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21。

 


「以為妳出了社會不一樣,還是沒有改變」

「本來就是歐尼的錯、我難得回家一趟,為什麼……」容仙的話還沒有說完,星伊卻是直接伸手摀住了容仙的嘴,神色很淡、措辭也很溫和,只是卻有著難以說出的嚴肅,「歐尼,這些話,說出來就會造成傷害喔、說之前要想清楚」

見容仙也有些難以置信自己即將脫口說出的話而感覺到震驚的圓眼,星伊也知道容仙是後悔了她差點說出口的話,只是展臂把人擋在後頭,不願讓容熙更加逼視的目光停駐在容仙的身上。

星伊的眼眸垂下、看見了容仙發抖的肩膀,然後垂下的頭、即便擔心卻還是鎮定的望向容熙的眼,「容熙歐尼,看樣子今天並不是我們該來拜訪的時候,下次我會找一個更正式的場合來的,而且,作為姐姐,那種話說出口前更要再三思考」

星伊這才剛說完話,容熙的下一句話更是讓星伊蹙眉,「要走都快走吧、反正本來就沒有期待妳們留下來」

聽見這一句話的容仙一把壓下星伊的手,向前走去時、星伊才想阻止,就看見了容仙一把抱住了容熙,親暱的朝著容熙喊著歐尼,一副親熱的模樣,倒是讓星伊原先擔心有可能一觸即發的戰爭而提起的心放緩了下來。

「什麼啊、這是什麼啊?!」

星伊在頂撞年紀比自己長的容熙也是擔心過會不會在容熙的心中留下壞印象、更多的擔心也是怕如果自己處理不好,容仙會受到傷害,只是完全沒想到這個竟然是隱藏攝影機。

「啊、我們星星脾氣真的很好呢,接下來就讓歐尼做一頓好吃的給妳們吃吧」容熙笑著點點容仙的臉頰,暗示她把脾氣控制的很好、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要容仙把在鬆懈後浮現淚意的星伊帶到後頭去,自己則是拎起了鑰匙往門口走去,「作為提案人要好好的安慰人家,懂嗎?容仙」

「是」容仙單手環抱住星伊的肩膀、把她的臉攬在肩膀上頭,不讓固定式攝影機拍攝到星伊的臉,同時拉著人走到了一旁,只讓聲音被攝入。

鏡頭外的容仙抽了幾張衛生紙小心翼翼的想抬起星伊的臉幫她擦去淚,卻被對方難得、或許是從未在自己面前展現的那種彆扭的可愛樣子給惹出了輕笑聲,「對不起,我該考慮清楚我們認識的時間,沒辦法接受吧?」

「不是這個原因,我只是擔心妳和容熙歐尼的關係會不會因此搞糟」星伊的聲音很低,同時又充滿了濃濃的、溫柔的擔憂,更是讓容仙的眼神更加溫柔的起來,小心的用指腹沾去眼睫上頭的水跡,容仙輕笑者哄她,「嗯,對不起,我也看見了星的另外一面了,對吧?我也很喜歡這樣的星」

「……會在妳面前鬧脾氣的我也喜歡?」

「星也是女生啊,也會有想要做、或者不想要做的事情,我也不想要讓星妳一直沒邊沒際的寵著我,想要做的我們就一起去做,不想做的事情,我們再看看情況選擇要做還是不要做」容仙想了想,對著星伊說著,握住了星伊的手指,就像一個大姊姊一樣,包容著星伊,「之前的電台我看了,明明星妳是一個不怎麼主動的人,會說話也是因為慧真點了妳才開口的,和我一起卻總是佔據主導的位置,一直以來讓妳很辛苦吧?」

「不是、那個是我願意……」星伊驚慌的開口,容仙只是笑嘻嘻的握緊了星伊的手,一副我老就知道了,「都自己說是容飯星兒了,早就知道妳是歐尼我的狂飯、歐尼的魅力無法擋對吧?」

「那歐尼什麼時候要變成我的飯?」隨著容仙明顯的包容態度,星伊只是軟下了眼神,順著容仙的話反問,比起星伊的反擊,容仙則是好脾氣的揉揉星伊的腦袋,「我現在還不是星妳的飯,這就要看星妳什麼時候可愛的讓我入坑」

