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16。

 


最終行程結束的Angel line的輝人收到了來自慧真的邀請。

「容仙歐尼,慧真說星兒歐尼要請吃炸雞,一起去嗎?」

輝人在回到宿舍後,便脫下了讓人腳疼、也出道了這麼久也穿不習慣的高跟鞋,套上了舒舒服服的Nike拖鞋,只是和經紀人報告一下說要去Rap line的宿舍後,便踩在門外問著已經走進去的容仙。

穿著加絨長袖Tshirt、下半身是貼身牛仔褲的硬版材質勾勒出容仙挺翹的臀部,容仙疑惑的抬起眉頭,「現在?」

「嗯、似乎是剛下行程,慧真說了,如果容仙歐尼要去的話,會幫歐尼買好吃的炒年糕,配啤酒」輝人對著容仙露出了可愛的單邊酒窩,「歐尼聽見了星兒歐尼的事情,也想見到星兒歐尼吧?」

……不可否認輝人的話,容仙歎了一口氣,回到房間拿了兩頂帽子出來,仔仔細細的蓋在了輝人的頭上,「注意不要被粉絲認出來了」

「知道了、歐尼也要這麼做才行呢!」輝人接下了容仙手中的深藍色棒球帽,也幫忙蓋在了容仙的頭上,「我拜託星兒歐尼過來載我們過去?」

「不用這麼麻煩吧、我開車過去就好」

容仙說的話,瞬間讓輝人的臉色發白,趕忙的抬手看了看螢幕,慧真緊急來到的訊息讓輝人鬆了一口氣,「慧真說星兒歐尼要過來接我們、歐尼就放下妳手中的鑰匙吧?」

「不就只是之前租車載妳和慧真回去的時候,倒退花了三十分鐘、前進兩分鐘,一個不小心撞破人家一個大花盆嗎?」容仙埋怨的把鑰匙丟回包包裏頭,反倒是輝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哎呀,最近不是工作接太多了嗎?事情太順利、還我覺得日子過的太舒服了呢!」

容仙沒好氣的揍了輝人的腦袋一拳,「日子過得舒服不好嗎?真是的」

「哎呀、歐尼這不是抱怨一下嘛」輝人抖著腿,笑嘻嘻的裝著無辜,容仙也捨不得罵這個孩子,只得無奈的戳了戳輝人的腦袋,「走吧,不是說要過來接我們嗎?」

輝人看了下距離慧真傳來的訊息時間,「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下去吧」

見上次星伊開得車子還沒有來,兩人決定站在樓下等她們來、斜靠在牆邊的容仙低頭滑著手機,眼角餘光卻看見了輝人有著扭捏的模樣,與平時不大相同,「怎麼了?突然這樣」

「……歐尼,如果我請代表和Rap line的經紀公司提出合作申請,對方公司會同意嗎?」

「想和慧真合作?」容仙想起了那個外表看似高傲冷豔、實際上卻是心思細膩的女孩子,她不討厭慧真,上次共同和Rap line出演節目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看似冷淡嚴厲的外表下,那顆溫柔炙燙的心意

完全可以從她們共同創作的歌詞當中看得清清楚楚,婉轉細膩的比喻、詞句中的那種爆發的情感。

「由我作曲、讓慧真填詞」輝人有點害羞的壓了壓帽沿,對著容仙抿起嘴唇笑著,神色卻很認真,「最近到了我們約定的日子,想要做一些特別的事情」

堅毅認真的神態、只有在唱歌的時候會出現的特別的模式,總會因為她的初中同學兼多年友人的安慧真而出現,容仙想了想,「為了親估親自做一首自作曲嗎?不過代表不是說我們的作曲還不太成熟……」

「我會寫出來的、第一首歌曲一定要給她」輝人伸手抓住了容仙的手,閃閃發亮的眼睛有著不容他人質疑的強悍光芒,容仙頓了頓、很快就柔和的笑出來,伸手捏捏輝人的可愛臉蛋,「Demo帶出來的時候,先讓歐尼試聽,然後會告訴妳那邊需要修改的,讓歐尼也為妳的約定出一份力吧?」

「嗯!」一激動就喜歡亂撲人討抱抱的輝人一個用力的直接把容仙往牆上撞去,也相當習慣的容仙無奈的伸手揉著輝人的腦袋。

目光寵溺的從輝人的頭頂向後滑去,看見了站在距離兩人不遠處的、高瘦女性,一襲黑色西裝外套、內搭在裡頭的駝色襯衫以及簡練收束長腿線條的黑色長褲,漸層的穿搭法,給予了那人本來就鋒利的冷淡外表豐富、卻不是過度封閉的色彩。

原本在懷裏頭的輝人動了動鼻子、然後滿滿驚喜的轉過身看見了正微笑看著自己的星伊,像是晃起了隱形的尾巴,準備撲進了星伊的懷裡,只是在星伊的手還沒有張開時,慧真的聲音便從一旁響起,「輝人」

