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un—First time。

通篇都是YY,切勿當真。

 


金容仙不是一個聰明的人。

——這是事實。

皺著眉頭、雙手撐在膝蓋上,被汗水浸濕的長髮、服貼在頰上的黑色髮絲再再說明了這人究竟是多麼的努力於舞蹈上頭。

雖然不是以舞蹈練習生的身份進入公司、即便是主修歌唱的練習生,對容仙來說,時間已經不多了。

選擇在二十歲的時候成為練習生,已經比其他人晚了多年、更別提,先前只是以音樂學院的學歷畢業的她、只是擁有了比其他人更多特別一點的歌唱技巧,但是在競爭激烈的演藝圈中,並不缺乏歌唱實力優秀的練習生。

她篤信練習、會使身體記憶,進而擁有反射性的反應,按下音樂,踩著步伐、容仙抹去了額頭上的汗水,再一次的踩踏出舞步,她抗拒了父母的要求、選擇朝夢想前進的她沒有資格喊累甚至是撒嬌含淚。

「星伊歐尼,妳不去看看嗎?」咬著零食的輝人又從慧真的懷裡撈出了一包零食餅乾,拆開包裝時,順手喂了慧真一片餅乾後,自己則是喀嚓喀嚓的咬著,笑起來的時候、像是鼓動雙頰的可愛小動物,「我和慧真今天要去全州老家,歐尼既然不回去富川的話,要不要陪陪容仙歐尼?也可以把人帶回慧真家喔!」

冷著臉的星伊有著比身旁小自己兩歲的妹妹們還要高挑的身材、只是總是冷冰冰一張臉的星伊在鬆動情緒時、那柔軟的情緒便從那雙細長斜揚的眼中透出。

「我和她的第一次見面的印象、可是相當的差呢、輝人」

「那又怎麼樣?容仙歐尼總是一個人、畢竟以年紀來說,容仙歐尼可是一個人在獨自努力不是嗎?」輝人轉手握住了慧真的手,對著星伊露出了帶著酒窩的可愛笑容,「更何況,比起我們、容仙歐尼一定希望是星伊歐尼妳」

「……為什麼非要是我?我可沒有義務、」星伊的話還來不及說完,慧真就扯住了輝人的手,只是鄭輝人還有些怨怨情緒、卻是為了慧真的指示抿起了嘴唇,「星伊歐尼、別忘記妳為什麼要放棄Vocal而選擇Rap的真正原因」

原本就知道慧真敏銳細膩,只是沒想到已經洞悉到這種地步,無奈苦笑的星伊放棄似的舉起雙手,「啊啊、好好好,我來處理」

目送慧真和輝人的離去背影,星伊站立許久、還是推開門進入了容仙所在的舞蹈練習室。

聽見腳步聲的容仙以為自己佔用到了下一位前輩的練習時間,趕忙的把因為跳舞而凌亂的頭髮整理好、還沒來得及看清來人,便趕忙的鞠躬道歉,「對不起,佔用到了前輩的時間,我馬上離開」

星伊的表情有著難以言喻的冷淡,見著這個分明有著優秀歌唱力的容仙對著自己彎腰的樣子、有著難以發洩的微怒,咬緊牙、「……抬起頭,然後看著我」

「欸、星伊?」容仙怔愣的表情只是讓星伊更加皺起了眉頭、反而讓那張冷淡起來的表情就會很兇惡的臉有著濃濃的不耐。

「妳、沒有人教過妳舞蹈嗎?」星伊蹙起眉頭,伸手撫上容仙偏向緊繃的腰部,觸手碰觸到的肌肉有著緊繃的肌理,並不是那種結實的筋肉、而是帶著向後縮去的微顫。

星伊用力的把人往自己的懷裏頭拉過來,命令著容仙把雙臂環在自己的脖子上,比起有著柔弱舞姿的容仙,星伊現在的舞蹈已經有著舉手投足的帥氣俐落,已經不再是像過去被點評說還有些女孩子氣的秀軟。

