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17。


剪輯份量充足的關係,容仙以及星伊都被放了長假,只被口頭說在下禮拜再來進行錄影就可以,因為這樣,公司給Angel line一次海外FM,說是提前讓她們體驗一次海外飯的熱情,時間緊湊的、只讓容仙和星伊匆匆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韓國,不過比起有些失望的容仙,輝人倒是很高興。

因為已經具有雛形的作曲、或許可以在那之後輕易的書寫出來,畢竟要瞞著和自己相處近十年的好友,還是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困難,更別提,輝人自己本身就不是一個會隱瞞事情的人。

「……啊啊、為什麼公司剛好要在這個時候安排海外行程啊……」

容仙坐在座位上,抱頭哀嘆著、臉埋在雙臂之間,露出的圓滾大眼有著難說的複雜,自從上次在宿舍分開後兩人之間的聯繫雖然比較之前熱切許多、但也有很多時候沒能碰上面。

……想見她。容仙很難說明這種心情、不過想見她,同樣的、容仙也很難向一旁已經呼呼大睡的輝人解釋啊!

半放棄的嘆了一口氣,容仙只得把自己待在頭上的眼罩拉下,任由自己滿頭的紊亂思緒佔據自己的心頭。

「慧真、Angel line去三天的海外行程呢,這樣的話最快下禮拜才能見到她了,啊、第一次覺得放假好無趣」星伊咬著餅乾、百無聊賴的戳著手機,在回覆的訊息上是很成熟穩重啦、不過的心裡頭還是有著某種難受,「製作組只給20集的空間真的太短了……」

「畢竟是同性夫婦嘛、同樣都是女生可以做的親密範圍很廣,但是也很有極限」看得很清楚的慧真並不會縱容姐姐星伊的抱怨,只是實事求是的回應著,慧真輕笑著劫走了星伊手中由Rap line代言的餅乾,「不過、妳們有可能是唯一一對呢、Only one不是?節目難道不打算好好做嗎?」

星伊皺了皺鼻頭、那種小男孩般的孩子氣讓星伊看起來更年幼、也很稚氣,「才不要、我一定要在典禮上頭拿到演藝大賞裏頭的最佳情侶獎!」

「那就把放送好好做吧」慧真只是拍拍星伊的肩膀,把吃掉大半的餅乾又放回了星伊的手中,轉了個話題和星伊討論起來關於我結裏頭的畫面,「不過我覺得容仙歐尼有點太過勉強自己了,歐尼妳還要再更加順著容仙歐尼才行」

「我以為慧真妳不看這個節目的」

「哎呀、歐尼都可以為了我們買了整整二十五張專輯了,我貢獻一點時間去看節目當然是不等價的付出」慧真掩唇笑著,星伊被那種笑惹得背脊發冷,然後沒想到、慧真的下一句卻是重擊了星伊,「當然,我不會和其他人說星伊歐尼妳為了齊全Anhlgel line的容仙歐尼專輯裏頭附贈的套卡和海報,直接買了五十五張專輯,當然,不會在節目上頭爆料的」

乖巧直接認錯的星伊乖乖的把臉湊向了慧真,「對不起我錯了」

作為懲罰捏了捏星伊的臉頰後,慧真便放過了星伊,只是星伊又找死的開口了,「慧真啊、妳覺得容仙歐尼會相信幾分?我說的喜歡」

「如果星伊歐尼一直這麼囉囉嗦嗦的話,情報就不會再提供了喔!」

外頭得風得雨的文星伊、總是在團內被妹妹壓制。

 

 


時間匆匆經過,遠在美國開Fan Meeting的Angel line也即將飛回韓國時、容仙還待在機場裏頭滑手機時,正當準備最後重整時、緊急新聞的畫面跳出了有關於Rap line的消息,然而那個消息卻讓容仙瞪大了雙眼。

