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一位影片。

 

華莎的慶祝影片。

 

 

 

 

我結—19。

 

洗過澡躺在床上的兩人,並沒有因為睡前的劇烈運動而感到疲倦、反倒是激起了更加亢奮的興情緒。

「星,妳睡得著嗎?」

「如果歐尼睡不著的話,我也是不可能睡著的」星伊捲著被子,面朝著容仙的位置,在涼爽的黑夜中,輕柔悅耳的聲線有著淡淡地溫柔,「我只要有一點點的動靜就會驚醒的」

「難怪我都看不見妳比我還早睡的樣子」容仙想起了之前在Rap line的宿舍留宿時,只有一次、看見的星伊半瞇著眼困倦模樣。

「星、妳不是主Rap嗎?妳想和誰組成小分隊?」

「我呢、」星伊瞇起眼睛,看見了容仙在黑暗中閃閃發亮的眼睛,興起了想要逗她的意思,「我呢、輝人」

容仙不樂的扁起嘴,回應的有些輕描淡寫,更是有些淡淡地不悅,甚至是鬧彆扭的拖了長音,「啊~~真的啊」

雖然星伊有著近視,但是兩人之間只隔著一隻手臂的距離,黑暗中也能很輕易的觀察到容仙不愉悅的表情,伸長手臂去攬她、卻又被人打開,不由得輕笑出聲,「生氣了?」

「沒有、才沒有,但是我可是聽見妳唱歌就下定了要和妳組Unit,結果妳的小分隊成員是想要輝人」容仙鬧著彆扭、卻沒有拒絕星伊再次靠過來的手臂,便被她連著被子一起被圈在懷裏頭,星伊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頭頂,輕笑,「華莎不是和輝人是高中朋友嗎?又是親估,所以自然而然的會和輝人熟稔起來,當初聽見輝人的聲音、就被她足以感染氣氛的聲線給驚艷到了」

星伊抱緊了懷中背對自己蜷成一團的容仙,想起了、容仙唱歌時,認真倔強的表情,語調溫柔的說著,「歐尼,現在才是我想要組成小分隊的對象」

「……真的?」容仙從棉被裏頭探出頭,帶著疑惑、卻又想要相信的表情看在星伊的眼中十分的可愛,充滿肯定的點頭、「嗯,而且小分隊不是要取隊名嗎?歐尼想要叫什麼?我們的小分隊名」

「我很喜歡BoA前輩的一首歌」容仙對著星伊露出大大的笑,不假思索的相信了星伊的話,興奮的在星伊的手臂中亂動,「那首歌是Moon&Sunrise,我想要拿那個當隊名」

星伊並沒有反對,只是笑瞇瞇的用指勾好容仙因為翻身而有些凌亂的長髮,容仙皺了皺眉頭,「那我們取什麼好呢?」

只沉吟一下子的容仙便喊出了一個名詞,「就……甜甜蜜蜜……的」

星伊當下聽見時,同時和容仙喊出了,「容蜜星蜜(yongkong byulkong)?」

兩人對視一眼,都很坦率的互相點頭,容仙爽快的答應,「好啊!就這個」

在兩人又聊了一下、決定好壓在心頭上的事情的容仙便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在容仙許久沒有回應後,星伊愣愣的喊了聲,「歐尼、妳睡了?」

真的沒有回應,只剩下沉沉呼吸聲,星伊也只是柔和一笑,傾身在對方的瀏海上留下親吻,「晚安呢、容蜜」

 

 

 

 

把簡單清洗還順手挑掉不太美觀葉子的大白菜擰乾後放在一旁滴水,容仙把大鋼盆加入了不少紅辣椒粉、魚露、糖、鹽、蒜泥、薑、刨絲的紅蘿蔔和白蘿蔔、切段的蔥段和韭菜倒進鋼盆裏頭紅稠的醬料當中,攪拌均勻。

「星,妳在哪?」容仙放下已經調好料的手套,在整個房子裏頭喊著人,只見一個高瘦身影在陽台外頭、早早就捲起褲管在做最後清洗準備要裝醃漬泡菜的陶罐,大小不一的各形罐子有著亮眼的顏色,全然看不出被製作組拿來時還是黑漆漆的顏色。

「哇、星妳怎麼洗的?竟然把黑黑的陶罐洗成原本的顏色」容仙驚嘆的在陶罐面前蹲下身,指尖撫上了上頭光滑的、泛著水珠的陶面,星伊只是彎著腰把腳邊兩瓶盛有液體的罐子拿到了容仙的面前,「要試試看嗎?」