拇指按上腰側時,星伊很敏銳的感覺到身前那人的一顫以及輕哼,緊擰起眉頭的星伊攬住了容仙的腰,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了、容仙的舞蹈有時候在某個動作時會出現軟弱無法用力的力道。

「傷多久了?」星伊咬緊牙根,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時候,容仙還在裝傻的樣子、星伊抿緊唇瓣,冷淡的怒氣卻有著十足的殺傷力,「金容仙、我說,妳腰受傷多久了?!」

「……三天前」

星伊這才想起了、三天前驗收時,容仙所表演的、被代表們評價極高的舞蹈,如果得到高評價的代價、是因為身體的受傷,星伊實在是不知道該拿這樣全力以赴的金容仙怎麼辦。

「……妳東西都拿著,我帶妳去看醫生」

「沒關係,我再練……」容仙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星伊危險的眼神全都逼了回去,腰彎不下去、只得直接蹲下的笨拙樣子印在星伊的眼中、更加惹來不悅的情緒。

急急蹲下身的星伊單手勾著容仙的背包、在容仙的面前半蹲下身,背對著她要她上來。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走的」

「上來」星伊的語氣很沉、也很重,絲毫不敢違抗的容仙只得伏上了星伊從背後看、被襯衫的線條勾勒的相當纖細單薄的背脊。

兩相沉默下,容仙似乎是有些難以適應此時此刻的在沉默,目光落在被星伊拎著的書包上,「那個我拿吧?」

「沒關係」攀在瘦弱的肩背上,星伊的聲音有著透過震動般的強烈震撼,年紀比星伊大的容仙在此時也不敢多加說話,只是趴在了星伊的背上,很輕易的就看見了星伊此時緊繃的臉色。

令人意外的是,她並不感覺到害怕,只是覺得心中的微暖讓原本的徬徨有了寄託,本就疲倦的身體也因為安心而舒服的伸展開來。

「……我以為妳討厭我」

被很舒服的力道晃著的容仙輕點著腦袋,讓從小就有照顧年紀差距較大的妹妹的星伊很清楚背上的那個人已經睡著了,不由得將顛簸的力道收得更低,更希望背上的人可以安睡,對於容仙的問題,星伊只是抿起了唇瓣,輕緩吐出的言語中有著淺白微澀,「這才是我要問的問題吧?」

帶人去看完醫生,看著被醫生嚴厲警告的容仙露出苦哈哈的無辜表情,星伊只是用力的抿緊唇瓣、裝作沒事,卻深深的將醫生的叮囑收在心裡頭。

短暫的交錯並沒有讓星伊與容仙的關係真正的好起來,頂多就是讓彼此都清楚的明白一個是會鬧脾氣甚至是過度逞強的人、另一個則能冷淡著臉,卻能溫柔體貼的照顧人。

在連續幾個禮拜碰見了彼此都出現在同一家餐廳裏頭後,星伊也不得不咋舌於兩人之間相似的食性。

「又見面了,星伊」當初雖然有些畏懼於星伊清秀但嚴肅的臉色,但是能自來熟的容仙早就可以練就了淡定的坐在星伊的面前,很是自然的抽筆畫上桌號,「妳要吃什麼?」

「我以為妳是討厭我的」容仙望著星伊的眼睛、也很坦率的回應她,「嗯,是曾經討厭過」

「可不要因為我幫助過妳就這樣無條件信任別人」看見容仙眼底固執的星伊嘆了一口氣,也拿過筆、默認今天要和容仙並桌吃飯,在點菜單上畫上了自己要吃的東西,「妳的腰傷如果不處理好會很嚴重,這麼努力是為了出道而準備,但是為了出道而弄壞了妳往後能夠依靠的身體就不可以知道嗎?」