比起會上網滑Twitter看看粉絲消息的容仙,在等待的打發時間中,偏向聽音樂的輝人正當閉目養神時,卻被容仙急促的拍起,只見容仙漫步驚慌的神情。

「星還有慧真在韓國發生車禍了!」

一個彈起的輝人捏緊了手中的手機、裏頭存有為了慧真與自己友誼而創作的歌曲,難掩心焦的捏住了容仙的手腕,趕忙追問,「嚴不嚴重?!」

「不知道、新聞沒有多說,看樣子也沒有得到消息」容仙蹙著眉頭、想著法子從上頭找到更多有關於Rap line的消息,只是就連平時引以為傲的、粉絲的推文訊息都一條條看過的容仙卻在此時更加心揪起來。

「啊、真是的怎麼剛好碰上我們要搭機的時候」咬緊牙根的輝人眉頭緊皺、卻又礙於要到了登機的時間,容仙只得催促著輝人先登上飛機,「總之妳一下車就撥電話給慧真,我去叫經紀人歐尼幫我要來醫院住址」

輝人茫然的樣子更是讓容仙眉間蹙有些許的緊繃、用力的按住了輝人聳起的肩膀、又想要把自己關進去的防備,容仙輕斥著輝人,「不要那麼慌張,冷靜一點!如果真的沒有什麼事、妳要讓病人來安慰妳嗎?輝人!」

「……我知道的、會冷靜的」輝人抿起唇,望著容仙緊咬住唇瓣的模樣,這才發現、屬於她潛藏在心底的擔憂並不比自己少,甚至只是為了讓自己鎮定下來而遮掩住罷了。

滿懷這種心焦的心情,兩人並不、甚至也無法在飛機上頭安然熟睡,畢竟、韓國車禍的死亡率始終居高不下,這與韓國人的開車方式息息相關。

落了地的容仙才剛開啟手機,就強硬的要求自己的經紀人拿來Rap line經紀人的電話,正巧要撥打過去時,輝人便扯住了容仙的手臂,「歐尼歐尼、慧真說她們在宿舍裏頭休息,不要再打擾她們的經紀人了」

「妳問她們我們過去方便嗎?」容仙皺著眉頭、看著裏頭滑進來的一條訊息,那是來自於星伊的消息,文字簡單、卻更讓人擔心。

縱然在自己面前淘氣愛鬧、容仙也能明白潛藏在她骨子裏頭的那種隱忍性格。

輝人蹙了蹙眉頭,收起了手機,和姊姊同樣性子衝的她早早就下了決定,「管她說好還是不好,我擔心,慧真那個傢伙也是個個性倔強的人」

垂下眼眸,緊緊的抿起唇瓣,輝人的表情很難過、卻又有著某種對著慧真的驕傲,「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要去關心她,歐尼、也是這樣想著的吧?」

「就是因為這麼想的、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才會咬破唇瓣也不自知吧?」輝人的嗓音像是在柔柔歌唱般的柔軟舒服,容仙艱難地點了下頭,緊繃僵硬,用力的握住了手機,「……我們去吧」

 

 

 


慧真替著星伊盛來了一杯熱水,只是、半縮在沙發上頭的星伊只是抬著有些無力的手臂,手指淺勾著馬克杯,當初被撞擊時、她還在休息,雖然沒有得到什麼過多的傷勢,所幸是還有繫著安全帶,肩膀、腰部只是在車體攔腰撞上護欄時,強碰上硬實的金屬板。

造成了程度不一的挫傷肌肉發炎、最為嚴重的所屬肩膀的部分,直到現在無法輕易舉起。

「歐尼、我想我們要做好準備了」

看見星伊的疑惑表情、慧真無奈的嘆氣、舉起手機,畫面只停留自己傳的最後一句、上頭的已讀幾乎可以讓慧真透過螢幕就可以知道那頭怒氣。

因為輝人在自己傳了話後,一句話都沒有回傳回來。

「等等輝人她可能會來這裡」

「等、她們不是剛下飛機嗎?!」星伊因為驚訝而動了動肩膀時、發出了有些吃疼的聲音,慧真無奈苦笑,「她們不就是這種衝動的急性子嗎?好了、歐尼,妳要準備好演技了,如果是用像歐尼在網路具劇裏頭的笨拙演技的話,可不夠充足」

