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27。

 

或許是輝人時常朝外跑、容仙則是偏好待在家裡頭,在食性上頭也不盡相同,實際上她們兩個幾乎沒有一同出門的經驗,但是她們卻在Rap line的宿舍裏頭,得到了很特別的經驗。

慧真雖然年紀小,但是卻有很多特別到讓人瞠目結舌的驚人回憶,吃驚連連的容仙看著一臉淡定的星伊爆出了不少關於慧真的笑料,一旁和慧真有著多年友情的輝人像是笑到快斷氣的樣子,完全是專業看友人出糗的絕佳代表。

身處主中心的慧真滿臉無奈的任由星伊的爆料足見兩人的關係究竟是多麼的親密。

容仙靠在沙發上,她被禁止喝酒,所以她只是咬著炸雞配著可樂,望著隨著氣氛就能一杯一杯把燒啤吞下肚子的輝人和星伊,這兩個傢伙完全就是隨著氣氛高昂、如果人家勸酒就會豪爽的灌下肚子,那種危險型酗酒大叔。

一旁的慧真則是笑著對著容仙搖頭,「沒關係,讓她們喝吧、在家裡頭呢,把這裡也當作妳的家吧?」

「妳不是知道我和星的關係,很尷尬嗎?」容仙咬著炸雞,有些含糊不清的問著一旁笑嘻嘻的端著啤酒的慧真,星伊或許以為她說了什麼暴露心情的話,事實上慧真在被容仙約出來後,只是很淡定的說了一句,「跟著心走就好了」

是一句非常有自我風格的話語,十分帥氣之餘、卻又讓容仙啞口無言,因為像是被看穿般、她不能輕易的跟著慧真的話走。

在那之後就被慧真抓去吃泡披糖,泡菜、披薩、糖醋肉了。

「我說的那句話,還是給歐尼帶來困擾了?」慧真勾住了容仙的肩膀,輕抿了一口酒,略帶酒氣的吐息在慧真的身上有著濃醇的香氣,但是即便是這樣,容仙還是能維持著淡定的心跳,但是當星伊勾著笑接近時,不自覺蹦蹦的心跳聲、只讓容仙害怕被星伊聽見,被她發現真實的心情。

「歐尼,總是太過壓抑了,像是那種乖巧的乖孩子、歐尼是不是連舞蹈都不會偷懶?」慧真放下了啤酒罐,故意似的賴在容仙的懷裏頭撒嬌,平時總像隻張揚的獅子、現在在信賴的姐姐面前就能像隻溫馴的小貓收起了銳利的爪子。

被慧真整個體重壓在身上的容仙動了動身子,讓慧真抱的更舒服,容仙輕哼的回應了慧真一句,慧真只是輕輕地笑了起來,輕蹭著容仙的脖子,因為有酒意而混沌不清的腦袋只有一件直白的事情要說,「我現在還是覺得,如果歐尼喜歡就對星伊歐尼說喜歡、討厭就說討厭,比起隱藏情緒讓星伊歐尼去猜去觀察,還不如坦率一點,別讓輝人也跟著擔心了」

「歐尼笑起來的樣子比較好看」說完話就自顧自躺在容仙腿上呼呼大睡的自我派慧真、那種過份的像孩子般的坦率只是讓容仙笑了出來,不似平常在台上唱歌的清亮、舒緩的淺啞笑聲惹來了保持一絲理智沒有和輝人一樣喝掛在桌上的星伊的目光,茫然失焦的眼睛、閃著光、像隻張著圓滾滾大眼的小狗,稚氣可愛。

然後她臉上、本來平直的唇線在看見容仙的時候,超級燦爛的拉開了笑容,搖搖晃晃著身體湊到了容仙的身邊,孩子氣的推開了睡在容仙腿上的慧真,在慧真含糊的抱怨中,慧真滾到了一旁抱住了昏睡中的輝人、然後兩個人則是互相伸手抱住,疊在一起睡覺。

