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sun—星飯容兒。

 

行程滿檔。

蜷在待機室裡頭的沙發中,星伊拉緊了臨時被自己扯來的毛毯,打了一個哈欠、側著頭更加縮起身體。

只是這一時的貪睏補眠,很快的就被打斷了。

媽媽木裡頭的興富者們一個個進來了待機室,星伊也只是淺咳幾聲,便偏過頭裝作沒事的和成員們打招呼,然後再一次用著發懵的思緒沉浸自己。

一貫坐在旁邊輝人附近的容仙卻主動的坐在了星伊的旁邊,明媚的表情、精緻的妝容很輕易的讓屬於頌樂的樣子重現在容仙的身上。

全部都被蓋在毯子下的手指、很快的就被一股溫熱給握住,容仙的右手輕點星伊有些疲倦的眼角,對著她溫暖的笑著,「想睡覺?」

隨著容仙手指收緊的力道,那股暖熱也傳到了星伊的手背上、連帶著讓本就半昏沈的星伊更睏了,懶懶地側著頭靠在了容仙的肩膀上,軟綿綿的撒嬌著。

「沒睡飽……睏」星伊的鼻尖更往容仙的脖頸蹭去,那種與平時肯定的聲音不同、更像小孩子的撒嬌綿軟是很少、甚至是只對著容仙展露出來的表情。

表情變得柔軟的容仙伸手拍了拍為了這次回歸染成銀灰色的頭髮、更襯得她皮膚白皙,本以為會更偏向女孩子氣,沒想到、是更加的帥氣了。

想到之前只要星伊站在前方唱著Rap、時間很短,甚至不到一分鐘,底下的女飯們無不為了這個人尖叫,容仙不得不生氣的捏了捏星伊的臉頰,雖然有時候會欺負自己、但是大多數的時候都是讓著自己戳戳臉會配合自己的星伊這次也不意外,不過還加上了幾聲軟綿綿的輕哼。

「歐尼……疼」嘴巴上說疼、但是還是更加的往容仙的地方靠近的星伊有著極度誠實的身體舉動,那股孩子氣倒是讓容仙嘆了口氣,果然會有那麼多姐姐飯。

完全就是一個小孩子啊、小孩子。

「歐尼也睡,最近都在擔心一位和榜單沒睡好吧?這次在Melon逆襲一位,今天在the show也有了一位候補,稍微放下心吧?」星伊半瞇著眼,把自己身上的彩虹毯子分給了容仙,然後手臂環住了容仙的腰,靠在她耳邊悄聲說著,「睡一下?」

本來以為星伊都不會注意到自己心情,可是對方卻還是將自己的情緒全數的收在眼底,默默的看著星伊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可愛模樣,容仙似乎感覺到了、心中某種破開的感覺,明亮直白。

「妳睡吧,等到我們的時候會叫醒妳」容仙搖了搖頭,只是拿出了手機刷推特,刷hot tag,星伊輕唔了一聲,也掩不住自己的疲倦,蹭著容仙的肩膀緩緩睡去。

連上了官咖、望著星伊睏倦熟睡的側臉,容仙的心中的那股柔軟變得更加的深刻、同時也更加的想要放棄無謂的堅持。

所以Po了那張圖、底下的木木討論聲,更讓容仙放開了心,帶著有趣卻認真的回應了木木的問題,接連木木都贊成認同的時候,容仙滿足的繼續回覆了下去。

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必須要上台的時候、還好星伊並沒有起床氣,應該說是被敏感的睡眠習慣弄得沒有甚麼起床氣,只是閉著眼睛休養精神而已。

「歐尼做了什麼這麼開心?」星伊見容仙老是很開心的笑著、困惑的握住了容仙的手,只是她這次沒有甩開,反倒是握緊了自己,星伊看著自己的手與容仙開朗的笑。

「啊……秘密,星啊,今天想吃雞蛋捲紫菜包飯和醬菜」

「什麼秘密啊、全木木們都知道了」慧真和輝人滿臉嫌棄的把手機塞到了星伊的手裡,鄰近上台的時間星伊不能不專業的拿出手機看,把手機交給經紀人後,便匆匆的上台,唱完歌、也領了第一個一位獎盃,便準備往公司趕去。

比容仙還要晚一點上車的查看內容的星伊只是在官咖裡頭吐槽著容仙剛剛說想吃的東西、兩人的一來一往,最大的不同便是底下署名的留言名稱。

「啊啊、輝人我覺得歐尼們半公開後、之後我們要完蛋了」

「啊啊、慧真我也是這麼覺得」

早早坐在車上的輝人靠在慧真的肩膀上,嗚嗚撒嬌著、「還沒公開前就這樣了,公開後不就更過份了……慧真啊……」

「妳們一個個都太過誇張了」伸手敲了敲輝人和慧真的腦袋,星伊無可奈何的展臂抱了抱兩人,「不准欺負容仙歐尼,知道嗎?」

「是~」

輝人和慧真對看了一眼,同時對著容仙祝賀,那種得意又燦爛的笑,「歡迎容仙歐尼進入星伊歐尼的飯圈」

容仙看著這兩個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扁了扁嘴,決定反擊,「那又怎樣、反正星她是我的飯,對吧?容飯星2」

「吶……是歐尼的飯沒錯」

「嗯,很好」容仙很是爽快點頭、還很得意的對著忙內們露出得意表情。

妹妹們都露出受不了的表情,只有星伊露出了一種很微妙的笑,垂在容仙側臉的視線中有著柔和寵溺。

 

 


梗概來自官咖memo。

因為我沒有追過音樂節目的錄影,所以不太清楚節目運作的方式……

我也好想去一次看看啊,想見本人TAT

華莎我想見到妳啊啊啊啊!我的致命少女。

日記裡頭為什麼要跟玩偶獅子握手啦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