「什麼啊、怎麼連妳也拿這個……」星伊挪了挪肩膀,無奈的皺眉,只見慧真那勾起的壞心的笑,也只得半放棄的笑了出來,「不過,只希望過兩天的錄影可以掩蓋過去,公司說只是輕傷的事情」

慧真沒好氣的伸手彈了彈星伊的額頭,「總之、妳好好休息就好了,輝人她也不會這樣胡鬧」

「是~~」軟綿綿的應著,星伊微皺的眉終於有些舒緩了下來。

時間向後推移了半個小時,在客廳等門的Rap line迎來了門鈴聲,有些辛苦的在沙發上頭挪了下身子,星伊對著慧真揚揚下巴,「麻煩妳了,慧真」

在拉開門的時候,行為模式總像小狗狗的輝人趕忙的湊在慧真的面前、然後用著那雙很無辜、清亮的眼睛盯著慧真看,「……哪裡受傷了?嚴重嗎?」

「我沒有什麼傷、總之,妳們先進來吧」慧真對著同樣難掩憂色的容仙點了點頭,向後拉開了身子,「不論是輝人還是容仙歐尼,請都先進來吧」

在兩人進來時,慧真只見到兩人後頭拖著的行李箱,先是驚嘆的揚了揚眉頭,卻又在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感動,彎著腰要幫忙把行李搬進來時,輝人一旁看見慧真彎腰、與平時不太相同的動作,就明白了慧真並不如她所言的、沒有受到傷害。

急急的扶住人、然後把人塞到了星伊的身邊,輝人對著滿頭霧水的慧真豎起眉頭,「妳、不准動,受了傷就給我好好休息」

慧真的唇間溢出一聲輕歎,「好吧,我肚子餓了」

「我去幫妳弄東西」

望著快步走進廚房的輝人,坐在沙發上頭的星伊沒好氣的伸手、因為疼痛只能輕推了推慧真,對著她耳語,「還不快走?留空間給我、快點」

輕嘖一聲的慧真目光滑向只是呆站、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星伊,看起來就像是快要哭出來的容仙,也並非不明白現在的星伊看起來、狀況究竟有多麼慘烈,拍拍褲子,逕自走人的慧真有著極度高傲致命的氣勢。

自進來就一直呆站著的容仙、臉上那種幾乎讓自己的心疼的表情,星伊動了動身子、那種輕微的沙沙移動聲讓容仙的肩膀小小的動了一下,然後、浮現了讓星伊更加心碎的驚慌,「星、妳、妳先不要動,妳不是、不是受傷了?」

容仙伸出雙臂、想要去按住她卻又怕她身上的傷勢加重的笨拙姿態。

「比起身上的疼痛、歐尼妳不向我靠近的猶豫樣子才更讓我難受」星伊勉力的伸出還可以移動的手臂、攤開手心,朝著她邀請著,滿臉的誠懇邀請卻讓容仙更加的遲疑。

星伊不是不知道容仙的遲疑,只是再一次語氣堅定的開口,要求著她放下過度偽裝的倔強逞強,「向我走來吧、容仙」

最終握住那雙手的容仙抱住了星伊勉力伸出的手臂、緊緊的將臉壓在了星伊的肌膚上,任由自己在收到消息而擔驚受怕的心情經由淚水肆意的釋放,星伊只是軟聲安慰,一次次的鼓勵安慰著,「做得好、歐尼、做得好」

