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22。

 

星伊坐在錄音室裏頭的沙發上,正在用筆把自己腦袋裏頭浮現的歌詞抄寫在紙張上時,抬手看見腕錶的時間,對著正站在錄音室裏頭的慧真比了一個OK的手勢,將伴唱帶緩慢而流暢的播放,隨之收錄在裏頭的聲音逐漸的被收入的音軌當中。

一首歌曲完畢後,走出錄音室的慧真摘下了耳機,氣勢洶洶的坐在了星伊的身旁,「時間差不多了,雖然說是輝人的自作曲,不過裏頭的背景配唱也需要妳幫忙和聲,可以嗎?」

「當然,我不是常常在裡頭幫忙配唱嗎?這個我可以的」慧真肯定樣子或許可以騙過人,卻騙不了和慧真有著多年經驗的星伊沒有戳穿她,就是柔和的笑了笑,「是嗎?可不要因為看見輝人的自作曲太興奮了」

慧真輕哼了鼻子,發出了悅耳高傲的淺音。

「話說,歐尼妳們還沒有在螢幕上頭BOBO吧?」

「……即使有也不會播出吧?」星伊沒好氣的敲了敲慧真突如其來的怪異問題,慧真則是一手拍開了星伊的手,「歐尼的家太遠了,勢必不能帶容仙歐尼回去,所以見家人的部分就由我們公司的工作人員代勞了」

「……等等,慧真啊,我平時待妳挺好的吧?」

面對一向在公司用油膩語氣橫行無阻的星伊露出難得的驚慌表情,慧真哼哼的盤起雙臂,朝著星伊挑眉,「是不差」

「所以啦……」星伊稍稍鬆下心時,又被慧真的一句話給炸開了,嘴角勾起的壞笑更是讓星伊的背脊發涼,「歐尼幼稚起來的時候,真的很讓人困擾,關於這部分,我們公司的同事會好好的向容仙歐尼說明的吧?」

星伊冷汗直流,只得趕緊在Angel line還沒正式拜訪前一個個在同事們毫不留情的要求下,難得乖巧的點頭同意。

只是她千防萬防絕對沒有想到距離她們相當遠的代表大人會願意親自出現在節目裏頭大力吐槽可以說是全公司裏頭最不讓公司擔心的藝人之一的星伊。

「公司規模不一樣,資源就是不一樣對吧?輝人」站在樓下的容仙穿著硬版牛仔褲、簡單的素色毛衣,下擺像是學著星伊平時的穿著習慣紮進褲頭更讓人覺得她的比例修長,套著灰色的大衣,很是成熟的搭配,手裏頭牽著剪了平瀏海後,更像小孩子的輝人,笑著望著她,皺了鼻頭的輝人孩子氣的搖頭,「明明我們公司也不小啊!」

容仙想了想也跟著笑了出來,「說得也是,我們快點去吧,星她們應該等很久了」

輝人乖巧的點頭,順著容仙的力道往前走。

手裡提著要帶給星伊她們的甜點,容仙順著親切的工作人員的指示來到了特意劃給Rap line的獨立練習室、舞蹈室、還有雖然說輪用但是大半都被她們包去做成作曲室的錄音室。

當容仙推開門的時候,星伊還在對著裏頭的慧真指示著等等要準備混音的提示,正緩緩的將音樂播放進音軌準備與慧真的獨特沙聲結合在一起。

容仙還沒有喊聲,星伊很快的就轉身對著容仙豎起手指,對著兩人招手,招呼她們兩人到身旁坐,輕輕敲了敲玻璃窗口,提醒裏頭的慧真Angel line的來到,「輝人、還有容仙歐尼,歡迎妳們來」

裏頭的慧真也很快的就結束了本來就是為了打發時間而進行的錄音工作,從裏頭走出來的時候,對著容仙和輝人打招呼。

「歐尼,歡迎妳來,等等我和輝人在錄音的時間,讓星伊歐尼帶著妳在公司逛逛?」慧真張口咬住輝人朝自己嘴邊送來的泡芙,抬手優雅的掩住嘴,笑問著,星伊卻是很堅持的開口,「我等妳們錄完音再說」

容仙的眼神也是這樣堅持的情緒,輝人只是對著慧真聳了聳肩膀,又朝著慧真嘴裏塞了個小泡芙,「容仙歐尼的個性很認真,雖然說我的自作曲,歐尼比誰都還要認真,也給了我很多的建議,不讓歐尼看著,鐵定會坐不住」

「我想,星伊歐尼也是這樣的人,妹控呢這個歐尼」慧真嘆了口氣,把手旁的飲料遞到了輝人的手裡,全然沒有兩位當事人在現場的自覺,笑嘻嘻的吐槽著。

輝人看見了星伊吃鱉的樣子,便笑嘻嘻的握拳撞了撞慧真的手,對於妹妹們的寵溺完全在鏡頭上一覽無遺的溫柔,容仙則是微笑的望著星伊此時展露的無奈笑容,當下星伊就感受到容仙眼神裏頭的支持,連目光都沒有偏轉的、伸手便握住了容仙的手指。

看見兩人這種心心相印的溫情模樣,一旁的妹妹雖然對著兩人感覺到開心,但是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的趕緊找事情做,輝人拍了拍褲子,笑著對著慧真伸手,「總之我們先開始錄音吧」

「好,我們先試錄一次」慧真從包包裏頭拿出了幾張紙,那是這次輝人自作曲的歌詞,上頭密密麻麻的紀錄、歌唱技巧的修改、轉音的地方,全部都在上頭,看見這樣的輝人立即就能瞭解慧真究竟是有多麼盡心在自己的自作曲上頭,只是慧真永遠的不會說、和那個時候一樣,永遠都不會讓自己知道,內斂又沉默。