「啊啊!慧真,妳也在呢!」輝人本來想要衝進星伊的動作直接轉向、衝進了幾乎和自己一樣高的女生懷裡頭撒嬌打滾,像隻可愛的大型犬。

「我們走吧、在這裡待太久會引起注意的,輝人妳這個傢伙力道給我小力一點」慧真無奈的忍受著脖子上掛了一隻大型動物的緊束感、即便難受,慧真還是沒有推開這位友人,只是語帶警告,輝人笑嘻嘻的鬆了些許的力道,卻還是整個人搭在慧真的身上被她拖著走,容仙看著前頭兩人打打鬧鬧的畫面、心中升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

並非嫉妒、並非討厭,而是有著難言的心慌。

星伊瞥了容仙微斂的表情,只是笑著伸手去牽住容仙的手,「她們兩個在前面這樣、沒道理我們要輸給她們吧?我們還是夫妻呢、對吧容仙歐尼」

細瘦手指在微涼的天氣中有著淡淡地涼意、容仙忍不住的更加握緊了屬於星伊偏涼的溫度,勉力的壓下心情,仰頭朝著星伊露出了淡笑,「是呢、星」

圓滾大眼、精緻秀美的臉蛋,星伊只是伸出手指,用指腹抹去對方並未完全卸除感情的唇彩,瞇起眼睛盯著後,容仙只覺得那個眼神非常的、充滿了情感,星伊只是淺笑抹在了褲子上頭,「沾到了呢、歐尼」

坐上駕駛座的星伊望著已經坐定在後頭等待星伊開車的輝人和慧真,沒好氣的告誡著,「繫上安全帶,妳們兩個」

「現在繫上不就好了嘛!」輝人笑嘻嘻的先幫慧真拉好安全帶、然後自己也跟著繫好後,乖巧的從後視鏡回味著星伊無奈寵溺的眼神。

……還真是拿這個孩子氣的輝人沒有辦法,星伊苦笑、伸手也替容仙扣好,伸手點了點容仙的鼻尖,「歐尼,妳也是」

「嗯!」懷裏頭抱著熱騰騰的炸雞、還有散發出濃郁香氣的起司醬,容仙突然就開始興奮了起來,「朝著宿舍,Let go!」

後頭的妹妹們也跟著發出了興奮的吼叫聲,結果就這麼吼了一路。

 

 


只要有吃的就可以止住所有人嘴巴,這便是來自食物的魅力。

「啊、歐尼幫我拿一下醬料」容仙把調味粉放在了星伊的面前,作為回報,星伊也拿了飲料放在容仙的手邊。

一旁忙著瘋狂吸入美味炸雞的慧真正埋頭猛吃,輝人則是忙著啃著雞腿,一時之間的安靜降臨了這個平時吵鬧的宿舍當中。

「容仙歐尼,妳的年糕,我去幫妳熱一下」吃了一點就有些飽了的星伊端起了辣炒年糕,便走向了宿舍裏頭附設的小廚房,點開了瓦斯爐。

被旋風般掃過的剩餘炸雞也讓有些吃膩的容仙提不起食慾,便安靜的晃進了廚房裏頭。

意外的Rap line的宿舍配備很高級、至少在偏冷的現在,原先包緊緊的星伊也已經脫下了外頭的厚西裝外套、只剩下裏頭薄薄的黑色長袖棉T,勁瘦的纖細四肢給予了星伊在女生族群中少見的俐落帥氣。

年糕的香氣在重新加熱過後、變得更加濃郁,也讓容仙更加感覺原先下去的食慾又再一次被挑了起來,磨磨蹭蹭的到了星伊的身邊,伸手揪住了星伊的袖子。

「來」星伊用湯匙盛了年糕小心的湊到了容仙的嘴邊,「小心燙」

張口含住湯匙的容仙在星伊順勢抽走湯匙時,張著嘴嚼著,皺著眉頭的笑了出來,「好燙!不過真好吃!」

「啊、真的?」星伊笑著,對著她柔和淺笑,「歐尼喜歡就好」

趁著兩人在裡頭甜甜蜜蜜、外頭的妹妹組,輝人還有慧真也是在互訴著許久未見的心情,嗯、輝人單方面的和慧真訴說心情。

最後,星伊牽著容仙的手把年糕端上來的時候,輝人和慧真已經兩個人疊在一起了。

「妳們兩個給我分開,然後起來吃年糕」星伊很是淡定的把輝人從她已經把慧真的衣服揉得凌亂、似乎還有打算要繼續揉皺的打算中拉出來。

「年糕、啤酒!」滿滿興奮的容仙拍著桌子、星伊跪坐著,聽見容仙這麼說,也只得開了瓶啤酒給她,「歐尼、妳只能喝完這瓶,其他可不能多喝」

「啊~~為什麼?!」嚴重抗議的容仙扁著嘴,完全容不樂,星伊溫聲告誡,「歐尼明天有行程吧?酒醉上節目可是會被別人以為不專業」

清楚星伊說的話不無道理,也就乖乖的捧著啤酒小口小口喝著。

席間,除了輝人興致一來又開始拉著已經半躺在沙發上頭打盹休息的慧真,變著各種聲線吵著要她快點起來陪自己玩的小插曲之外,容仙基本上都是倚著星伊的肩膀笑看著妹妹們的吵鬧玩樂。

