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G—我們之中最可愛的人。


梗概出自飯拍,玟星提了一個問題說,誰是我們當中最可愛的人,玟星、頌樂、華莎都指了頌樂,輝人指了華莎。

方向有點歪掉了……

 


最近華莎的綜藝感大發,或許之前就已經夠有笑料了、但是在上了SNL後、似乎變得更加圈飯了。

輝人瞅著手機裡頭不斷在Twitter被轉發的、最後一場簽售會裡頭動物方程式裡頭的聲帶模仿,那個是在The show裡頭展示過的聲帶模仿、裡頭幫忙配唱的歌手聲線也很適合華莎獨特的沙感般歐美嗓音。

再加上了、玟星歐尼似乎是很故意的又再自己的面前傳了頌樂歐尼擠肉頰的照片過來。

不開心。

輝人皺著眉頭丟開手機、抱著Ggomo在床上滾來滾去,還對著Ggomo抱怨著,「討厭啊、你的慧真姨母太可愛了,你不覺得嗎?Ggomo?」

「什麼啊、輝人別再抱著Ggomo自言自語了,快點洗手然後弄食物給Ggomo」華莎的獨特聲音在廚房中響起、輝人則是扁了扁嘴,放下撓著自己手掌的小貓,在蹬蹬套上拖鞋慢吞吞的走到了廚房裏,把食糧倒進小貓專用的食盆加入熱水泡軟。

跨過差點踩到的小貓身子,輝人蹲下身指尖揉著只要有食物就乖巧吞咬的小貓腦袋。

「喂好了就過來吃飯吧?」

輝人依然扁著嘴,看著難得下廚為自己做了一鍋蔘雞湯的華莎,今天的行程不多、只有要提早去準備上妝的音樂節目,華莎看著輝人明顯沉默下了的臉,好脾氣的把湯匙放在了輝人的手裡,「怎麼了?妳心情不好?」

放下了湯匙,輝人滿臉正色的伸手握住華莎的手,滿臉真摯的樣子倒是有些嚇到了華莎,輝人歪著頭看著這樣瞪大眼睛的華莎,也只是覺得滿滿的可愛,「慧真,妳真的是我們當中最可愛的人,真的」

「……噢莫、輝人啊妳這是怎麼了?」

嘆了口氣,輝人實在是無法把自己的心思說給華莎聽,勢必又會被她說是鬧小孩子脾氣,然後被摸摸頭就結束了。

「……沒事」

雖然不知道輝人又怎麼了,不過華莎還是挾了輝人最喜歡的雞腿放在輝人的碗裡,「快吃吧,等等經紀人歐尼載了星伊歐尼和容仙歐尼後就要過來接我們了」

臉上堆起暖暖笑容的華莎、輝人順著華莎的意思,開始啃起了自己很喜歡的雞腿,肢體間完全的表現出喜歡華莎做的料理,一大鍋的蔘雞湯就這樣被輝人與華莎一掃而空。

「慧真啊、好飽」輝人半仰躺在沙發上、像個中年大叔一樣,摸著圓滾滾的肚皮,朝著華莎抱怨,對方也只是攤了攤手,然後便跑去玩Ggomo,看著他小小一隻、卻故意裝作很厲害的傻氣樣子,華莎的嘴角便勾起了很是疼愛的笑。

「輝人啊、妳家的Ggomo怎麼這麼喜歡虛張聲勢?」華莎嘴巴上雖然嫌棄,但是溢於言表的喜愛之情卻是滿滿的從表情中流洩而出,輝人看著華莎的表情,簡單的聳了聳肩。

——嘴硬心軟、最愛虛張聲勢的是妳才對吧?安慧真。

輝人才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不然、今天那個會和自己鬧彆扭的華獅子絕對會冒出來。

 

 

 

「星伊歐尼,我覺得慧真真的是我們當中最可愛的人」伸直雙腿、還是顯得腿很短的輝人歪著頭對著一旁安靜滑手機的玟星說著,玟星的回應則是懶懶散散的抬眸斜睨了輝人一眼,握住手機的手指細長整潔,「這一點我可不能同意」

「為什麼?」輝人也被玟星挑起了好奇心,總習慣大張的腿闔了起來,收起了大叔般的坐姿,望著玟星淺張、但是下一秒就會吐出新穎流行語的嘴,「因為,容仙歐尼才是我們當中最可愛的人」