隨著主要分擔大半部分歌唱部分的輝人率先進入了錄音室裏頭,獨屬於她的明媚卻充滿感染力的聲線伴著歌詞出現時,那種慵懶、緩慢的音色慢慢的滑過了在場所有人的耳畔。

「真棒、對吧?容仙歐尼」星伊笑望著容仙專注的眼眸,容仙點了點頭。

隨著錄音的時間推移,容仙和輝人完全想像不到難得與其他組合的合作竟然是可以這麼瘋狂、至少在錄音室裏頭,她們完全的把她們在骨子裏頭的瘋狂全數展現在星伊和慧真的面前,面對這種玩耍似的瘋狂卻能輕易的包容、還能提供更加瘋狂的意見時,容仙就更加期待與星伊正式組成小分隊。

「喔、和其他孩子們玩得很好啊!」一道男聲落下,星伊和慧真立即的站起身,「代表,你回來啊?」

代表打著哈欠,一屁股坐在了錄音室裏頭的沙發笑嘻嘻的拍了拍沙發,讓難掩緊張神色的容仙坐下,「坐下吧,如果是乖孩子的話可是壓不住我們淘氣的星星」

「什麼啊、代表!」星伊立即的跳起來,那副像是被人掀透底度緊張樣子更是讓其他人發笑,代表則是挑了挑自己頭上的棒球帽,削瘦的五官有著裝傻的無辜,但是嘴巴上頭卻是毫不留情的嘲笑,「難道不是嗎?在我們公司要不是妳是藝人,要有那張臉,妳早就被人在路上蓋布袋,下手行兇的犯人絕對是我們公司的工作人員」

「沒錯!每次都在那邊亂鬧別人!」同樣深受其害的慧真也有些受不了這個歐尼的無聊又幼稚的舉動,星伊在兩面夾攻之下,被代表和慧真大爆特爆自己的糗事,一旁的容仙倒是聽得很樂,在她面前的星伊淘氣幼稚卻又有著對著她特有的溫柔,望著星伊被說得耳熱,容仙笑著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耳尖。

最後說得盡興的代表則是拍了拍自己的牛仔褲,便起身準備要走了,走到門口的時候還特地的轉回來,「Solar,星伊那個幼稚的小孩子如果在節目裏頭欺負妳,別覺得我是星伊的娘家人,儘管來找我,我會讓星伊沒有力氣去欺負妳」

「啊……謝謝代表」容仙站在星伊的身旁,看見了對方特意示弱的無辜表情,只得心軟的朝著雙眼中出現瞭然神色的代表露出一抹寵溺著星伊的笑,「我知道了」

「歐尼歐尼,不會真的向代表告狀吧?」可憐兮兮的掛在容仙身上撒嬌的星伊搓著容仙的肚子,問著她的同時,容仙捏了捏星伊的臉頰,「不帶我去逛逛嗎?」

應和著容仙的要求,星伊握住了容仙的手,作為一個專業的陪伴,和後頭的妹妹們說再見。

這集本來就是為了推廣輝人的自作曲而錄製、在匆匆的讓雙方團體裏頭的忙內們出現在節目裏頭,作為家人出現的代表所帶來的節目效果已經是十分充足,而且妹妹組合的歌曲也是優秀的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最後的約會就在路邊的小吃攤進行吃放就結束了。

每週節目的播映、以及每週固定整整一日的見面,星伊對著容仙的認識更加深刻的了解、而且,容仙對著星伊看似理智底下更多看見的是被迫成熟的孩子氣,這一點又和容仙有著相像的一面。

 

 


慧真已經和星伊一起履行了之前吃飯的約定。

和星伊歐尼一起窩在喜歡的內臟湯店、吃著辣炒年糕的記憶,在出道後依舊銘記在心,甚至當時覺得很辛苦、現在想起來卻是像是酸中帶澀的甜蜜記憶。

——正是因為有當時的辛苦回憶,現在才能這樣燦爛的笑著,不只慧真這樣想著,星伊也是、咬著取向狙擊的辣炒年糕,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歐尼,妳不會是想到了出道前的時候吧?」

「是啊」星伊看向慧真總是充滿情感的眼眸,朝著她笑了,「難道妳不是嗎?」

「是啊,不過怎麼了,那個時候那麼嚴肅的說要一起吃飯」

慧真咬著口味偏向甜辣的年糕,望著星伊此時還有些笑嘻嘻的表情,吐出了自己最近觀察到的東西,「星伊歐尼,妳對容仙歐尼太過上心了,妳有發現嗎?」

「……所以?」

「我不知道這樣是對的還是錯的,我也不在乎」慧真充滿擔憂的溫柔神色,在星伊的眼中,並沒有發現到任何厭惡、討厭,一如她還是她最尊敬且喜愛的星伊歐尼,語氣溫柔的對著星伊說著,「如果真的喜歡容仙歐尼,我只希望妳們不要受到傷害,不論是歐尼妳,還是容仙歐尼」

星伊苦笑著,「那輝人的意思呢?妳應該有和輝人討論過吧?」

「輝人的意思也是一樣,容仙歐尼在出道的時候,只憑著一股信念就決定轉換跑道,她只希望她兩個都很喜歡的歐尼不要受傷害」慧真抿了抿唇,對著星伊說著的表情平緩舒適,「如果容仙歐尼拒絕了、或者成功交往卻被公司發現,歐尼妳打算怎麼辦?」

星伊苦笑的看著慧真,深深的、苦惱的笑著,「我也不知道,說不定、在那之前,她就有了喜歡的人」

「歐尼,應該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吧?」

星伊只是淺淺的、露出苦澀微笑。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