容仙含笑的看著星伊鼓著雙頰把自己腦袋湊到自己面前的樣子,沒好氣的抬手揉了揉星伊的腦袋,「哎一古,真乖呢,我們星伊」

星伊眨了眨眼睛,又對著容仙傻傻地笑了出來,坐在容仙的身旁、彎著腰去抱容仙的腰,那種撒嬌亂蹭的樣子,可愛的讓容仙只覺得滿心柔軟。

「歐尼……我喜歡妳、喜歡妳……」

容仙聽著星伊的告白,看著她睡去的睡顏,容仙再也忍不住洶湧的情感,低著頭、輕印上遮住星伊總是閃爍著乾淨情感眼眸的眼皮。

掏出了手機,容仙只是撥了通電話給了經紀人,告訴她這棟大樓還有出租的空房,但是經紀人的回應卻是讓容仙決絕的點頭。

到了隔天、臉色陰沉的星伊、並不是心情不好,只是因為宿醉而頭疼,臉色差到極點的輝人也同樣怔愣的坐在餐桌前發呆,唯有避免頭疼的慧真和沒有喝酒的容仙則是在廚房裏頭替外頭那兩個貪杯傢伙煮解酒用的海帶湯。

「慧真,妳的頭不疼嗎?雖然妳喝得不多,但是妳喝的也不少」

「沒關係,我常喝酒」慧真聳肩,愉快的在拉麵上頭加入乳酪,還有海苔,然後關掉了煮滾的海帶湯,盛了兩碗,「先把這些端去給外頭那兩個宿醉的酒鬼吧」

慧真的話還沒說完,外頭的輝人早就忍不住肚子餓,就蹭進了廚房要來找吃的,輝人則是劫走了自己的海帶湯,朝著容仙比了外頭、正捂著發疼腦袋發出悶哼的星伊,勉強的露出了可愛笑容,「快去吧,歐尼」

「……嗯」容仙有些羞澀地抿了抿唇,端著湯朝外頭走去,面對輝人露出討要獎勵的樣子,慧真心情很好的撫摸輝人的腦袋,當作獎勵。

「星,妳快喝解酒湯吧」容仙把碗朝著星伊的方向推去,正被頭疼碾壓腦袋的星伊勉強的笑了笑,「嗯,先放著吧,我等等會喝的」

容仙更是堅持的把碗朝星伊的方向推去,「快點,涼了會不好喝的」

沒辦法,只得低抿幾口湯的星伊,在容仙堅持的眼神下,緩緩的喝光了湯,見星伊很是乖巧的樣子,容仙露出了溫暖的笑,伸手摸摸星伊的頭,「等等就可以吃早餐了,妳要多吃點才行,知道嗎?」

應了一句的星伊在容仙逐漸加深的目光下,困惑的昂起腦袋,然後她的下巴就被容仙輕佻的似小貓抓撓般搔著下巴。

——等等,我這是被調戲了?!

睜大眼的星伊怔愣的看著得逞的容仙唇角勾起的得意的笑,登愣的站起身,衝向容仙先行一步彎進廚房的身子,忍著輝人和慧真的理解目光中升起的尷尬,把放下湯碗的容仙抓緊了房間裡頭。

在容仙忍笑的目光中,星伊有些不敢置信的緊盯著 容仙淺褐色的瞳孔,雙臂壓在容仙的腰側旁的木桌上,「歐尼、妳答應我了嗎?」

容仙的眼眸掃了掃撐在自己身側的星伊手臂、確認她不會因為害羞逃跑時,容仙的雙臂便直接的勾上了星伊的後頸,指尖還很過分的轉著星伊的頭髮,不時掃過後頸肌膚的溫熱肌膚更是讓星伊的皮膚泛起了雞皮疙瘩,用著充滿誘惑的氣音詢問著,「什麼、答應妳什麼?」