「歐尼先去洗澡吧?等輝人洗完澡之後,換歐尼去吧?」

洗完澡就迷迷糊糊的掛在星伊身上要自己背著去房間裡頭的慧真,星伊彎著腰對著容仙說著,容仙分明也能看見星伊疲倦神色、還是為了妹妹而強打起精神準備把人背回房間裏。

「嗯、我幫妳扶過去?」

「沒關係,我背過去就好了,我的房間在左手邊,衣櫃裏頭有衣服」即使身上有著比自己的體重多一點的慧真,星伊還是毫無負擔的背著走,正當容仙想要多說話時,輝人便從浴室裏頭出來了,「容仙歐尼,換妳了!」

容仙的目光還停留在星伊的背影上,最後在妹妹的連聲呼喚中清醒,有些不好意思的梳了梳瀏海,「嗯,我馬上去」

當容仙洗完澡的時候、看見了整個人蜷在床上頭的星伊正對著手機露出了平時工作中的冷淡神色,「星、妳在做什麼?」

「妹妹說想要什麼東西,正在和我撒嬌討要,剛剛在拒絕她」星伊把手機遞到了容仙的面前,對著手機裏頭白軟軟的小女孩,充滿孩子氣又得意的介紹容仙的身份,「這個是容仙歐尼,是歐尼在我結裏頭的結婚對象喔!漂亮吧?」

「漂亮!這個歐尼漂亮!」軟軟的童音有著綿軟的孩子氣,容仙沒好氣的推了星伊一下,語氣充滿了嬌嗔警告,「我現在可是素顏啊!哪裡漂亮?!」

只是手機裏頭的軟綿童聲、與一旁的星伊同時發出了十分認真的評論,「即使這樣也漂亮」

容仙趕忙的把手機丟回星伊的手中,雙頰漲紅、含羞帶怯的嬌憨姿態,害羞大喊、「呀!文星伊妳不准再這麼肉麻了!」

發出笑聲的星伊對著螢幕裏頭的妹妹眨了一個Wink,「做得好,把妳想要的東西的網址傳過來吧,晚點我會寄到家裡,記得再去收包裹」

發出歡呼聲的妹妹對著星伊隔著螢幕親了一口後,便結束了通話,心滿意足的結束電話的星伊看見了沉著臉的容仙,「怎麼了?」

沉寂的容仙抬頭看著星伊在黑暗中閃閃發亮的眼睛,再也忍不住先前、下午時、以及今天晚上被比自己年紀還要小的女生捉弄,尚未完全褪去的酒意一股腦地全數湧上,衝著星伊所在的位置衝去。

「——文星伊妳這個油膩的傢伙!!!!」

很愉悅的笑著的星伊接下了容仙的拳頭、展臂把人攬進懷裏頭圈緊,低頭在容仙的下顎留有一個親吻,「啾!我喜歡你」

容仙怔愣的看著星伊明媚的笑,然後下一秒她真的下了狠手去揍人好掩飾自己心中的那股狂跳。

「怎麼樣、有像歐尼在想像貓裏頭出演的秀仁……」笑嘻嘻的星伊還沒說完就被容仙下狠手狂揍,唉唉苦叫出聲的星伊趕忙的壓住容仙的雙手、不解氣的容仙還試圖伸腳過來踹人。

「啊啊、疼啊」被踹了兩腳、然後皺起鼻子的星伊整個人用身體壓住了容仙,「會疼啊、容仙歐尼」

「哼!」作為休戰的輕哼聲,在把人從身上推開的時候,星伊還能感受到皮膚上頭的刺痛,無奈之餘、也只能皺著鼻頭笑著的星伊搞不清楚為什麼容仙會生氣、只得道歉似的揉揉容仙的腦袋,「歐尼如果累了就先睡」

「不用妳說我也會這麼做的!」容仙彆扭的轉過身,用著背影對著星伊。

只是當星伊洗完澡出來後,只見容仙匆匆忙忙的把手機丟在一旁、然後整個人蜷在被子裏頭裝睡,星伊隨手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掛,笑嘻嘻的抱住了那團白色物體,「我們容仙Xi,禁止裝睡喔」

「才沒有,我要睡了」

星伊抱住容仙,似乎很累的打了個哈欠,「嗯,那睡吧,明天會準時叫醒歐尼的」

容仙沒有回答、只是蹭蹭的往星伊的懷裏頭偎去。

 

 

 

 

已經16篇了啊……

讓我在20篇前完結吧,拜託。

 

 

 

 

 

 

 

文章標籤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