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總出訪日本帶著輝人妹妹出門玩XDDD

 

BO7Row4FEYI.jpg

表現出一副,我很帥吧?真是不好意思。

妳好帥、妳最帥了啦!

 

 

有時有著空洞美但是殺起來的時候還是有隊長架勢的女神(傻隊)大人。

BO7X8oaFiYM.jpg

最喜歡完成木木的願望,這麼可愛體貼的偶像隊長哪裡找?!

 

而且不只是隊長、全部的團員都喜歡完成木木的願望。

 

我結—25。

 


今天有電台的個人通告,同行有慧真和Angel line,雖然怕生,但是裏頭的成員中有熟悉的對象,所以星伊並不感覺到怕生。

雖然想要拉開距離,但是因為前陣子要準備正規專輯發售的Angel line的先行曲已經公布在網路上,而且Rap line也同時間進行了先行曲的發布,兩個團體都是份量無法足夠撐起一個電台的嘉賓份量,由於雙方隊長都因為我結的關係而互相認識,電台的作家為了節省經費便直接邀請了兩組團體同時上了同一個電台時段。

即便兩人的關係這樣尷尬著,星伊和容仙都十分清楚的明白著在兩人感情的前面,還有著身為隊長必須帶領團隊前進的責任感。

星伊輕抿著唇,有些壓不住喉嚨裏頭的淺咳音時不時得轉頭離開放送收音用的麥克風,避免將聲音錄進,因為被同宿舍的慧真傳染的感冒而有些昏昏沉沉、卻還是很努力的打起精神來錄電台。

低頭看著台本的、同時坐在星伊對面的容仙用著眼尾瞄著星伊時,因為次數太過頻繁了而被坐在身旁的輝人按住了大腿,眼中雖然能理解容仙的擔心,但是還是被迫的對著她搖搖頭,叫她好好的專注在電台上頭。

忍不住擔憂的容仙還是默默的把自己前面的水瓶換走了星伊為了讓說話順暢一點,而拼命補水導致水都沒了的瓶子,但是星伊卻是將目光落在了容仙的臉上後,便直勾勾的盯著,會偏轉開眼神也是因為主持人叫了星伊。

「我們有一位聽眾呢,因為他前幾天和喜歡的女孩子告白然後被拒絕了,希望讓以前以Vocal的身份進去的Rapper玟星唱一首抒情的安慰歌曲給他聽,那我們的Moonbyul xi願意完成這位失戀的男孩的願望嗎?」主持人有些帶動氣氛的笑著,也有著讓這次在電台中相對安靜的星伊唱一首的鼓勵意味,「如果連Moonbyul xi都拒絕了他,可就變成了雙重打擊了呢!」

「雖然今天喉嚨狀況不太好,但我就唱一小段吧,可不能讓那位聽眾在我這裏又被拒絕」

星伊準備伸手去拿了慧真的水,慧真卻是裝作什麼都沒發現的率先截斷了星伊想伸手過來拿水瓶的意圖,還對著星伊挑了挑眉頭,不得不轉手去拿了容仙放在自己手邊的水瓶,故意不去在意對方臉上僵住的神色。

低低唱著San E的我朋友的故事,裏頭的歌詞很有趣甚至是給人一種他似乎比剛剛告白後被拒絕的那個男生還要慘,詼諧又幽默的比喻手法,最後還加上了慧真與輝人的即興配聲,更讓這首歌曲有著活潑俏皮的活力。

容仙想起了那種微微苦澀的、瀰漫在舌尖久久未退的鹹苦味。

喚回容仙精神的是主持人發出來的一聲驚嘆聲,「啊有一位聽眾說,他和朋友曾經挑了一間燒肉店看見了兩個女孩子,他的朋友打開門時問說這家店的肉好不好吃,用很大的笑容回應說好吃、完全好吃!我的朋友說謝謝後關上門,當我想起來的時候,那兩個女孩子似乎就是玟星還有頌樂」

容仙發出驚訝的笑聲,星伊率先發出了輕唔聲,便把話題從主持人那邊接了過來,「是沒錯,他們說的是這間店的餐點好不好吃,我們則是回答真的很棒,應該是那個時候認出我們的吧?」

「因為我們那個時候剛結束錄影,就跑去吃了宵夜」星伊的話才剛說完,主持人的問題又來到了,星伊有些侷促的回應完,腦中想起的還是當初依然氣氛良好的兩人關係,微不可察的在心中歎了一口氣。

還真的是、回不去了,那個時候。

只是將星伊的表情盡收在眼底的容仙、心也跟著發沉了起來。

 

 

由於電台是預錄的,而且是在深夜錄製,很容易就肚子餓的輝人和慧真吵著說要吃宵夜,一貫溺寵妹妹的容仙和星伊也答應了她們兩個的要求。

比起全州忙內組偏辣的食物口味,基本上很少和那兩人搭上邊的首爾•富川組只是點了飲料慢慢喝著,望著前頭被分來的炸雞,星伊只是有一口沒一口的嚐著,炸得香酥誘人的金黃炸雞卻惹不來兩人的食慾。