「容仙歐尼!」緊擰眉頭的星伊、盤旋在眉間的那股焦躁更是讓容仙笑了出來,主動的貼吻上星伊的唇角,停頓了一下才退開,「是啊、我答應妳了」

「歐尼、真的、答應我了?」星伊頓了頓語氣,有些硬梆梆的回問、又混合了遲疑的語氣又再問了一句,「歐尼,喜歡我?」

「是因為喜歡妳,才答應的」容仙雙臂出力的把星伊更往自己這邊拉下,笑答著,「如果不要也可以回到朋友的身份上……」

「我不會讓妳有機會的」星伊霸道的圈緊了容仙的腰身、屬於她身上緊密甜香的氣息盈滿容仙鼻尖的同時,容仙感覺到她似乎有些醉暈在星伊此時展現出來的氣氛裏頭,容仙的指尖觸上了星伊的手臂、撐抱住自己的手臂上頭輕微鼓起的肌肉有著細密緊實的線條。

結實的身材、以及,在看過各式個人飯拍後,容仙可沒有忽略在文保守的名稱底下,不得不穿著布料較少的打歌服底下究竟有著多麼纖細緊實的結實腹肌。

當星伊的唇落在了自己的唇上時、容仙的心又因為星伊而感覺加速,和慧真那個時候的不一樣在這個時候、獲得了驗證。

那就是、她其實早就喜歡上文星伊這件事。

 

 

過了幾天,Angel line的經紀人便親自打了電話過來說要替輝人和容仙搬宿舍,說要進行退租手續,讓輝人和容仙過來處理一趟。

在送她和輝人一同去Angel line宿舍的星伊和慧真自告奮勇的說要留下來幫忙搬去新宿舍,再被告知目的地的時候,星伊和慧真都在對方的眼中發現的驚喜。

因為有專業的搬家公司會幫忙搬運行李家具,為了避免讓新宿舍地點又再度曝光,經紀人只要兩人收拾一下幾套衣服,在Rap line家裡頭再住幾天,就可以讓住進新宿舍。

「因為上次在妳們Rap line的宿舍中,發現管理安全的評價挺不錯,所以我們公司就決定要讓她們住在那裡了」經紀人笑瞇瞇的替Angel line和Rap line說明,對著星伊和慧真眨眼,「既然這樣,我們公司的Angel line就要請妳們多照顧了」

禮貌性的答應後,慧真跟著輝人走進了房間、星伊則是和容仙走進去,滿臉不解,「歐尼、要搬到我們那邊嗎?」

「怎麼、不開心嗎?」容仙拉出了大行李箱,把衣櫃裏頭的衣服拆下一件一件的側著頭問著在前幾天早上正式升級成她的女朋友、似乎比妹妹的身份還有些適應不良的侷促無措在容仙的眼中有著很可愛的模樣,倒是比初次見面的時候的油膩好上不少。

「不、只是……」星伊抿了抿唇,望著容仙漂亮的側臉,索性也不想管的蹲下身幫忙收拾容仙要帶去的行李,「算了,沒有甚麼、搬過來也好,這樣我也可以照顧妳」

容仙沒好氣的用指尖指著星伊的鼻尖,「妳確定不是我照顧妳?不知道是誰喝醉就在那裏路亂撒嬌」

星伊看著容仙比著自己的指尖,危險的眯起眼睛,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張口咬住容仙的手指,惹來容仙的驚叫聲、和因為驚嚇而露出很醜的表情後、星伊便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男孩得逞的笑了出來。

「妳真的很幼稚」容仙很是無奈的看著星伊笑嘻嘻的表情,星伊只是笑瞇瞇的湊在容仙的面前,故意做出來的偏扁的小男孩聲線有著淘氣、與可愛,「歐尼不喜歡嗎?」

容仙嘆了口氣,拍了拍湊在自己面前的腦袋,莫可奈何的說出了心聲,「可愛呢、可愛」

雖然彼此之間還有些生澀、但是容仙與星伊的心確實在互相接近著,互相試探著、互相磨合著,更加深入的接觸還需要時間,那麼一點點的時間。

 

 

 

 

 

突然覺得痞克邦手機版有廣告真的很煩。

 

我好想寫2YG長篇啊啊啊啊啊!(摀臉)

我還是真心的覺得還是寫短篇比較適合我.....

長篇會拖太多稿(跪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