧真住」

容仙還有些錯愕於輝人的伸手,星伊則是露出愉快的笑,很順手的把自己的鑰匙放在了輝人的手中,對著聰慧靈巧的輝人眨眼,「OK,我房間的東西隨便妳用,過幾天我會把我需要的東西拿過來」

「好」輝人拎著鑰匙就走人的帥氣,映在兩人在幾句交談間就莫名的決定了自己和星伊同居的事實,對著星伊的幾次眨眼、都帶著淡淡傻氣的她,星伊只是笑著展臂把她摟進懷裏頭,埋在她的脖頸間發笑。

容仙沒好氣的把埋在自己肩膀那邊偷笑的傢伙推開,雖然很高興自己能和星伊住在一起、但是還是有著某些擔憂,微蹙的眉尖有著傻氣的可愛,「呀、我們兩個這樣一起住好嗎?我們可是還在進行我結節目呢!」

「放送再過兩個月就差不多結束了,時間過很快,歐尼,可能再拍個幾次我們就要去渡遲到很久的蜜月了」星伊親了親她的眉頭,柔和的微笑著,「現在我們因為節目而親近,隨著節目的結束,怎麼樣讓我們的關係繼續維持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星妳應該不會因為下車太尷尬而在音樂放送的時候不對我打招呼吧?」

面對這樣的傻氣問題,星伊苦笑著捏了捏容仙的臉頰,「我才不會,我還要怕容仙歐尼看到我會太熱情」

容仙的反駁話語還沒說完,門鈴的叮咚就響起,星伊看了容仙一眼,容仙歪了歪頭,像是想起什麼,這才敲了下拳頭,「可能是我訂的網購包裹來了」

星伊點了點頭,坐在比較靠外面的她站起身,把桌上自己特地買來的飲料塞在容仙的手中,「那我去看看吧」

拉開門就得到了一個包裹的星伊在簽收欄上頭簽上名字,然後低著頭看著大小四方形並不是什麼很重的東西,同時上頭還有著硬實的像是紙盒的東西包裹住,讓星伊難以察覺著裏頭的東西。

星伊踩著步伐回去,坐在容仙的身旁時,把她的包裹遞給她,歪著頭問她,「這個是什麼嗎?」

「妳不打開來看看嗎?」

「那不是歐尼的東西嗎?」星伊歪著頭的樣子很可愛、容仙笑著把東西放在了星伊的手中,「這個是買給妳的,拆開來看看吧?」

星伊蹙起眉頭,望著藏在盒子裏頭的、純白色的襯衫,「今天不是什麼特殊的節日啊、為什麼要送我禮物?」

「在網路上感覺和妳的氣質很符合所以買的」容仙學著星伊的剛剛歪著頭的動作看她,還學了星伊皺眉的樣子,朝著她柔軟的笑著,「我們是情侶,但是卻不能在外頭擁有什麼情侶的東西,但是幫妳買一些東西還是可以的,而且我覺得妳穿襯衫很好看」

噙著淡淡微笑的容仙看著開心的把自己送她的襯衫抱在懷裏頭的星伊,容仙唇角的笑很柔和,伸手梳理好星伊有些凌亂的瀏海,能讓她這麼高興真好,溫柔的注視著星伊洋溢著喜愛的眼眸。

過了幾周,結果製作組敲定的蜜月地點是峇里島。

 

 


當兩人出現在機場待機時,由於我結的放送,兩人的人氣以及國民度升高了不少,在鏡頭底下是夫妻,在鏡頭外也被人認為是好朋友的她們並不避諱在他人面前有著親密互動,畢竟互相是女朋友的身份。

今天穿著寬大的Tshirt,以及穿著極短短褲背著雙肩背包的容仙看起來有著十足的學生氣息,跟在容仙背後的星伊單手提著大包包在墨鏡後頭皺著眉頭,盯住勉強的遮住白皙大腿的衣服,在撥著瀏海時,側首看見的是跟拍的粉絲們與攝影師們,輕巧又微不可察的用身體遮住了因為我結要在機場拍攝而出現的不少大砲攝影機。

星伊先前已經和容仙拍攝完了與機場碰面的畫面,所以現在正在等著登機,因為是海外拍攝,我結的製作組並不會派那麼多人跟著星伊和容仙一起去峇里島,還發放了個人的Cam給她們自行拍攝,這倒是讓還在回歸準備期,總抽不出時間約會的兩人這才終於能喘口氣休息,連帶著連情緒都高昂了起來。

「星,妳戴墨鏡的話,妳是不是沒化妝?」容仙湊在星伊的面前,直瞅著星伊戴著墨鏡、就充滿了冷淡氣息的五官,星伊輕低頭,就能將自己女朋友的可愛模樣收入眼底,她的唇角露出了抹寵溺微笑,輕應了一聲,「嗯」

只見她圓圓的大眼滴溜溜的轉動著某種情緒,已經和容仙住在一起的星伊很明白容仙這個很能自己找樂子的活潑性格,就也只是抬手推了推墨鏡等待著容仙的出手,果然沉不住氣的容仙就想直接伸手去搶星伊的墨鏡。

很是淡定的星伊直接握住了容仙的細瘦手腕,容仙還要再伸手抓住的動作更是讓星伊輕揚了眉頭,讓她轉了個圈後,再讓她轉了個圈,笑著與她打鬧著。

笑鬧的過程很自然、星伊笑著抬手再推了推眼鏡,用著指尖點在容仙的面前,在她面前彈了一個響指,藏在微笑裏頭的警告更是讓容仙扁了扁嘴。

還不等容仙更多的鬧脾氣,星伊便直接拉下了容仙的手,牽著她往前走,被牽著走的容仙還能對著前來送機的粉絲們露出了超級開朗的笑,還附帶了愉快的揮手。

 