隨後,容仙便拍拍了星伊的頭,當作最後的安慰,拉著她走到廚房裏頭洗米煮飯,還順便帶著她逛著自己的房間。

在享受了容熙親手準備的晚餐,星伊在席間很慎重的答應了容熙拜託星伊照顧容仙的長輩要求,認真的模樣也讓容熙點頭,似乎是感覺很滿意的樣子。

似乎在經過了這個隱藏攝影機,星伊也稍稍的對著容仙放開了看似隨和卻緊閉的心房、容仙也看見了星伊堅強的中性作風下,也隱藏著某種寂寞不安的心。

比起平時那種像是為了節目效果而做出來的親暱感,現在是變成了即便是還在乎著彼此卻內斂選擇默默的關注著彼此的消息。

由於兩人都沒有什麼私人的社群帳號,所以都互相在對方的團體官咖上頭都註冊了會員,偶爾在對方Po出的Memo中下頭留言,當然這件事是在彼此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做的。

就連接下來的節目放送,兩人都能很自然的對上眼神、甚至是同步率極高的猜出對方想要做得事情、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能清楚明白。

那種自然的親暱感也比起其他必須依靠劇本的夫婦多了上不少的真實感、現實感,也同樣的保持了固定收視群。

隨著逐步的拍攝進度推移,總共二十集的內容,將在預訂的八個月內拍攝完成,製作組是樂見於這對幾乎是收視保證群的日月夫婦可以在節目中穩定的成長,同時好消息之一就是Angel line的輝人與Rap line的華莎收到了雙方公司共同促成的合作要求。

「這次是歐尼主動促成我和輝人的合作嗎?」

面對慧真怒氣沖沖的問題,正坐在錄音室裏頭的星伊放下了耳機對著慧真溫暖的彎起嘴角,「反正小姨子也該來出演我結了,順便當做推廣妳和輝人的合作曲,在節目裏頭可要手下留情」

「……歐尼!」

「輝人的那首歌本來就是要寫給妳的,那個時候我們出車禍的那次,就是輝人為了寫完整歌曲才順著公司的意思出國,妳不會想要拒絕輝人的心意吧?」相當適合屬於男性西裝Style的星伊朝著慧真挑眉,只見慧真無奈的嘆氣,向上梳理好瀏海,「歐尼妳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

「那很好,我會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容仙歐尼的」星伊很愉悅的晃了晃手機,慧真想了想,對於星伊最近特別的晚歸宿舍,應該是必須要和星伊聊聊她最近似乎太關注在與容仙歐尼進展關係上頭,「歐尼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飯嗎?」

「……啊、我剛剛約好了要和容仙歐尼吃宵夜,明天吧?」

「好、那就明天,歐尼不要忘記了」慧真打了一個哈欠,原本因為經紀人告知這個消息時,慧真是直接從床上跳起來衝來公司,連妝都沒有化,天曉得守在公司外頭其他團體的粉絲們有沒有拍到自己沒化妝的樣子。

「沒睡飽?在這裡睡吧,等等我這邊弄完就一起去吃早餐吧」星伊指了指後頭的大沙發,還把自己的大衣外套丟到了慧真的懷裡,總是很會照顧人的星伊的要求,慧真也不推拒,就直接往沙發上躺下。

星伊望著慧真沒有上妝就像一個孩子的稚氣五官勾起嘴角,體貼的把燈光調暗。

 

 

「結果真的要合作了?」

在之前的私下出來時,容仙和星伊談起兩人都很疼愛的妹妹們,自然也是交流了許多兩個團體之間的事情。

星伊幫容仙拿來餐具,容仙則是幫星伊倒了飲料,彼此默認的分工同樣的也曾在螢幕上頭很自然的呈現。

「嗯,雖然慧真她還是覺得應該由我先進行小分隊的活動,她似乎覺得她已經有了比我還要多的工作活動」星伊把五花肉放在烤盤上頭烤著,熱燙的銅面把五花肉的油膩烤得滋滋作響,整個就很讓人胃口大開。

「哇、是擔心姐姐的好妹妹呢!」容仙的感嘆惹得星伊噗哧一笑,用手指點了點容仙的腦袋,「說得好像輝人不好的樣子,之前不是上了Fan meeting談到了剛出道時的辛苦還哭了,難道那個時候輝人沒有安慰妳嗎?」

「是是是、就知道妳最疼輝人了」容仙用筷子把五花肉翻面,一副好我知道了,所以不要在說的過份表情,星伊也只是無奈一笑,便把容仙喜歡的醬菜拉到了距離容仙最近的地方,「怎麼說的好像我只對輝人偏心,妳明明也喜歡慧真到不行啊!」