容仙望著被分開成兩桌,一桌拼命啃啃啃炸雞的全州竹馬組,和相對無言的她們兩個,容仙的指尖輕搭在星伊的手背上,有些安撫性的開口,「如果不想吃就不要勉強吞下了」

「……嗯,知道了」星伊即使這麼說著,但是手中的動作卻是沒有停下,用著那種勉強自己的難受表情卻讓容仙來了氣,伸手壓住星伊的指尖微微施力,「不是跟妳說了,吃不下就別吃了嗎?」

但是容仙卻忘記了、一向在以脾氣極好享譽飯圈的她向星伊發了脾氣,就連一同出道的輝人也只見過自己因為剛出道的茫然而哭泣,連脾氣都不曾發過的她卻為了星伊這副樣子而生氣,像是因為、星伊還沒主動做出什麼,就判處自己死刑的襲捲自己內心的怒氣。

「嗯……」放下炸雞的星伊望著容仙的表情,有著極度的迷惘、茫然,然後隱藏在底下的深深受挫幾乎讓容仙的心被那種情緒撞擊。

——是她讓星伊露出那種表情的嗎?

是她讓性格倔強的星伊露出了那種想哭卻沒能哭出來的表情嗎?

容仙以為不去回應就會讓星伊忘記這份情感,但是這樣究竟是在折磨自己還是星伊,就連自己的心也不自覺地向著星伊,本來以為可以更冷酷的拒絕、但是心卻難以控制的朝著她走去,不是沒有遇過優秀的男人,但是容仙卻忘不了星伊比男人還要更加貼心的溫柔。

在攝影機拍得到的地方柔和對待自己、但是她在攝影機拍不到的地方卻比被拍攝時還要更加的溫柔體貼。

會幫忙自己拎著我結粉絲贈送的禮物、會在開車到錄影地點前,率先下車,發現自己還沒下車時會在一旁等待著自己,往高處走時,會貼心的替自己按住裙子,也會替自己只說過一次的過敏而多次注意入口的食物,會寵溺著、配合著作反應甚至是相當入迷自己提的小遊戲,即使是自己搶了她為數不多的Rap part也能笑著看著自己唱。

容仙望著星伊,開口問著,同時心臟也跟著蹦蹦跳起來,「星,我問妳一個問題、妳能非常認真的回答我,而且保證不會騙我嗎?」

星伊用鼻子發出輕哼聲,然後點頭答應。

「……星、妳對我的感覺會不會像是妹妹對姐姐那樣,而不是像是愛情、妳不是沒有姊姊嗎?說不定是把我……當成姐姐了?」

「容仙xi」星伊交疊指尖,看著容仙有些惶恐不安的表情、星伊這才想了起來,在飯圈裏頭被稱呼為傻白甜、傻隊、還有了一個來自自己命名的Yeba,她到底是怎麼樣期待著這個傻瓜會自動開竅、就連初戀都在高中的時候,滿臉嚴肅的盯著她圓亮大眼,「我的初戀是在小學二年級」

「……騙人!」容仙怔愣的眨眼、完全傻氣十足的樣子更讓星伊最近陰沉的心情放晴,半撐著下巴,朝著她眨眼,「不信妳可以問慧真,她可是小學一年級就初戀了」

「妳們Rap line,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容仙發出了錯愕的短促聲,更加惹來了星伊的笑容,「是妳們Angel line太遲鈍了」

「我們輝人xi可是到現在都沒有過初戀,妳們Rap line的慧真竟然在小學就初戀?!」

「妳不知道嗎?我們慧真xi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心情很好的星伊用手撕下了雞胸肉,咬了一口後,便直接塞進了容仙的嘴裡頭,堵住了那張嘴。

星伊望著很乖巧的張嘴嚼著自己送來的雞肉,容仙這才發覺那是星伊咬過的肉,不免撒嬌似的抱怨,「為什麼要給我妳吃過的東西啦!」

「……歐尼、等等妳都吃下去了?」

「因為好吃啊……」鼓著頰,和著星伊搶起食物吃,與星伊打鬧著的容仙露出了得知星伊喜歡自己的消息後,第一次露出的開朗笑容,似乎連心中的那股沉鬱也隨之放晴,「文星伊妳這個幼稚鬼!」

「明明就是歐尼太遲鈍了!這樣下去歐尼的追求者都會跑光的」

「……不是還有妳嗎?看起來很瘦、身體卻十分結實的追求者一號,文星伊,看樣子妳應該能撐很久吧?」容仙笑嘻嘻的瞅著星伊,打趣著她,似乎就連那距離也隨之消散,星伊瞅著這樣笑著的容仙,對於這個遲鈍的傢伙,用一般的方法似乎沒有甚麼用、晚點回去問問慧真的意見吧。

 

 

 

 

 

 

 

先恭喜mamamoo在日本出道,染新髮色的隊長、連那種顏色都駕馭的很好欸,先點個讚。

她真的很喜歡完成MooMoo的願望欸,之前有木木幫忙p了張她染髮的圖片,今天就完成了木木的願望XDDDD

我喜歡給驚喜的媽媽木,很寵飯呢!!!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