「這是小蘇打水和白醋水」星伊拿來一個特意留下來給容仙做做看的陶罐,「先在外面、裡面都噴小蘇打水,等二十分鐘讓它們發生變化,為了時間快一點,我濃度調得比較高」

大約等了十分鐘,容仙就有些焦躁的想伸手去摸上頭,握住容仙手心的星伊只是笑了笑,把手中的水管放在容仙的手中,「開始噴水吧、會變得很乾淨喔!」

正如星伊所言,很快的上頭大片的漆黑色很快速的就剝蝕了下來,在星伊的幫忙下,也把裏頭沖乾淨的容仙最後噴上了白醋水再一次沖乾淨後,便把陶罐放在外頭曬太陽。

咕嘰咕嘰的滑溜聲聽起來意外的討喜,只是看在容仙和鏡頭中,就是一個原本冷淡高傲的女性在自己面前展現出像是小孩子的童稚模樣,很可愛又俏皮。

用力的把白菜擰乾水,然後放進了鋼盆裏頭,星伊皺著眉頭把調料用力抹上填入一片片葉梗的位置,蹲在一旁看著的容仙望著星伊,「需不需要幫忙?」

「……好啊,這個手套給妳,我再去拿一個手套過來」星伊脫下手套,替容仙套上後,開始教她怎麼製作,「因為葉梗這邊比較厚,為了要入味,要把調味料塞緊,等等我再過來,歐尼先做這個吧?」

興致勃勃的容仙點了點頭,目光便專注的盯著白菜,星伊回來的時候、便看見了容仙對付白菜時擰起的眉頭、眉眼卻是微微下垂的可愛八字眉頭。

「喔、歐尼,真的做得很好啊,看起來真的不像是第一次做呢!」來自星伊毫不吝惜的稱讚聲讓容仙笑了出來,只是星伊下一句的話卻讓容仙的眉尾更加下垂,「為什麼做泡菜要皺眉頭啦!」

星伊笑了出來、只是容仙抬起頭時,那種呆懵模樣更讓星伊露出笑,順手拿來在外頭的陶罐,用新拆封的乾抹布把裏頭擦了一遍後,用手套把容仙填好不少的白菜握住葉子對折後,小心的放進了陶罐裏頭。

見容仙一直盯著看,星伊只是警告的開口,「歐尼妳的手停下來了,這個不快點做好可不會給歐尼早餐吃」

「啊、為什麼?!」容仙發出了可愛抱怨,星伊只是嚴厲又冷酷的笑了出來,「付出多少勞力吃多少飯,這樣下去真的會不給歐尼吃飯了」

容仙露出了哭哭表情,逗笑了星伊後、又隨即正色的開口,「歐尼還不快點嗎?」

「……好吧,我知道了」容仙的乖巧真的讓星伊大笑了出來,隨手把手套脫在鋼盆裏頭,當作獎勵似的伸手抹去容仙因為轉移怒氣加大力道而滲出的汗水,「等一下去買歐尼喜歡喝的飲料和食物吧?」

很好安撫的容仙開心的露出笑,和星伊合力合作把剩下的泡菜裝進了陶罐裏頭,最後把陶罐放進冰箱裏頭,就只要等待發酵就行了。

正在廚房裏頭洗手的容仙雖然感覺到後頭有人的逐步靠近、知道那是星伊後,容仙並沒有推開位置,只是這次星伊卻是伸長雙臂把人圈在了牆壁與雙臂之間。

「什、什麼?!」容仙的瞳孔像是地震般、震撼的望著星伊湊近然後壞笑的表情,容仙驚慌失措的左右偏著腦袋,但是目光就是不肯與星伊對上,「呀、什麼啊、妳幹嘛?!這樣我沒辦法看妳啦!文星伊!」

像隻受驚的小兔子的樣子讓星伊覺得很可愛、身子向前彎去,更加壓縮了容仙的位置、強逼著她看著自己,那種羞怯又情澀模樣更是讓星伊眼中的笑意加深,低下頭隔空輕啾了容仙的頰側,「秀仁啊、我喜歡妳」

站起身子等待反應的星伊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了容仙暴走的樣子,還笑得很開心的接下了容仙的暴打,還在被星伊的告白而惹得雙頰發燙的容仙只得用著暴力掩飾著自己因為星伊只是用著台詞逗著自己、但是自己忍不住當真的那份心動,下了狠手攻擊。

「呀、文星伊,不准用我演的戲劇台詞捉弄我!」

最後還是乖乖的道歉,然後保證會帶容仙去吃好吃的作為補償,這才終結了戰爭。

 