「我現在可是星妳的飯呢!」容仙的簡單一句話,又讓星伊炸開了,睜大就會變得圓滾滾的眼睛,連連移動椅子,往著容仙的地方靠去,「真的?真的?歐尼是我的飯?」

那種迫切的渴望得到認同的樣子、圓滾滾的浮現在平時總是很冷靜的眼睛裏頭,有著反差萌的可愛,像隻可愛的小狗,容仙還沒有回答,星伊就伸臂過來抱住了容仙、整個人掛在了容仙的面前,朝著她無聲的撒嬌,還不忘晃了晃她,催促她快點回答。

容仙只是伸手拍了拍她頭髮,對著她無聲的說了句可愛,星伊就笑得很開心的坐回位置上去了,咬著烤得脆皮的烤肉,兩人聊著最近的消息,不論是電台還是遇上朋友的趣事,幾乎都聊,還談及了最近要因為我結而準備要上的電台活動。

正當氣氛熱烈的時候,突然兩人所在的包廂門被打開,似乎是沒有認出容仙和星伊的路人,一張口就是,「這家烤肉好吃嗎?」

星伊比了個讚,語氣甚是愉快的稱讚著,「嗯、完全好吃啊!讚!」

詢問的那人點了點頭,道了謝後關上門,便叫著友人說要留在這家店續攤的吆喝聲透過了薄薄的門板傳進了兩人的耳裡,惹得兩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星伊又挾了塊肉,包在生菜裏頭的喂到了容仙的嘴邊,看著她咬進嘴裡,單手撐著下巴笑看著她,「這個好吃吧?」

「嗯,節目組有在問我們想去哪裡旅行,妳想要去哪裡?」

「旅行啊……」星伊像是想到了什麼,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笑容,很可愛的笑,「我對旅行有點棘手呢、不太擅長什麼……」

容仙挑了挑眉頭,替她夾了塊肥腸,貼在星伊的嘴邊,好奇的問著,「為什麼、為什麼?」

「之前有一次想要帶父母去濟州島玩什麼的,第一次賺到錢啦、也用著很討厭很壞心的彆扭方式給了妹妹們零用錢,然後想要謝謝父母的辛勞,帶他們去玩,不是要訂飛機票嗎?」星伊嚼著嘴裡的五花肉,似乎是對於自己的笨拙充滿了苦惱,「因為沒訂到,所以沒有去」

「什麼啊!去旅行最重要的不就是飛機票嗎?!」容仙的嗓門讓星伊有些面紅耳赤的摀住了嘴,「所以在下次休假的時候,帶了家人去了啊!」

「飛機票誰訂的?」容仙的問題讓本來直盯著容仙的星伊第一次瞥開了眼神,那種逃避樣子倒是讓容仙笑了出來,「經紀人幫忙的?」

「……對」

「下次去旅行,我帶著妳吧,星」容仙彎著手指細數著在這次節目中發現到與星依相似的生活習慣,感覺星伊與自己的旅行應該是相當契合,「這種只能靠著別人幫忙處理旅行的類型,意外的適合我」

「好啊」很爽快的同意了容仙的提議,星伊笑著吞下了另一塊烤肉。

隨著時間的推移,星伊的手機也收到了來自下次錄影的消息,而錄影地點則是在星伊和慧真她們公司的錄音室。

「歐尼,這次在我們的錄音室裏頭錄影,一起幫輝人和慧真的創作進行宣傳怎麼樣?之前不是說想要看看我們公司的錄音室嗎?」

和輝人身處在同一個團隊裏頭,容仙能明白輝人和慧真那種互相扶持、打氣一同為出道而努力的深刻情感,自然是不會拒絕星伊的提議,柔和的笑著答應了。

一貫體貼的星伊開著車載著容仙回去時,笑望著站在車外的容仙,還握住容仙的手,「晚安,歐尼」

容仙抽回自己的手,探進車裡用力的擠了擠星伊因為還沒有回歸終於有些肉的臉頰,柔和的在對方的臉頰上留下一個頰吻,「妳也是,星」

留下了難得羞澀的星伊,心情愉悅的走進了房子,結束了與星伊的宵夜約會。

 

 

 

 

 

因為有人說想看,想想也很久沒更了。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