 


在飯店裏頭架設的隱藏攝影機中,比起鏡頭上頭的拉開了點距離的親密,星伊與容仙私底下是有更加黏膩的相處著。

「歐尼換妳去洗了」星伊擦著頭髮,望著坐在床上滑手機的容仙,淺笑說著,容仙只是對著星伊招手,「星,妳過來一下」

坐在外頭幫手機充電的容仙把手機交給了星伊,「這個幫我拿好,等等我出來要看」

星伊看了下裏頭的畫面,那個似乎是蠻久之前的恐怖電影,她記得結局在電視上頭還引發了熱烈的討論、星伊看著容仙抱住衣服走進去的背影,隨手把手機放在了床頭櫃上,自己則是撈過自己的手機,在網路裏頭搜尋著劇情簡介。

映在眼底的恐怖劇照沒有讓星伊的臉色改變,只是在瀏覽的過程中,星伊不禁想到了容仙的膽小個性,在各種飯拍裏頭她總能看見會被特效、或是蟲子嚇到的影片,星伊輕歎口氣,還是隱隱的皺起了眉頭。

平時就急性子的容仙也很快的就洗完澡就出來了,在容仙要撲上床的時候,星伊只是轉手把容仙壓坐在床邊,用著吹風機幫她吹著頭髮,溫柔細膩的觸碰讓容仙很舒服的瞇起了眼睛,「星,謝謝妳」

正在梳理她柔軟因為熱氣而微膨的頭髮時,星伊也是很柔和的笑了出來,「歐尼,永遠不用對我說謝謝」

不過星伊則是把話題轉到了她手機裏頭的影片,「歐尼妳不是會怕鬼嗎?還看鬼片嗎?」

「啊呀、我就是那種害怕也想要看的那種人嘛!」容仙朝著星伊抿起嘴唇笑的樣子,像個小孩子,那種單純的傻氣更讓星伊的眼眸更加的溫柔,「那上床看吧?比較舒服歐尼也不會害怕」

星伊的提議雖然是無條件通過了,但是、在星伊舉著手機後三十分鐘後,就已經第五次在那邊安撫拼命撞進自己懷裏頭的容仙時,星伊有些皺眉的感受著胸口上頭傳來的悶痛,「歐尼,稍微休息一下再看怎麼樣?」

「……恐怖的東西就是要一次看完才不可怕」

抱持著這種觀點的容仙強硬的要求著星伊跟著自己,為了自己的耳朵、也為了自己已經夠扁的胸口,星伊直接把人往自己的懷裏頭摟過來,「好了,我陪在歐尼的身邊」

被突然的動作惹得臉紅的容仙只是忍不住緊張的揪緊了星伊的衣角,雖然看見容仙這樣可愛的模樣,星伊還是顧慮到攝影機的存在而將唇輕印在容仙的額上。

結果看完電影的容仙滾到了另一旁去讓星伊去整理東西、抱著棉被躺在床上雙目有神的瞅著星伊彎身的纖細背影,無聊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嘴巴上還不斷喊著星伊的名字。

「歐尼,妳安靜一點!」星伊帶著笑意嗓音有著濃濃的寵溺,容仙也不由得笑了出來,「星,今天能和妳來旅行真好」

「我也是」走回來的星伊伸手撥好容仙的瀏海,微笑著伸指點了點容仙的鼻尖,「已經兩點半,歐尼還不睡嗎?」

「剛剛看了鬼片還很熱呢!」拉了領口散熱的容仙、在拉開的領口下被陰影遮住的肌膚若隱若現的出現在星伊的眼底,背對攝影機的星伊表情並沒有被拍攝進去、但是全都被容仙收在眼底。

那種充滿侵略性的眼神、帶著淡淡慾望的直視,幾乎讓容仙原先發燙的身體更加火熱,趕忙害羞的避開來,看見容仙避開的眼神,星伊唇角勾起的笑固然是有些失落,但是還是十分柔和,容仙不是沒有發現星伊的表情、卻總是因為害羞而難以啟齒。

「歐尼快睡吧」比起時常牽著自己的舉動,在床上的星伊顯得紳士,這是早早就和星伊在Angel line的宿舍分享同一張床的容仙很輕易發現到的事情。

比起淺眠更接近敏感的睡眠習慣總能讓星伊分明是休息日卻總是因為自己清晨還有行程要下床時,讓她也跟著自己起床,叫她回去睡、就只是用著唇吻呼攏過去的星伊也幫忙提著自己的東西下樓甚至是送自己出門看著自己上保母車。

更別提、現在一閉上眼就能想起先前的劇情畫面,容仙在聽見星伊均勻的呼吸聲時,有些不安的動了動、在數度翻身還沒辦法入睡的容仙在嘗試著叫了星伊幾聲後,發現對方都沒有回應的容仙不免有些氣餒於先前自己的舉動,讓星伊和自己鬧彆扭、到最後低頭求和的還不是自己。

扁著嘴的容仙不開心的直接拉開了星伊的規矩貼放在床面上的手臂、帶著某種自暴自棄的脾氣把星伊整個人捲在自己的背上,自動的強迫星伊抱著自己。

正當容仙還在得意於自己的想法時,腰部倏然一緊,完全貼在星伊單薄、卻硬實的懷裏頭,透過睡衣的單薄布料傳來的屬於星伊身上的火熱溫度,幾乎席捲了容仙的臉部溫度,或許其中還有來自附在容仙耳畔的霸道低語。

「下次想和妳度過只有兩個人的兩點半,容仙歐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