「是~~」那種軟綿綿的撒嬌聲,和妹妹做錯事向自己做出諂媚的請求表情十足十的相似,星伊又忍不住心軟的輕歎,只是在心裡頭默默的下了決定要好好照顧眼前這個分明是姐姐、卻老是表現的像是妹妹的人。

隨著星伊在心裡對自己的承諾,她在容仙身旁出現的機率越來越高,原先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兩人在過了一次休假後,關係的累積、信任的加深卻都被輝人看在眼中,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她比起星伊歐尼來時,更早的接觸過這個歐尼,和慧真一樣初始對這個歐尼印象很怪也不敢接近,只是在被邀請到去她的家裡頭後,被她有些笨拙的方法、雖然口味上頭有些受到衝擊,但是心裡頭還是對著這個怪怪的歐尼改觀了,就是一個努力型的、拼命的想要憑著實力出道、想要改進自己的缺點成為更好的藝人。

——只是這件事、星伊歐尼已經在討厭中早早就察覺到了,所以才會那麼討厭,因為星伊歐尼在過去是拼命努力過了,卻還是被刷掉了。

現在似乎有些不一樣了,輝人打了個哈欠,轉頭看向安靜聽著音樂的慧真,朝著她笑著,「現在這樣真好,對吧?慧真」

慧真表情柔和的拍拍輝人的腦袋,沒有同意但是也沒有否認。

 

 


在星伊的家人都來到首爾,想看看這個在外自己一個人,憑著自己的才能、實力,就連住在簡陋的房子中的辛苦、練習才能上的痛苦都咬牙吞下去的大女兒,在家人憐惜的溫柔下,星伊只是堅強的朝著他們笑著。

妹妹提議說要去看電影,也很久沒有放鬆的家人們自然是同意了這個可愛的要求,星伊只是抬手看了看手錶,發現電影的時間有可能讓自己無法準時趕上與容仙歐尼約好的舞蹈練習時間,迫不得已只得傳了訊息告訴她說要取消和她一同練舞的約定,只是對方回傳的消息卻是讓星伊的臉色越發加沉。

用著可愛的語調,卻老是裝作無所謂的字句,在星伊與容仙逐漸加深的相處中,完全可以憑空想起她的表情,深藏在容仙心裡頭對於表現的責任感、以及拼命想要獲得認同的過分努力。

星伊蹙著眉頭,嚴厲的要求她要注意她的腰傷,回傳的避重就輕的回答更是讓星伊放心不下。

就連在電影期間,容仙還特地傳了一個影片要星伊看過後,給意見或者提議那邊要改進的那股傻傻地認真只得讓星伊無奈的笑了出來。

「歐尼,在這間公司很開心吧?」大妹握著星伊的手,傻裡傻氣的提問樣子、有時候和容仙的模樣有些相似的信任眼神,星伊寵溺的笑了出來,「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以前歐尼不是說了有一家公司的概念很好嗎?很拼命很努力的要出道,每次回來的時候臉上雖然說笑著,但是眼神都很緊張,小心翼翼的開門進去時,睡覺的時候也很容易被腳步聲驚醒嗎?」

「現在雖然也有些緊張,但是不是在擔心公司的事情,對吧?」

妹妹的孩子氣話語,與那故作大人的表情看在星伊的眼中感覺十分的有趣可愛,星伊彎下腰抱起了已經不再像是小時候可以輕易舉起的妹妹,將額頭靠在妹妹的頭上,「是啊,有一個比我的妹妹還要幼稚的歐尼讓人很擔心呢!」

「既然是這樣,歐尼也向那個歐尼撒嬌吧、因為她也是歐尼不是嗎?憋太緊的話,會難受的」妹妹攬抱住星伊的脖子,笑嘻嘻蹭著許久未見的星伊的脖子,「不過會讓妹妹擔心的歐尼才是好歐尼不是嗎?」