「什麼啊、歐尼妳的私心感真的很重」輝人滿臉嫌棄的吐槽讓玟星笑了出來,「這件事連飯們都承認不是嗎?」

「那是因為慧真她都在扮致命好不好、她很可愛的!」輝人的抱怨讓玟星正了顏色,那股較上勁的孩子氣讓不遠處的頌樂和華莎都看了過來,「才不是,容仙歐尼才是最可愛的」

「慧真!」

「容仙歐尼!」

你來我往的堅持與爭吵讓本就吵雜的休息室也增加了不少聲音,頌樂和華莎對看一眼,「慧真啊、妳覺得她們在吵什麼?」

「總之,一定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早早就看慣了玟星在成熟帥氣外表下的五歲小孩子模樣的華莎只是瞇著眼睛伸手拍拍頌樂的腦袋,「比起這個,歐尼最近嗓子的狀態不好吧?」

「嗯,嗓子很緊,出力會很累」頌樂的話才剛說完,手中就被塞了一個保溫瓶,在抬眼看向華莎時,對方的聲線便淡淡響起,「這個也分給星伊歐尼喝吧,星伊歐尼這次的Rap歌詞用到很多咆哮的嘶吼聲,唱多了也容易傷到喉嚨不是嗎?」

頌樂收是收下了但也不忘提醒了華莎,輝人的情況似乎也不是挺好的,只見華莎撥了撥因為時常掉色、而轉染成沉穩墨藍色的髮尾,「在來之前已經燉了雞湯給她喝」

「難怪今天妳們會一起出來、Ggomo可愛嗎?上次還吃了醋不是嗎?」

華莎只是揚起了笑,在經過五分鐘後,起身去阻止玟星單方面逗著輝人的孩子氣舉止,頌樂沒有得到回答也能知道的、華莎從不言明的溫柔。

外表上可以說是全團中、幾乎可以和玟星爭奪最難以親近成員殊榮的華莎有著從不彎下頭顱的高傲以及、藏在高傲底下愛護他人的柔軟溫柔。

頌樂笑著伸手握住了向自己走來的玟星的手,對著她挑起眉頭的帥美臉龐笑,還順道把保溫瓶塞在了玟星的手中,「我們忙內真的很可愛吧?溫柔體貼」

玟星的目光有著濃濃笑意,坦率的目光沒有偏轉、只是直率的向著頌樂單眨眼,「噓……這種事情別說出來,等等輝人可會和我們鬧彆扭」

離開了很喜歡鬧自己的玟星身邊,蹬蹬的跑到華莎面前的輝人細細的端詳著自己多年的友人,那種直勾勾的、隱含著希望被人理會的眼神完全可以說是華莎的罩門,那種可愛模樣更是讓華莎心忍不住柔軟下來。

「怎麼了?想要吃什麼?我要訂餐」

「咖椰、奶油起司」輝人笑嘻嘻的靠在華莎的耳畔旁,朝著她的耳朵說著,柔軟濕潤的氣息吹拂在耳畔時,引來了華莎的輕笑,「一個奶油起司,飲料呢?要清爽一點的口味,我要冰美式」

「什麼啊,清爽一點要美式?」輝人的吐槽只是讓華莎露出了笑,寵溺的輕應也有著柔軟溫和,只是華莎慣性的選擇困難讓輝人有些煩躁的發出了撒嬌音,「啊~~快點、」

玟星和頌樂抱在一起,笑瞇瞇的看著自家兩個小的頭碰頭只差沒有疊成一團的可愛模樣。

「真可愛對吧?」

「歐尼我還是覺得妳比較可愛欸」玟星的稱讚只是讓頌樂沒好氣的笑了出來,伸手用力的抬了抬玟星的下巴,非常過激的表達感謝之情,「還真是謝謝妳的稱讚,星」

 

 


結束行程回到家的輝人懷裡抱著華莎贈送給Ggomo的禮物,還來不及彎腰套上脫下,獨自待在家裡的小貓就搖搖晃晃的撲到了輝人的腳背上,傻氣十足的蹭著。

「啊,Ggomo,你的慧真姨母又買了禮物給你喔!開心吧?」輝人彎下腰抱起了已經在逐漸長大的小貓,用著寵溺的聲音跟小貓說話,「是很溫柔的慧真,很可愛也很溫暖的人,所以要像我這麼喜歡她一樣,同樣的喜歡她才行」

「知道嗎?Ggomo」輝人搔了搔Ggomo的肚皮,無可奈何的望著自顧自地玩不理人的Ggomo,「啊……真任性」

輝人揉了揉小貓硬硬的腦袋,便放下貓咪去洗澡了,洗完澡後的輝人坐在床上,還是拍了小貓的照片,傳了Kakatalk過去給了慧真。

「就連My way 也覺得可愛」這是輝人最後傳遞的字句。

看見這段話語的華莎唇角只是漾開了柔軟淺笑。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