 

坐在餐廳裏頭、熱燙的鍋爐正在泛著白霧,扁平的金屬塊正攪動著上頭的泡麵與炸醬炒年糕的佐料,咕咕冒泡的醬色中有著讓人食指大動的鮮豔色澤。

「歐尼,今天歐尼的家人在嗎?」星伊側著頭,看著容仙漂亮的側臉,正翻動著佐料,讓湯汁更加入味的容仙歪著頭,想了想,「今天、只有容熙歐尼在,怎麼了?」

星伊端正了坐姿,看著容仙被白霧薰得微紅的臉頰,白皙柔軟的臉頰肉讓星伊忍不住手伸過去戳了戳她的臉頰。

「歐尼只有一個親姐姐對吧?」

「嗯、沒錯,怎麼了?」撈了一湯匙吸飽湯汁的泡麵先遞給了星伊後,自己才盛了碗麵的容仙對著若有所思的星伊挑眉,似乎是感覺到對方又想要做什麼事情。

「容熙歐尼、一定也很漂亮吧?」星伊支著下巴,望著容仙的眼睛中是滿滿的亮光,伸手勾了容仙的下巴、嚴肅正經的稱讚著,「因為容仙歐尼這麼漂亮不是嗎?」

還在盛著年糕的容仙頓了一下,有些羞澀地笑了出來。

得到了反應的星伊從善如流的點頭答應,不過看見了逐漸進來的人,低頭把麵條捲了一叉子,小口吞下,「不過歐尼真的很喜歡醃蘿蔔和泡菜啊」

「妳不是也是,我每餐一定配醃蘿蔔或泡菜,否則會吃不下去」

之前住在Rap line的宿舍時,她就已經見識到了星伊與自己驚人相似的食性,容仙撥了撥頭髮、壓住胸口的長髮低頭去吃麵條時,星伊也跟著伸手過來撥好自己的頭髮,小聲叮嚀,「小心點,不然歐尼的衣服會變成和我一樣顏色」

私底下偏向小男孩風格的星伊也能把典雅復古的成熟高領毛衣駕馭的很好、第一天碰面時的黑色西裝也很是俊雅的帥美,容仙動了幾下嘴巴就把麵條吞進了嘴裡頭,「所以怎麼會突然說到家人?」

「啊、歐尼不是第一次做了泡菜嗎?」星伊小口的咬著年糕,對著在容仙左手邊的泡菜想伸手去拿泡菜,嘴巴上還問著,「想不想帶著自己親手做的泡菜去看看家人、畢竟家人都在首爾不是嗎?」

容仙只是按住了星伊的手,自己伸長手去把泡菜放在了星伊的手上,無聲的默契都被鏡頭給拍攝了下來。

「啊、好啊,只是,星妳不會感覺到尷尬嗎?是見我的家人」

星伊想了想,只是笑著搖頭、露出的笑容有些羞澀靦腆,「與其說是尷尬、還不如說是在想歐尼的家人們會喜歡我嗎?是這種忐忑的心情,我和歐尼是夫婦不是、也會看看我對歐尼好不好,以女婿會媳婦的標準、來評價我是不是一個好丈夫或者是妻子,想要給一個好印象」

「更何況,Rapper在國內市場並不主流,甚至只在年輕一代中流傳,或許歐尼的家人會覺得我並不能好好照顧歐尼的生活」星伊說的很坦然嚴肅,但是聽在容仙的耳裡卻讓人感覺到她的穩重以及冷肅下的溫柔,「就連歐尼當初在21歲的時候也是在家人的反對下,選擇成為練習生的對吧?」

容仙輕笑著,「這是我做的決定、不能後悔也不可以後悔」

神色裏頭的認真倔強、比起星伊骨子裏頭的高傲也不輸給她,星伊垂了垂眼睫,柔和應了一聲。

沒錯、都是自己的選擇,星伊想起了自己在過去下定決心選擇要成為練習生、以及為了出道而用著極度刻苦的方式減下了十公斤,全部都是為了成為歌手。

 

 

 

 

 


本篇又稱勵志的Mamamoo。

Melon一位了啊啊啊啊啊!竟然在發歌的第三周逆襲一位喔喔喔喔!!!!

不知道會不會有音放一位、管他的、我家勵志的Mamanoo妳們還有什麼做不到的啊靠!

妳們果然是靠舞台表演起來的、讚!

從AAA→MMA→青龍一路爬、我看到眼淚都快滴下來了,妳們到底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愛妳們、Mamamoo。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