「我這麼讓妳擔心嗎?」星伊無奈的朝著妹妹皺鼻子,女孩笑瞇瞇抱緊星伊的脖子,學著她皺鼻的樣子,「對啊,歐尼給我買包包吧?」

「上次回去不是才剛買嗎?」

嘴巴上罵著的星伊最後還是乖乖的掏錢買給了妹妹。

 

 


星伊在送爸媽回去後,第一次奢侈的坐了計程車回去公司,踩著急促的步伐,推開門時,星伊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容仙還留在練習室、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對自己露出的燦爛又漂亮的笑容。

即便是練習時,貼在額際的汗濕瀏海,看在星伊的眼中,也覺得那是金容仙這個人努力過後的最漂亮的證明。

坐在木頭地板上的容仙對著星伊招了招手,叫她過來的時候,還伸手幫她撥好了瀏海,沒好氣的唸著她,「星妳的瀏海不是很重要、怎麼還這樣急急忙忙的讓妳的頭髮這麼亂?」

跪在地板上的星伊望向有著寵溺目光的容仙,輕輕地將頭靠在容仙的肩膀上,難得的、將安靜脆弱的那一面展現在容仙的面前,星伊這種無聲的倔強撒嬌讓容仙本來就因為運動而發熱的肌膚泛起了一股雞皮疙瘩。

被人接近的感覺、被人這樣信任的感覺,容仙滿足的輕眨眼、笑著伸手把星伊攬在懷裏頭,拍了拍她的背脊,笑嘻嘻的安慰著她,「唉一古、我們星真可愛,和歐尼撒嬌?真難得」

容仙的話還沒有說完,半埋在容仙懷裏頭的星伊便發出了悶悶的抱怨聲,「容仙,妳流汗完,好臭」

「欸、真的?」容仙有些手足無措的、笨拙的想要推開懷裏頭的星伊時,星伊卻是攬住了容仙的後腰,小心翼翼的不讓脆弱的腰部再受到二次傷害,「小心點,別再受傷了」

「星啊、等等,這個姿勢很奇怪、等等」容仙按住了星伊的手肘,有些驚慌的看著幾乎整個人壓在自己上方的星伊,只是因為練習多時的腰部傳來的酸軟感受更是讓容仙不適的蹙起眉頭,看著這樣可愛反應的容仙,星伊像是很輕的笑了出來,一掃過去即便是笑著也有些緊繃的心情,「歐尼,真的是神仙的面容呢、真可愛」

環在容仙腰部的手臂也隨著星伊退開的動作而收手,向後退了幾步,星伊對著容仙鞠躬、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示意她把手放在自己的手上,藉由自己的幫忙幫她從地板上拉起。

容仙雖然不解,但是還是順著星伊的好意撐起了身子,只是當她還在蹦蹦跳跳的和星伊討論著她剛剛傳送的影片時,星伊垂在腿旁的指尖卻是微微發抖。

——因為那是她第一次意識到,她喜歡上"金容仙"的瞬間。

 

 

 

 

 

本篇都是yy啊啊啊啊!!!!

千萬不能當真,隨著時間流逝,有關於她們的練習生的事情應該會逐漸的增加吧,與moomoo們的回憶也會增加,到那個時候希望可以更加大勢。


我想寫里忙了,Vlive超可愛,但是文星星在Vlive中無孔不入XDDD。

她會變成mamoo狂飯大概都是因為以前剛出道的時候很辛苦吧?

明明華莎和隊長也很有愛啊!尤其是擠臉的時候,華莎最近那~麼可愛,有人搶著跟我一起飯她,我該怎麼辦……

其實我想寫六CP大亂鬥。

 


話說,我是一個出不了賀文的人,之前原本想說要出,結果當天沒靈感,寫不出來之後也沒能寫出來,直接開天窗了,所以不論是誰的生日、還是出道周年紀念,嗯、寫不出來就是寫不出來。

不過可以點想看什麼啦,如果我吐的出來的話,我就會寫,反正我拖稿、開天窗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看看我的我結和其他篇。

短篇比較適合我XD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