躲在廚房裏頭的輝人和慧真互相對看了一眼,無不在對方的雙眼中看見了相同的心情。

「……總之、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說吧,輝人」隱忍的蹙起眉頭,慧真因為吃了止疼藥而壓下的腰疼也逐漸的回到了肌肉表面,單手環繞在輝人的肩膀、語氣疲倦又無力的貼在輝人的耳畔,「今天大家都累了,吃過飯好好休息,好嗎?」

「……嗯,好,都聽妳的」輝人抿起唇,掩去了眼底的那抹憂色,伸手攬緊了身邊這個站在自己身邊近十年、最重要的友人。

最後匆匆吃了泡麵填肚子、在Angel line一人幫忙照顧一個,正好的人力分配,也讓四人可以早早上床休息。

扶著人到床上休息的容仙望著只擦過澡就像是耗費了所有力氣的星伊的蒼白臉色,她的腦中還充斥著幫忙擦澡時、在星伊白皙肌膚上頭的大片猙獰青紫色。

「星妳吃過止痛藥了嗎?」

「沒關係、醫生說不吃也沒關係」星伊換上了舒服好穿脫的前扣絲質黑色睡衣,正躺在床上的明亮大眼、並沒有因為疼痛而削減幾分,反倒是更加的清亮有神,容仙看見了星伊眼底浮現的抗拒眼神,彎下腰的容仙握住了星伊細瘦手腕,懇求著,「別讓我擔心、拜託妳了,星」

「……幫我拿過來吧」星伊捨不得看見容仙應該要笑得漂漂亮亮的臉因為自己露出那種表情,唇畔溢出淺笑,「歐尼等一下和我一起睡」

「我睡沙發就好了,這裡床鋪不大……我怕壓到妳的傷口」

「那止痛藥我也不吃了,反正吃了也不能止痛」聞言的星伊立即推開了容仙拿來的止痛藥,滿臉倔強的拒絕,「星!」

「如果吃了止痛藥、總要測試藥效吧?所以歐尼和我一起睡剛好可以測試藥效,如果壓了會痛,也就不用吃了,如果壓了不痛,剛剛好而已不是?」

如此無賴的言論只得來容仙的苦笑,也知道自己拗不過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只得幫她倒來一杯溫水,語帶警告,「妳、快點吃藥吧!」

「歐尼先上來」孩子氣的拍了拍床鋪,星伊挪挪屁股,容仙沒好氣的點了點星伊的腦袋,「我還沒刷牙、妳先吃藥」

看樣子已經被自己說服了吧?

望著容仙的纖細背影,微不可察的皺起眉頭含住了根本不可能會喜歡上的藥品,勉強的把藥吞進肚子裏頭,越來越喜歡了,那個在節目上頭與傻氣有著截然不同、溫柔包容自己的金容仙。

容仙走出來的時候、星伊已經有些躺平在床上,那種勉力的支撐讓容仙有著難言的心疼,只是容仙快步的躺進了被星伊體溫弄得滾燙的被子裏頭,泛著青紫的眼圈、甚至沒有被自己吵醒時展露出的靈敏。

只有著心疼,容仙輕歎口氣,伸手把星伊滑落在手臂上的被子向上拉好,然後,星伊只是更加的偎進了容仙的肩頸,撒嬌似的磨蹭,像是討饒的小獸似的依賴著容仙。

容仙早早就察覺到了三次的同床共枕、隨著時間與文星伊這個人加深的認識接觸,那種情感的積累是遠比與輝人相處時還有更加深遠的怦然。

抬手撫摸星伊的薄金色長髮,容仙此時極難說明此刻的心情,閉上眼,或許等著時間的推移,會明白的、這種膨脹於心房中的酸脹難受。

 

 

 

話說昨天Vapp的直播位置、前天Fancam也很嘿嘿嘿……

我想看Fancam的中字,韓文廢柴傷不起啊,淚目。

話說RBW明明就是正經八百的創業公司、為什麼老是朝著記者這個職業這麼有慾望啦靠!

求日月飯寫手供文吃藥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